小說

異界轉生 第四十六章

MIT | 2021-08-16 00:35:31 | 巴幣 0 | 人氣 51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四十六章:和靈魂交談
在經過了十分鐘後,總算是把那三團的靈魂給安撫了下來,也多少讓他們相信了我是人類這件事,話雖如此它們三團還是全部都蜷曲在一起…
「所、所以你和我們搭話做什麼?」
還是會怕啊…算了,至少比起一開始完全不能溝通要來的好…
「沒什麼,只是聽到有人在說我壞話所以多嘴了一下。」
我淡淡的這麼說完後,那團靈魂又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我好像還聽到了有個小女生在喃喃的說著”不要殺我、不要殺我”…話說他們不是已經死了嗎?
「不用怕啦…又沒有敵意…」
「……」
為什麼突然不說話?是不相信我嗎?因為看起來是一團煙霧,所以也看不到表情…
「…話說回來我能摸摸看你們嗎?」
剛剛也把魔力球給溶進了雙手裡,所以應該能觸碰到他們,我是這麼推測的,想著試試看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對的,就問問看了。
「嗚…我、我來吧,你不、不要碰他們哦!」
一團靈魂一邊抖著一邊緩慢地飄了過來,它用一個少年的聲音悲壯的這麼訴說著…我是什麼妖魔鬼怪嗎…感覺就像是自願出來當獻祭祭品一樣。
「好~好~」
我無奈地這麼說著,然後把手往它的身上摸了上去。
…是一種很微妙的觸感,明明有摸到的手感,但卻又像什麼都沒有一樣,就像是想像中摸著雲一樣的感覺,軟呼呼的,但卻又會立刻消散。
溫度則是比觸感還要更加詭異的東西,摸上去既感覺不到熱也感覺不到冷,就像是這個東西完全沒有溫度這種東西一樣。
我一邊沉浸在這個奇特的觸感之中,一邊思考著要怎麼樣才能確切地把這種感覺給形容出來。
「呃…那個…你要摸多久?」
「哦,抱歉。」
一個不注意就摸太久了啊…太過於沉浸在未知的觸感之中了,不過其實摸起來也不算舒服就是了。
「真是的,摸一個男人摸那麼久,你是不是男同啊?」
它用一個略帶調侃和輕浮的語氣這麼說,話說回來不怕我了啊?
「並不是好嗎…對了,你們是有什麼執念才維持在這個狀態的?」
聽剛剛鬼神說要維持這種狀態就要有某種執念才行,所以有些好奇它們的執念是什麼。
「執念嗎…我,想要脫單!」
在我眼前的這團發出少年聲音的靈魂以一個非常激動的聲音這麼說,但是內容卻讓人無言到一個不行…
「…那你們兩個呢?」
我像是要轉換話題似的把問題丟給離我比較遠的那兩團靈魂,旁邊傳來了”欸,你倒是說點什麼啊?”的抗議聲,不過無視了。
「嗯…老朽的話啊…只是想看看這個國家,這個艾古尼維拉的末路。」
艾古尼維拉…我記得好像是這個國家古名的樣子,現在的名子則是叫做艾加尼維拉,不過改名的原因並沒有記載下來,也不知道是失傳了還是什麼其他原因,不過有個說法是為了紀念某個人的樣子…
「為什麼你會想看?」
一般來說並不想要看到自己居住的國家毀滅吧?不過他也不像是討厭這裡的樣子…
「嗯…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想看看老朽住了一輩子的國家最後的下場而已,不過目前看起來大概還能再存在個幾百年吧,嘎哈哈哈!」
他說完後開始大笑了起來,聲音雖然衰老卻充滿了活力,給人如果他還活著那大概是舉著酒壺邊暢飲邊暢談一般。
「我也不認為現在會毀滅啦。」
「是吧?哈哈哈!」
雖然奇奇怪怪的貴族和腐敗的貴族並不少,不過總體來說都還是有好好的在治理國家和領地,至少在我知道的部分大多是這樣,所以我也表示了贊同,即就算有魔獸來襲,有爸爸在那基本應該也都沒有問題才對。
「就剩你沒說了喔,你不說說嗎?」
我用一個輕鬆的語調把話題丟給她,在交談過後應該也不會怕我了吧?
「我嗎?…我不記得了…活著時的記憶都沒有了,現在姑且把找回記憶當成了目標,不過實際上之前的執念是什麼也不記得了。」
“記憶沒了?是記憶被本源吸收卻沒有轉生嗎?”
在聽到記憶消失後立刻就聯想到了鬼神剛剛說的本源,所以馬上把自己的推測向鬼神確認。
“嗯,應該是,雖然數量不多但確實也是有例子在。”
“那記憶還能取回來嗎?”
“沒辦法,余說過記憶會被當成能源吸收吧?這個轉換是單向的,並沒有辦法復原成記憶。”
是嗎…所以她是在朝著一個沒有盡頭的目標前行嗎…想到這裡總覺得有些悲哀。
「怎麼了?突然不說話了?」
「不…沒什麼。」
好像是太久沒說話了,被她用一個困惑的語氣這麼問。
「話說你們的名子是什麼?」
「我不記得了…」
想說轉換個話題讓氣氛不要太沉重,所以想到了現在並不知道他們的名子,如果沒有一個稱呼的話,那在溝通時也挺不便的,所以就順口問了…講完才發現自己剛剛講的話有多不經過腦子思考…我是蠢嗎…對一個失憶的人問這種問題…
「…抱歉,那另外兩位呢?」
「我的名子是阿爾瑪斯!好久沒和人說自己的名子了啊~」
好像是能和別人說自己名子很開心的樣子,阿爾瑪斯發出了愉悅的聲音,愉悅到光聽聲音就能聯想到他現在是什麼樣表情。
「那你呢?」
「老朽的名子叫古嵐,姑且也算是這裡最老的了。」
雖然沒有像阿爾瑪斯那麼明顯,不過也能感覺到古嵐他很開心,感覺隨時都有可能開始大笑,他給了我這樣的感覺。
「真好啊…還記得自己的名子。」
在他們報完名子後,我隱隱約約地聽到了失憶靈魂在旁邊這麼低語。
「嗯…如果不介意的話那我幫你想一個如何?」
我一邊搔著頭一邊走到了她的旁邊這麼問她,這個話題也是我提起的,如果因為這個的原因讓她難受那我會挺過意不去的,雖然對取名子的天賦並沒有什麼信心就是了。
「…那就拜託你了。」
「沒問題,對了,你們之前都是怎麼叫她的?」
在我這麼問候,他們用一個互相看了一眼的感覺停頓了一秒,然後一起說出了:
「「無名氏小姐。」」
「……」
在聽到這個答案後我瞬間不知道要說什麼,雖然知道沒有幫她想一個名子,但你們也太隨便了吧?而且你們好像還挺驕傲的啊?旁邊的【無名氏小姐】發出了一個仿彿能殺人的視線對著你們,你們沒有發現嗎?
「…算了,不過你們為什麼不幫她想個名子?」
我抑制住了無言的表情,緩緩地這麼問,雖然我也大概猜到了答案…
「沒有必要吧?反正也就我們三個人而已,沒有特別去想個名子也沒什麼不方便。」
…果然啊,阿爾瑪斯說的和我猜的一樣…話說你這狀況想脫單不如直接等下輩子還比較有機會…
「…你活該單身。」
「喂!你什麼意思啊!?」
我無視了他在我旁邊的抗議,一邊陷入了沉思。
要取什麼名子呢?我也不了解她的性格,也不知道她有什麼習慣之類的,如果有的話從這裡去聯想就行了啊…
“鬼神,你覺得呢?”
要叫妮婭?還是說叫可蘿莉耶?又或者是伊露西亞?…因為實在拿不定主意,所以乾脆去問鬼神了,鬼神也活很久了,應該挺會取名子的吧?
“就照你想的去取吧,不要想太多,有時候想得太複雜效果反而不好。”
這不是基本等於什麼都沒說嗎…結果到頭來還是要我自己想啊,不過別想太多嗎…
這時我的腦海裡閃過了他們說的【無名氏】,接著腦海裡又接著閃出了【諾奈姆】這個名子,就這個了吧,我下了這個決定。
「…你的名子我想好了,你就叫諾奈姆吧。」
「諾奈姆嗎?嗯,也好,總比一直被人叫做無名氏要來的好多了。」
她這麼說的同時又用一個要殺人的氣息對著那兩人,不過他們依舊沒有發現…他們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他們已經死了。
「不過為什麼會叫我諾奈姆?」
她用一個有點好奇的語氣向我詢問,不過我也沒有想太多啊…
「腦袋裡面突然閃過了這個名子,感覺不錯就用了。」
「理由意外的簡單呢,反正也不錯聽,就這麼叫吧,以後我就叫諾奈姆了!請多多指教。」
她很輕易的就接受了這個名子,從她的聲音能感覺到她真的很開心,感覺不只是因為有了名子,也有其他的原因在,不過我並不清楚其他的理由。
「嗯,我也是,請多多指教。」
因為她這麼說,所以我也禮貌性地回了一句,但總覺得說這種話挺不好意思的。
「對了,你還沒說你的名子呢!」
…都忘記了,對話的太自然,都沒注意到自己還沒說自己的名子。
「那我自我介紹一下吧,我的名子是迦納.阿爾特留斯,是一個鄉下子爵家的次子。」
在我這麼說完後,他們又聚在一起說著悄悄話,不過從反應來看並不是打算說什麼好話呢…
「欸,是貴族家的小孩欸,而且還是子爵!話說不帶護衛出門的貴族是不是不太正常?」
「…我和古嵐老爺子早就發現了…從服裝就能看出來了哦。」
「蛤?真的嗎?諾奈姆你早就發現了?就只有我一個人沒發現嗎?」
「對,就你一個。」
「嗚…背叛者!」
「這是你自己的問題吧!?」
「嘎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打算隱藏音量,他們說的話全都清楚地進到了我的耳裡。
阿爾瑪斯和諾奈姆互相鬥著嘴,古嵐則是在旁邊邊笑邊看,感覺完全沒有阻止的打算,這就是他們的日常吧。
「喂!我聽得到哦?」
「「「啊……」」」
他們三個同時發出會讓人聯想到”完蛋了”的聲音,看到這種反應完全不會想生氣,反而會想要笑。
「呼哈哈哈!」
我開心得放聲大笑,好久沒有像這樣大笑了,上次是什麼時候了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