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34 對不起

Nobody班導 | 2021-08-14 00:00:07 | 巴幣 3278 | 人氣 308

連載中《戀人未滿篇》
資料夾簡介
講述熱愛跑步的少年和行動不便的少女在醫院中偶然相遇,之後在學校和更多朋友所一起發生的青春故事。 希望這篇故事可以讓你/妳感受到其中的溫柔。 縮圖已經過原繪師同意

34
對不起


  「老爸......你確定這樣可以嗎?」


  「可以啦可以啦!你老爹我當初就是這樣追到初戀情人的!」


  「真的假的啊......你那個時代的追求方式放到現代不會老套嗎?而且你到現在都沒給我看過初戀情人的照片啊......是不是真的也有待考證呢。」


  步人生氣地往步頭上k一拳,隨後得意地說道:「敢懷疑我?我以前也是長得挺帥的哦!全校女生都在搶的萬人迷欸!雖然最後他嫁給一個商科的學弟就是了,但至少我曾經擁有過......」


  結果步身上還穿著學校制服,就丟了一句「那我出門了!」就衝出家了,絲毫沒有要安慰自己老爸的意思,而且老爸精心準備的情詩也不帶。


  「……臭小子,也不安慰我一下。」


※     ※     ※


  奔跑的步拿出手機打給彩香喊:「前輩!妳那邊怎麼樣了?」


  「那個......一開始還有得聊,但一提到你後紬就漸漸不想繼續話題了,所以我也不敢說出邀約的事情啊!」


  「妳就假裝是妳要約紬前輩出門不就好了嗎?」


  「呃。」彩香難得被平常傻傻的對方說到無法反駁。


  「我、我也知道啊!可是來不及了......紬好像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都開始不讀不回了。」


  步停下腳步,自言自語著:「該怎麼辦啊......」


  之後步還是跟彩香道聲謝後並掛掉,然後轉而撥打紬的號碼。


  嗶聲久響,毫無回應。


  「嘖......先去找茜音吧!」


  他跑到茜音家的照相館,著急地連門鈴都不按,直接往人家的玻璃門狂拍叫人。


  「茜音!茜音!在嘛!在嘛!在嘛啦!」


  茜音穿著簡單的紫色t恤、黑色真理褲來到門口打開,首先就是先呼步一個巴掌要他閉嘴,然後另一手遞個東西給對方。


  「哪......給。」


  頂著臉頰那紅燒燒的疼痛,步稍微打開包裝看了一下,高興讚嘆茜音的手藝說:「好棒哦!謝啦!錢明天到學校給妳!」


  「下次早點講好不好啊......讓人很困擾欸。」


  這時天野媽媽也走過來向步打聲招呼:「哎呀~這不是小步嗎?」


  「嘖!喂!沒人要妳出來啦!老太婆!」


  結果當然的,天野媽媽同樣吼回去,並賞了茜音頭頂一記重拳,痛得她無法反嗆。


  「這是跟媽媽說話的態度嘛!?臭丫頭!」


  「關係還是一樣那麼好啊......」步喃喃自語。


  茜媽用手臂鎖住了茜的脖子笑著對步說:「下次找個時間,再帶小紬來我們家玩玩嘛!這孩子很容易寂寞的哦。」


  茜音一邊掙扎一邊大喊:「誰容易寂寞啦!唔唔唔──」


  「一聽到你有東西要送過來裱框,還說是要緊事,這孩子就二話不說暫緩其他案子,開始幫你準備了呢!」


  茜音臉色頓時紅得一蹋糊塗,然後掙脫媽媽的手臂,把對方推走喊叫:「別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啦!老太婆!給我回廚房啦!火是誰在看啊!?」


  「是嘛!?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步露出抱歉的神色,抓抓頭對茜音致歉。


  「好了啦......客套話就別多說了,趕緊去幹正事吧,你跟人約六點吧?」


  「茜音也知道嗎?」


  茜音雙手抱胸,語氣豪不客氣地說:「給我那種照片,傻子都猜得到。」


  「謝謝妳。」


  「哼。」


  步轉身跑走之際,是茜音叫住了他。


  「喂!」


  步回頭一望,對方說:「『要是抓緊了就別再輕易放手了哦』,還有,那可是我連夜趕工的,不准失敗!」


  兩人互視,很有默契地互相比出大拇指,相視而笑。


  「好!」


※     ※     ※


  比約定時間還早很久,步就已經在公園等著了。


  「既然彩香前輩失敗了,我又打不通,那只好拜託伊凡娜小姐了。」於是步打算撥打給伊凡娜,但是反而對方先打電話過來了。


  他二話不說秒接起來說:「喂?伊凡娜小姐?」


  「嗯,是我……那個,你知道紬去了哪裡嗎?」


  聽到伊凡娜這種不確定又害怕的語氣與問句,步瞬間被不安感爬滿了全身,激動地從鞦韆上站起來問:「前輩不在家嗎!?」


  「嗯……她還沒回家的樣子,書包也不在家,我回來的時候門還是鎖著的。」


  「這麼這樣……前輩是去了哪裡……」


  此時一陣強風吹來,暫時吹散了步腦袋裡的複雜思緒,這才注意到今天晚上的風特別強特別喧囂。


  因此靈光一閃,暫時不理會伊凡娜,跳出通話畫面,在line好友裡尋找著紬,點開來滑到上面去。


  「那約好下禮拜再去吧!」
  「我查到的資料說下禮拜會是浪最大的時候。」


  這是自己之前和紬約好要去看海浪的訊息,步和伊凡娜說:「我知道前輩在哪裡了!放心!我會把前輩帶回來的!」


  「……好,萬事拜託了,加油哦!」雖然語氣聽得出很擔心,但伊凡娜還是願意相信步,並給他鼓勵。


  「啊等等!」


  步差點掛掉電話,並問:「怎麼了?」


  「就是啊──」


  聽完伊凡娜所說的話後,步掛掉電話,並堅定地看向海岸的方向,筆直朝那兒以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奔去。


※     ※     ※


  「刷刷刷……」


  強勁的海風吹得快讓紬睜不開雙眼,頂在頭上的,那在黑夜中也相當閃耀的「銀河」也被風吹拂的飄揚不定,於是她頓時低頭迴避著強風。


  眼前的強浪一次次的強襲沙灘,和風在空中刮出的聲音一起吵雜著紬,這時她的手機響起。


  她一看,並不是伊凡娜,也不是彩香,更不是步,而是健司傳來簡訊。


  正她困惑著對方打來做什麼時,她打開訊息。


  「誠貴他很擔心妳,妳知道嗎?」


  看到這句紬莫名地火大起來,回:「當初不就是你要我別因為他而讓自己鬆懈的嗎?」


  「我也說了『我並不是要破壞你倆的關係』吧?我只是要妳想清楚,兩者兼顧的話很容易兩者都兼顧不了。妳要跟誠貴或是石原交往是妳的自由,若是不打算跟我競爭、想放棄學生會長的職位,而是想好好玩樂,我也不會多說什麼,因為這是妳自己的人生,就這樣。」


  「真是的......他的訊息讀起來怎麼令人異常火大啊?」紬像吃到酸梅一樣皺緊厭惡的表情,仍很火大地自言自語,但健司隨後又傳了個訊息,讓她慢慢消氣了。


  「加油。」


  「……真是的,就只是這麼一句簡單的加油而已,還要搞得像在說教一樣,不坦率的人啊。」


  紬離開與健司的訊息頁面後,眼珠不禁注意起在這時伊凡娜傳來的訊息。


  「媽媽傳送了圖片」,而且還不少張,接著還有一句「這些是步的爸爸給我的,媽媽本來要給妳看,但妳還沒回家,媽媽很擔心妳,大家也很擔心妳。」


  「小步也很擔心妳,所以看看吧。」


  紬點開第一張圖片,眼睛撐得老大。


  這些圖片是伊凡娜用手機把步的筆記本,一頁一頁拍下來上傳的。


  上頭步所撰寫的,全都是和紬開始相處以來,自己曾說過的、曾做過的、曾說喜歡的、曾說討厭的……所有的回憶。


  「……啊……」


  「該怎麼讓輪椅人士舒適地待在外頭?」、「輪椅人士的辛苦處」、「心理受創的人該怎麼安撫」……除了這些資料,步還寫了很多很多短短的日記,篇篇都撥弄著紬酸澀的心弦。


  字字句句都蘊含著步真心為紬付出的感情,真心想要為紬解決問題,讓紬深受感動……


  而其中的一句「紬,我喜歡妳」,更是直接讓她內心的情感瞬間潰堤,眼前逐漸模糊,並將兩顆斗大的淚珠滴落在手機螢幕上。


  「嗚……唔……嗯……」


  「沙沙。」


  曾幾何時,由於強風刮出,與海浪拍打的聲響,讓紬沒注意到身後已經有個人走到自己面前了。


  紬想要抬頭看看是誰前,那人已經先蹲下來,並伸出溫暖的拇指幫對方拭去在左眼角上,和淚痣交疊在一起的晶瑩淚珠。


  「對不起,我騙了妳……」


  步這麼向紬道歉的同時,自己也流了一行後悔淚痕在左臉頰。


  路燈開始亮起,從紬後上方打入,背光的紬讓步看不太清她臉上的面容,於是鼓起勇氣往前挪動了幾步。


  而對紬來說,迎著光的步如此耀眼清晰,就像太陽一樣令人難以直視。


  「我是一個大笨蛋加大騙子……我原本......只是怕一直以來都是眾人榜樣的優秀前輩,因為被我一個人拖累而不再優秀,所以自以為是地刻意疏遠前輩。但都沒有仔細考慮過前輩真正害怕的事情......」


  說到這裡,步又更往前一點,並伸手觸摸紬的臉頰,並將對方的頭將自己拉近,讓彼此的額頭貼著額頭,感受彼此的溫度一會兒。


  「……也不知道前輩,已經把我當成如此重要的人了......伊凡娜小姐跟我說,頭貼頭除了感恩、相信之外,最後還有『將你視為家人般重要』的意思,對吧?」


  「……」


  紬因為感動而哭成了淚人兒,內心數百數千條心弦交織在一起,使她嘴唇止不住地顫抖,鼻頭也禁不起酸澀地啜吸著。


  「因為我的懦弱、膽小、自卑......讓前輩痛苦了這麼久,真的是非常對不起!」


  步拿出茜音交給自己的東西,他交給紬讓她自己打開來,看到得是被精心裱框的相片,而相片的內容令她撐大淚汪汪的雙眼。


  相片中的人是正在欣賞電車外風景,嘴角淺淺上揚露出和藹微笑,並綁起馬尾的紬。黃昏時分的夕陽餘暉灑落在她的臉龐上,好不美麗。


  步深深吸口氣,終於可以說出那句藏在心中好久的話了。


  「紬前輩,我喜……」


  狂風呼嘯的聲音與強浪衝岸的聲響讓紬聽不見步所說的話,而露出困惑的神情一邊整理被風吹亂的頭髮。


  隨後步便站起來,深深吸了一大口氣,讓空氣充滿在胸膛裡,最後在以狂風強浪都比不上的音量,伴隨著激動的淚一起大聲吼出。


  「七瀨紬!我喜歡妳!妳已經成為我心裡的重要存在了──」


  紬徹徹底底地聽見了,接著,步猛地往自己的臉上呼起巴掌來,每一下都是用吃奶的力氣去打。


  「你、你在幹什麼!?」


  「自我反省!直到前輩滿足我都不會停下!」


  「好了好了......快停下來吧。」


  步停下,紬摸起對方的臉,露出心疼的表情關心:「你打得還真是用力欸,都紅成兩片了,讓我看看......」


  步靠近紬後,紬冷不防地朝紅腫的臉頰上多賞了一個巴掌給對方。


  「好痛!」


  「這是你讓我丟臉地邊哭邊向你告白的代價。」


  紬瞧見步摸著紅腫發燙的臉頰,不禁覺得可愛又好笑,這些心情稍稍反應到表情上,露出了淺淺一笑。


  「好了,讓我看看吧。」


  經過一次後,第二次就開始怕的步疑惑地「欸?」了一聲,紬輕笑起來搖搖頭,用著像是母親的感覺說:「這次不會了啦,來……」


  步湊近,紬便伸手輕撫他的臉頰。


  被海風吹久而冷冰冰的掌心觸感,令步頓時感到一些含寒冷,但諸多都是害羞的情感,然而又因為現在臉被打紅了,所以根本分不出是此刻的臉紅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


  「嗯呵呵......好像畫了腮紅一樣呢......」


  兩人臉離得很近,這應該是目前兩人離得最接近的一次……步,更正確來說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紬對步頭貼頭,第二次是剛剛步反過來對紬頭貼頭。


  吐息,彼此清晰感受到。


  霎時周圍安靜得彷彿按下了靜音鍵,他們好像可以聽見彼此驟快的心跳聲。


  步的眼中只有紬,紬的眼裡也只有步。他們彼此都想著「這次,不再想要只是頭貼頭而已了」。


  紬抬起她也變得紅通通的小臉,步稍稍俯身,兩人緩緩闔上那雙含情脈脈的雙眼,唇觸上唇,觸上了雙方都曾幻想過的,他/她的唇。


  步淺淺地吻著紬,將她當成寶物般珍惜著,還不敢做更深入的探索。


  兩人腦中並非一片空白,而是專心一意地想著對方。雖然只是很普通的嘴唇碰觸,但兩人目前光是這樣就感到相當滿足了。


  「唔嗯......」


  「嗯?」


  「唔嗯嗯......」


  紬輕蹙了眉,微睜一隻眼看,發現步的臉色痛苦不已,並邊發抖邊發出奇怪的聲音。


  「唔嗯嗯嗯嗯嗯嗯──」


  嚇得紬趕緊離開唇問:「你、你怎麼了!?」


  只見步大口喘氣、面色鐵青的樣子,紬再問:「你該不會閉氣吧?」


  「是、是啊......哈啊──」


  「正常來說不用閉氣吧?」


  「欸?前輩有經驗嗎!?」


  「才沒有!我......也是第一次啊......結果重要的第一次居然是這樣結束的......」


  「對、對不起!」


  紬抿嘴媚然一笑,講:「罰你……再跟我吻一次。」


  「……嗯嗯!」


※     ※     ※


  回家路上,步從口袋拿出一條紅線說:「這個......」


  「啊......原來你撿起來了啊。」


  「因為我喜歡綁馬尾的前輩嘛......」


  紬莞爾一笑,重新綁起馬尾後,步眉開眼笑地說:「覺得真是太好了......」


  紬看向步,步也看向紬。


  「能和喜歡的人接吻,真的是太好了!」


  「呵呵……我也是這麼覺得。」


  兩人心中滿溢著溫熱的幸福感,好像要被這股幸福感給填滿身體一樣。


  「那個......直樹的告白......」


  聽步這麼問,紬很果斷地回答:「哦,我拒絕他了。可沒想到的是,他居然笑了。」


  「欸?」


  「看來他好像也看得出我們兩個互相喜歡......於是做好了退出的心理準備吧?」


  「那......我跟前輩現在是戀人關係了嗎?」


  「你過來一下。」紬用手指勾勾,示意步將他的頭湊近一些,結果被大力彈了一下額頭。


  「都已經把人家的初吻拿走了難道還不是嗎?」


  「哦哦......前輩也是拿走了我的初吻呀。」


  緊接著,紬又裝作很生氣的樣子,邊撥弄頭髮邊講:「但是我可沒那麼容易消氣哦!上次居然讓我這麼激動地告白,最後還拒絕了我呢......要好好補償我哦。」


  步雙手合十,面露深感歉意地表情鞠躬走著路,向對方賠罪。


  「對不起啦......我要怎麼補償?」


  這時兩人到了紬家門口,紬則是想了一會兒後,用著一張害羞泛紅的臉龐,開懷燦笑著面向自己最愛的人。


  「那就,陪我練習接吻,每天一次的接吻練習!如何?」


To be continued


各位好,這裡是終於可以跳出來寫每回後記的班導。

以上就是目前34回的內容了!各位覺得如何呢?

我作者本人都要來個官方吐槽,就是這口子連手都還沒牽啊owo就已經給我達陣了owo!

還有就是哭戲的部分,其實我去找了那些年中柯震東的哭戲橋段當作參考,我個人真的很愛他在戲中那哭到那麼痛心的模樣,幕後花絮有提到那場哭戲他因為緊張哭不出來,結果他爸打電話給他給鼓勵後馬上就爆哭了。

離題了w反正關於兩人的哭戲部分,步深感後悔的原因是因為步人的開導,再回想起紬自私的話,才讓他真正體認到「自己已經是紬相當相當重要的人了」而紬也真的將步視為家人般重要的存在,這也是為什麼紬老是把步當成父親。

自小父親已經離去,長大後遇上了重要的步,而步卻又慢慢疏遠她,那種恐懼感是難以言喻的。

總之希望兩人的哭戲都可以讓大家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心感w

以上!接下來就可以來灑糖囉!

對了,今天剛好是8/14情人節又是農曆七夕owo

8 月 14 日「綠色情人節」 發源於東歐捷克、斯洛伐克等國家,意在倡導绿色、環保和樂活精神。綠色情人節就是要讓小倆口們走出郊外,在大自然裡享受愛情。──資料源自網路owo



補充一點東西,無聊做的一些梗圖owo之後應該還會有owo



創作回應

Stewoaw
要進.5了嗎?
2021-08-14 22:52:05
Nobody班導
這部沒有這麼快啦xdd不過倒是有在寫另外的車文owo到時候早點到啊~
2021-08-16 00:43:44
河合艾梅莉
看來高達一百篇的梗圖原來是這篇的伏筆啊(並不是,摔輪椅真的笑到岔氣

海邊的景色還有路燈的燈光真的描寫的很美,讓告白場景更有感覺,我比較好奇步的臉到底腫成什麼樣子?
啊啊每天練習接吻也太甜,好棒哦,果然還是這種甜甜的感覺最好了呢。

其實我一直以為直樹會在海邊跑出來,該說最後是步讓我鬆了一口氣,還是有點可惜呢(苦笑

沒想到連健司都漂白了,這回根本漂白劑狂用啊
2021-08-15 21:24:07
Nobody班導
梗圖是突發奇想wwww一個心血來潮wwww結果越做越來勁兒 河合或金老師也不妨試試w

深夜的海邊,燈光都像是舞台的聚光燈一樣照著兩位主角w 步的臉大概像是倉鼠塞食物一樣www話說我也很想要跟外國美人接吻一下qwq

2021-08-16 00:48:49
Nobody班導
反倒是健司的部分我到現在還是有點不滿意,甚至覺得這部分設計得有點怪怪的w
2021-08-16 00:49:2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直到前輩滿足我都不會停下?!這真是太糟糕了~(´∩ω∩`)(不要亂想www
不知道為什麼,步紅腫的臉讓我想到了紅龜粿ww
果然在海邊告白什麼的真的很浪漫諾~(ˊ/////ˋ)
2021-08-15 22:08:03
Nobody班導
其實o///o我有查到一些輪椅人士的資訊,聽說身障人士的性慾比常人還要強o//o

紅燒燒的臉頰ww話說很久很久沒吃紅龜粿了ww

2021-08-16 00:51:04
艾德華尤里
老爹神助攻!請給我一個這樣的老爹!(劃掉)XD
2021-08-18 03:56:4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再度回頭,我覺得如果健司是真心愛著紬,而且十分在意她的感受與為她的幸福著想的話,
這樣感覺也說得通。
畢竟最純粹的愛就是希望對方可以獲得幸福,即使帶給她幸福的人不是自己也能接受。

但能做到這樣的人真的不多(停下,漂白劑加太多了w
2021-08-24 20:05:03
Nobody班導
當初真的是差點要把健司寫成跟步爭紬的情敵ww但自認對這種爭鬥劇情還沒有很熟悉就不敢貿然寫了w怕處理的不好寫出爛劇情ww

但沒關係健司還有茜音owo!
2021-08-25 01:05: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