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5 踢蛋蛋

小光光 | 2021-08-14 16:30:01 | 巴幣 0 | 人氣 45


前往餐廳的路令人無比煩躁!

時不時鹿迪走慢了一點人被整個拉過去,有時候則是姆婭拉太用力,搞得他人差點跌倒。

經歷了可謂一波三折的狀況,勉強在還算得上沒有灰頭土臉只是頭髮被汗水弄濕的情況下,總算到達了餐廳。

然而進去點餐後又是一次新的戰爭,在鹿迪餵食曉月的瞬間,姆婭不甘示弱的跟上。

這樣的情況還算好,至少在姆婭不間段的餵食中鹿迪都不會強塞食物給他,不過在他這麼忙碌的狀況下,鹿迪抓起他那拿著叉子的手隨意的插起食物餵給自己。

姆婭在看到後也想這麼做,不過這麼一要求曉月餵自己,餵食他的機會就會被搶走的,這讓姆婭陷入短暫的沉思,而再三思考慮下還是決定乖乖的餵飯。

然而這樣和平的發展,曉月是真的意想不到,他還以為自己會被當成戰場本身被兩人進行各種戰爭好好的蹂躪。

隨在大家看著彷彿戲劇一般十分有趣的嬉鬧後,飯局也差不多結束,所謂的相互認識根本沒有做到。

而曉月在結束後邀請鹿迪一同共處一夜好好的努力作刺針的魔力填充,不過此話一出立刻引來了反斥。

「我也要去!」

「恩?姆婭你幹嘛來?」

「當然是避免你們亂來」

「不...能亂來什麼,就刺針填裝魔力然後我檢查可不可以就這樣」

不用特別說,姆婭也知道是這樣,不過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想想就不行。

「不管!怎樣我都要跟著去」

「好吧,不過你也要幫忙」

看自己是沒辦法阻止姆婭,他也只能聳聳肩帶兩個人去。

到達房間,看到兩人直接上工,姆婭不由得產生疑問。

「你就真的只是要幫曉月做這些?」

「恩?不然你覺得我要幹嘛?」

我覺得鹿迪你是別有企圖,想要兩人之間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這樣的內心想法姆婭自然是不可能說出來,她只能以一句「沒事」輕描淡寫的帶過。

「不過我也算是別有用心吧?」

「阿!你果然有什麼企圖!是不是要對曉月做什麼令人害羞的事情!」

「秘密~」

迴避問題後,鹿迪丟了幾根刺針過去給她。

「不要來幫忙的,還杵在那邊幹嘛?」

「喔、喔..!」

「右邊第一根是成品,自己抓著那樣的感覺做」

當姆婭開始製作第一根的魔力填充,她才發現不是一般的難。而且眼前的鹿迪根本超乎想像,拿起來幾秒就可以弄好一根,還能「哼哼~」的唱著小調展現出優游自在的樣子。

「...太誇張了吧」

在自己弄好第二根的時候,鹿迪旁邊已經推起了針刺山,更別說曉月還拿走一大部分去做檢查。

「你是鬼吧!少說也有40根了你怎麼做到的」

「就只是很簡單的魔力控制,把魔力當成液體只凝固最表層這樣子」

聽你放屁!

這是姆婭的最直觀反應,講起來簡單做起來根本不是難能形容,雖然她是真的很輕鬆地做。

「有這麼簡單,曉月幹嘛要你幫忙?」

「他喔,量少技術也很差,那麼你認為呢」

在兩人談話之時,一旁的曉月走了過來。

「好了好了,不要看準我要過來就刻意調侃我」

「那是事實阿,早上的熱情碰撞就能很明顯感覺出來」

「雖然我知道你在講什麼,不過總覺得好傷自尊」

身為男性的自尊讓他有些不能接受,被人嫌棄不行這件事情。

「嘛~這沒什麼好難過的,不擅長又沒什麼」

看鹿迪一副開心的樣子,曉月也是感覺自己的受傷有些多餘了。

「好!今天的工作也做完了,可天色也晚了讓我送妳們回宿舍」

待他將姆婭安置好後,趁著在鹿迪回房的路途中,曉月問到:

「雖然現在問有點慢,不過可以告訴我你是誰嗎?」

「我?鹿迪阿,喜歡上你的人,就這樣」

「我在問一次好了,你到底是誰?」

看他突然嚴肅了起來,鹿迪清了清嗓子鄭重的說到:

「我是鹿迪是愛上你的人,這是不會改變的答案」

「好吧...我明白了」

既然問不出她的來歷與身份,曉月也不打算糾結於此。

「那麼也差不多到了,晚安囉親愛的」

「說起來,這個親愛的能改一下嗎,不太習慣」

「不要~」

說完鹿迪便關上了房門。

「好了,那麼我也該回去了」

返回的路上他一回憶起這突如其來的改變就會不由得嘆氣,急促的危機與身份不明的女性,這搞得他有些心煩意亂。

「不對,或許是兩個呢,身份不明的女性」

呢喃的同時,他已經打開房門躺上床準備休息了。

而在隔日,床鋪一個出乎意料的窄。

「什麼啊...」

半睡半醒的他本想就此起床看看床鋪是有什麼問題,結果整個人如同被鎖在床上整個動彈不得。

「難不成...這是傳說中的鬼壓床!」

想也知道不可能,尤其是一旁冒出兩根又長又粗還有毛的耳朵。

「喂!混帳可洛索,你在幹嘛!還不給我起床」

看到床上躺的不是美女而是精壯的肌肉男,曉月毫不客氣直接抓住他的腹部擰了起來。

然而健壯的肉體絲毫不畏懼這點刺激,彷彿是對他撓癢一般還讓他一個轉身往自己臉上打來。

「你媽媽的真好阿」

這下曉月更不客氣了,直接使勁的擰下去,跟在擰抹布一樣,只差沒有兩隻手一起了。

而在這時候就能看出平日的差距了。

以維持體態為目標而健身的曉月在物理上已經拿可洛索沒任何辦法了,可洛索那身肌肉讓他不管怎麼使力都是白費力氣。

「休怪我無情了」

最後的最後曉月只能出此下策,使出踢蛋蛋攻擊。

不過他有控制力道,僅僅是可洛索「嘰阿!」的捂著下體跳起來趴趴走的程度。

「你總算起來了啊!跑來我床上幹嘛啊,我對男的沒興趣」

「嗚..你這!混...阿...蛋」

「別怪我,誰叫你要躺我床上」

聽到這一席話可洛索就不高興了,直接手比向隔壁的床。

「看!」

「什麼啊?」

隨著他的手指,曉月看到了裸睡在上面的鹿迪。

「喔!我想起來了,幸好我那時候褲子沒被脫了」

經這麼一看,他想起了昨晚半夜鹿迪悄悄闖進來,在自己半夢半醒時強抱自己。

起初還沒什麼感覺,直到鹿迪睡著開始睡姿百露才讓人感覺到不舒服。

而後就是曉月看可洛索爬起來,跟他借一半的位置睡覺了。

「誰管你褲子有沒有被偷!踢蛋蛋是怎樣,你有病嗎」

「抱歉抱歉,我一個睡過頭不小心的」

雖然可洛索沒辦法簡單的就帶過他的失誤,可是他就不是故意的,自己在過度反應又會變成自己的人格問題。

「這週的晚餐你出錢!」

「好好,作為賠償我會請你的」

「你說的喔!多貴都要請阿」

「好」

能夠請吃飯解決這樣也是好,更何況吃飯是能吃多少?1銀幣?10銀幣?

「親愛的~我已經不行了」

正當兩人達成共識後,鹿迪恰好的夢話吸引了兩人注意。

「睡的也太舒服了吧」

「就是阿」

隨著曉月的感嘆,可洛索也附和到。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該準備四強賽的入場了,麻煩"親愛的"把你的寶貝叫起來」

可洛索的調侃完全沒有用,反而還得到一句「真噁心」的反彈。

隨後叫醒鹿迪,三人前往比賽現場時剛好也遇到了另外三人。

「...為什麼鹿迪跟你們在一起?明明她的房間在更遠的地方」

「這麼機靈的傢伙真令人討厭」鹿迪小聲的呢喃到。

「你說什麼?」

「這是我愛意的表現,提早起床去等親愛的醒來」

昨日的眾人還沒感覺,但是現在大家明白了,鹿迪的愛十分癡狂甚至讓人倍感壓力。

這讓大家不禁對曉月投以憐憫的目光,就連知情的可洛索都覺得他可憐,然而姆婭卻是例外。

「我才不會輸給你!」

「那你要加油了,儘管我比較晚來但是我絲毫不認為會輸給你」

鹿迪一個嘲諷式起手險些釀禍,姆婭被激的差點與她大打出手,要不是露莉制止以及曉月罵人,事情還真不好說。

而在她們團隊產生心結時,四強賽正式拉開序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