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無間教父 01-05:喝水

古今變 | 2021-08-15 20:56:53 | 巴幣 1160 | 人氣 210


第05 章喝水

  洛薩因回想起他最初進入地獄的情境。他事先蒐集了許多情報,但是街坊流言的可信度甚低,於是他轉而研讀史料。
  奧格斯堡是座非常古老的城市,最初並不是富格爾王國所建。早在羅馬帝國皇帝屋大維統治期間,就在此地建立兵營,稱為奧古斯塔.溫德利科魯姆 (Augusta Vindelicorum),這個名稱正是源自於屋大維的稱號「奧古斯都」。富格爾王朝只不過是在這個混亂的時代中,暫時據有此地的勢力而已。據洛薩因所知,教廷中甚至傳言將來要把此地變成直屬的自由都市。
  城池座落於小山丘之上,具有易守難攻的優勢,而且依山傍水、坐擁廣茂的林木和肥沃的平原,資源豐沛而足以給養大軍,羅馬帝國會選擇此地建城置兵的構想很容易理解。也因為羅馬帝國的努力,洛薩因找到了一些斷簡殘篇,讓他總算可以粗窺這座城池原始的規模及構造,從而推想後來的變遷。
  他在古老的藍圖上,想像經過戰火摧殘、克難重建之後會是何等的樣貌。他知道再怎麼準備也不為過,但也因為如此,準備工作將會沒完沒了,那還不如果斷出發。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研讀羅馬史料的過程中,他找到了使命感和信仰心。羅馬本來並不是基督教的世界,事實上,他們的救世主耶穌就是被羅馬人判刑,然後釘在十字架上處死;當年許多基督徒還被丟到競技場裡去餵獅子。
  這樣的一個羅馬,轉變成以基督教為國教的過程,除了在君士坦丁大帝統一羅馬的過程中,基督徒曾經有過重要貢獻而獲得赦免之外。在帝國數百年的迫害之下還能持續流傳、被底層的民眾所接受,乃至於在帝國分崩離析之際成為大多數人心中的寄託,都是由於一個原因。
  那就是「殉教者」。
  因為他們堅定的信仰心,就算面對悲慘的命運也不動搖對神的信仰、從容赴義,才感動了同樣受苦受難的人民。因為他們前仆後繼的完成傳教的使命,基督教的信仰才得以延續、拓展、成為亂世中的一盞明燈。
  而這個燈火現在傳到了他的手中,他應該去面對傳聞中的地獄,像星星之火燎原了羅馬一般,讓基督的光明最終能夠照耀那片惡土,即使代價是他的性命,即使最終成功的不會是他。在這滿腔的熱血驅動之下,他只抱了一本聖經就出發,行動之快超出了所有人的估計。
  在受到該隱的阻擾、被守衛帶進城牆裏的守衛室之後,守衛隊的隊長略帶好奇的打量著他。洛薩因一眼就能看出眼前是位身經百戰的幹練軍人,所以審慎的應對。隊長也不多話,只讓手下準備了一大杯水,並且要求他喝完。
  洛薩因知道此舉必有深意,他原本就多方設想,包括食衣住行等最基本的需求,也有篳路藍縷的心理準備。只不過以羅馬帝國的水利技術而言,奧格斯堡的供水十分便利。況且就算沒有這些建設,這座城市就位在大河旁邊,從來也不用為缺水而發愁。
  因此洛薩因心想:「就算地獄裡的供水設施遭受破壞,光城區內就有三條河流經過,大小支流和人工渠道更是不計其數。飲水應該再怎麼樣也不成問題。我不知道號稱水都的威尼斯到底情況如何,但是單純以橋樑的數目來看,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比奧格斯堡更多。」
  當然,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但是在豐沛的水源之中,以他的經驗要找到可靠的飲水應該不難才是。然而守衛隊長那特別的要求,讓他開始對這想法產生了懷疑。
  隊長並沒有多說什麼,他也就不便多問。喝完了水,隊長就派人帶他往另一側出去。臨行前他難免有幾分猶豫,這時護送他的衛兵將手搭上他的肩膀,他回頭看了一眼。那衛兵也是沉默寡言的軍人,雖然不發一語,但眼神中彷彿在說:「回頭是岸!」
  洛薩因朝他點了點頭,衛兵則搖了搖頭,似乎在說:「可惜……」然後放開手、目送洛薩因由黑暗的甬道走出去。
  接著眼前的景觀徹底顛覆了洛薩因的想像。
  他原本以為裡面是破落的貧民窟,所以先前看到高大的城牆時,他忍不住質疑:「這是不是太小題大做?」畢竟築城牆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後續繕修戍守的支出同樣驚人。外牆是用來抵禦蠻族和敵人的進攻,提供人民庇護和安全感,所以高大厚實有其必要。相對地,只為了隔離內部的一個區域,實在沒理由去比照外牆的規模。
  而現在他終於了解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沒花多少時間他就適應了內外光度的變化,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龐然大物橫亙在他面前,遮去了大部份的天光,只是沒有甬道裡那麼黑暗而已。
  他看到的不是殘破的城垣,也不是克難搭建的布篷或席地而居的畫面,而是在老舊的石造房屋之上增建再增建,疊床架屋、相互以木橋繩梯連結、交錯而成的巨大塔樓,那危險的高度就好像是要跟周圍的城牆爭奪天幕一般。
  因為太過意外,洛薩因愣在當地目瞪口呆,一直到甬道傳來話聲,推測應該是來自剛才護送他的衛兵:「往右繞行就會看到『巴比倫塔』的入口。」
  他依言右轉,沿著這座似乎名為「巴比倫塔」的建築前行,發現它是一座近乎圓柱形但不太規則的結構。他一邊驚嘆如此粗糙的技術居然能堆積出這樣的高樓,一邊擔心它會不會突然崩塌,或是有什麼東西突然掉下來……他沿路看不到不少垃圾雜物,就不知道是被任意棄置,還是從上面落下。
  終於他看到了「應該是入口」的地方,因為這「巴比倫塔」不僅整體結構歪七扭八、岌岌可危,而且破洞縫隙還不少,孩童或是比較瘦削的人說不定可以鑽過去,只是往內張望就會發現視線受阻,不能確定鑽進去之後是不是有路,而這個「入口」就是個特別大的缺口。
  洛薩因先觀察了一下,發現入口往內就是一個廣場……似乎也是古城的廣場,因為中央有個水池,水池中有個不知名的雕像,看肌膚裸露和擬似真實人體的程度,依稀就是古典希臘羅馬的風格。不過雖然看起來是古蹟,卻保存得相當不錯。就像那些古老的石造建築,雖然有戰火蹂躪的痕跡,但只要留存下來的,狀況都還算良好,也才有辦法支撐上方那光怪陸離的高樓。
  不知道是不是從錯誤中學習到經驗,塔樓越往上空隙越多,似乎是為了減輕重量。也因此允許陽光透入,使得塔樓之中不是那麼陰暗,也不覺得氣悶。只是空氣中飄散著各種不知名的氣味,其中隱隱有幾分血腥。
  照理說這樣一個地方突然來了個陌生人,應該會引人側目。可是廣場和周圍雖然有十幾個人,卻就好像根本沒注意到他一樣。他們眼神空洞、嘴裡不是低聲喃喃自語,就是偶爾發出莫名的呻吟。雖然誰也沒朝他瞧上一眼,可是洛薩因還是感應到不知來自何處的視線,覺得自己受到監視。
  因為先前在城牆守衛室的經驗,洛薩因先邁步走到中央的水池觀望。只見水池中確實有水,而且有出水口和排水口,並不是死水。雖然現在還不口渴,但是他想要確認水質,於是俯身下去仔細查看。
  哪知看到他作出這樣的動作,原本失魂落魄、蜷曲在水池邊的一個人卻猛然發出「呃…呃…呃……」的聲音。洛薩因抬眼望向那人,只見他雙眼佈滿血絲、嘴唇龜裂,看起來十分乾渴,但是雙眼盯著近在咫尺的水池卻不敢飲用。似乎也是因為嘴乾到沒半點唾液,所以才無法正常說話,看到洛薩因低頭靠近水池,以為他要喝水才出聲示警。
  洛薩因縮回原本想要去掬水的右手,對那人發出感謝的一笑。那人也不理他,看洛薩因沒有去碰池子裡的水,就恢復蜷曲的坐姿,雙手抱膝、只露出一雙眼睛緊盯著水池。洛薩因忍不住又轉頭回去看了看水池,只覺得並無異狀,剛才靠近時也沒有聞到異味,但是從附近眾人的態度來看,水中必有古怪……這時他才注意到,除了剛才那人之外,廣場上的人個個看起來都十分口渴,但是都不敢到水池中飲水,而且看到他的舉動之後都十分緊張,也才開始對他的出現產生反應。
  洛薩因試圖跟他們搭話詢問,但他們又恢復到他好像並不存在的狀態,依舊小聲自言自語或是低吟。慘白的微弱日光照在他們身上,讓他們看起來如同游魂一般。從他們雖以辦認的低吟口語之中,他彷彿聽到「塞伯拉斯 (Cerberus)」這個詞反復出現。
  徒勞的嘗試了一會兒之後,洛薩因放棄跟他們交談、轉而打量四周。他發現由廣場輻射出去好幾條夾在「樓房」間的暗巷。這整個出乎意料的情況、廣場中那詭譎的氛圍,以及如此規模的建築中卻出奇的靜謐,讓洛薩因緊緊的抱了手中的經書一下,才敢邁步走向最左邊的那條小路。
  他原本想如同過去傳教的時候那樣,挨家挨戶的敲門佈道。就算得不到正面的回應,也能讓居民慢慢認識他這個外地人,同時了解這地方的地理、人情,從願意說上幾句話的人口中,也能獲得一些有用的資訊。
  可是他完全不得其門而入。
  羅馬的築城工藝,有「條條大路通羅馬」之稱,這地區的原始結構看起來也是如此,從那歷經數百年還十分完整的石頭路就能看得出來。可是路旁的建築向著道路擴張、堆積雜物,讓原本應該能讓馬車通過的大道變成大多只能讓二人比肩的小路,筆直的動線也變得左彎右拐,即使洛薩因沿途用心記憶,都沒把握能找到回去的路。
  也因為環境如此雜亂,讓他很難辨識出哪裡有門戶。到後來他索性看到木板就敲一敲,順便自報家門,可是始終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就好像身處在一座空城之中……雖然他一直感覺有人在監視自己。他偶爾抬眼,依稀看到上方的高樓間似乎有什麼東西晃動,就不知道是人影、鬼影,還是布簾之類晃動的結果。更高的地方已經超出他視力的極限,加上背光就更難看清。他也不時聽到好像有人在小聲交談,在寂靜中突然聽到這種聲音,只帶給他感受到「空城不見人,但聞人語響」的詭異,他也分不清是自己幻聽,還是風吹過孔隙發出的怪聲。
  小路不但並非筆直,而且不斷出現岔路,真可謂錯綜複雜,三不五時還會出現斜坡、木梯、陷坑和矮穴。洛薩因好幾次遇到死路,仔細查看之後才發現左右有可以通過的縫隙,或藉由爬高伏低就來越過眼前的障礙。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後,洛薩因發現自己回到入口的廣場,這才領悟到這底層根本就是個複雜的迷宮。
  他本不是容易放棄的人,於是走入右邊數來第二條暗巷繼續探索,哪知走了半天之後再度回到了水池邊。在第三次回到出發點之後天色已晚,他也總算猜出這些人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恐怕也是在黑暗中徘徊了無數次,直到口乾難耐、想到水池邊飲水的時候,卻發現那水不能喝,最後在絕望和飢渴之中變成那副德性。
  洛薩因同情的望著他們,然後注意到他們有意無意的望向上方。洛薩因原本以為他們只是本能的望向陽光,這時卻在垂暮的微光中發現他們的眼中有幾分祈求,就像是人們跪在祭壇前向上帝祝禱一般。
  於是再度出發之時,洛薩因不再試圖找尋暗巷中的門戶,而留意是否有「往上」的路徑。可是他發現絕大多數斜坡、樓梯、木梯之類的佈置,只是用來增加迷宮的複雜度而已,到頭來還是回到某條暗巷之中。他踏著月色、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廣場、加入那些人的行列,開始感覺到口渴。然後他終於體會到口乾舌燥,而眼前有水卻不能喝是怎樣的滋味,也總算了解為什麼在海上落難的人,會跑去喝海水而致死。
  不過只有大半天沒喝水的他,還不至於淪落到那個地步。反倒是先前被守衛隊長灌了一大杯水,感覺到有點尿急。於是他跑到暗巷中,找個隱蔽的角落解手。完事之後,一回頭他卻嚇了一大跳,那些遊魂般的人全都跟了過來。正當他不明所以的時候,卻看到他們趴在地上舔吸他的尿液。
  洛薩因為了這一幕而感到震驚,他知道尿液雖然沒有海水那麼糟糕,但是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能解一時之渴,但是對身體並沒有好處。撇開這些知識不談,這些人已經到了連尿都願意喝的地步,著實令洛薩因意外,而他們寧願從地上飲尿也不去水池取水,更說明了那池子裡的水絕不能碰。
  洛薩因找了個角落休息,因為那種被人監視的感覺揮之不去,所以他睡夢中依舊保持警覺。事實上,身處的境地也讓他難以安眠。但是休息過後他的精神還是好了一些,於是天一亮他就再度展開探索,卻依舊一無所獲,只有飢渴的感覺開始加重。
  為了不讓自己像其他人那樣陷入絕望,他試圖轉移自己的思緒去考慮其他的問題。先前他就感到疑惑,這地方許進不許出,那食物從何而來?就算清水隨處可得,吃的東西總不可能從天上掉下來。而眼前不但有水喝不得,就算過了這關,終究也要面對飢餓的問題。
  出乎意料的情況,讓他原先壓抑的許多疑竇一一冒了出來。那城牆的成本想必跟它的體積同樣巨大。雖然他不願意這麼想,但是按照這亂世中的邏輯,對一群負隅頑抗的惡徒,不是該派大軍剿滅之後再放把火燒個乾淨嗎?為什麼還要耗費人力物力去築高牆?從種種傳說來看,這似乎昭示著:「寡人實在拿這個地方沒轍,只能先把它圍堵起來。」
  他也開始好奇這怪模怪樣的塔樓是何人建造?洛薩因研判是經歷眾多的犧牲、無數次的試誤失敗才完成這樣驚人的成果。然而創作者到底是誰?上面又住著什麼人?這底層的迷宮又有何用意?
  最後他回想起該隱對他說過的那些話。這時他不得不承認他對這「地獄」確實是一無所知。只是該隱所說的又有幾分屬實?就算考慮塔樓的高度所增加的面積,也還不到奧格斯堡的四分之一,這亂七八糟的環境更不像是富裕的地區。要說規矩嘛……除了廣場上那些人影強烈暗示「池子裡的水絕對不能喝」,他什麼也沒見識到。
  這些問題當然不是他想一想就能得到解答,不過確實分散了他的注意力。然而就在他低頭苦思之際,真的有食物從天上掉了下來,「啪」的一聲在水池附近爆開、散落一地。洛薩因仔細一看,發現是已經腐敗、爬滿蛆蟲的爛肉。可是附近的那些遊魂立刻蜂擁而上,連血水都舔了個乾淨。
  此情此景讓洛薩因感到反胃,除了那噁心的「食物」和牲畜般爭食的畫面之外,他可以確定這就是廣場上眾人維生的方式……確實有人住在塔樓高層,他們會不定時的丟下這種不堪的食物讓他們搶食。
  「難道這底層的迷宮就是為了困住他們、讓他們絕望,然後再用這種方式戲弄他們取樂嗎?」這個想法閃過洛薩因的腦海,一股怒火被飢渴點燃,讓他產生了「這種人真得值得神的救贖嗎?」的質疑。
  但是他隨即想到,先聖先賢們也曾受到羅馬的迫害,但他們最終還是用大愛馴服了羅馬。自己不該因為這樣就動搖意志,反而應該為了這裡確實有對象需要神的教誨而感到高興。
  調整完自己的心緒之後,他決定再度尋找前往高層的通路,可惜依舊沒有斬獲。到了第三天,他發現自己開始跟其他人一樣,死命的盯著水池,嘴裡開始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喝、不能喝、絕對不能喝……」
  就在這時,他看到入口那邊進來了一位身著勁裝,年紀看起來比他略大一些的男子。那人黑色的直髮和雙瞳,既不像羅馬治下的人民,又不像穆斯林異教徒,給他的第一印象是:「這是哪裡來的人?怎麼相貌如此特異?不、怎麼會突然又有人進來?」
  那人頗有深意的望了洛薩因一眼,然後走向水池、拿出水壺裝水,接著暢飲了一口,還掬了點水往臉上拍了拍,才精神抖擻的走開。
  「這水原來可以喝?!」洛薩因大感意外。
  他一直以為水有問題,所以不敢輕易嘗試,這時看到那人的舉動,不由得懷疑自己這三天如此受苦是所為何來。
  四周那些遊魂看到那人喝水,原本也想示警阻止,只是事出突然而來不及反應,只能看著他沒事人般的走開。
  人性就是如此,倘若都沒有人上前飲水,大家也就都還忍得住;一旦有人破例,其他人守規矩的意願就會大幅降低。終於,一直蜷曲在水池邊、先前「呃呃呃」警告過洛薩因的人撲到水池裡低頭猛喝。
  就在這時,塔樓高層爆發出大量嘻嘻哈哈的笑聲,夾帶著「哈哈,有好戲看了」、「這下他死定了」、「我就說一定是這傢伙,你們幾個願賭服輸,乖乖把東西交出來吧」的戲言。
  緊接著洛薩因就聽到狗叫聲,一隻高度約莫到他大腿的黑狗不知道從哪裏竄了出來,雙眼在黑暗中冒著紅光,彷彿來自地獄的惡獸。看到牠嘴邊冒著白沫、低頭搖擺的狂態,洛薩因心中一凜,想起過去曾經聽過的傳說。
  「拉庇斯!」洛薩因聽說過,被這種狗咬到或抓傷的話,人也會跟著發瘋,最後因此而死。
  周圍不時傳來「塞伯拉斯、塞伯拉斯」的恐懼呼喊,接著是四散逃逸的腳步聲。讓他總算知道為什麼他們不敢喝水,因為喝了水就會引來……不、應該是有人會刻意放出這隻狗來,被牠咬到的話,這輩子就別想再喝水了。
  廣場上的眾人慌忙走避,只有剛才喝水的人心滿意足的跪在當地,黑狗低吼著向他靠近,但他似乎已經放棄抵抗。
  洛薩因咬了咬牙,決定賭一賭他曾經聽說的傳聞正不正確,他衝到水池邊,用手掏水往向黑狗潑。只見黑狗雖然瘋狂大叫、作勢要咬,但還是閃身避開水花和地上的積水,貌似十分恐懼。洛薩因見狀索性把那人拖到水池裡,自己也跳進去跟黑狗對峙。
  黑狗繞著水池跟他們僵持了一陣子之後,總算轉而跑入暗巷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去追其他人。洛薩因對那人說:「感謝您先前出聲提醒我,請不要放棄希望,慈悲的上帝一定會降下救贖。」
  那人回望著他,露出一抹扭曲而慘淡的笑容,搖了搖頭。洛薩因把嘴湊到出水口,咕嚕咕嚕的痛飲了一番,然後起身去追剛才那個神秘人物。


  前一篇    後一篇

創作回應

Reineke
幸虧洛薩因有學識,知道那是狂犬病。
另外先去取水的人應該和放狗的人無關,不過他們可能就是在等他去取水,等某個渴得受不了的人去喝水再放狗
2021-08-16 00:31:48
古今變
這裡沒什麼懸念,去取水的就是那個人。
2021-08-16 20:03:29
Reineke
先去取水的人應該是黑道,跟放狗的那夥人井水不犯河水
2021-08-16 00:32:40
Reineke
原來故事舞台在德意志地區,我先前以為是大大虛構的國家
2021-08-16 00:37:06
古今變
本作是架構在歷史之上的故事,勉強算是歷史小說。
2021-08-16 20:06:28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8-16 14:39:38
水墨靜
1.廣荗的林木和肥沃的平原(茂?)
2.粗窺這座城地(城…池?)
3.巔覆(顛覆)
4."就他"適應了內外光度
5.可是廣場和周圍雖然有十幾個人,但是就好像(可是接但是很拗口)
6.被"一這"幕震驚
7.洛蕯因感到反胃(這個薩編碼不同)
8.洛蕯因把嘴湊到出水口(同樣是薩)
不斷出現叉路(也許是因為叉這個字涵蓋的實物範圍較廣,以致岔路的分岔,與幾叉路的說法,感覺上呈現的形態有一點不一樣)
2021-08-17 01:10: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