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25成為宮廷魔法師(上)

藍飛璃 | 2021-08-10 19:30:03 | 巴幣 112 | 人氣 100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妳……的傷……」
就在我想著,自己感覺好像被拋在這裡,獨自面對眼前這老是繃著臉的男人時,他那低沉的聲線,此時帶著濃烈的擔憂,輕輕地隨風飄來,那飽含憂慮的聲音,使我心跳頓時漏了一拍,望向他,我急忙澄清。
「我沒事,已經好了!」
我說著,然而他的表情卻是完全的不信,且還能清楚地看見他豎緊了那微皺的眉,有形的薄唇緊閉,放於身側的手不知何時竟緊握成拳,全身的肌肉也明顯的繃緊著,好似在忍隱著什麼,看著他的模樣,深怕他有其他誤會,我慌忙再次開口。
「真的!是真的!您看,我身上真的都沒有傷了,而且頭髮什麼的,也都長出來了,利斯登的藥物和醫療技術真的很好,您真的不用擔心啦!」我朝他伸出手,拉起法師袍的袖子,對他展示已經治癒的手臂。
他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凝視著我,似是在思考,也像在確認,片刻後,才悠然開口。
「沒事就好……」他淡道,隨即轉過身背對我:「走吧,我帶妳去妳的房間還有順便帶妳參觀王城,以及妳未來工作的地方。」
「喔、好……」看著他高大寬厚的背影,我低聲回應。
他邁步離開花園,我則隨之跟上,尾隨在他後頭,思緒轉了轉,在進入王城內的長廊後,我小心翼翼的,帶著好奇對他問道。
「那個……殿下,身為國王,有必要親自帶我參觀嗎?」
倏地,他停下腳步,讓我險些撞上他,只見回身不解的看向我,幾秒後,他開口。
「為何這麼認為?」
「痾、為何?」我一愣,皺眉,歪頭想了想,直接回答,「因為王應該要在城中辦事的啊,怎有空帶我這旁邊不起眼的小人物逛大街呢?」
望著他,在他還沒回答前,我又說:「啊,難道是您把工作都給別人做,假借要帶人的名義,來偷閒?」
聽著我的話語,他那嚴肅不解的眼神,頓時緩和了許多,甚至還隱隱透出一絲笑意。
「妳並非什麼小人物,妳可是鼎鼎大名的利斯登賢者。」他誇讚完,又接著說:「為什麼妳會認為我是國王。」
他的誇讚,多少讓我有些心花怒放,然而,反問的問題卻使我忍不住地心一縮,尷尬緩緩爬上心頭,困難的吞了口水,我帶著忐忑的不安問:「……難道你不是國王?」
「不是。」
他簡短的回答,我聽了,詫異望向他。
「咦?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他反問。
「就……就是,一般通常王位的繼承權,不都是由長子繼承嗎?為什麼你不是?」這完全顛覆了我對王族的認知啊……
「妳很失望?」他凝眉,似乎對我的反應有些失望。
「怎麼會!」我驚呼,連忙緊張的解釋道,「不論您是何種身分,就算失去王族的頭銜,我都不可能對您有任何負面想法的,因為我一直喜歡的就是殿下您本身啊!」
只要你不是國王,其他都好辦了啊!我怎麼可能會失望呢?
然而,我一說完,瞬間愣住,剛才的話讓我現在、馬上地想直接咬掉自己的舌頭,頓時,我紅了臉,羞澀讓我再次無法迎接他的注視,尷尬低下頭,想藉此躲避他的視線。
要死,我竟然很直接的對他表白了!嗚嗚……被他知道了,這下可慘了啦……
正當我想著該怎麼躲過並化解這尷尬,甚或是乾脆挖洞埋葬自己時,一隻手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拖住我的下巴,大掌暖熱的溫度使我身子輕顫,施力,他抬起我的臉,迫使我迎向他的凝視。
黝黑深幽的眼瞳,直直凝視著我,宛如將我禁錮一般,無法動彈,心臟因他的接近,緊張得加速跳動,喉嚨在那熱切的注視下變得乾啞,我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希望自己開口說點什麼來打破這逐漸升溫的氣氛。
然而,我的思緒雖轉動,眼前他那剛毅好看的臉,卻也逐漸朝我靠近,清楚意識到接下來將發生的事,心臟倏地抽緊,疼痛著,甚至使我停止呼吸。
喜歡他的思緒緩慢地啃食我的內心,原本想與他保持距離的想法,隨著他的接近逐漸消散,肺臟的空氣,隨著他的靠近一點一滴的被消耗掉。
軟嫩的唇瓣貼上,他的溫熱的氣息揮灑在我的唇上,身上的味道完全包圍了我,暖熱的溫度,透過雙唇的接觸流了過來,腦袋瞬間無法思考。
輕輕一吻,宛如鑰匙開啟了看不見的門扇,他以另一隻手,摟住我的腰,拉過,靠近,縮短與他的距離,反射性的,我伸手貼靠他那寬厚結實的胸膛,讓彼此保有一些空隙,然而,那摟著腰的大掌,順著我的背脊向上滑動,帶出身體的顫慄,忍不住的低吟出聲。
「嗯啊!」
心跳急促,快得使我感到一陣暈眩,缺氧的大腦,不能自主的逼迫被吻住的唇瓣分離,只為獲得更多的空氣。
口微開,稍稍拉開了彼此唇瓣的距離,然而,他卻更進一步的逼近,伸舌探入我的口,勾纏嘴裡的柔軟,舔允,撩弄著。
「唔嗯!」
我瞪大眼,錯愕與慌亂瞬間湧現,然而擁著我的粗掌卻勾抱著我的腰,收緊,逼得我與他貼得更近,輕抬下頷的手,帶著愛憐的,沿著我的臉龐,慢條斯理的觸上我的頸,向後延伸,輕撫上後枕,稍稍施力,與他相抵的唇被迫貼靠得更加緊密。
他的呼吸,隨著加深的親吻變得濃烈、火熱,淺淺地急促了起來,我的思緒空白,想不出任何字句來抵抗這幾乎失控的情感,只能任由自己被他的熱切吞噬。
缺氧的腦袋,無法發揮任何作用的持續無法運轉,與他緊貼的身體,在他的吻下逐漸失去支撐的力量,緊緊貼靠上他健壯的體魄,身子因火熱的吻,而沉浸在激情的思緒中,無法自主地輕輕顫著。
似是注意到了我的狀況,他突然繃緊身子,帶著粗喘的氣息,緩緩退開了與我交融的唇舌,勾拉出唾液的絲線。
我仰頭凝望著他,視線有些朦朧,但仍清楚地看見他的神情,濃黑的眉緊緊相併,如黑夜般的瞳眸中,明顯閃爍著火焰般的情緒,他氣息濃濁的,單手按著我的後頸,輕壓向他的懷裡,勾著我腰際的手再次收緊,促使我完全緊貼著他的身體。
貼靠在他的懷裡,我輕輕喘息,失去氧氣的腦袋也逐漸開始運轉,聽著他深沉的呼吸聲,與透過胸腔傳來的急切心跳聲,我紅著臉,忍不住開始猜想著他這麼做的理由。
為什麼他會吻我,而且還如火一樣的猛烈、熱切,這……會不會只是一場誤會……只因為我不小心的脫口告白……
這樣的思緒閃過,心口霎時一陣刺痛,身子一僵,負面想法使我下意識的垂下眼,想掩蓋難過的思緒,然而,心底卻依舊隱隱盼著這樣的幸福可以停留……
緩緩閉上,呼吸著他身上的男性氣息,逐漸開始運轉的思緒,無法控制的想了很多,但全都只想著退開,與他保持距離。
也許,下一秒他就會清醒,把我推開了……
我心想著。
那揮之不去的負面情緒,使我忍不住瑟縮,想更貼靠近他,想從他的懷裡獲取這短暫的溫暖。
或許是下了某種決定,他突然深深地吸口氣,沉沉吐出,那樣的動作使我不自主的繃緊身子,害怕起下一刻就被推開的窘境。
閉著眼,我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不安的思緒帶出心痛,如針扎般的刺在心頭,輕咬牙,也許我該在他動作以前先退開才對,這樣才不會讓此刻的自己因太過難堪而哭出來。
「我也是……」
他忽然的嗄啞低語,那聲音,明顯顫抖著,甚至帶著濃濃的痛苦。
「什、什麼……?」我開口,乾啞的喉發出細碎的聲音。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我的反問,換來的是他強壯身體的輕顫,抱著我的雙手似是怕我掙脫的再次收緊,且力量大到使我感到有些痛。
「我……喜歡妳……」
他喑啞的聲音,帶著不安,流露出的文字使我一震,睜開眼,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他。
「在看見妳因魔物而受傷的那一刻,我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心情……」
因魔物而受傷……?他是指那次前往森林放置濃霧箱子的事?
所以後來亞斯特才會那樣對我說,因為當時的我早已昏倒在地,無法動彈,根本看不見周遭的事情……
「本以為不要讓妳離開據點,妳就不會受傷,可是……」他擁著我的手,隨著他的話語輕輕發顫起來,他……在害怕……
想起回到利斯登,我也親眼在鏡中看見自己被燒毀的樣子,那模樣可怕到跟死屍沒什麼不同,不論回想幾次,我都會暗自慶幸自己是利斯登的一員,否則我哪有機會受到那麼完整的治療?
「殿下,沒事了,那些都過去了,而且我不是好好地回來,出現在你眼前嗎?」輕推了推他,示意他鬆手,在我的動作下,他的手緩緩鬆開。
終於能正視到他的表情,只見他低頭看著我,似乎因那些回憶而痛苦,堅定的眼眸也泛起一絲水光,我揚唇,對他嶄露笑顏。
「我相信你可能還記得當時的樣子,當然,回到利斯登之後,我也從鏡子裡看過自己幾次,雖然那是靜養一段時間後的事情,但我很能理解那種感覺,真的很可怕,有幾次我還因此在夢中被嚇醒,有時還總害怕自己不能再回到原本的樣子。」
我述說著當時的感覺,凝視著我的他,卻隨著我的描述而眼角微抽,緊皺的眉是收得更緊,明顯對那樣的場景感同身受。
望著他沉痛的眼,伸手撫上他那緊到快交疊的眉宇,輕輕順平,然後繼續說:「不過,好險利斯登的技術真的很了不起,再加上凱伊洛和艾莉亞交替著輪流照顧,我才漸漸地好轉起來,那過程真的很難熬,所幸,還好我走過了,所以──」
我刻意拉長了尾音,開心且柔和的說:「所以,您就不要再擔心了,好嗎?殿下。」
預放下撫平他眉間的手,被他伸手輕輕抓握,拉過,掌心貼靠他的唇,溫柔地在我的手心印上一個吻,雙眼凝望向我,輕聲嘶啞的低語。
「叫我的名字。」
溫熱的氣息拂過我的手掌心,惹得我身子一陣輕顫,羞澀爬上臉龐,染紅的雙頰和耳根,我害羞地別過眼,不敢看他,心臟咚咚咚的急速奔跳著,心底忍不住的唉嘆。
天……沒想到他竟然還有浪漫的一面……
閉上眼,輕咬住下唇,此刻我只覺得自己快死了,心臟幾乎快到要跳出胸腔,甚至還泛起一絲絲疼痛。
他的另一隻手,伸出,扶住我的側臉,緩緩地迫使我面對他,無法閃避他的視線,不得不,我只好垂下眼來讓自己躲藏。
「叫……我的名字……」
他深情嗄啞的低喃,這回,他再次俯身,緩慢靠近,明顯打算又一次的吻上來,但這次的我,不想再讓自己陷入剛才的泥淖中,抽回被他輕握的手,雙掌狠狠的貼上他靠近的臉,抵禦他再一次的親吻。
「葛、葛爾路克!」我趕緊順著他的意喊,就怕他真的會親過來。
因為剛才的感覺……根本揮之不去……
他的親吻,溫柔的觸碰,低沉的聲音,全都還留有餘溫的殘存在我的身上,只要想起,體內的血液宛如沸騰一般,通過我的心、肺,充斥到全身。
我的動作與回應,換來了他的低沉笑聲,他退開,遠離了我的手掌心,抬頭看向他,只見他揚起那好看的唇角,露出淺笑,輕聲開口,語氣甚至明顯的多了一絲情緒,寵愛。
「走吧,先帶妳到房間。」他凝視著我的眼很暖、很熱,幾乎燒灼了我的心。
深怕自己會迷失在他的注視下,我輕輕地別過眼,不再與他對視,緩慢小聲的回答。
「好……」
他沒有說話,只是笑嘆了聲,跨步繼續領著我朝我未來的居所走去。
沿途上,他的步伐,對他來說可能很平常,可是身高差,卻讓我不得不偶爾小跑步的追上,只不過因為他走走停停,似乎並未因此發現到彼此的差異。
他途中不間斷的,對我簡單地解釋著所見之處,訓練場、中庭花園,最後到達了圖書館門前,他才又停下腳步,轉看向我。
「這裡的書,妳可以隨意閱讀,我會吩咐下去,任何人都不會阻攔妳進出,另外,其他區域也是,整座城,只要妳想,都可以自由進出。」
「好的。」我禮貌地回,但於心底卻偷偷想著。
你的房間也行?
然而這樣的想法剛閃現,我便忍不住別過臉,伸手摀住口鼻,一來是為了遮掩自己的羞澀,二來則是怕自己可能會因為這過度望想,而使生理出現變化,例如流鼻血什麼的……
嗚……沒想到我的腦海,竟然連這種尷尬思緒都能輕易地想出來,不就好險當初與他同屋簷下時,我還能忍住,否則後續發展可能就此大不同了吧……
可是,當時是因為彼此的心意都不明確,純粹都是我個人的單相思,但如今卻不同了,他也同樣表示了自己對我的心意……
能有這樣的發展,真是甘願每天跪著,向上蒼感謝祂對我的厚愛啊……
「妳怎麼了?」他疑惑的聲音,帶著關切傳來,聽到他的聲音,我趕緊轉頭看向他,收起腦袋中一堆荒妙的想法,慌張回應。
「沒、沒事!我很好!真的!哈哈!」說完,我忍不住乾笑兩聲。
於心底冷汗一把抓,因為我總不能坦言的告訴他,說我想衝進你房間吧?
「是嗎?但是妳的臉又紅了。」他說著,跨步朝我靠近,伸手很直接地伸過來摸上我的額頭,探測體溫,「沒發燒……」
他低語,然後視線落在我的臉上,平靜無害的說:「從認識妳到現在,我就發現妳一直很容易臉紅。」
「哈哈!是啊……我的體質比較容易這樣……」他的說詞,讓我尷尬的笑出聲,胡亂掰個理由,心底則冒出許多無奈黑線並哀聲抱怨。
還不是都你害的……
「沒有事的話,那就繼續到妳的居住處。」他似是確認的對我上下打量了下,確定我真的沒事後,才繼續帶著我走訪城堡的所經之處。





作者心得:

下一章就是本部的結局,可以說算是半完成品吧?但嚴格說來,主要的路線也已經寫完了。

本姑娘的腦洞已經關閉,無法續挖坑,雖然還是能找到方式續寫,但時間限制,已無法,就先暫停吧!

目前有找到一個同部作品,一樣是SaGa 2的同時間軸的角色,可以挖以此挖一個新坑,但......再說吧......囧

看到這,非常感謝讀者們的耐心閱讀,非常謝謝你們。

此外,也要感謝我自己,竟然熬到現在沒有又把文給撤了......哈哈~~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