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26成為宮廷魔法師(下) (完結)

藍飛璃 | 2021-08-11 19:30:02 | 巴幣 14 | 人氣 113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對了,殿下,既然您不是國王,那誰是國王呢?是王女蘇菲亞嗎?」跟在他的後頭,我終於忍不住把那被中斷的問題問出口了。
然而他卻沒有回答,反而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我,且神情嚴肅。
「拿掉尊稱,還有,叫我的名字。」
「……」
他的反應使我瞪大眼,無言的看著他,與他堅定的眼神對視,不用說,當然是我先認輸投降,因為我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臉又不爭氣地紅了。
這傢伙真的是,很有本錢讓我尷尬到想挖坑埋了自己……
但我還無法適應,因為就算知道他也和我有同樣的想法,可不代表我能像他一樣的輕鬆叫喚啊。
「殿下,我……」
「蕾伊。」
「啥?」
「叫我的名字。」他依舊堅持。
「可是……」
「沒有可是。」
「……」瞬間,我無言了。
他不退讓的態度,使我有些惱怒,瞪著他,這傢伙有時候真夠不體貼的,他就不能體諒一下人家的不習慣嗎?
「葛、葛爾路克……」我提著那顆羞澀到要蹦出喉嚨的心,小聲的開口,達成他的要求。
「很好。」他回應,同時如對待孩子般的摸了摸我的頭。
「我不是小孩子。」伸手撥掉他溫熱的大掌,不甘心地瞪著他。
「在我看來妳很像,瘦瘦小小的。」他看著我,勾起唇角,露出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然而他的眼,卻明顯的展現出剛才見過的神情,熾熱。
在那視線注視下,心跳又失速的跳動起來,知道自己臉又是一陣熱燙,我下意識不滿的崛起嘴,別過頭,低聲抗議。
「那是因為你太壯太高了……根本不是我瘦小……」
拜託,我的身高可沒多矮好嗎?而且我也沒很瘦啊,就是很平常的中等身材而已……
「噗嗤!哈哈哈──」忽地,他突然笑出聲,渾厚的嗓音飄盪在這長長的走廊上。
他的表現,使我傻眼的瞪向他,神情不解。
這、這有什麼好笑的啊?
「妳、妳知道,妳的表情總是很可愛嗎?」
「什麼?」
看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我完全無法明白,可愛?哪裡可愛?我都快被這些無言的過程給溺死了……
「呵──」笑了一下子,他終於停止了笑聲,沉沉的呼出口氣後,跨步靠近我,很自然的低下頭,親吻我的額,啞聲開口,「蘇菲亞說的對,或許我就是太過專注於工作上,才會總做出讓女孩子不懂的事情來。」
聽著他的說詞,我抬眼望向他,看樣子,蘇菲亞應該是有對這個武術狂的哥哥進行一番教育,否則以他這總是一板一眼的表現來看,如果不穿差一點柔情在裡面,真的會覺得他就只是一根難以雕刻的硬木……
「我確實有時候搞不懂你的想法,因為你總是板著臉,說話又短,很常我都不知道你想問的是什麼,雖說你也是有笑過,但都有點……僵硬……」豎起眉,我坦言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然而,我沒說的是,偶爾他無意展現出來的笑,可以說能完全打破他僵硬的表情,如果有其他女性看到,相信她們也一定會跟我有同樣臉紅心跳的感受,因為他除了不笑以外,長相真的不差啊……
「是嗎?」他停頓,認真思考了下,才再次說道:「嗯……蘇菲亞也說過類似的事……」
他瞥了我一眼,似是在思考著什麼,突然間,他伸手勾起我的長髮,輕輕拉起,並在指尖把玩了起來。
「騎士們也有過對女性的表現,或許……能試試看……」他若有似無的低語,那些字句卻是全清楚的傳進我耳裡。
那溫和玩味的聲音,如同催化劑的延伸進我的身體裡,滲入血液中,害臊的熱氣再次衝上我的臉,凝視著他的眼,那深黑色的眼眸同樣對著我,且明顯流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
瞬間,我才遲鈍的意識到,這傢伙的適應力根本極強啊!他已經快速的學會了於男女間的大小事,但我卻還傻傻的,以為他遲鈍,但其實真正遲鈍的事我,而且還不停地隨著他的表現,一次又一次的燒紅了臉。
該死的!這傢伙根本不是木頭!他根本是披著羊皮的狼!
深怕他可能會有突如其來的意外之舉,我趕忙向後一跨,退一大步,與他拉開距離,瞪著因我的閃避而面露惋惜的他,我想辦法把話題拉回我主要的主要問題上。
「所以為什麼你沒有接下王權?」
「因為我不適合。」他放下剛才把玩我頭髮的手,手指的動作明顯得意猶未盡。
「不適合?」我不懂。
「托馬才是適合王位的人。」他說,同時轉身,沿著長廊繼續走,「邊走邊說吧。」
我沒有異議的邁步跟上他,開口再問:「為何這麼說?」
「托馬他非常能夠理解人民的需求,他的溫和能明確的使人們順受他,所以他才是最適合的國王人選。」
「但是,我覺得蘇菲亞和你也很受人民愛戴呀,在傳聞中,並不會輸給托馬殿下。」
「傳聞畢竟是傳聞。」他倏地,語調清冷的回。
我一愣,發現到這說法讓他有些不快,頓了下,才又說:「確實,傳聞是傳聞,但好歹我也在你管理的領地下住了三年,而且也看過你幾次,就我對你的了解,我並不認為你不適合當王。」
「看過我幾次?」他挑眉,疑惑的看向努力與他平齊行的我,而他也似是注意到自己的腳長,導致我必需加快腳步才能追上,於是他放慢了步伐,好讓我不致於追的那麼辛苦。
雖說這是個無傷大雅的小動作,但他卻能注意到並放緩腳步,這樣的細微觀察,讓我的心再次被一股暖流圍繞,熱烘烘的。
「對啊,看過你。」我努力壓下心頭再次燃起了熱燥感,佯裝平靜的對他說:「在斯泰布棲息地,每次我去的時候,偶有機會看見你和騎士團的人,不是巡邏,就是出征或返回。」
聽著我的描述,忽地,他突然語氣嚴肅的問:「妳多久進去一次?」
「多久進去一次?你是說斯泰布?」
他沒有確認的回覆,只是以眼神看了我一眼,繼續的向前走著。
「痾──」我停頓,猜想他大概是覺得我這是不要命的行為,所以態度才會突然冷了下來。
想一想當時的情況,是說,他已經知道我總會往那邊跑了,現在要對他說我很少去,應該很困難,畢竟要時不時的注意到他在幹什麼,那也就表示出入的次數非常平凡,不然就是有偷窺傾向,否則哪能知道他何時巡邏、何時出征去消滅魔物?
「老實說,幾乎天天。」眼睛轉了轉,最後定睛看著他,我誠實回答。
而這樣的答案,自然得到的是他的瞪視,那視線,明顯的帶著怒意,一陣麻瞬間從我的背脊竄過,雙手還起了雞皮疙瘩。
天,好可怕……那種視線……
「現在南方城鎮已經因為博庫歐的消滅,而穩定了下來,但為了安全,如果妳要到城外尋找魔法素材,一定要帶上騎士團的人。」他平靜的說,語氣卻顯得有些冷硬,明顯對我的單獨闖蕩表示反對。
「這……太勞師動眾了……我自己可以……」
「如果妳不願意帶上騎士團的人,那就是我跟妳去。」
他的回應再次讓我傻住,天啊……我從沒想過這傢伙這麼專制,我又不是小孩子,一定要有個監護人跟著……
「好歹我也是利斯登的賢者,沒那麼脆弱……」心底再次泛起陣陣無力感,但,忽然間我思緒一轉,怎麼……突然有種他過度保護的感覺……?
是我的錯覺嗎……?
「就算如此,也一樣需要有人護衛。」他態度依然堅定。
瞪著他,我忍不住翻了白眼,這是在小孩子吵架嗎?給點尊重行不行啊?為什麼我堂堂一個成年人,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卻要讓人跟東跟西的?
「我能保護自己。」皺眉,我依舊持續抗辯,因為我也同樣在外闖蕩餘年了,照顧自己的能力不是沒有啊。
「妳是女孩子。」他又回,而且這理由更使我有些惱怒。
竟然跟我講性別?
瞪了他一眼,我哼了聲,不悅道:「蘇菲亞也是女孩子,她能,為何我就不能?」
「她會帶上護衛。」他毫不隱藏的直說,完全把我的話給堵死。
怒瞪向他,既然蘇菲亞都會帶護衛,那我真的無話可說了,畢竟身為王女,騎士團的跟隨是必須的,但我又不是,為什麼我也要比照辦理?
只是他如此堅定,又固執的像頭牛,根本無法說服。
算了,隨他吧,想堅持就繼續堅持!畢竟我現在是他旗下的臣子,能說什麼?主子說東,我能說西嗎?
「是──,王子殿下,小的一定會遵照您的意思照辦的。」我哼了聲,賭氣的回應。
「妳生氣了。」他停下步伐,肯定的說,望向我的神情明顯認真,卻也有著懊惱。
「我沒有。」別過頭,賭氣的不看他,口頭同時說著唯心論。
不知怎麼的,我就是覺得不開心,總覺得做件事還要被人跟前跟後的,一點自由都沒有。
「那是為了妳的安全,所以才希望有隨扈在身。」一改剛才的堅持語調,他態度和緩的說。
內心的不滿,在他語氣的轉變下,泛起一絲愧疚,因為他的出發點真的也是為我好,如果他都退了,我還繼續擺態度,那就顯得我根本就真的是個孩子。
換了個想法,我也真夠好說話的,可是說白了,他真的也是為了我的安全才不退讓的啊……
望向他,我無奈開口:「我知道……謝謝你的關心……」深呼吸,緩慢吐出,我再次說道。
「不過,既然你這麼擔心我,那以後我要出去就找你陪同,如何?這樣子你也比較安心,對吧?」
只見,他原本懊惱的神色,在我的妥協下緩緩消失,且因為我指定了找他,那剛毅緊繃的臉龐也跟著放柔。
「嗯。」
他應了聲,沒有多話,轉過頭看向前方,只見不遠處有一扇門,而門前還站著一大一小的身影,大的,是蘇菲亞,而小的,有著和葛爾路克一樣的髮色,想必,應該就是他們最小的弟弟,托馬殿下了。
不再有對話的,我與葛爾路克朝著那兩道身影走近,已經看見我們的兩人,小的開心地朝我們跑來,一頭就栽進葛爾路克高大的身形裡,抱著他,仰頭愉悅的對他說。
「哥!你們說的那個賢者來了嗎?」
年約十多歲的托馬殿下,不,是陛下,他的體型與葛爾路克兩人是明顯的天地之差,嬌小的模樣,卻有著和哥哥神似的臉龐,且與他不同的是,托馬的小臉是漾著開心的微笑,自然且無冷硬感。
反觀葛爾路克,雖有微笑,但卻有些嚴肅,對他不熟的人,絕對會以為他在瞪人,只是仔細一看他的眼神,其實明顯透著對被凝視者的情緒。
「嗯,就是她。」葛爾路克彎身,很直接的抱起托馬,單手托捧著他,使他坐在自己結實的手臂上,轉面向我。
「妳就是利斯登的賢者?」小臉現出溫和的笑,疑惑的問。
「我是,見過托馬陛下。」我恭敬的回應,彎身,對他擺出禮儀之姿。
「不用這麼拘謹,因為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姊姊說,未來妳會和哥哥結婚,所以以後妳就是我們的家人了。」
他毫無心思的直言,使我錯愕的抬頭看向他,只見他那可愛的小臉,漾著天真無邪的微笑,尷尬思緒卻在我的內心湧現,羞澀也很直接地又佔據了我的臉蛋,我無奈的瞪向一旁衝著我微笑的蘇菲亞。
這女人,怎麼感覺跟他哥有得比,直接的程度根本不相上下……
然而,這樣的言詞,卻使內心產生一股沉重的無力感,無形的,沉沉壓在我的心頭。
老實說,能被這樣看待,其實不是什麼壞事,可是我真心沒有想到那麼遠的地方,因為,我與他的關係……或許哪天就會變了調,就像我的親生父親和母親那樣……
「謝謝您的厚愛,但我認為,這件事現在說還太早了點,畢竟未來還很長,變數是不可忽略的問題。此次我的前來,是為了貢獻身為利斯登魔法師的力量,以及增進身為賢者應提升的能力與經驗,並不是來此談情說愛的。」我低著頭,陳述般的將心底的話與目標說了出來。
「蕾、蕾伊……」突然間,蘇菲亞緊張地聲音,不安地從旁傳入耳裡。
我疑惑的望向她,只見她面露焦急的看著我,同時雙眼也看向了另一個方位,我順著她的視線,望向眼前的兩人,只見托馬殿下失去了剛才的笑容,且同樣露出一臉的尷尬,而抱著他的人,卻是一臉陰沉,狠狠的瞪著我。
「妳是什麼意思?」他沉著聲,明顯的在壓抑著某種情緒,瞪著我的眼清楚的告訴我,他被我激怒了……
「我……」不明白他的怒氣為何而來,我站直身子面對他。
然而在他的怒視,我那不同於過去所見過的眼神,害怕的思緒,頓時從心底無聲竄出,下意識的,我往後退了一步。
他順手放下托馬,隨著我的後退,跨步朝我逼近。
「妳是認為我們的關係只是一場遊戲?」
「沒、沒有……」不管是否是一場遊戲,能夠知道彼此的心意,對我來說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對於未來,我根本想都不敢去想,因為我清楚的知道,沒有人會永遠停留在我身邊……
「那妳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變數是不可忽略的問題?難道妳說喜歡我是假的?」
那否定的質問,如刀刃般,硬生生的將我的心切開,疼痛頓時在胸口蔓延,然而,身子卻因他的盛怒的情緒而微微顫抖著,血液從我的臉上退去,冰冷,緩慢的從四肢爬入心底。
他憤怒陰鬱的神情,使我腦海中那埋藏已久的黑暗緩緩浮上心頭,驚慌在心底流竄,生怕他下一秒會如記憶中那人朝我出手。
我驚恐的看著他,那明顯的壓迫感,讓心底的不安瞬間壟罩住我,下意識的,我雙手凝聚了魔力,等著隨時可能發生的襲擊。
葛爾路克瞪視著我的漆黑眼瞳,微微瞇起,語氣冰冷的低喃:「妳竟然還凝聚魔力,是認為我會對妳動手嗎?」
「哥!別這樣!」眼見情況越演越烈,蘇菲亞趕忙衝上來阻止,並開始出聲緩頰:「冷靜一點,你難道沒看出她在害怕嗎?你嚇到她了啊……」
「蕾伊,快,快把魔力消散掉!」轉頭,蘇菲亞對我勸說。
但我只是看了她一眼,沒有動作,過去的感覺早已掩蓋了我的觀感,思緒非常混亂,不安的恐懼緩慢地啃食著我的身心,顫著身子,我的意識,被過去的記憶覆蓋、吞噬,身體的疼痛,宛如剛發生般的於身上鮮明起來。
「蕾伊!」蘇菲亞對著我喊,那聲喊叫,驚醒了我,驚慌地看向眼前的葛爾路克,此時,我才清楚地從他眼中,看見了因害怕而一直沒注意到的情緒,深沉的痛。
他的心,因我剛才的話與與反應而受傷了……
下一秒,我消散了手中的魔力,解除了對他的防備,然而此刻的狀況卻讓我難過的別過眼,不想看他,內心的混亂,使我完全不願與他再相處一分一毫。
渾沌的思緒,從心底帶出了強烈悲傷,分離、被捨棄的不安全感,如被鑰匙打開般的全數湧現,完全掩蓋我的全身觀感。
站直了發抖的雙腿,我往旁踏出腳,踉蹌了下,隨即不顧一切的跨步,倉皇逃離了他們的視線,淚隨著遠離他們,悄悄浸濕了我的眼,然後無聲落下。
「嗚……」伸手摀住口鼻,阻止自己哭出聲音,我漫無目的的奔馳在長廊上,不清楚自己可以去哪裡,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到哪去,只因為現在的我,不能回到利斯登,因為在這裡,我還有重要的事必須完成……




作者的話:

身為一個懶散又無能的廢廢寫手,天馬行空的想像許多事情總是難免的,挖了坑,補到現在,就只為了把腦袋中對該角色的喜愛化成文字。

本作雖設定完結,但劇情看起來卻不像,是因為故事線就只有那樣子,我所規劃的也就此結束了,後面要再挖也不是不行,只能暫緩,因為沒有什麼想法了,暫時先擺著吧......

等以後哪天有空了,想到再寫。(掩面)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思考,許許多多的思考。

不論作品有沒有人喜歡,我只想不斷求進步,我不怕指教,但我怕無腦批評(有人不怕嗎?XDDD),批評與指教,對我來說是兩回事,因為我的人生中最不缺的就是批評,所以女主角的人生才會有一個拯救她並教導愛的人出現。

因為經驗,我很清楚要傷害人非常容易、簡單,但是要愛一個人,誇獎一個人,卻是何其困難。

由於沒有喜歡過人的經驗,所以女主角的愛慕心思真的很苦惱,男主角的心情回饋也讓人很掙扎,只能不斷的去翻找,從看過的、聽過的下去模擬。

畢竟真心不懂喜歡上人的感覺是什麼......

也因此,我寫到一半時,總是有寫不下去的想法,然後一直想以分開收場,因為不太懂怎麼融入那種戀愛氛圍。(完全是靠著手邊有的文章去模擬、想像,真是累死了......)

我最不會的就是創造正能量(因為我負能量滿點......),因此,這些角色對我來說,心境的挑戰都是值得的。(讓我更清楚人性思考的可能性)

不管是男主角的不苟言笑,女主角的活潑思緒,寫作中的角色,說穿了,都是創作者內心的一部份,只是於經驗和角度上的不同,呈現出來的就不一樣。

在此,感謝能看完此部的讀者,寫作這麼多年,這是我唯一一部喜愛,且正式釋出的文,其他的,基本都是沒有愛,寫了之後就丟著不管,不然就是我太愛,導致心底的門檻過不去而無法開放。

只能說,寫作真的很開心,最開心的不是多少人看,而是有沒有進步,提升自我,算是一種學習和練習吧。(畢竟我也私下默默的自己寫了十多年,沒有公開過。)

希望我的文筆能在更精進,不為出書,只為我自己,追求更完美的自己。




由於是預約發布,因此結局發布時,我人已經回到美國,準備開始研究生的生活,後面基本上也會忙到無暇繼續寫作(報告寫到死的日子),只能說,這看似未完的東西,也就只能這樣囉~

感謝有這些角色們的陪伴,讓我能學會更多情緒~~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