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來自絕境 From the Edge 第六章:啟程與約定

春捲^_^ | 2021-08-15 22:30:20 | 巴幣 102 | 人氣 85


       一如往常,冬日早晨的陽光透過小窗灑入室內,照耀在熟睡的少年臉上。熟悉的木板床、羊毛毯子、一副桌椅和放了油燈的床頭櫃,組成了雷克利斯的小小房間。

       雷克利斯張開眼睛,坐起身來,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寬大的睡袍袖子隨即滑落,露出他纖細雪白的手臂。

       他小心地掀開棉被,抓起放在一旁的毛衣,裹在身上,下床對著鏡子梳理略顯紊亂的白色及肩長髮,讓頭髮順著頸子向下延展。鏡中的他,眼眶有些泛紅。

       想起昨晚的事情,雷克利斯不禁感到有些害臊。太孩子氣了。因為不想離開父親身邊而大吵大鬧,摔壞東西,還說了很多任性的話……突然就要離開狄恩身邊,讓他感到手足無措,所以他罕見的鬧脾氣了。

       那是最後一次,他對自己說。

       他走出房間,聞到培根和乳酪的香氣,酸甜的山莓氣味也隨之沁鼻而來。狄恩已經起床做好早餐了。

       「真是的,我來就好了,你是受傷的人耶。」雷克利斯嘆了口氣,看著狄恩裹著繃帶的身影。

       「藥草的效果很好,所以傷口恢復得不錯。」

       「就算是這樣……」雷克利斯有點不高興。

       「抱歉,因為你看起來很難過。」

       「嗯……」雷克利斯沒有否認,默默坐到餐桌上,低頭啜飲一口玻璃杯裡冰涼的山莓汁。味道很好,酸酸甜甜的。

       「雷,聽我說,我們只是暫時分離而已。我留在這裡是為了製造你沒有離開格爾莫比的假象。」狄恩坐進雷克利斯對面的椅子裡。

       「也就是說你要把自己當成誘餌囉?獨自面對所有來襲的黑衣刺客?」就算狄恩不是那些刺客的目標,卻還是遭到襲擊。因此這可能十分危險。

       「差不多。但我不會死的,我保證。」

       「你昨天都已經傷成那樣了,那還只是一個人而已……」雷克利斯皺了皺眉。他雖然不聰明,但可不是完全的笨蛋,沒那麼容易被呼攏過去。

       「所以我要把一個重要任務交給你。」

       「哦?」

       「我有個朋友,住在蘭德爾王國的王城,我想請你去找他。」

       蘭德爾王國,位於格爾莫比南方的人類國家。在嚴謹完善的封建制度之下,王國各地由國王所分封的貴族自行管理,王權僅僅作為象徵,並不會介入各地。近年由於戰爭減少,王國十分和平,商業蓬勃發展,作為政經中心的王城更是鍍上一層黃金,是名副其實的商業大城。

       「他是誰?」

       「他是以前我在紅鷲傭兵團的夥伴,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雷克利斯點點頭。

       狄恩以前似乎是一個四處旅行遊蕩,以接受委託、以武力換取金錢維生的傭兵。不過,狄恩很少提起自己的事情,所以雷克利斯也太不清楚詳細情形。至於他是如何和自己的父母扯上關係,狄恩更是絕口不提。

       「他的名字叫作修 • 布里格斯,是個怪傢伙,但和我交情不錯,應該會願意幫忙。」

       「要怎麼找到他?」

      「不知道。但他不是那種會避風頭或隱姓埋名的人,所以大概滿好找的。」

       「好隨便的答案……」看來對方也是個隨便的人。

       「幫我把這封信帶給他,我要說的話都寫在上面了。」狄恩從懷中掏出羊皮信紙,外觀看起來有點皺皺的,上面只寫著「致,修 • 布里格斯」幾個凌亂文字,看的出來是倉促間寫的。信封則用加工過的樹脂代替蜂蠟來進行彌封。

       「好的。我有多少時間?」雷克利斯接過信紙,收進口袋中。

       「如果要召集分散在各地的刺客們發動總攻擊,至少需要四個月吧。這段時間我這邊可能會遭到零星攻擊,只要做好迎戰準備,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也就是說,你要在四個月之內幫我找到修那傢伙,回來這裡幫我應付那些刺客。」

       儘管這個任務聽起來十分困難,雷克利斯不確定自己能否順利完成,他仍然點點頭,表示了解了。

       「那麼事不宜遲。」狄恩率先站起身來,看起來沒有一絲猶豫。

       「嗯,走吧。」

       別想太多了,雷克利斯告訴自己。要想路途上有很多時間慢慢想。



      「那,保重了。」

       狄恩陪同雷克利斯走到森林空地邊緣。好不容易雪停了、天藍了、寒風不再咆嘯,空氣卻依舊森冷凍結,冬陽軟綿綿的垂在天邊,昏暗孱弱的陽光不足以融化冰雪,也為原本就濃密深邃的森林,增添一層詭譎光影。

       「你也是。」

       雷克利斯牽著馬匹,跟在狄恩一旁。那是一匹毛色漂亮、相當高大的栗色母馬,是狄恩每年春季用來拉著各項貨物,到南方村落進行交易的交通工具。現在,她的背上滿載行李,食物、飲用水、換洗衣物和睡袋等物品一應俱全。

       一切都準備好了,好像隨時可以出發,但又好像少了些什麼。雷克利斯想對狄恩說點什麼,喉嚨卻被哽住了,被一塊很大的冰塊哽住。

       一陣不算短的沉默。

       「記得保養好你的劍。」狄恩忽然開口。

       「我盡量不忘記。」雷克利斯從腰際抽出長劍,將輕薄的劍刃平舉,放在胸前。

       「記住,你就像是這把劍,鋒利、致命,但也脆弱。用錯誤的方式迎接衝擊,劍刃就會輕易粉碎。」
       「之後我不會在你身邊,好好保護自己。」

       狄恩,像是劍鞘一般,守護著少年,不讓他遭受撞擊、吹風淋雨,輕易的應聲斷裂、腐朽成泥。現在,劍已出鞘,鋒芒畢露,如脫韁野馬一般,無法阻擋。

       「我會的。雷克利斯小心翼翼的收劍入鞘。與輕盈閃亮的劍刃相比,木製劍鞘顯得黯淡笨重,滿是傷痕。

       「你一定要活下去喔。」少年看著狄恩眼睛,像是懇求,但又不容拒絕。

       「會的。」

       「有一天,我們一定要一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你答應過我了。」

       「食言的人……」狄恩起頭。

       「舌頭被怪物割掉。」雷克利斯輕盈的躍上馬背,接著說完。

       啟程的少年,騎著快馬,很快就消失在森林之中,留下狄恩高大而孤寂的黑色身影。他不知道,唯有這次,狄恩不打算遵守諾言……

       「抱歉了,孩子。我知道你想要守護我,想要和我一起生活。可是,我總不能拉著你和我陪葬啊……」

創作回應

朝祈
繪師覺得你的觸及跟他一樣可憐幫你哭哭
2021-08-29 22:53:29
春捲^_^
[e3]
2021-08-29 22:55: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