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勇者轉生 (偽) 1-03:水母

古今變 | 2021-08-14 11:02:08 | 巴幣 236 | 人氣 117


勇者轉生 (偽) 1-03:水母

  鱗王被打倒的消息震撼了這個世界,一開始沒人敢相信。直到牠的遺骸被發現,而從牠身上取得的種種奇異物品被帶到冒險者公會,經過各個國家、組織、冒險者公會一再確認,才敢公佈這個消息。
  這個消息雖然令人意外,但是完成這項創舉的人則在意料之中,身為頂級的冒險者,「斬天」史奈登一直對鱗王展現出異常的執著。據知情者透露,就是鱗王滅亡了他的故鄉,他的親人、好友、師長,甚至愛人,若不是被鱗王殺害,就是因牠而死,真可謂血海深仇。
  當他把從鱗王身上取得的物品帶到冒險者公會,當然造成轟動,但公會反而不敢貿然接受。因為那些東西前所未見,既無法確認其出處,也難以判斷其價值。等所有人一致同意那巨大的屍骸就是鱗王時,公會才承認他終於完成這項委託。
  原本就已經名滿天下的史奈登,這下更是如日中天,想聽他說說傳奇故事的人當然不少,可是向來天愁地慘的他原本就十分孤僻,大仇得報之後也沒有親切多少,而且隨後就消失了一段時間。
  沒了這第一手的情報,各式各樣的謠言就在吟游詩人的口中廣為流傳。然而不管這些編造的故事再怎麼樣天馬行空,距離事實都有很大的落差。就算有人知道史奈登先前曾經跟某個看似平凡的少年交談過,也沒有人會相信這名少年跟鱗王的末日有任何關聯。
  事實上,連史奈登自己都很難相信,因為連他都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記得自己從受制於鱗王、混混噩噩的境地中清醒過來,就聽到那名少年對他說:「差不多了,你來給牠最後一擊吧。」
  說完把原本屬於他的神劍交回他手裏,帶著神識還不太穩定的他來到某個地方,要他對著那地方揮劍。他「蛤?」了一聲,然後隨手一揮,就覺得渾身所處的空間整個抖動了起來,然後他所見過最強大的魂能……比他所討伐過最強的魔物還強大千百倍的魂能就在四周湧動。他依稀記得自己的諾言,於是看著少年將魂能全數吸收。
  等魂能湧動的現象消失,他才感覺自己的腦袋清醒過來,然後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他顫抖著聲音說:「鱗王……真的死了?」
  少年不改從容的說:「是,我們現在就在牠的體內,你開條路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史奈登依言揮動神劍,摧枯拉朽的破出一條路,然後親眼確認自己方才真的身在巨大魔物的體內……在鱗王的體內。
  莫名其妙的報了大仇,史奈登只覺既不真實,又有點空虛。少年看到他的模樣之後,指著史奈登手中的神劍說:「我保證過,牠吞下去的東西一定能殺了他。」
  史奈登依舊感到難以置信。在跟少年達成協議之後,他稍做準備便帶著少年出發,而少年根本連準備都沒有準備,吃他用他,連住宿交通都是史奈登一手包辦,到後來史奈登忍不住懷疑,這小鬼是不是單純騙吃騙喝。
  於是他有意無意間打探:「你學過什麼武藝嗎?」
  少年回答:「沒有。」
  史奈登又問:「你會使用魔法嗎?」
  少年依舊回答:「不會。」
  史奈登雙眼微瞇了起來,牙關咬得吱嘎作響,心想:「你什麼也不會,當真是搞詐騙、吃白食的嗎?」
  少年似乎猜到他的想法,淡淡的說:「你說的那些東西,再怎麼修練總有極限,我追求的是沒有極限的東西。」
  以史奈登這種位階的冒險者,當然不會在意那點小錢,只是不喜歡被騙的感覺和無謂的浪費時間。聽了少年自信滿滿的發言,史奈登強自壓抑不滿,想著:「算了,到了這地步,至少看看他在搞什麼鬼……」
  於是話鋒一轉,改問少年:「你跟鱗王有什麼過節嗎?」
  少年說:「沒過節,牠只是很不幸的被我相中而已。」
  輕描淡寫的語調狠狠的刺激了史奈登那深受鱗王之害的神經,牙關再度被咬得死緊,少年補充說:「我來這裡是為了調查一些事情,鱗王可以讓我獲得必須的力量,而且說不定能找到重要的情報。」
  察覺跟名這少年交談對自己的情緒穩定似乎不是很好,頭腦也很容易短路,因此史奈登從此之後專心趕路,非到必要不再跟他搭話。

  透過他個人的情報網,史奈登一直掌握著鱗王可能出沒的區域,於是帶著少年前去尋找牠的蹤跡。
  其實鱗王算是六王裡面最好找的一個。其他五王大多行蹤飄忽、瞬息千里,在造成恐怖災厄之後就離開,冒險者接獲消息趕去時往往已經不見蹤影,甚至其中有二個只存在傳說之中,從來也沒有人看過牠們的真面目。
  鱗王則一直在漫遊,被目擊之後通常還在鄰近的區域……只是冒險者們同樣很難發現牠的蹤影。因為牠能擬態融入周圍的環境,而且就算沒有發動這個能力,牠的軀體也是將近透明的狀態,許多受害者都是一直到無意中撞上牠,才發現災厄就在眼前。
  鱗王有號稱絕對無法突破的鱗片,而牠最大的武器則是跟牠身體同樣幾乎透明的觸手。任何人只要被觸手輕輕碰到就會無法動彈,接著觸手會慢慢將受害者包覆,這時受害者雖然看起來還活著,但實際上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只能隨著收回的觸手被納入鱗王的體內……史奈登在很小的時候就親眼目睹這個過程,當時的受害者正是他的雙親。
  在拼命增強實力之後,史奈登帶領著殘存的族人試圖報仇,但是只證明了二件事,一是鱗王的鱗片確實足以抵擋任何攻擊,二是雖然有可能趁鱗王補食的時候斬斷牠的觸手,但是於事無補。因為鱗王在一直到接觸到受害者之前都會以鱗片保護觸手,而受害者只要被觸手碰到就無法挽回,就算斬斷觸手也會維持那種全無反應的狀態。
  至於鱗王,被斬掉無數觸手中的一隻根本完全不受影響,而且鱗王捕食時會出動大量的觸手,其中一隻觸手遇襲之後,其他的觸手就會快速形成鋪天蓋地的包圍網。這些觸手全都在鱗片的保護之下,一旦包圍完成就是牢不可破的囚籠,受害者只能等著活活飢渴至死之後再被鱗王吞噬……史奈登也曾經親眼目睹這個過程,受害者既是他的族人,也是他的恩師。
  所幸鱗王就只是一直在閒晃,牠的移動速度以如此強大的魔物來說並不算快,所以史奈登糾合有志之士,組織了「鱗王守望者」團隊,持續跟蹤鱗王並對牠的行進路線和附近區域發出警報,同時阻止其他人前去送死,在某種程度上確實壓抑了鱗王的為害。
  史奈登把這些深藏在心中許久的往事都告訴了少年,但少年仍是完全不為所動,頂多只有自言自語的說:「果然如此……這麼一來確實是個隱憂。」
  史奈登對這種反應當然摸不著頭緒,但是看他自信不改,心中也踏實了幾分。說來也巧,當時他苦無對付鱗王的手段,正想回去冒險者公會找人打聽他背上的神劍是從何而來,以了解取得這種武器的方法,看看是不是能尋得更鋒銳的利刃。沒想到卻接到公會職員的傳訊而找上這名少年……簡直就像冥冥之中有什麼力量在牽引一般。
  雖然史奈登告訴了少年許多情報,卻把最重要的資訊保留了下來。這項資訊其實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故意不說就是為了給少年一個「驚喜」,因為少年那種什麼也不放在眼裡的態度,莫名的令他光火。
  史奈登也曾問過少年的姓名來歷,但少年的回答依舊令他不爽:「我只是來調查一些事情,調查完就會離開,你知道我的名字也沒有意義。」
  史奈登冷笑著說:「你不是說解決鱗王之後,接著就是其他五王了?」
  少年回答:「牠們都是我調查的對象,但是只有鱗王是我必須殺掉的目標。其他的只要確定過跟邪……跟我懷疑的力量沒有關係的話,我也不便過度介入而影響這個世界。」
  史奈登還想再追問,少年不耐煩的說:「我們都同意過不要隨便留下真正的姓名,否則各個世界發生重大事件時,都有特定的名字牽涉其中,就很容易讓人懷疑。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話,就稱我為『邪龍皇』吧,不過你聽聽就好,不要隨便流傳出去,也不要在人前用這個名字叫我。」
  史奈登皺了皺眉,從前後文來研判,實在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他的本名,只暗想:「邪龍皇?這是什麼名字?有什麼正常人會用這種聽起來就很猖狂、完全像是捏造的名字嗎?要說這不是真名,幹嘛又要我保密?」
  不過大事在前,他也沒心思去糾結小小的姓名。他最初詢問的理由,除了一點點的好奇心之外,最主要是少年如果不幸殉難,他幫少年立墓碑的時候才不會一片空白。
  在跟「鱗王守望者」團隊會合之後,史奈登從隊員們的口中得知鱗王的近況和位置,同時休息整裝了一晚,隔天就帶著少年前去尋找鱗王。
  果然,在看到鱗王飄浮在空中的巨軀之後,少年難得的變了臉色、皺起眉頭,讓史奈登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是的,鱗王並不在地面,而是飄浮在空中,更重要的是,牠周身光溜溜的,沒有半個鱗片。
  哪知少年「邪龍皇」訝異的重點似乎並不在這裡,他脫口而出一個簡短的名詞,似乎是他對鱗王這種生物的認知,不過史奈登聽不懂他說的到底是什麼。
  少年只看了鱗王一眼,就皺著眉說了聲:「水母?」


  前一篇  第一部目錄  總目綠  後一篇

創作回應

水墨靜
震憾了(震撼)
姓命來歷(姓名?)
2021-08-17 00:14:57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8-17 00:18: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