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一章 - 終結也是開始的前端

七天 | 2021-08-15 03:21:34 | 巴幣 10 | 人氣 48

連載中我哥好像愛上我了!
資料夾簡介
明明是我的戀愛校園篇,為什麼會變得那麼坎坷 ?
最新進度 第二章 - 前端

     疲憊不堪
  在黑夜中不停奔跑著,怒吼著
  像是要闖破這死胡同
  卻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你像是噩夢的開端
  而我
  無法在終點站醒過來。
.
.
.
.
  「鈴鈴鈴鈴鈴鈴鈴....」
  手機的鈴聲在床沿不停地響著,睡眼惺忪的我伸出手按了貪睡,再次回到溫暖的被窩裡。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昨晚的我特別把鬧鐘提早一小時,心裡正竊喜時,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阿勝,你起來了沒?」哥哥在門外大聲地吶喊。
  「還早啦現在才六點,媽媽等等會開車載我去學校。」我不情願的坐起身,不耐煩地回,突然想起剛剛做的夢境,卻想不出夢的內容是甚麼。

  這時砰的一聲,房間的門被哥哥用力的拍開,他一身西裝梳著油頭,一副就是準備出門的樣子。

  「高耀輝你幹嘛 ! 時間又還沒到 ! 出去 ! 」我憤怒的朝他大吼。
  「起來。」他一個箭步的衝過來把我單手挖下床,邊往浴室方向前進邊說著「媽媽一早就出門去探望新竹阿姨一個月,從今天是我載你去學校,不要拖我時間。」

  如果你是以上帝視角觀看我們家的話,現在痛苦地在浴室地板的是我,全名高耀勝,今年剛滿18歲,是一個品學兼失的學渣份子。
  而在浴室門外的是我哥,你也知道了他叫做高耀輝,大我2歲,已經在上大學並且擔任教授的助理,是一個品學兼優的臭讀書人。

  「.....馬的讀書人了不起,對對對你最厲害你最完美....」不舒心的我,邊盥洗邊碎碎念的詛咒著他。
  雖然我們是單親家庭,但是算是優渥的生活環境,從小所有的偏愛都是給了哥哥,讀書音樂體育繪畫樣樣都精通,媽媽也不吝嗇地幫他報名了許許多多才藝。
  而我卻沒有一項才能可以說得出口,唯一與眾不同的就是很會搗亂惹事,跟喜歡的對象是....

  「再給你一分鐘,我在門口等你。」哥哥的話打斷我的思緒,我飛快地穿好衣服拿起包跟手機,氣喘吁吁地衝到他身後。


  「我要吃麥當勞,你等等去得來速。」坐上副駕後邊往左邊怒瞪,邊拉下鏡子整理亂翹的頭髮。
  「你這樣就很帥了,別用。」你這樣說著邊把鏡子往上拍回去。

  啥 ? 我看著他從頭到腳完美的造型,身高186的他塞在狹小的駕駛座,微皺眉的樣子根本蓋不過他那帥氣的臉龐,我雖然可以自嘲我長的不差,但是對比177的我,根本就是把我一屆男神退位為大哥身旁的小螺囉。
  「呵呵,從你嘴巴說出口還真是諷刺。」我輕蔑地笑了一聲,便轉頭看向窗外不想理會他。

  明明以前很要好的我們,怎麼會變成這樣 ? 我時常這樣問自己,是高一的時候無意間被高三的哥哥發現我的秘密後,就開始躲著他的那一刻,還是在學校撞見他在食堂與朋友們談論著厭惡同性戀的話題開始,又或是.....
  不管是哪個時候,結局都是我們的關係已經沒有像以前那麼好了。

  喔,對了,我喜歡男生,但沒人發現罷了。


  「下車吧。」你拍拍我的肩遞給我早餐,示意我注意後面的車子。我下車揮了揮手就趕忙的快步走進校園裡。

  開學典禮,打掃教室,分發新書,迎新活動...,一整個早上都浪費在這些上面,不懂是誰發明迎接新生這個活動,一直覺得根本沒必要去面對每一批到來的高一生,他們還嚇得不夠嗆嗎?

  看著身旁圍著一群學妹的我,知道錯了。

  「阿勝,你不覺得幹嘛舉辦迎新這個活動,超搞剛又浪費時間的,操。」阿維在我旁邊不耐煩的邊拿著熱音社的宣傳單亂發,邊抱怨道。
  「這叫做傳統,不過我也不喜歡就是了。」我邊打發一直黏著我要賴的學妹們邊假笑著要學妹們還給我剛剛被搶過去的一疊宣傳單。

  阿維是我上高中開始的好兄弟,不僅同班,連社團都同一個,不過當初認識他是在圖書館頂樓遇到,俗稱的一根菸患難情。
  他也是全校唯一一個刺青染髮耳洞全都有的肌肉棒子,每天被教官追著跑也不嫌累,大家都說他是不良學長,但是只有我知道,他也會為了他所愛的人,痛哭流涕。

  「要是我跟你一樣帥就好了,一堆女人倒貼你,要不分我一點。」阿維邊嚇唬著學妹們,邊摸著他的腹肌哀怨的說著沒有女人愛他。
  我搭著阿維說請他吃午餐,默默看向後面一票看著阿維背影的同屆女生們,長嘆一口氣。

  我看暫時不要跟他說好了,真是個死木頭。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我跟阿維便快步跑向熱音社,果然門外已經聚集了無數個來徵選的人。
  我們立刻從後門翻進社團室,剛好撞見社長小陽跟其他社員慌忙的準備器材。

  「太慢了,快去準備錄影機。」小陽邊把麥克風架起,邊把徵選名單本丟給阿維,而我立刻從後備箱拿出錄影機,確認錄影中後,走到舞台上。

  我們熱音社自從學長姐畢業後,一直都是只有我、阿維跟小陽來支撐著,而其他社員當初也都只因為想跟我們相處而進來的,說到底就是根本不會樂器。
  所以趁著這次迎新,小陽決定辦一場徵選,連同還在社團內的社員一起,都要重新洗牌。

  「ㄟ,你有看過小陽那麼兇過嗎 ? 」阿維坐在鼓手的位置對我的方向用氣音說著。
  我苦笑地搖搖頭,畢竟對我們來說小陽就是一個我們耍混的幌子,因為他是資優生。
  當初也是阿維硬把他從廣播社拖到我們社團裡擔任社長,好讓教官不要三不五時來巡視我們熱音社。

  誰會知道他竟然認真的對待我們這個荒廢已久的社團阿...

  「開始,你就待在那,除非有人剛好會用你手裡的樂器,不然就一直打同一首歌的節奏。」小陽瞪著阿維冷冷地說著,阿維給了我求救的表情,而我給了他同情的眼神後,默默轉身準備逃到後門。
 「阿勝,你也是,去吉他的位置。」小陽不知何時出現在我後面。
  我回頭給了一劑燦爛的微笑後,就被拖回台上。

  終於熬過所有徵選者都表演完,而小陽把批准入社名單交給我們後,就驕傲的揚長而去,留下我跟阿維虛脫的靠在牆角甩著痠麻的雙手。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是哥哥打來的

  「我在校門口。」哥哥說著。
  我詢問是否可以順道載阿維回家,他笑著答應。

  「學長好久不見啦 ! 」阿維一看我哥就想鑽進副駕跟我哥套近乎,我嗤之以鼻的打了他的背叫他坐後面。
  「哥,要不阿維到家裡吃晚餐 ? 」我看了時間,已經晚上7點了,轉頭眼神示意阿維,阿維表示ok ,於是就直接駛往家的方向。

  一到我家阿維就衝上樓躺在我的床上,我惡狠狠的叫他給我下來幫忙用晚餐,他給了我一根中指後就呼呼大睡了起來。

  真是交了一個豬隊友。


  「阿維睡了齁。」我哥邊洗著食材邊笑著說,我走到他旁邊接過他洗好的馬鈴薯開始切塊。
  「今天熱音社徵選,也是累到他了。」看了你一眼我說著。
  「阿勝,你還有在彈鋼琴嗎 ? 」你轉過身把咖哩塊丟進滾水中,背對著我說。

  我停下手邊的動作,摸了摸自己沾滿番茄細末的手指,思索了片刻給了否定的回答。
  明明你最清楚我不再彈鋼琴的原因,但你每次都裝作不在意的去掀開我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就像那天一樣,明明你可以拯救我的,明明你可以...

  「...阿勝...阿勝 ! ! !」突然被哥哥的叫聲拉回現實,他拉著我的右手拿著餐巾紙壓住我的手指,紙慢慢透出紅色的血散開來。
  「你還好嗎 ? 我不應該叫你切菜的抱歉...」你略帶內疚的表情說著,拿起醫藥箱想為我包紮,我對你說不用,傷口很小。

  阿維此時下樓看到我手上的傷口,叫我去客廳坐著,換他來幫忙就好,我看著阿維笨拙的動作,噗赤一聲笑了出來,卻正好與哥哥四目相對。


  那是一雙擔憂且不該出現在他身上的眼神


  我下意識的迴避,驚訝的再次看向哥哥,發現他已轉身忙著,長吁一口氣的我往客廳方向走去,卻不知道此時哥哥的眼神又再次移到我的背影上。

  炙熱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又沉沉的睡去,夢裡的我依舊在漆黑的車站內。
  我大喊著卻得不到任何回應,於是我開始跑了起來,卻跑不出這死胡同。

  「...開始...就要...醒過來...你的...開始..」
  不知何時我開始聽到細微的聲音在我耳邊環繞,我恐懼地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卻看到哥哥的背影,我伸出手想要觸碰,卻始終碰不到他。

  「你的開始就是我的結束。」


  我嚇得醒過來,全身冒著冷汗,看了時間,才過了十幾分鐘。
  走去廚房看著哥哥跟阿維忙碌的背影,我開始回想起當初那一天與哥哥發生的事。

  我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