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4 新隊友

小光光 | 2021-08-11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36


「我明白了」

「很好~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當女人以眼神示意裁判,裁判也後知後覺的宣布第二場比賽開始。

「那麼可以先讓我問個問題嗎?」

曉月如此說到。

「可以喔!不過要你先把你手邊的動作收起來」

被人如此簡單的看穿,他只能苦哈哈的停下。

「問題也不大,就是想問一下你的名字跟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叫做鹿迪,至於找你就是想看看你合不合適~」

「什麼?」

「這是女孩子的秘密,如果你合適我會告訴你,如果不合適的話....」

名作鹿迪的女人緩緩的靠近曉月,並在他的耳旁細細說到最後一段話。

「不適合我就殺了夜蝶詛咒,讓一切重新在來」

而她這段話正好打響了戰鬥的號角。

「不要這麼生氣嘛」

輕鬆用兩指接下匕首的鹿迪如此說到。

「閉嘴」

在她一派的輕鬆時,曉月立刻傾倒自身的重量。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鹿迪產生了一瞬間的破綻,借著這個機會曉月立刻瞄準腹部使出連續踢擊,然而說時遲那時快,每一下的攻擊全部被她騰出來的左手接下。

不過這也不是壞事,儘管沒能成功造成傷害,但是這個時候兩人的距離已然拉開,曉月也有時間思考應對方法了。

「你要不要認真一點?既不願透漏實力也看不出潛在能力,這樣要我怎麼給你過關?」

不用她如此特地的說明,曉月也明白自己只是在被考驗。

「放心,準備給你的驚喜不會少」

說著他已經從道具欄中拿出了16根刺針與一瓶恢復的藥水。

「還請你稍等」

「沒關係~我這人很講武德的,就算你現在在準備偷襲我,我都會裝做沒看到」

看她如此一派輕鬆,曉月也是不客氣,開始在競技場上佈置刺針。

在布置完成後他的身上僅剩5根刺針作攻擊。

「好了嗎~?」

在她提問後,曉月立刻以攻擊代替回答,而正面襲來的刺針毫無威脅,只要輕輕的向旁邊站一步便能化解。

然而在她這麼一站的瞬間,緊隨其後的是第二針刺針襲來。

而這緊急的狀況卻被她簡單的抬起手來接住化解。

「這樣好嗎?將它接下」

在曉月的提醒下,鹿迪手中的刺針突然散發出大量的能量直接造成爆炸。

看到這個畫面,曉月確信自己的勝利高舉右手。

往往這種自信的舉動都是豎立flag,隨著毫髮無傷的鹿迪走出煙幕之中,曉月再度架起了戰鬥姿勢。

「不用這麼有壓力,我勉強算你合格」

說話的同時鹿迪已經在不知覺間來到了身側。

「你都已經弄落我的斗篷,算你過關!」

經她這麼一提,曉月才注意到斗篷下的白色短髮。

「那麼以後就請多指教囉~親•愛•的」

突然一句『親愛的』立刻讓他傻掉,意料之外的白白倒貼,這等操作是秀的曉月滿臉。

「嗯?阿?親愛的?」

「對!我要你當我老公」

超越理解的轉變讓他有點跟不上節奏。

「給我5秒鐘整理一下」

完全無法明白的現況讓他單手壓著額頭搓揉起來。

「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是你老公,不過請容我––」

還沒等到說完,鹿迪便向他細細耳語到:

「我能接受排在夜蝶詛咒之後,要是這樣你還是打算拒絕我,我會生氣喔」

「你這女人真的是...」

「是...?」

滿臉笑容的鹿迪期待著他的答案。

「真的是太優秀,輕而易舉就說服我了」

「那真是太好了~親愛的」

「是阿真是太好了」

鬆了口氣後,曉月這句話最後的「沒出人命真是太好了」也隨風飄散了。

不過這細小的呢喃卻沒能逃過鹿迪的耳朵。

「沒想到第一印象這麼糟糕,看來我要努力了」

有些難過的鹿迪就這麼走離了現場,留下傻眼的眾人。

「呃...獲勝方是露莉隊伍!共取得3分!」

連裁判也是草草的宣判勝負,趕緊換人。

雖然說是換人,不過也只是讓曉月等人換個敵人而已。

而全新的敵人代表順序輪替,曉月排到第四出戰順序。

同時也代表著他幾乎不會在上場,尤其對方的人數只有3個人。

首戰的露莉輕取2個敵人,隨後第三戰便是姆婭與敵人的正面火力交鋒。

起初兩人的力量相差無幾,甚至有出現長達10秒的對峙,不過這種高消耗的節奏反而是魔力量龐大的姆婭占優,若不是敵人巧妙的轉換攻擊方式,姆婭已經是勝卷在握。

突如其來的短兵相接可以說是殺了一個措手不及。

在這種交戰只需要零點幾秒的距離下,姆婭又沒有拿的出手的武器,幾乎可以說是無力回天。

不過她也有她的志氣!儘管無法獲勝也要盡力消耗敵人。

儘管最後還是輸給別人,不過對方也是疲累到氣喘噓噓,同時敵人也不傻,直接棄權不讓其他隊伍多賺這一分。

「躺分阿,路帕爾」

「所言甚是,今天靠著你與兩位小姐的努力,我是輕鬆面對呢」

看他一副坦然的樣子,曉月也閉上了酸言。

「明天就是四強賽了啊,距離冠軍越來越近了」

「還請不要掉以輕心,學校的排位賽可是出了名的,在意外性上」

「如果可以,我還真不想聽到這種話」

在有著後顧之憂的情況下,意外性絕對是該死的存在,尤其這會超脫常理等級的意外性。

「看來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在此之前還是好好的休息,另一邊的第一名我會好好打聽情報的,三位請好好養精蓄銳」

順帶一提,曉月這組是第一名,第二名是首日被以一敵六的那一組,不過他們中途有進行大換血,最後僅剩3人。

而說到大換血,賽後準備離開的四人剛好碰上可洛索與鹿迪,他們二人也有意想一同組隊。

「這樣可以嗎?讓其他隊伍這樣塞進來」

曉月疑惑的問到路帕爾。

「這基本上是沒問題的,學校很喜歡這種隊伍調配,甚至校長還很崇尚這種行為」

「等等!等等!隊長是我,怎麼是問他呢」

感覺不被尊重的露莉抓住曉月的衣領指著他。

「因為他表現最亮眼」

「我比較想要親愛的給的同意」

聽到他們這麼說,身為隊長的露莉就不服氣。

「還不是這傢伙硬要當第一個!」

說著說著話鋒就對準了他。

「都是你害的,搞的我這麼遭人鄙視」

「不...這不算」

本來想要否認的,不過曉月看這情況還是選擇更好的解決方式。

「這不就代表你很優秀嗎?身為隊長不該只是優秀的個人實力,"眼力"也是極其重要的,看人的眼光、能夠看見隊伍需求的眼光、能夠規劃隊伍的眼光,這都是你的能力,為了自己的能力跟自己生氣,是不是有點奇怪」

被他一陣天花亂墜的誇獎,露莉聽到一半就被說服了,至於另外一半是沒聽懂。

「那麼現在該由優秀的隊長來決定,是不是該讓隊伍加入新血了」

「嗯!就像你說的看人的眼光很重要,能夠與你戰鬥還佔據優勢的鹿迪是不可獲缺的好隊友!」

「那我呢?」

沒被提到的可洛索指了指自己。

「隨便一起」

「嗯?你剛說什麼?可以在一次嗎」

「我說順便一起」

「不是阿!我也跟曉月打的有來有往,為什麼我就是順便的!」

他的抱怨聽起來完全是胡言亂語,確實是沒有實力差距的碾壓,不過被單方面壓制到結束根本稱不上有來有往。

「你們那是什麼臉!我們平時的對戰可是五五開,這回不過是我狀態不好」

「是這樣嗎?」

露莉看向一旁的曉月,注意到她的視線後曉月也回覆一個肯定的點頭。

「差不多水平.那麼你們戰鬥情況也差太多了吧!」

看她如此難以接受,曉月也是一句「狀態不好吧...?」想要敷衍過去畢竟沉默是金,更何況夜蝶詛咒這可是機密情報,弄的不好是大家都會有危險的。

「沒事的大小姐,正所謂團結力量大多一分力也是好事,而且根據傳統來看,四強的團隊戰結束冠軍賽高機率是多人混戰的隊伍總力拼搏」

聽到對於隊伍的益處遠比害處還大,露莉點頭接受了。

隨著6人隊伍的完成,路帕爾提議大家先來相互認識一下對方。

「好啊好啊,我贊成」

「我也是」

隨著露莉與姆婭的同意,其餘人也舉手表示同意,唯獨曉月。

「抱歉,我不行」

「親愛的怎麼了嗎?我還想跟你加深感情呢」

「雖然這麼說很過分,不過起因都是你」

看著曉月指向自己,鹿迪困惑的指著自己。

「恩?我?我幹了什麼?」

「我手上有的填裝魔力的刺針因你用完了」

「嗯?你說那個玩具喔,如果要我可以弄出幾百根來給你」

「沒那麼簡單好嗎,還需要讓魔力安定化,而且他還會需要——」

看他一臉不相信,露莉拿起他腰間的刺針隨手注入一點魔力。

「好了,大概是這樣」

看到跟自己所做的充填差不多,甚至比自己做的更好,他的腦中浮現了「我突然都不知道我在努力什麼了」的聲音在嘲笑自己,不過氣餒的話不是現在該有的。

「那麼等等可以請你幫忙嗎?」

「你說認識完之後我們之間的獨處嗎?當然沒問題~親愛的」

「雖然我很想忍,不過你們是怎樣!為什麼你可以跟曉月這麼親近!」

看著鹿迪撫摸著他的手,還時不時弄得曖昧不已的樣子,姆婭不滿的雙手抱住他的手臂。

「阿!那我也要!」

一人一邊,曉月整個人彷彿要陷進女孩子的胸懷之中,有夠軟的!

不過在決定好餐廳吃飯,相互了解隊友時,又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