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5.新以色列近身格鬥術vs鏽銀流(上)

佐渡遼歌 | 2021-08-14 20:00:07 | 巴幣 260 | 人氣 45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除了前往其他樓層去做執事工作的片桐總一郎之外,瞭望塔的成員都一起移動到第一練武場,各自在牆邊找好位置,準備觀戰。楊千帆和夏羽則是各自向前走到中央,相距約十公尺,互相對視。
 
  李少鋒下意識地走到燕子旁邊,不過才剛站穩的瞬間就被狠狠踢了一下小腿,轉頭只見燕子雙手交還抱在胸前,滿臉不爽地頻頻咂嘴,當下只能夠苦笑著說:「學姊,有一個好消息喔,寒假結束之前或許就有機會治好妳的內傷了。」
 
  「人家又不是聾了,當然有聽到你和那傢伙的談話。這麼簡單就被色誘實在看不下去。」燕子立刻開罵。
 
  「這點應該是學姊多慮了。」李少鋒急忙澄清。
 
  「最好啦,她整個人貼過去的時候你沒看到自己的表情多噁心,是不會推開膩。」燕子多罵了幾句,刻意移動到距離眾人有幾公尺距離的位置,席地盤腿而坐。
 
  「……老師,這種時候我應該靠過去繼續搭話嗎?」李少鋒轉頭徵詢意見。
 
  「我很樂意接受關於數學的諮詢,不過其他領域就不是我的專業了。」梁世明立刻乾脆地放生。
 
  「作為人生的前輩也該給點意見吧!」李少鋒喊。
 
  「那麼意見之一,剛才被燕子罵的時候應該立刻坦率道歉,而不是選擇轉移話題,甚至怪她想多了。那是最爛的選擇之一。」梁世明正色說。
 
  「可以的話我比較希望聽見對於現狀的意見啦……不過還是感謝,將來再出現類似情形會作為參考的。」李少鋒暗自嘆了一口氣,考慮到剛才沒有順利問出來夏羽的治療方法究竟為何,等會兒不免還是要繼續交談,大概又會惹得燕子莫名其妙生氣,決定現在先暫時放置不管。
 
  這個時候,楊千帆和夏羽也做完簡單的暖身運動。原本就相當緊繃的氣氛更是一觸即發。
 
  「妳不使用武器嗎?如果是旁邊武器架找不到的稀有類型,可以到旁邊的儲藏室看看。出去右轉到底就是了。」楊千帆拿著兩柄木製短刀,淡然詢問。
 
  「沒關係,我習慣空手。」夏羽微笑著說:「請千帆學姊不用在意,因為流派的關係,不管有沒有使用武器,實力都不會出現太大的變化。」
 
  「那麼就準備開始吧。」楊千帆乾脆擺出備戰架式,凜然開口:「新以色列近身格鬥術,楊千帆。」
 
  「……鏽銀流近身格鬥術,夏羽。」夏羽低頭致意,將雙手交錯舉到胸前。
 
  「由我擔任裁判吧。」秦樓月向前踏出一步,朗聲說:「可以提氣護體,但是禁止使用纏刃相關的變化,單純以比試武藝為主,點到為止,當然絕對禁止使用各種會造成無法挽回傷害的招式。。」
 
  「沒有問題。」夏羽原地跳了幾下,點頭說。
 
  「瞭解,隨時可以開始。」楊千帆同樣說。
 
  「那麼就倒數三秒吧。三、二、一……開始!」秦樓月喊。
 
  話音落下的瞬間,夏羽和楊千帆卻都沒有動作。
 
  兩人繼續站在原地,以閃爍著異芒的雙眼互相凝視。
 
  「我還以為千帆學姊會直接衝過來呢。」夏羽勾起嘴角說。
 
  「妳的修為是塵閃境界,正面衝突過於無謀了。」楊千帆淡然說。
 
  「我倒是覺得在知道對手的修為抵達塵閃境界之後還要一對一的時間點就已經頗為無謀了。」夏羽繼續說。
 
  「弱者有弱者的打法,我至今為止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楊千帆說。
 
  「那麼就請學姊賜教了。」夏羽不再出言挑釁,端正神色將雙手握拳舉在胸前,率先出招,兩個閃衝拉近距離之後揮出右拳。
 
  雖然瞭望塔的其他成員都聽李少鋒提過許多次關於玉閣祭的事情經過,對於夏羽做出的眾多經人事蹟卻總是半信半疑,此刻才首次得以親眼見識。
 
  夏羽的招式既快且淺,幾乎沒有任何一擊打在楊千帆身上,總是在判斷會被擋住的瞬間就收招、變招,同時持續移動身子,一開始還站在練武場的正中央,然而現在卻已經退到接近角落的位置了。
 
  楊千帆則是一反常態地打得相當穩健,幾乎沒有主動攻擊,能閃就閃、不能閃就擋,然而因為夏羽堅持沒有肢體碰觸的打法緣故,反而步步逼近,即使保持守勢也佔了上風。
 
  楊千帆與夏羽的動作固然激烈,卻有遵守沒有纏刃的規則,招式也都不帶殺氣,即使速度極快卻不會造成任何危害。
 
  見狀,李少鋒頓時鬆了一口氣,暗忖剛才的氣氛固然劍拔弩張,至少實際打起來的時候有所拿捏,沒有直接演變成廝殺。
 
  「──看起來並非正統體系,應該和千帆一樣屬於在眾多實戰中練出戰鬥方式的類型。」張定緯單手撐著下巴,思索著說。
 
  「看得出來嗎?」李少鋒訝異地問,暗忖自己光是跟上兩人動作就有些勉強了,沒有辦法思考其他細節。
 
  「正統派和非正統派的差別其實很明顯,有時候不用等到實際出手,看一些拔劍姿勢、站立步伐的習慣就可以猜出來了。」張定緯說。
 
  「這麼說起來,楚久樘總帥之前在蒼瓖城的時候,光是看動作就看出來我練的武器是長刀,明明那個時候沒有帶著那徹亞斯,也沒有在他面前戰鬥過。」李少鋒說。
 
  「那個已經是超越常人的領域了,無法當作標準。」張定緯苦笑著說。
 
  「不過這樣有些奇怪吧,銀鑰怎麼說都是大型隊伍,歷史甚至比現今世上九成的隊伍更加悠久,應該會有數套專屬的武藝與心法,沒有道理練成以戰養武的風格。」梁世明喃喃自語。
 
  「……也有可能是帶藝投師。」林誠猜測說。
 
  「她只是國中生。」梁世明搖頭說。
 
  「千帆的情況也差不多啊,去年還在讀國中的時候論起實績和修為,依然有資格加入台灣各大隊伍。記得也聽她提過曾經被殲滅軍招攬。」林誠說。
 
  「也有可能單純故意裝成另一種戰鬥風格。」張定緯低聲說。
 
  這個時候,夏羽突然原地跳起,離地拉開約兩公尺,居高臨下地擊出雙掌。
 
  「那樣只要被擋下就會成為絕佳的攻擊目標吧,為什麼──」秦樓月尚未說完,隨即看見夏羽凌空踏了一腳,明明踩在什麼都沒有的位置卻得以借力,整個人在半空中斜衝到楊千帆身側,出腿狠狠踢向頸子。
 
  楊千帆猝不及防,堪堪閃開卻還是被腳尖掃到了腦側,踉蹌數步。
 
  翩然落地的夏羽沒有立刻追擊,等了幾秒才再度出手。
 
  話雖如此,楊千帆本來就是採取守勢,有了心理準備之後很快就再度守得極為嚴謹,即使夏羽再度使出凌空跳躍的招式也能夠順利擋住。
 
  楊夏兩人再度在練武場中央位置打得勢均力敵。
 
  「──剛才那是怎麼辦到的?」梁世明愕然詢問。
 
  「她在帶著我跳過蒼瓖城城牆的時候也有用到類似的技巧……或者說是氣息變化,依照我的程度實在分不太出來究竟是哪種。」李少鋒說。
 
  「體內的氣息變化無論練到多麼精深也止於體內,無法做出那種動作。然而放出體外的氣息量卻在很少,甚至連護體都不太夠……不過地板似乎有一些類似粉塵的碎屑。」張定緯瞇眼說。
 
  「嗯,確實,仔細看的話可以看到。」秦樓月點頭說。
 
  「那個不是塵閃境界的象徵嗎?」林誠問。
 
  「塵閃境界的發光粒子仍然是氣息,只是濃度較高,因此會聚集成團發出光芒,不過最終依然會消散在空氣當中,不會留下痕跡。出現在地板的那些粉塵碎屑卻帶有實體。」張定緯說。
 
  「使用刪除法的話,最有可能的變化應該是西方魔法迴路當中的『結晶』吧,那是將散出體外的氣息緊密壓縮、進而形成實體的一種變化。」梁世明同樣瞇眼緊盯著地板,提出猜測。
 
  「結晶不是將氣息注入礦石、水晶當中,以便日後提取使用的變化嗎?」李少鋒疑惑地問。
 
  「那種用法算是偏向小眾。」梁世明說。
 
  「不好意思,可以詳細說明『結晶』的內容嗎?」李少鋒問。
 
  「那是大多數魔法師都學過的基礎變化,將體內的大部分氣息……依照魔法師的說法則是魔力,將體內大部分的魔力集中在掌心,透過特定方式壓縮、儲存,讓其變成類似寶石的結晶。」秦樓月接續話題,流暢地說明。
 
  「那樣豈不是很方便嗎?等同於隨身攜帶好幾個可以隨時提用的濃縮氣息儲存媒介。」李少鋒問。
 
  「沒有那麼簡單。」秦樓月搖頭說:「首先是輸出與儲存比例極為懸殊,有將近50%的魔力會在施展變化途中散失,新手耗盡體內所有氣息做出來的結晶尺寸可能比灰塵更小,甚至得用放大鏡才看得到,必須是第四重、第五重的強者才有辦法勉強做出珠寶尺寸的結晶。」
 
  「那樣確實很沒有效率。」李少鋒說。
 
  「再者,要將結晶內部的魔力釋放出來的時候又會溢散一次,最後能夠使用的氣息不足最開始的3、4%,正因為如此,結晶這個變化被單純當成用來訓練新手控制氣息的變化,幾乎沒有實用性。」梁世明苦笑著補充。
 
  「至於少鋒你剛才提到將氣息輸入礦物、水晶的用法……並不是沒有,只是地球的礦物基本上都無法容納氣息,成功存入的比例甚至低於1%,考慮到提取時候的二度逸散,基本上微乎其微。」秦樓月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頭說。
 
  「當然了,如果能夠入手特殊處理過的殞鐵,理論上可以使用那種做法,只是效率依然很低,而且只適合專攻體外魔力變化的魔法師,對於武術家而言沒有什麼用,身上帶著一堆殞鐵也不方便行動。」秦樓月說完,補充說:「對了,殞鐵是一種外星礦物,擁有吸納、儲存氣息的特性。」
 
  「宙鋼斥之、殞鐵納之。」李少鋒說。
 
  「喔喔!原來你知道那句俗諺啊。就是那樣沒錯。」梁世明讚許地說。
 
  「偶然聽過,感謝樓月學姊和老師的說明。」李少鋒暗自回想自己是在何時聽到關於「結晶」變化的這種用法,好半晌才想起來是主動去找夏羽要她幫忙尋找楊千帆的時候。當時她正在解釋感知真氣在地球的數種釋放方式,隨口解釋了何謂結晶變化。
 
  「儘管如此,不管是將氣息注入水晶礦石或是壓縮氣息自成晶體,也不曾聽聞過那樣在半空中製造出踏腳處的用法吧。在半空中可以有踏腳處的話,戰鬥會從根本被顛覆。」林誠同樣露出學到新知的表情,開口詢問。
 
  「修為高深者可以藉由輕身變化改變重心,配合各個流派的獨門技巧與招式在半空中迂迴、旋飛、改變落點,卻都會持續落下,沒有辦法像是那樣在半空中二次跳躍。」張定緯沉聲說。
 
  「那個變化不會是單純的結晶變化,就算有所關聯也該是上位變化,而且極端艱深複雜。畢竟即使是擅長操控氣息的樓月,要成功製作出一個結晶也要花費至少十分鐘,不可能那樣在眨眼之間就做好。」梁世明說。
 
  「這點其實也和我的氣息總量不多有關,只是……目前聽過擅長結晶變化的魔法師也得花費分鐘為單位的時間,不可能像那樣以秒為單位。」秦樓月說。
 
  「雖然看起來輕而易舉,卻是極為艱難的變化。」張定緯總結地說。
 
  這個時候,夏羽在用手肘擋住橫砍而來的木製短刀之後原地輕跳了一下,動作突然變得更加洗鍊,全身也散出也如浪潮的磅礡淡金色真氣。
 
  「──看來暖身結束了。」燕子不禁前傾身子,瞇眼凝視。
 



創作回應

秦思
但是一直跳到沒魔昏倒感覺超遜XD
2021-08-15 02:07:25
佐渡遼歌
這點就要自己斟酌了XDD
2021-08-15 11:20:05
Ddpaul
其實這樣看在詭譎叫聲時有「追憶」,再加上玉閣祭暈倒看見夏羽,都是泡泡糖的干涉,不過玉閣祭久樘那邊如果單單因為一個「突然想起瞭望塔的各位」就能打破銀鑰的預言感覺不太對,總覺得久樘背後也有什麼在干涉⋯⋯
2021-08-16 13:00:40
佐渡遼歌
是的呢,還請期待後續劇情XDD
2021-08-18 13:37:01
PLUS修正帶
看到有KM就點進來了
好奇為什麼想給千帆設定這個武術呢
2021-08-18 13:25:46
佐渡遼歌
千帆的實力是從小在實戰當中練成的,偷學各家流派招式再揉合應用
名稱則是維洛妮卡師父給的XD
2021-08-18 13:36:52
PLUS修正帶
喔喔
難怪跟我所知道的KM差很多
2021-08-18 14:20:15
佐渡遼歌
是的呢XDDD
2021-08-18 14:31: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