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31 : 根源

十三屋 | 2021-08-13 16:00:04 | 巴幣 2 | 人氣 47


 
 
>>繼續播放...;
 
>>Time:E2020/04/23,9:00 a.m,,地點:叛逆者們的小巷 ,鏡頭擷取:巷口監視器;


「呼哈!呼哈!」

燈田貪婪的吸著大量的空氣,氣喘夫夫的他依然還沒逃出補酒前的恐懼中,自從昨日親眼所見的事件後,趁天王星還沒發現自己時立刻跑出圖書館,因為他知道天王星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只為了除掉目擊者

強烈的求生欲讓自己毫無目的的快速逃跑,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只是低下頭不停地奔跑,直到自己已經累到快跑不動時,才在一處小巷停下並躲了進去

燈田躺在地上吸著空氣緩解自己的情緒,不過當她冷靜下來時,才想起最重要的問題——


現在該何去何從?

燈田趁腦子清醒時望向周圍,這才意識到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巷子,竟是以強自己購買日常用品的後門附近

說起來可真好笑,果然大部分的人出了事後,會回到自己熟悉的地點,原來自己也是那些人的其中之一...


忽然間,還沒等到自己反應過來,就被某人拉到了小巷的暗處中,反應過來時,已經有無數位看起來是小混混的人圍繞在自己身旁

「等一下,你們到底是誰?」

「歡迎來到叛逆的地盤,小子」

「天啊!別跟我開玩笑了!」

「沒在跟你開玩笑,看你穿的白大褂,想必你有很多我們想要的東西」

「或許我們能好好談談?」

「你的要求已遭到我們的拒絕」

「喔,去死吧你們」

才剛說完,他們便朝著燈田身上圍去...


>>〔數分鐘過去...〕;

燈田的意識再度回來,自己這才意識到原來在半途就失去意識,當自己恢復時,地個感覺到的是口中滿腔燥熱感以及滿滿的腥味,頓時之簡感到滿嘴的刺痛感,臉部也被玩瘸打腫,至於其他部位就不繼續診察了,反正一定都是毆打重傷

再仔細看的話,自己已經除了背心與內褲之外已經都被扒了,遠處還傳來他們的嘻笑聲,似乎在歡歡喜喜地分享贓物

燈田試著移動雙手,幸運的是他們沒有將他綑綁,不幸的是左手因為劇痛而抬不起,燈田趁著他們還在慶祝時悄悄地往一旁還開著的側門離開...

好在他們興高彩烈的慶祝,這才已完全脫身,也不算完全脫身就是了


自己在想什麼啊?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是因為我活該嗎?各種想法部段的在燈田腦中交錯,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衝著他來的,要是....要是沒有遇到敏特的話,說不定自己依然能在診所中生活著.....

說實話,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用能改變什麼,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吧

些許冷靜下來的燈田拖著無數的傷口默默走出小巷,不過偏偏這時卻想起敏特那傢伙,明明有很多跟他很像的人,為什麼這時卻偏偏想起他?

算了先不想了!首先,得先去附近診所處理傷口......


「碰!」

才剛離開小屋沒多久的燈田,突如其然的就被後方的衝擊撥給震飛,因為離得遠所以沒有受到什麼重傷,他轉頭看向聲音的出處

原本的小屋已經不付存在,僅僅在一瞬間就變成廢墟,緊接著就是看到無數的叛逆兒從廢墟中逃出

不過他們還沒逃走奪久就被詭異的熱設限分別擊穿胸口一一倒地

燈田自己本想繼續逃跑,不過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剛剛的畫面所震撼腳軟,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用爬著出去

此時,一名身影從煙霧中走出,那人氣沖沖地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會指派我來處理這些小雜碎!而且為什麼要我在這邊等著?」


這個聲音提醒了正爬到一半的燈田,他既是到熟悉驚恐,他知道這個聲音是誰兒見過面,更不用說他昨天才剛殺過一個人,還想著好不活下來應該不會再碰面了,怎麼又見面了

煙霧散去,天王星就佇立在那對著通訊器說話,才剛抱怨完他就注意到有一個人正狼狽著在地上爬


「喂!你是誰啊?」


>>資料暫時播放結束.....;

>>〔後續資料已封鎖〕;

>>播放下一則資料...;

*********************************************************************************************************

>>設備修復完成...;

>>重新校準中...;

>>繼續撥放...;

>>Time:E時間之外,,地點:目標心靈空間 ,鏡頭擷取:心靈維度攝像頭;


「你已經死了,你沒聽錯!你,已經死了


哇,多麼沉重的宣告,上一次我聽到這句話時還是在某一部動漫之中,雖然我也心知肚明但經由爺爺這麼一說,我也不得不相信

畢竟這個詭異的宇宙空間,應該不是一般的人生能見到的


「還記得自己怎麼死的嗎?」爺爺用著親切的語氣說到,並把雙手置於背後

說實話,用親切的語氣說這話題是不是有些不妥,不過我還是盡可能地想起一切

我使勁地想起我怎麼來到這的,回憶突然開始以閃光燈的頻率不段閃現片段,雖然說回憶只有片段的畫面,不過仔細一想的話都能將其連起來

「我被....天王星殺掉了?」

「正確,看來你還是挺清醒的」

「所以?」我接著問

「所以什麼?」

「所以,你覺得你人生過得如何?」

這一個問題突然作身上形成一個無形的重負,因為實際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第一所想起的回憶都不是什麼好回憶,當然了,我人生中也是有好的回憶的,只是我怎麼感覺晃的回憶居多阿?

然而我準備好了答案,不過在說話前頓時間我感到口乾舌燥與壓抑燥熱,因為我不確定我要說出來的答案是否會讓爺爺滿意,也是否符合自己的真心

想當然了,爺爺早就注意到我的行為了


「很難回答對吧?這就是人生,從來沒有人死後能對自己的人生完全滿意的,他們依定會有沒有去做或是忘記去做的事...」

「例如說我的人生基本上就是充滿歧視霸凌,不管我能做什麼只會得到嘲諷」

「看來,你很清楚自己的人生嗎,來這邊坐坐」爺爺笑著說道

「坐哪裡?這裡我沒看到椅子阿」


才剛問完,爺爺立刻彈了個響指,且突然出現一個小房間、兩張椅子與一張桌子,然後我模明奇妙地已經就坐,而爺爺就坐在我對面,重點是桌上莫名出現了茶跟甜點

「哇嗚!果然死後的世界只要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欸!竟然連爺爺對話也能做到」

「等等!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假的吧?」

「不是嗎?」

氣氛突然陷入沉默,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的腦袋何時變得這麼有哲學了,竟然連我製造的想像都能讓我懷疑其真假

「傻孫子啊!我是真的」

「對,通常假貨第一句都馬說的是這個」

「算了,我把你拉來這可不事來討論我的真假的,但我只希望你能把我接下來說的話當作真的,而且肥常嚴肅」

「行」

對於我的回答,爺爺指嘆了一口氣,雖然我不知道他這舉動的意義為和,不過他既然那麼說了那就認真聽一下

我順手嘗了一口茶杯裡的茶,其滋味可說是我從未嘗過的美味,我看著杯裡的飲料砍起來像是普通的紅茶,可是味道卻超越我腦裡紅茶的味道

說實話,這味道可真他媽超越了現實


「那麼,第一個問題,你想知道我是誰嗎?」

「爺爺阿」

「不對!」爺爺用著稍微惱羞的語氣掰著額頭回應,「看來得跟你好好說明一下才行」

隨即,爺爺他拍打雙手,場景立即調換,這一次我們來到一個像是宇宙的地方,會這麼說是因為雖然這裡看起來繁星點點的,不過我可是知道宇宙中可沒有這裏那麼亮,而且周圍還有岩石峭壁圍繞在這

其中,最為吸引人注目的東西莫過於在這中央奇怪現象,這看起來像是多種顏色的氣體還是液體的東西不斷地向外蔓延,我們彷彿正站在星雲中的正中央


「這裡是?」我看著眼前奇異的現象好奇的問道

「你的問句弄錯了,不過你還搞不清楚情況,沒關係。正確來說你要問的是『這是誰』才對,然後我要回答你——


這是我,也就是你爺爺本人」

「等等,我不是很懂」

突如其然的資訊量爆炸,讓我一時間完完全全該回答什麼,此時爺爺看到我的反應有笑了出來

「我知道對你來說很複雜,不過只要解釋完,大部分疑問都能解決,例如:『為什麼你只有一部分記憶』、『你的能力是怎麼一回事』....等,還有你將來要解決的問題...」

「好....喔,您請說」說完,我默默又喝了一口那好喝的茶

「先說我的身份好了,我的正體就是『氣體』,也就是『礦場氣體』,說的在簡單一點就是讓你們獲得能力的源頭...」

噗——

驚訝之餘,我一口噴出剛剛喝下去的茶,不得不說這資訊也太勁爆了,完全超越我的預想

不過,說到這裡,這就引發出另一個問題,那就是:

「那我又是什麼?」

爺爺聽到我這麼一問,臉上有換了一副表情,不過同樣的是笑臉,不一樣的笑臉方福臉上正寫著「問得好」的那種

爺爺又拍了一次掌,場景又再一次的切換,這一次來到了四周都是純白的空間,四周什麼也都沒有,只有一株跟我差不多高的小樹在這


「這就是你」爺爺指著述說道

「我是這一棵樹?」

「你在說什麼啊?這還只是『』而已!」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