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傳說系列--影之島

鱷魚蘇打 | 2021-08-14 08:30:01 | 巴幣 1642 | 人氣 473



    原本,這是座遺世獨立的小島。直到近年科學團隊探勘到島下蘊含豐富的礦物資源,它才終於被政府注意。政府很快便委託企業前來開發,並招募大量礦工移居於此。這裡漸漸形成一個獨立而完整的社群,多棟大樓拔地而起,擠滿這座小島。而小島的周遭為了防範颱風的侵襲,而在島嶼的四周建起高聳的高牆。由外觀看來,這座島就像是巨大的船艦,因此這裡又被稱為『船島』。
 
    坐在高牆上的精壯男子抽著菸,遙望鐵灰而寒冷的海面。他看向手中懷錶內的照片,照片中老婆正抱著剛出生的女兒,女兒現在應該已經滿三歲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回去一趟。
 
    一艘運煤船鳴響船笛。它滿載煤礦,緩緩航向東方,也就是本島所在的位置。
 
    「崔浩仁!打混啊?」身材高瘦的男子在遠處吆喝著。他身上滿是烏黑的痕跡,看來是剛從礦坑裡出來。
 
    「我哪有你混啊?鄭竹竿。」崔浩仁將菸彈下高牆,站起身走到同伴身旁。
 
    「今天還好吧?沒有再昏倒吧?」崔浩仁開玩笑地關心著鄭再興。不久前,他才在悶熱而缺氧的礦坑內昏倒。幸好同伴及時發現,趕緊將他帶出來,才救了他一命。
 
    「哈哈!沒事啦!我今天被調過來開車運煤礦上船。你在這裡幹嘛?思鄉?」
 
    「沒有人不想家吧?」崔浩仁無意發現高牆中央,成排間距極窄孔洞:「鄭再興阿,你覺得這個孔洞是幹嘛用的?整面的高牆上都有。」
 
    「應該是排水孔吧?你怎麼老是注意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鄭再興搭著崔浩仁的肩膀說:「走吧!去吃飯!」
 
    雖然這是個一天之內就能逛完的小島,但這裡無論是飯館、電影院,甚至還有神社、醫院跟學校都有,可以說是從生到死──
 
    一群人推著手推車急忙衝了出來:「讓開!快點讓開!」推車上蓋了沾血的布匹,又是工傷意外。才正要去吃飯的崔浩仁與鄭再興,心情頓時變得有些沉重。
 
    鄭再興表情凝重地說:「那樣子……應該是不行了。」
 
    好吧,這裡並沒有殯儀館跟火葬場,但至少生活上一應俱全。
 
    飯館內,大家都吃著飯聊著天。也許是喝醉了,其中一人跳上桌子,崔浩仁記得他是本島的住民,為了來這裡工作,還特地假冒外島人的身分混了進來。對方滿臉通紅地大喊:「噯!大家!你們知道嗎?這座島的名字?」
 
    「不就是船島嗎?」鄭再興說。
 
    「才不是呢!我們本島的住民早就發現這座島了,但是我們的祖先在登上這座島後,發現地底下棲息著吃人怪物,才因此棄置這裡。之後,他們把這座島稱為『影島』,因為那些怪物就像影子一樣漆黑。」
 
    大家都不以為意地笑笑,並紛紛出言吐槽。
 
    「你們祖先這麼早就來這裡挖礦了啊?」
 
    「他們是被自己的影子嚇到了吧?」
 
    「我住在這裡一年了,怪物呢?」
 
    此時一名礦工卻臉色發白地說:「也許你說的是真的。」他並沒有以大聲量說話,但整間飯館的人此時卻同時靜了下來,彷彿在等著他繼續說完。
 
    他抬起頭,眼裡充滿驚恐地說:「剛才被抬出去的同伴,是我最先發現他的。」他努力將卡在喉頭的緊張感吞嚥下去。
 
    「怎、怎麼了,快說──」
 
    「他、他的身體被啃掉一大半!他身體上留有巨大的齒痕!像是老鼠門牙的齒痕!那個痕跡很俐落!就像是一口就被──」
 
    「砰!」門被粗暴地打開了。幾名身穿深藍色制服,軍靴,並配著武器的人浩浩蕩蕩地走進飯館。所有人立刻噤聲。他們是負責掌管島上秩序的警備隊。
 
    帶隊隊長走進飯館,說:「就寢時間要到了,你們還在這裡做什麼?」
 
    崔浩仁疑惑地皺起眉頭,他打開懷錶,隨後說:「就寢時間不是很有一個半小時嗎?」
 
    「有一個半小時又怎麼樣?你們都不用洗澡嗎?鍋爐一直在燒水,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啊?吃完的人趕快去洗澡睡覺。明天一早有朝會,社長有話要說。全員都要到,不准缺席,否則扣你們薪水!」在警備隊長一聲令下,已經吃飽的人紛紛離開飯館,其餘的人默默低著頭繼續吃飯。
 
    鄭再興與崔浩仁在前往澡堂的路上不斷咒罵剛才的警備隊隊長:「他媽的,他跩什麼東西啊?不過就是社長養的狗!」
 
    「算了吧!現在政府接管企業,他帶來的這批狗,也算得上是軍犬,是有階級的。別惹到他了。」崔浩仁說。
 
    一旁的雜貨店老闆向兩人揮手說:「帥哥!要喝點涼的嗎?現在汽水促銷喔!」
 
    「喔!等等洗完澡來找你買,別急著關店啊!」
 
    澡堂旁的大嬸也招攬著兩人:「要按摩嗎?每天勞動筋骨很僵硬吧?」
 
    「明天吧!今天時間不夠,等等就要就寢了。」崔浩仁笑著回應。雖然警備隊的人很不講理,但是島上的居民都很親切。明明這都是從本島來的,他們的性格差異卻這麼大。
 
    在洗完澡後,鄭再興買了汽水請崔浩仁喝。兩人回到宿舍後便就寢。
 
    夜裡,崔浩仁忽然從床上驚醒,他貌似聽見一聲巨響。『砰』一聲,但又隨即恢復平靜。那個聲音……有點像槍聲?
 
    隔天一早,所有的礦工都到操場集合,因為管理船島的社長難得大駕光臨。社長站上司令台,掃視了所有的礦工後說:「看到大家都這麼有元氣,那我就放心了──」之後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廢話。
 
    「最後,各位生活上有什麼問題的,都可以跟我,或者跟幹部反映。不用跟我們客氣,因為大家都是一家人。謝謝各位,大家辛苦了。」這是社長每次講完話之後都會講的『客套話』。
 
    此時,礦工的隊伍裡有一人舉起手:「社長!」所有人都轉過頭去看著那名礦工。站在司令台旁的警備隊隊長也瞪大雙眼。原本正要走下司令台的社長再次回到台上,他指向舉手的礦工問:「這位弟兄有什麼事嗎?」
 
    那是一名新來沒多久的礦工,年齡看來才十幾歲,他有些畏縮地問:「那個,這聽起來可能有點荒謬,但是昨天有一位弟兄說,工傷的同伴身上有咬痕,請問這是真的嗎?還有那位受傷的同伴傷勢怎麼樣?」
 
    社長吸了一口氣後問:「是哪一名弟兄告訴你,受傷的同伴身上有咬痕的?」
 
    司令台下的礦工們紛紛看向身旁,卻不見昨天那名在飯館裡說出這件事情的同伴。
 
    「呃……他好像……不在。」年輕的礦工說。
 
    「是嗎?」社長點點頭後繼續說:「昨天受傷的同伴我們已經運往本島接受妥善的治療,請各位不用擔心。以上。」
 
    警備隊隊長接著走上台,說:「現在國家非常需要煤礦,所以我們需要動員大量人力開採。從今天開始,全部的礦工都需要下到礦坑內採礦,如果煤礦提早達到需求,會馬上讓各位休息。這幾天會比較辛苦一點,請各位忍耐。」
 
    隨後,礦工們分成數隊,往不同的入口進入礦坑。
 
    「他媽的!那條狗是要我們做給社長看的吧?」鄭再興戴著安全帽,拿著十字鎬,邊罵邊挖著煤礦。
 
    另一名同伴也附和:「這些狗官為了做做樣子不惜搞死我們!」
 
    崔浩仁指著前方說:「這裡有岔路,我去這邊挖。」
 
    「好,等會見。」
 
    「等會見。」
 
    崔浩仁用安全帽上的探照燈照著前方。坑道內一如往常晦暗,而且一旁岩壁也都被煤礦染上一片漆黑,使得坑道內更讓人容易迷失方向。幸好,崔浩仁的洞察力很強,所以他記得每一條他走過的路線。
 
    「?」崔浩仁注意到一旁岩壁挖了個小洞,裡頭放著一管圓柱狀的炸藥。崔浩仁既緊張又憤怒地大喊:「喂!怎麼放炸藥都不講一聲啊!也沒派人管制,是在搞什麼啊!」但前方的那片黑暗並沒有人回應。
 
    崔浩仁小跑步往前,終於在黑暗中看到一名同伴。
 
    崔浩仁來到同伴身後,說:「喂!你們放炸藥好歹講一聲吧?炸到人怎麼辦?很危險耶?」同伴並沒有回過頭,只是在黑暗中抖動著身子。
 
    「你……你沒事吧?」崔浩仁上前抓住同伴的肩膀,但同伴此時忽然倒下,他的臉部一片血肉模糊。
 
    崔浩仁腦中一片空白,到底是發生什麼意外才會變成這樣?他抬起頭,看見黑暗當中一張血盆大口正對自己微笑。那張嘴有著與人類相似的牙齒,但無論是嘴巴或是牙齒都異常巨大。
 
    「!?」詭異的情況嚇得崔浩仁拔腿就跑。他隱約聽見背後傳來什麼東西蠕動並與地面磨擦所發出的聲響。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崔浩仁回過頭,他在一旁探照燈的燈光照射下才看清怪物的全貌。牠像是一條全黑的巨大水蛭,但有著詭異的大嘴。崔浩仁從來沒見過這種怪物。眼看怪物飛快地追上自己,崔浩仁決定奮力一搏,他看準時機將手中的十字鎬用力揮向怪物的頭部。
 
    『啪』的一聲,十字鎬刺穿怪物的頭部,並牢牢釘進一旁的岩壁。怪物痛苦地吼叫,並扭動著長條狀的身體。
 
    崔浩仁趁機逃跑,並在逃跑前撿起了一管炸藥,也許之後用得上。
 
    崔浩仁來到剛才與鄭再興分開的岔路口。此時,整個礦坑內此起彼落傳來尖叫與哀號聲。他驚覺怪物不只一隻。恐懼與絕望爬上心頭,他握著炸藥的手不斷發抖。
 
    「嘎……」
 
    崔浩仁看向聲音傳來處,又是一隻全身漆黑而無眼的怪物,但與剛才的怪物不同,這隻怪物有著修長的六肢,六肢的末端有著與人類相似的手掌。其外型宛如蝗蟲卻又像蜘蛛。
 
    「嘎嘎嘎嘎嘎──」怪物飛快地爬向自己。速度之快讓崔浩仁根本反應不及。他被怪物的大手給抓住。怪物張開布滿尖牙的大口,將崔浩仁的頭送進口中──
 
    「操你的!」鄭再興從一旁衝出來,以十字鎬重擊怪物的手臂。怪物痛得放手,崔浩仁摔落地面。
 
    「浩仁!快跑!」鄭再興帶著崔浩仁一起往出口的方向跑去。
 
    「那些該不會是昨天說到的『怪物』吧?」崔浩仁問。
 
    「沒想到真的有這種東西……好多人都被吃掉了。總之我們得先逃出去,帶路就麻煩你了。你記得路吧?」鄭再興說。
 
    「記得。」崔浩仁很快就帶著鄭再興逃出礦坑,許多同伴也都已經逃到礦坑外了。
 
    「還有多少人在裡面?」
 
    「快把洞口堵起來!不然怪物很快就要跑出來了!」
 
    「警備隊呢!趕快通知警備隊!」
 
    「快逃到港口去搭船!」
 
    現場一片混亂。礦坑內此時傳來怪物的吼叫聲。崔浩仁看見洞口一名礦工正準備逃出來,而他的身後就是剛才那隻有六肢長腳的怪物。
 
    「浩仁!我們快逃吧!」
 
    「好、好!」兩人逃到小鎮上,但此時小鎮上的房門全都關上了。
 
    「逃進房子內!」
 
    「不行!門都鎖住了。」
 
    「有沒有人!開門啊!」
 
    「求求你們!拜託快點開門!」
 
    鄭再興也拍著雜貨店的門口:「老伯!是我啊!你快開門,拜託了!」
 
    崔浩仁緊握著手中的炸藥說:「沒有打火機嗎!你們誰有打火機的?」崔浩仁喊叫著,但周遭的人疲於奔命,沒有人聽見崔浩仁的聲音。
 
    怪物來到街上了。鄭再興回頭看著成群的怪物:「該死!要走了!」
 
    『啪噠』一聲,一只打火機從雜貨店窗戶掉了出來。崔浩仁愣了一陣,他看著寂靜無聲的雜貨店窗口,隨後撿起打火機。
 
    不遠處傳來引擎聲,一名同伴開著載運煤礦的貨車從上坡衝了下來:「上車!快上車!」

    路旁的人紛紛跳上那輛貨車。崔浩仁也跟著跳上貨車,他轉頭要拉鄭再興上車時,一隻怪物從附近的山丘跳了下來,將鄭再興撲倒在地。
 
    開車的同伴頭也不回地說:「要走了!」
 
    崔浩仁努力伸長手大喊著:「鄭再興!」怪物一擁而上,將鄭再興團團圍住。
 
    「啊啊啊啊啊啊──」崔浩仁不敢看這個殘忍的畫面,他轉過頭,摀住耳朵,眼淚不斷落下。明明大家只是過來這裡工作,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
 
    貨車載著倖存的人來到港口,整個港口不斷響起刺耳地警鈴聲,但港口內卻連一艘船也沒有。而且港口唯一的出口,都被從高牆內伸出的鐵柵欄圍住,完全無法脫困。
 
    「這是怎麼回事?警備隊呢?船呢?怎麼都沒有人?」
 
    「你們看!」其中一人指著鐵柵欄後,一艘豪華的郵輪以及貨輪正緩緩駛離船島。
 
    崔浩仁想起高牆上的孔洞,他立刻抬起頭,發現高牆上頭果然也升起鐵柵欄,整個船島猶如監獄,不,應該說是煉獄更為恰當。
 
    「操他媽的!操他媽的!!!!!」崔浩仁憤怒地跺腳:「他們一開始就計畫好了!」
 
    「怪物來了!」
 
    成群的怪物從各處邊坡上衝了過來。牠們啃咬、摔砸、踩踏、撕裂礦工們。牠們像是玩弄食物的孩子般,笑著。
 
    崔浩仁趁怪物不注意,從一旁的樓梯爬上高牆。他抓著高牆地鐵欄杆,看向自己手中的炸藥。
 
    「嘎!」一隻怪物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爬上了高牆。崔浩仁將打火機從口袋裡拿出,點燃炸藥的引線,往怪物所在處的鐵欄杆丟了過去。
 
    漫天的煙塵伴隨轟然巨響自高牆頂端飄散,從遠處的郵輪上看,就像一道狼煙。崔浩仁衝破煙塵,從鐵欄杆被炸斷的那面高牆上一躍而下,墜入海中。
 
    「──」崔浩仁浮上海面,努力地呼吸著。漂流在海面上的他,看著航向東方的郵輪,心裡湧起一股怒火,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它逃走。崔浩仁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懷錶。他打開懷錶,看著裡頭的照片許久。接著露出下定決心的表情,往北方游去。
 
    ※
 
    幾日後,一棟豪華的洋房內,社長正喝著熱茶,聽取警備隊隊長的報告。
 
    「綜上所述,這批礦工都消耗掉了。但是影之主向我方提出要求,說還要送更多人過去。」
 
    社長皺起眉頭,說:「要不是被那個混進船島的本島人打亂,我們也不會這麼早就消耗掉那一批人。不要再讓這種事發生,以後每個上島的人都要嚴查身分,知道嗎?」
 
    隊長敬禮說:「是!」
 
    社長啜飲了一口熱茶後,問:「順便問一下,船島上工作的本島人呢?」
 
    「他們當時按照吩咐躲在房間內。影之主有承諾過我們不會對躲在房內的本島人下手,所以──」
 
    「那是現在,等到我們沒有辦法滿足牠的時候,被吞噬的人就是我們了。」社長將椅子轉向窗戶,他端起手中的茶杯,看著被夕陽染紅的海面說:「戰爭什麼時候才要結束阿。」


---------------------------------------------------------------------------------------------------------------------------------------

有人說問我這篇的靈感來源是不是電影《軍艦島》。我有參考軍艦島的故事,但是其實我沒看過那部電影。另外,怪物的外觀設定是參考遊戲《怪物列車》(Steam上有)的其中一個種族。

另外這次的音樂則是Black Sabbath的Electric Funeral。

其實我除了老歌外也很喜歡聽搖滾跟重金屬。

以前很多人都認為重金屬搖樂搖滾樂都是『教壞囝仔大小』的音樂。不過我個人覺得很多重金屬樂團的歌詞其實都滿有警世意味的。像是這次的Black Sabbath就是。

除了之前在〈森林的階梯那篇〉我PO過Led Zeppelin的Stairway To Heaven之外。我另外還有聽System of a down、Iron Maiden、AC/DC、Guns N Roses、DragonForce、Red Hot Chili Peppers、Queen等等我都很喜歡。(不過我身邊的人都不是很喜歡就是了。這類音樂在台灣好像滿冷門的?)

還有什麼好聽的重金屬或搖滾樂團嗎?求推薦!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覺得不停餵食到最後,影之主的欲望會逐漸膨脹到人類也無法滿足他吧。
浩仁到最後有逃出去嗎?這個嘛....我猜是沒有w(如果那些生物會游泳、或是上岸後發現有不少人被收買而被舉報的話
2021-08-14 12:02:33
鱷魚蘇打
也許哪天可以再寫一篇裏設定來談到這點[e35]
2021-08-14 12:06:54
冰鳩
我也想到軍艦島WW而小島的周遭為了防範颱風的侵襲,而在島嶼的四周建起高聳的高牆。嘖嘖,我在想怎麼沒有在海岸線放中部粽?
2021-08-15 12:54:18
鱷魚蘇打
中部粽是台灣特有名產(X
2021-08-15 15:42:31
冰鳩
不過真的放了中部粽 那主角就不是掉到海裡是直接入住海景第一排了WW
2021-08-15 12:54:53
鱷魚蘇打
跳下去直接變冤魂
2021-08-15 15:42:46
ソケノ‧諾
以一時的妥協換取短暫的和平,不是長久之策呀.. 這讓我想到了約定的夢幻島
2021-08-23 16:52:02
鱷魚蘇打
約定夢幻島我有看漫畫,好看[e35]
2021-08-24 12:22: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