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3.《食屍教典儀》

佐渡遼歌 | 2021-08-10 20:02:10 | 巴幣 406 | 人氣 44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聞言,李少鋒遲來意識到盲點。
 
  燕子的內傷乃是被夏旖歌以《翠華訣》獨門變化的「碎勁」打傷,殘留在經脈的真氣自成循環、久久不散,只要提氣就會產生類似侵體的結果,劇痛難耐,除了能夠以源自於相同心法秘笈的「纏勁」破壞掉之外,其他的治療方式就只有麻煩修為抵達脫胎境界的強者耗費時日輸入大量真氣,小幅度、小幅度地削弱碎勁的殘留氣息。
 
  原本的目標是蒼瓖派掌門夏逸舟、白河派掌門馮珮蘭兩位,儘管如此,現在眼前就有另外一位修為抵達第七重塵閃境界的高手不是嗎!李少鋒一想到此,忍不住急問:「夏羽,妳有辦法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嗎?」
 
  「說好了要叫羽兒啦!」夏羽立刻嘟嘴。
 
  「好啦,羽兒,妳有辦法治療學姊的內傷嗎?」李少鋒迅速改口又問了一次。
 
  「我不會那麼做……學長的生命安全是最優先事項,如果換作是學長受到嚴重內傷還有轉圜餘地,現在時局動盪,我必須保留實力以便應付將來的各種突發情況,無法為了燕子學姊大耗本元,還請見諒。」夏羽乾脆地說。
 
  「稀罕,人家也沒打算讓妳治。」燕子不屑冷哼。
 
  「燕子的內傷問題確實很重要,然而那是僅僅對於我們瞭望塔的成員而言,妳剛才說願意提供的另外一項卻是關於十書的實際情報……倘若屬實,無疑會在整個克蘇魯玩家的世界掀起巨大變革,兩項情報的差距是否過於懸殊了?」秦樓月凝重地開口詢問。
 
  「我所持有的情報並非只有上述兩項,單純認為這是目前各位學長姊最想知道的兩項情報,這才率先提出,今後也會端視情況提供其他情報。」夏羽說。
 
  「在有銀鑰背書的情況之下,十書的情報就算零碎、甚至真假難辨也會引起不亞於那場教團聯合襲擊事件的巨大影響,居然願意為了少鋒一個人無償告訴我們嗎?」張定緯皺眉又問了一次。
 
  「因為『受到啟發之人』的重要性大於這些情報。」夏羽理所當然地說。
 
  「……銀鑰究竟想要在少鋒身上追求什麼?」張定緯追問。
 
  雖然剛才自家師父問過類似的問題,不過定緯哥稍微換了詞彙,問得更加深入。李少鋒不禁挺直脊背,等待夏羽的回答。
 
  「學長今後的一切經歷。」夏羽簡潔說完,迎著眾人的催促目光,詳細解釋:「學長是『受到啟發之人』,綜觀人類數千年的歷史,此乃僅只出現過個位數紀錄的稀少稱號,尤其在黎明與劇變將至的此刻,想必會成為造成許多轉捩點的關鍵之人,因此銀鑰不惜任何代價也要確保安全,不惜任何情報也要讓我以記錄者的身分待在旁邊,親眼見證學長究竟會為世界帶來何種轉變,以及那些轉變又會產生多少前所未見的嶄新知識。」
 
  那個瞬間,李少鋒切身意識到銀鑰確實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教團隊伍。
 
  ──如同為了一己目的就在全世界造成無數傷亡的教團聯合成員;如同得知信仰對象的冷蛛被當成武器素材就公然向殲滅軍宣戰的紫網教團;如同毫無人性可言虐殺在玉閣祭擺攤的殲滅軍成員的教團成員;如同所有行動都只追求最大效率、即使見到自己弟子死亡都沒有流露一絲悲傷的伊沃爾;如同在臨死之際仍然淡然復誦祈禱文的董既明。
 
  只要為了自己的信仰,教徒可以果斷犧牲包含自身性命在內的所有事物。
 
  銀鑰也是如此,只要為了「三柱神」的尤格‧索托斯──只要為了知曉世間的知識與學問,他們的成員想必會不惜一切代價達成目的……不如說,他們已經這樣做了,現在眼前正有一位不擇手段也要加入瞭望塔的成員帶著難以估計價值的重大情報進行交涉。
 
  「從用詞遣字聽起來,你們其實不曉得『受到啟發之人』究竟會帶來什麼影響,卻做出這樣無異於豪賭的交易嗎?」梁世明問。
 
  「正是未知的知識才更讓人想要探究呀!」夏羽勾起嘴角說。
 
  「那麼要是笨蛋學弟今後的生活過得風平浪靜呢?」燕子反問。
 
  「是的,燕子學姊說得沒錯,你們銀鑰的預言很有可能會出錯。不久前的玉閣祭,你們沒有預測到瞭望塔會參加那場祭典,也沒有預測到楚久樘會在中途闖入蒼瓖城。」楊千帆跟著說。
 
  「預言大致依然是正確的……瞭望塔的成員們都各有隱情,根據過去紀錄也不太參加玉閣祭之類的大型公開活動。即使希望累積新人的經驗,開其眼界,從時間判斷也會參加明年的玉閣祭典才是。」夏羽辯解似的說。
 
  這麼說起來,原本的行程確實是如此沒錯。樓月學姊提過今年並沒有參加玉閣祭的計畫,只是自己意外在『詭譎叫聲』學會如何掌控氣息,需要買一本修練用的心法秘笈,再加上收到了楚久樘送來的貴賓區邀請函才會改在今年參加玉閣祭。李少鋒暗忖銀鑰的預言也頗為準確,只是不曉得關於『詭譎叫聲』的情報才會出現這些偏差。
 
  「話題有些扯遠了,先回到那兩項情報吧。」秦樓月開口說。
 
  燕子和楊千帆看似還想針對這點追根究柢,然而礙於秦樓月的隊長身分,這邊也不得不退讓。
 
  「所謂關於十書的實際情報,究竟是什麼?」秦樓月問。
 
  「教團聯合的現任教主手上就擁有十書之一的《食屍教典儀》。」夏羽乾脆地說。
 
  下個瞬間,交誼廳內的氣氛再度停滯。
 
  「──十書的正本居然出現了嗎!」秦樓月動容大喊,難以克制地往前撲到壓克力矮桌,忘我追問:「妳有見過《食屍教典儀》的正本嗎!內容書寫的文字是什麼語言?頁數有多少?紙質是什麼樣的材質?內容真的如同謠言記載著復活死者的方法嗎!」
 
  「樓、樓月,我可以體諒妳的心情,然而請先冷靜點。」梁世明急忙從後面抓住秦樓月的肩膀,提氣拉住。
 
  「樓月,妳是工房長。」張定緯匆匆繞到側邊試圖攔阻,沉聲提醒。
 
  「我、我並沒有親眼見過《食屍教典儀》,只是知道這項情報。」夏羽也被這個反差於沉著冷靜的猛烈氣勢壓倒,整個人下意識地往後靠在椅背,稍微怔住地回答。
 
  「……抱歉,失禮了。」秦樓月深呼吸幾次才勉強壓抑住情緒,坐回沙發。
 
  「教團聯合真的擁有十書嗎?在哪裡找到的?」燕子滿臉不信地追問。
 
  「當然是在遊戲當中找到的,這是不會改變的定律。所有外星相關物品都是在遊戲當中發現,然後才帶回地球。」夏羽說。
 
  「的確,地球本身不存在任何與克蘇魯遊戲有關的事物。」梁世明點頭說。
 
  「各位學長姊可能無法輕易相信已經有第一本十書被找到了,然而正是因為如此,『食屍教團』才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得到各大教團隊伍的承認,創建『教團聯合』這支全新型態的隊伍,並且得到遠超過地球現今文明水平的技術與知識,在襲擊全球各大知名隊伍之後獲得勝利。」夏羽說。
 
  「統帥教團聯合的隊伍是食屍教團嗎?」張定緯凝重地問。
 
  「是呀,現任教主就出身食屍教團,也因此第一本現世的十書才會是他們視為追尋目標的《食屍教典儀》……咦?等等,學長姊們不曉得這項情報嗎?學長,我在城內的時候跟你提過教團聯合的現任教主是一位叫作古斯塔夫‧季堯姆‧沙布爾的魔法師吧。」夏羽訝異地問。
 
  「這項情報尚未在情報機關的販售內容當中,我們也不敢貿然將這個名字提供出去。」李少鋒如實回答完,隨即想起期末考陪燕子去科博館購買情報的事情。
 
  當時,燕子詢問過究竟是哪一支隊伍在領導教團聯合,雖然沒有得到答案卻也已經將選項縮減至「深淵槽溝」、「食屍教團」、「達貢教團」和「阿杜卜」四支隊伍。夏羽的說法倒也符合情報機關的推測。
 
  「這樣可就有些難辦了,你們原本就已經處於弱勢了,居然到這個時間點還尚未將教團聯合教主的情報廣為流傳嗎?距離那起事件可是經過好幾周的時間了……」夏羽蹙眉喃喃自語。
 
  「不好意思,請說明關於《食屍教典儀》的細節。根據傳聞,《食屍教典儀》是一本記載著復活死者方法的書籍,未曾聽聞過那本十書與氣息變化、修為修練有關。」秦樓月用著努力克制住情緒的語調追問,雙眼卻難掩興奮狂熱。
 
  「每本十書裡面都記載著遠遠超越人類文明的睿智、真理與萬象本源的內容,即使主要記載著復活死者的方法,只要有辦法準確理解其中的零碎片段,自然能夠得到莫大力量,做出前無古人的壯舉。」夏羽說。
 
  「所以除了那些傳言中的內容,每本十書其實記載著各種對於人類而言有莫大效果的零碎外星知識嗎?」張定緯確認性地問。
 
  「使用『零碎外星知識的真理與本源』這個詞彙會更加精確。就像古斯塔夫在理解《食屍教典儀》的內容之後就從一介普通成員登上教主之位,並且將從書中領悟出來的知識應用在魔法迴路的變化當中。」夏羽補充說。
 
  「附有破魔變化的定時炸彈、以及能夠射擊出二重複法子彈的槍械。」李少鋒低聲說。
 
  「為什麼教團聯合會突然擁有那些技術,確實一直是個謎團。人類過去幾千年來嘗試仿造外星武器都以失敗告終,好不容易在楚久樘利用個人聲望集合無數人才、資金與經驗的情況下才做出第一把人造外星武器,偏偏教團聯合卻做出了附法槍械,如果是利用十書的知識就說得通了……
」梁世明頷首說。
 
  「是的,教團聯合利用《食屍教典儀》的知識讓整體戰力得到飛躍性提升,雖然目前只能夠將之應用在『附法』、『破魔』、『迴路仿造』這些基礎的魔法變化,然而古斯塔夫旗下已經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天才、逸才與鬼才,遲早會找到其他方法,將之應用在更加高階的變化。」夏羽點頭說。
 
  「現在的戰力就足以將全世界的知名隊伍壓著打了,居然只是在最基礎階段嗎?那麼等到他們找到方法的那一天豈不是完蛋了?」林誠忍不住發出苦澀的笑容,搖頭嘆息。
 
  「教團聯合的戰力確實過於龐大,這點也是我奉命必須盡快趕到少鋒學長身旁的理由,否則倘若瞭望塔捲入這場紛爭,想必凶多吉少。」夏羽說。
 
  「既然銀鑰也認為教團聯合的實力提升得太強了,為什麼不將這些情報交給情報機關?即使主張保持中立立場,任憑教團聯合坐大並沒有任何好處吧。」張定緯沉聲詢問。
 
  「是呀,有很多辦法可以暗中流出這些情報。」林誠幫腔說。
 
  「定緯學長、誠學長,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情報機關不曉得這些情報嗎?」夏羽平靜反問。
 
  此話一出,瞭望塔的成員們再度露出詫異、驚愕的神情。
 
  「情報機關已經知道這些情報了?」張定緯確認性地追問。
 
  「追根究柢,情報機關也是眾多克蘇魯遊戲隊伍的其中之一,有著自己的目標與利益考量。他們不會販售未經證實的虛假情報,然而也沒有義務徹底公開手上已知的關鍵情報,套句他們成員經常掛在嘴上的話……此項情報並未販售,請恕小女子無法回答。只要這樣回答,前往購買情報的客人就無法強行逼問後續。」夏羽說。
 
  「這樣並沒有正面回答到問題。情報機關究竟是否知道『教團聯合擁有《食屍教典儀》的情報』,請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楊千帆問。
 
  「是的,他們知道。不如說,殲滅軍、蒼藍黎明、黑虎、雙頭鷲以及那些曾經被教團聯合列為襲擊目標的知名隊伍高層幹部也或多或少掌握了相關情報,只是沒有公開而已。」夏羽坦然說。
 
  「為什麼沒有公開?」李少鋒不解地問。
 
  「因為那是關於十書的情報呀!各位學長姊們剛才也提過,一旦公開絕對會震驚世界,百萬多名克蘇魯遊戲的玩家都會為之瘋狂,知情者當然不會貪圖那幾十億的情報費用賤賣出去,而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到時候要偷要搶,對手也少些。」夏羽理所當然地說。
 
  由於這個回答過於正確,瞭望塔其他成員一時之間都無從反駁。
 
  李少鋒也自覺問了個蠢問題,吶吶點頭。
 
  「另外,我必須再次提醒剛才提到所有的情報都舉足輕重、影響深遠,一旦外流不僅會引起許多波亂,各位學長姊更是首當其衝,希望能夠守緊口風。」夏羽補充性地提醒。
 
  「我以工房長的身分保證,這些情報都不會外流。」秦樓月立即承諾,隨即追問:「關於《食屍教典儀》,妳剛才說了食屍教團是在遊戲當中找到這本十書,請問知道那是哪一場遊戲嗎?發現的經過是什麼?」
 
  「樓月……」梁世明無奈嘆息。
 
  「話說回來,我已經提供了兩項情報表示誠意,不曉得能否同意加入瞭望塔的請求了?」夏羽沒有回答問題,而是露出勝券在握的表情,勾起嘴角詢問:「只要能夠加入工房,今後就有無數的時間可以盡情暢談十書的話題了,而且其實不只有《食屍教典儀》,我也知道一些關於《死靈之書》、《賽拉伊諾石板》和《幻夢手札》的情報喔。」
 
  「唔!」秦樓月頓時語塞,一瞬間想要看向其他成員卻在最後關頭忍住。
 
  「請問工房長的決定是什麼呢?」夏羽笑著追問。
 
  「……只要讓我發現妳有任何可疑舉動,絕不寬待。」秦樓月垂著眼簾,低聲警告。
 
  「聽起來是獲准加入了!真是太好了!那麼我在今後就會作為瞭望塔一員努力參加遊戲,還請各位學長姊多多指教囉!」夏羽露出燦爛笑容,這麼說。
 



創作回應

罡風
笑死,一秒變狂粉,還在擺姿態啊學姐
2021-08-11 08:58:50
佐渡遼歌
學姊為了研究十書賭上青春與未來了XDD
如果沒有做出成果、缺乏談判籌碼,就真的要依照家族婚約嫁人了.....
2021-08-11 11:27:05
Darkwolf
不是和世明抱著小孩回去跪就沒事了嗎?(X
2021-08-11 22:51:30
佐渡遼歌
掌門大怒之下會一刀劈過去吧XDD
2021-08-11 23:22:27
Ddpaul
這樣還不算跟教團勾結嗎
2021-08-12 07:22:07
佐渡遼歌
算是灰色地帶吧
畢竟不是跟教團聯合,而且夏羽也會對外瞞著自己身分XD
2021-08-12 11:29:26
Ddpaul
預言是不是有寫道少鋒會成為下一任教主www
2021-08-12 12:09:18
佐渡遼歌
預言是銀鑰成員基於現有情報做出的推測
所以嚴格起來,銀鑰也和情報機關一樣是在賣情報,只不過是賣不一定會實現的未來情報XD

受到啟發之人則是稀少特例,因此需要就近觀察記錄XD
2021-08-12 12:16:40
Ddpaul
托夢給泡泡糖投訴教團
2021-08-12 12:17:58
佐渡遼歌
www
2021-08-12 12:32: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