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4.我無法同意這件事情

佐渡遼歌 | 2021-08-12 20:00:01 | 巴幣 314 | 人氣 42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往後躺在椅背,緩緩吁出一口氣。
 
  老實講,在感知到夏羽真氣源的時候還真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情,提心吊膽地擔憂唯恐打起來,卻也怎麼都沒有想到會變成加入瞭望塔的結果。李少鋒半發呆地抬頭凝視著天花板的紋路,努力在腦內回想著剛才聽到的情報──銀鑰、受到啟發之人、塵修者、莿桐慘案、燕子學姊的內傷、《食屍教典儀》,任一項都是極端重大的情報,短時間內實在很難消化。
 
  而且樓月學姊在同意讓夏羽加入瞭望塔之前並沒有依照往例先讓所有成員投票表決。李少鋒固然對此感到訝異,卻也能夠理解……畢竟那可是十書的情報,樓月學姊賭上未來與青春、花費無數時間研究的目標,好不容易有一個近在眼前的機會,當然不可能放過。
 
  這個時候,張定緯走到交誼廳角落用力開開窗簾。
 
  伴隨著唰然聲響,陽光頓時照入室內。
 
  李少鋒反射性地望去,只見冬日清晨的天空呈現相當深邃的靛藍色,一瞬間失去了對於時間的掌握,好半晌才意識到因為在半夜三、四點去公園找夏羽,現在其實才剛破曉不久,一天才正要開始。
 
  「體感時間似乎經過很久了。」林誠打了一個哈欠。
 
  「老朽立即去準備早餐。」片桐總一郎說完,隨即走進廚房區域。
 
  「我也來幫忙吧。」林誠立即跟過去。
 
  秦樓月由於擅自做出重大決定,即使這是工房長的權力也顯得有些心情低落,不好繼續追問關於十書的詳細情報。梁世明、張定緯和楊千帆同樣眉頭深鎖,各自陷入思考。
 
  交誼廳的氣氛雖然稍微舒緩了一些,卻也依然緊繃。
 
  「──喂,這個拿去。」燕子忽然伸手從口袋取出一個物品,向前拋出。
 
  那樣物品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弧形,鑲嵌在頂端的深紫色玉石映著陽光閃閃發亮。正是光塵戒。
 
  見狀,夏羽急忙站起身子,伸出雙手接住。
 
  「下次不要再把這種危險的東西隨便塞給笨蛋學弟了。」燕子不悅地罵。
 
  「原來學姊剛才離開交誼廳是去拿那個啊。」李少鋒頷首說。
 
  「人家可不希望房間裡面一直放著贓物。」燕子撇嘴說。
 
  「太好了,那之後一直沒有機會過去東泉塔接觸學長,還以為你們已經擅自將這枚戒指處理掉了。」夏羽露出發自內心的放鬆神情,珍惜地凝視掌心的光塵戒。
 
  「記得夏旖歌說過全世界只有四枚光塵戒,分別由夏逸舟和他的三位兒女持有,夏崇徵的被教團聯合拿走了,現在那枚是從夏逸舟還是夏崇予身上偷的……不對,夏逸舟的光塵戒被夏旖歌拿來當成誘餌,所以那枚是夏崇予的?」李少鋒問。
 
  「請學長不用在意這些細節,我會妥善處理。」夏羽說完,迅速脫掉手套將光塵戒戴到左手無名指,接著再度穿好手套。
 
  「妳現在名義上是瞭望塔的成員,請不要引發問題。」梁世明皺眉提醒。
 
  「……我在歸還戒指的時候會使用『阿撒托斯』的身分,即使被發現也不會為瞭望塔帶來任何麻煩。」夏羽說。
 
  「等等,什麼意思?所以妳今後也會繼續使用『阿撒托斯』的身分活動嗎?該不會連黑曜薔薇的『瓦蘿莎』的身分也不打算放棄吧?」李少鋒愕然問。
 
  「曾經對蒼瓖派提出關於那場襲擊行動的警告、可謂恩人的阿撒托斯,以及能夠深入教團內部、接觸高層幹部的瓦蘿莎,這兩個身分都相當珍貴,更會在今後的任務當中派上用場。」夏羽說。
 
  ……怎麼聽起來夏羽除了紀錄者的職責之外還有其他任務啊?銀鑰是不是很缺人,怎麼看都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份量吧。李少鋒用眼角觀察著其他人的反應,從表情就看得出來他們也同樣認為這樣不妥,卻沒有任何人開口勸阻。
 
  「果然教團的傢伙都是瘋子。」燕子冷哼一聲,拖著腳步走向廚房區域。
 
 
 
 
  早餐在稍嫌尷尬的氣氛當中結束。
 
  李少鋒一邊想著「即使氣氛沉重,依然不影響老爺子親手料理的美味程度」的無所謂感想,一邊走回交誼廳的沙發區坐下,靜觀事態發展,然而才剛坐穩就看見夏羽立刻噠噠噠地跑過來坐到右邊空位,相當親暱地將肩膀和手臂都挨上來。
 
  李少鋒頓時繃緊全身肌肉,尷尬地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少鋒,雖然今天已經發生了不少事情,然而既定的訓練內容還是要做完。」楊千帆若無其事地坐到左邊空位,一邊隨手整理著自己的長髮一邊淡然說起接下來的行程。
 
  「好的。」李少鋒急忙專心聆聽,然而夏羽卻開始翻找手邊的各種東西,或是拿起商品的型錄翻看、或是拿起遙控器高速切換各個頻道,發出各種聲音,弄得時不時將視線轉過去。
 
  「少鋒,專心。」楊千帆不悅提醒,同時也將身子靠得更近。
 
  雖然客觀來看是左右逢源的美好狀態,實際上卻是如坐針氈。李少鋒暗自後悔剛才不應該第一個坐下,用眼神向其他成員求救卻都被徹底無視了,只好繼續擠在兩位女性之間聽著楊千帆似乎越講越緊湊的本日行程。
 
  片刻,等到猜拳猜輸的林誠和燕子洗完餐盤,再度全員集合。
 
  李少鋒原本以為燕子也會惡狠狠地瞪過來,沒想到她卻連一眼都沒有瞟過來,逕自拉了一張高腳椅坐在秦樓月旁邊,單手玩著手機。這樣的冷淡態度反而更加讓人心底發毛。
 
  「──好了,請注意這邊。」秦樓月輕拍著手說:「夏羽,既然加入了瞭望塔,有一些規矩希望妳能夠遵守。」
 
  「沒有問題!只要不違反銀鑰的命令都會遵守!」夏羽立刻說。
 
  「真敢那樣光明正大地兼職兩支隊伍呢。」燕子低聲冷哼。
 
  「首先,根據傳統,需要讓一位學長姊擔任妳的『師父』,教導各種關於遊戲的常識與規矩,即使妳可能認為自己不需要,然而這是這個工房的傳統,希望遵守。」秦樓月繼續說。
 
  「那樣就是學長了吧!正好我也可以同時履行身為紀錄者的職務!一舉兩得!」夏羽再度挽住李少鋒的手臂,笑嘻嘻地說。
 
  「這樣的話確實……」秦樓月沉思地說。
 
  「不好意思,我無法同意這件事情。」楊千帆忽然半舉起手,面無表情地插話:「身為瞭望塔的一員,我理解並尊重樓月學姊以工房長身分做出的決定,不會反對讓她加入隊伍,然而我無法接受那人打著『紀錄者』的名義長時間待在少鋒的身旁,那樣太過危險了。」
 
  「才不會危險啦,我是學長的友方呀。」夏羽說。
 
  「妳真是一直刻意強調這點啊。」楊千帆淡然說。
 
  「我會一直講到各位學長姊都願意相信的時候喔。」夏羽回以微笑。
 
  「總而言之,我反對讓少鋒擔任她的師父。身為少鋒的師父,我在這件事情上面有絕對的說話權。」楊千帆堅持說。
 
  咦?師徒之間還有那種不成文的規定嗎?只要師父反對的事情,弟子就絕對不能去做?李少鋒疑惑地用視線向其他成員尋求意見,隨即看見各種無奈表情,頓時瞭然地理解到這個又是自家師父的任性。
 
  「……千帆,師父確實在關於徒弟的事情上面有一定份量的話語權,然而現在並不是尊師重道風氣嚴謹的古代社會,而且應該也要尊重少鋒本人的意見吧。夏羽擁有的情報貨真價實,價值極高,暫且不論燕子的傷勢和十書這些與他本人無關的情報,說不定也有辦法處理那個突然氣息斷絕、看見過往事情的奇特變化。」秦樓月無奈地說。
 
  「對耶,還有那個類似追憶的變化。」李少鋒遲來地想到這點。
 
  「我知道喔。銀鑰的內部紀錄有提及一些關於『受到啟發之人』的特殊之處。資料確實不多,然而大概是其他隊伍拿不到手的珍貴情報。」夏羽立刻笑著接續話題。
 
  這個時候,李少鋒不禁想起待在蒼瓖城幽篁別院的時候,夏羽就從隻字片語自行猜出自己曾經透過那個奇妙變化看見茶室的情況,知曉相關資料的這點應該是事實沒錯。
 
  「……我會用其他辦法處理。」楊千帆低聲說。
 
  「那樣就是現在還想不到辦法處理的意思吧。」夏羽立刻追問。
 
  「我會想到辦法的。」楊千帆冷然說。
 
  自家師父只要固執起來就不會簡單罷休,李少鋒最清楚不過,而且兩人爭執的中心是自己,於情於理都要開口緩頰,話雖如此,尚在思考措辭遣字的時候就被打斷了。
 
  「千帆學姊,不然我們來打一場吧?」夏羽微笑提議。
 
  楊千帆原本就面無表情的清麗臉蛋變得更加森冷,完全看不出來究竟在想什麼,只是無言瞪視著夏羽。
 
  「等、等等,這樣不太好吧。」李少鋒急忙說。
 
  「是的呢,工房成員的切磋琢磨有利於彼此進步,然而身為工房長,可不能對於這種具有挑釁性質的邀約聽若未聞。」秦樓月沉下臉說。
 
  「沒關係的,我要打。」楊千帆說。
 
  「千帆……」秦樓月無奈皺眉,頓時不好繼續阻止。
 
  「兩人都同意了,讓她們打一場也無所謂吧,反正也不是生死廝殺。畢竟堅持的點都不會退讓,那麼也就只剩用力量讓其中一方折服的解決辦法了,不是嗎?」燕子隨口附和。
 
  「這個……」秦樓月蹙眉說。
 
  「請樓月學姊不用如此擔心,不如說,交手也在原本的預料當中,我自有分寸。」夏羽站起身子,眼瞳當中閃過一絲淡金色異芒,勾起嘴角說:「克蘇魯遊戲的世界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剛才因為學長姊們都是好人,只看到真氣就相信我的修為有抵達塵閃境界,沒有演變成動手證明的局面,現在趁機打一場展示我的實力也不錯。學長們和老師應該也很感興趣吧。」
 
  對於楊夏兩人的言語交鋒始終保持沉默的張定緯、梁世明和林誠被直接道破心意,紛紛尷尬地偏開視線。
 
  「妳真不認為自己會輸啊。」楊千帆伸手將髮絲撩到耳後,昂首說。
 
  「這是基於事實做出的判斷。」夏羽微笑回應。
 
  「明明沒有預測到我們會參加玉閣祭,也沒有預測到楚久樘會提早前往蒼瓖城,真虧妳還能夠如此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斷。」楊千帆冷淡諷刺。
 
  「……正因為未來並非無法改變,我們才會持續努力。」夏羽毫不退讓地說。
 
  自家師父會露出如此充滿敵意的態度還真是意外。李少鋒不僅知道夏羽的修為抵達塵閃境界,更是親眼見識過她在數個吐息之間就放倒十多名教團成員的驚人武藝,即使對於楊千帆充滿信心,面對夏羽還是想像不出獲勝的畫面。
 
  工房的第一練武場相當寬敞,夏羽大概沒有辦法像是待在蒼瓖城內的建築物時候那樣彷彿沒受到重力影響似的高速彈跳、移動,攻擊風格大幅受限,然而即使扣除掉這點,大概還是穩操勝券。
 
  「師父,不用非得交手吧。」李少鋒忍不住又說。
 
  「放心吧,交給我處理即可。」楊千帆昂首說:「如果輸了,妳可以繼續待在瞭望塔,但是禁止進行一切刻意接觸少鋒的行為,也不許去問各種私人情報。妳只能夠作為普通的成員和少鋒相處。」
 
  那樣夏羽就沒辦法執行紀錄者的職責了吧。李少鋒無奈地想。
 
  「沒問題喔,反正我不會輸。」夏羽笑著說。
 
  「……那麼就去第一練武場吧。」楊千帆立即站起身子,踏出交誼廳。
 
  秦樓月等人也紛紛跟上。
 
  李少鋒刻意放慢動作,落在隊伍後方,原本想要安靜地思考如果等會兒氣氛鬧僵的處理辦法,不料隨即看見夏羽也刻意放緩速度,故意往自己靠了過來。
 
  「學長!接下來就是同在一支隊伍的夥伴了!還請多多關照喔!」夏羽一邊喊一邊親暱地挽住手臂。
 
  這學妹究竟是單純喜歡拉手挽手,還是故意在刺激其他人?李少鋒頓時發現前面其他成員的視線全都往自己身上集中。楊千帆的冷淡視線與燕子看待叛徒的不悅視線尤其刺人,然而自己剛好有事情要問,不好直接甩開,聊勝於無地將手肘往外弓去,讓她只抓著手臂不至於整個人挨上來。
 
  「學長真是害羞呢。」夏羽笑著說。
 
  「夏……羽兒,樓月學姊提過不要故意挑釁的行為吧。」李少鋒低聲勸告。
 
  「我沒有啊?」夏羽歪著頭說。
 
  「嗯……」李少鋒一時語塞,然而自己從國中以後就獨來獨往,人際關係的相處經驗、技巧都在最低值,完全不曉得該如何應付這種自來熟的類型。
 
  「我當然希望好好相處,但是展露實力也很重要。」夏羽補充說。
 
  「我剛才不是在講那件事情,而且妳不覺得前後矛盾嗎……」李少鋒嘆了一口氣,乾脆切入正題地說:「另外,妳還沒有說出治療燕子學姊內傷的方法。」
 
  「沒有說嗎?」夏羽再度歪了下頭。
 
  「妳只有指出內傷的事情,並且聲明自己有能力治療卻不會那麼做,那樣可不算是辦法。這是妳自己提出來的條件,希望不是空口白話,真的有辦法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李少鋒沉聲說。
 
  「學長在這些意外的小地方其實很精明耶……好啦好啦,不用那樣瞪我啦,我是真心希望加入瞭望塔,如果有能夠幫上忙的地方當然會盡力幫忙,燕子學姊的內傷就是其中一個部份。順利的話,寒假結束左右就會完全康復,並且不留任何後遺症。」夏羽說。
 
  「那麼快嗎?」李少鋒訝異反問,不過聽到了實際期限的保證,頓時感到安心不少。目前已知的治療方式都費時曠日,然而銀鑰本身也是充滿謎團的隊伍,說不定真的有針對內傷的特殊療法,可以在短時間內治療好那個棘手的內傷。
 
  這個時候,走在前面的燕子突然又扭頭瞪了一眼,加快腳步,看似不想要聽見這些談話內容。
 
  「這麼說起來,燕子學姊會受傷是因為被蒼瓖派掌門千金的夏旖歌用著《翠華訣》的變化打了一掌對吧?」夏羽凝視著燕子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問。
 
  「妳當時也待在主城廳堂外面的廣場目睹了大部分的經過吧,為什麼要擺出這種不在場的態度?」李少鋒沒好氣地問。
 
  「那個時候,我的心思全部放在學長身上,要計算炸彈爆炸的時機又要斟酌是否要現身救人,更得擔心會不會有哪個不長眼的傢伙出手攻擊學長,到時候還得先衝去擋刀,沒有餘力在意其他人的情況啦。」夏羽嘟起嘴巴說。
 
  「當時的唯一問題就是夏旖歌吧,要不是她攔著大門,我們早就全員衝出去了,怎麼沒見妳出手幫忙?」李少鋒問。
 
  「我必須站在中立立場啊。」夏羽重申說。
 
  「早就不中立了,真想知道插手的基準到底是什麼。」李少鋒暗自嘆息,隨即想起夏羽在玉閣祭的時候也相當在意蒼瓖派的反應,又是囑咐自己不要接近夏家直系弟子,又是親自向夏逸舟示警,大概站在銀鑰的立場也想要維持與蒼瓖派的良好關係吧……畢竟是台灣最大的門派,說不定也早就派遣了其他銀鑰成員擔任紀錄者,暗中待在夏逸舟或夏旖歌身旁。
 
  「學長不用想太多啦,只要知道我是你的夥伴就行了。」夏羽笑著說,用力挽緊手臂。
 
  「……嗯嗯。」李少鋒在意識到手臂碰到某種柔軟物體的瞬間就再度發現楊千帆和燕子的視線極為精準地轉頭射過來,也不曉得她們怎麼發覺的,只好偏開視線,壓低聲音說:「其他事情都可以之後再討論,總之一定要治好燕子學姊的內傷。」
 
  「沒問題!交給我吧!」夏羽自信滿滿地說。
 




創作回應

秦思
先猜夏這個姓氏有伏筆
2021-08-13 06:43:40
佐渡遼歌
喔喔,這點就請期待後續發展了XDD
2021-08-13 11:21:30
白昼夢
只好努力地忍耐到星期二才看了 [e3]
2021-08-14 13:39:40
佐渡遼歌
這也是一個辦法XDDD
2021-08-14 13:52:57
Ddpaul
話說我與楊師父一見鍾情,於是我和她睡了一晚,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也記不清夢見什麼了,只知道醒來以後昨晚的記憶全沒了;後來我愛上了燕子學姊,於是我也和她睡了一晚,結果我又做了一個夢,醒來之後又什麼都不記得了;結果就在這幾天,我遇見了可愛的夏羽學妹,抱著實驗的精神,我和她睡了一晚,不過這次我並沒有做夢,只是醒來後卻來到了麻將館,身邊的人數加我算算一共四個人。話說不知道師父和學姊那天早上為什麼那麼激動,說什麼我背叛她們⋯⋯她們也真不會說話,她們知不知道這樣講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什麼你說就是字面意思那樣?怎麼可能,如果我和她們有發生過關係我應該會記得,只不過⋯⋯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2021-08-14 16:30:45
Ddpaul
我的天呀⋯維洛妮卡的徒弟會細胞分裂,才一轉眼徒弟的徒弟都有徒弟了
2021-08-14 16:31:43
佐渡遼歌
兄弟,冷靜www
2021-08-14 16:43: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