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37──天鵝(馬凡:我可以當家教經濟獨立嗎?

火火 | 2021-08-09 23:00:57 | 巴幣 0 | 人氣 41



  37.天鵝

  馬凡跟李舟吞了吞口水,他們光是對付一隻火猴都差點沒命,這些蚯蚓老鼠雖然沒有噴火,但是體型巨大,一點也不比馬凡在茶館遇到的那隻巨鼠小,殺傷力仍然很高。
  因為體型差異,巨鼠隨便一揮爪子都能帶來一陣強風,加上地面砂石泥土十分阻礙視線,馬凡估計這如果換成自己,即便能預知到異獸的攻擊,恐怕還是被打著玩……就算他會發勁,體型也畢竟太懸殊了。
  「不用想那麼多。」謝君憐對比賽興致不高,「你的對手只會是人。」
  「啊?」馬凡意識到謝君憐在跟自己說話,連忙擺手,「我沒有想要下去比賽的意思。」
  他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他實力明顯不如賽場上那些人。
  謝君憐沒應聲,顯然馬凡理解錯誤了。
  「這次十二星墊底啊。」慕容蘭摸了摸下巴,哼道,「不過也是,十二星對於這種比賽向來不怎麼上心。」
  「不是說獎賞很豐富嗎?」李舟不明白,「那怎麼不上心?」
  「這是一場展示國力的比賽。」謝君憐說,「但是十二星不需要依靠這種比賽,本身的實力就很強了,會過來參賽只是渡假的。」
  謝君憐說得沒錯,對比其他正努力挖掘牌面的隊伍,十二星的人居然還有餘力在一邊聊天,一副觀光的模樣,明顯對比賽不放在心上。
  慕容蘭不高興道:「十二星這種態度真的十分瞧不起人。」
  別人辛辛苦苦準備許久的賽事,關乎國家顏面,在他們十二星眼裡就只是個娛樂性質的友誼賽。
  「大國的傲慢。」慕容蘭對此做了結語,話鋒一轉,「參賽的異稟者,除了大秦,其他國家的異稟者大都是在自己修煉後被選拔上來的,只有大秦是從小培養的。」慕容蘭語畢還有一點驕傲,「你看到名單上的除了楊家兩個人以外,都是從民間選出來由朝廷特別培訓的。」
  大秦這一次的名次是第二名。
  「奪冠的是紳霧?」馬凡看著看台上,司儀已經將各國得分統計完畢。五官深邃、皮膚白皙、身形高挑、紅髮帶有雀斑的紳霧隊長正在接受頒獎。
  「女性可以參賽?」紳霧隊長旁邊站著另外一位神情嚴肅的金髮女性,略矮,但也比福丸跟楓圓的女性高出許多,「她是副隊長?」
  不怪馬凡有此疑問,這是一場有危險性質的比賽。
  「沒錯。各國允許就可以。」慕容蘭聳肩道,「畢竟女生都很弱,其他國家巴不得其他國家上場的全是女的,自損戰力。」
  馬凡可不覺得剛剛二話不說直接劈了好幾道雷下來的紳霧副隊長有多弱,他低頭對了一下名單:西亞,雷系。
  隊長叫做安珀,金系。
  馬凡之所以印象特別深是因為安珀在天牛把地底所有異獸都拍出來的瞬間從自己手環上射出了好幾道類似引雷針的東西,接著西亞便直接發動攻擊,確保了除了異獸之外不會傷及無辜。
  而同時安珀又從手環中射出了金屬探測器(馬凡推測的),輕而易舉找到了許多銅牌。
  「他的異稟武器是手環?」
  「安珀啊,沒錯。」慕容蘭說,「他跟他副隊長都是老面孔了,兩人配合上十分不錯。」
  「你剛剛說除了楊家兩人都是民間選出來的?」馬凡問道。
  尋寶比賽結束,場地面目全非,進入了中場休息。
  「是啊,楊家如日中天,這兩個就是被送來見見世面的。」慕容蘭說,「也幸虧是有尋寶這項比賽,不然單純以他們的異稟實力是上不了台的。」
  馬凡:……你才說唯有大秦傾舉國之力從民間挑人培養送來參加聖克伐大典,轉眼間就暴露了大秦可以靠關係走上這個舞台?
  還有,你不是名單上沒註明能力的都是王牌嗎?
  絲毫不覺得臉疼的慕容蘭繼續道:「他們是楊家的旁系,平常跟楊全走得很近,算是跟屁蟲,以後你們去東昇堂的時候可能會碰到。」
  他像是想起什麼一樣,交待道:「楊全也叫楊天旭,天旭是他的字,你可千萬別叫錯。」
  這樣會連帶讓他丟臉的。
  馬凡點頭微笑:「知道了。」暗想叫公子總不會有錯。
  「家父平時沒事就喜歡天旭長、天旭短的。」慕容蘭說,頗有種趁機洗腦馬凡的心機,「他整天跟宇文長那種喜歡放冷箭的下賤之人鬼混,不是個什麼好東西。」
  李舟低聲咕噥:「你也不是啊。」
  他的聲音被高亢尖銳的司儀給蓋掉了,慕容蘭沒聽見。
  「各位親愛的觀眾們!」司儀大吼著,他的手上拿著類似麥克風作用的東西,看樣子也是一種異稟武器,可以將聲音放大傳過來,「剛剛的比賽精彩嗎!」
  場內響起了此起彼落的笑聲。
  「顯然剛剛那些場面不能滿足尊貴的各位!」司儀嘶吼道,「別擔心,更精彩的在後面!讓我們馬上開始──打仗項目!」
  「為了服務可能新來的觀眾,容在下稍微解釋一下,打仗這個項目是比賽各隊誰可以在一個時辰內殺死異獸的數量最多,異獸絕對強大,絕對好看,誰能最快殺死他們,誰就是強者!」
  「那我們有請各國選手上場──」
  馬凡看了一下,尋寶比賽中表現突出的紳霧安珀跟西亞、莫雪伊凡跟天牛阿迪爾這一次都沒出來。
  打仗也是團體賽,但是並沒有像尋寶一樣限制全員參加,然而後面有至少五個人的限時擂台賽,必須合理分配各選手的參賽順序與考慮到若是同一個選手連續參賽的體力消耗。
  馬凡數了一下人頭,大秦參賽的有:顏正茗、蕭曉、顏語思、李梓東、溫瞳彤。
  莫雪:尼涅爾、格拉西姆、列昂尼得、維客多。
  楓圓:渡邊翔、武井雨田、高橋清勇。
  紳霧:艾比、佩頓、絲卡勒特。
  十二星:安德魯、傑登、盧卡斯、卡登。
  天牛:阿迪爾、托爾斯泰、帕特爾。
  熾燄:帕羅斯、佩孫、諾羅特。
  集廉:提爾、鮑伯、米卡。
  辳國:奧利佛、米羅、喬納森。
  整體上,大秦派出的人數最多。
  「選手就定位後,接下來就是我們的異獸出場啦!」司儀的口氣越來越歡快,「這一次的異獸精挑細選,不僅好看還很強大,一共十三隻,請各國選手努力殺死牠們!」
  馬凡雖然已經經歷過福丸島火猴跟楓圓獸潮的恐怖,但對於這種將宰殺當成一種娛樂的行為還是不太能接受,上一場的尋寶是因為結束得太快,殺的又是蟲子鼠類,這回不一樣。
  這次被推進場的,是有兩層樓高的白色天鵝。
  哪怕他們坐在最頂端,兩層樓高的天鵝看起來也非常巨大,更別提戴著這種共享視覺的眼鏡了。
  那些被關在巨籠裡的鵝正撲騰著翅膀,對外發出威脅的吼叫,爪子已經把底部刨了一半厚度。
  「異獸不是有異能嗎?」馬凡問道,「牠們怎麼不發動異能逃跑?」
  「這不是被關在拘束箱嘛。」慕容蘭雙眼直直盯著紳霧,那是他下了不少賭注的隊伍,「拘束箱裡面異能會受限。」
  咦?
  原來有這種限制異獸的東西?
  慕容蘭此次帶他們來觀賽,雖說有些其他原因,但是確實讓馬凡跟李舟大大開了眼界。
  在福丸的時候,他們壓根不知道什麼電梯、拘束箱等等的東西。
  「那只是因為你待的不夠久。」謝君憐淡淡地說,「如果你跟謝茗住久一點,這些事情你也會知道。」
  「可是謝茗不是隱居深山嗎?」馬凡見慕容蘭跟李舟注意力都在比賽上,壓低聲音偷偷問道。
  既然是一個隱居深山的老者,他又是去哪知道這些消息的?
  「他不是一個純粹的隱居者,只是最近幾年躲起來罷了。」謝君憐說,「他本來是朝廷重臣。」
  馬凡對謝茗的印象只剩下一個莫名就朝他下跪的老人,還真沒想到是朝廷重臣……
  一個朝廷重臣朝他下跪到底是搞錯了什麼?
  所以對方如果沒有搞錯,馬凡偷瞄謝君憐,雖然謝君憐一直澄清他不是太子,但總覺得謝茗該跪的不是他而是謝君憐。
  「誰的跪拜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謝君憐說,「同樣的,跪拜誰這個動作,本身也沒有意義──意義是人類加上去的。」
  「這裡難道上朝不用跪拜皇帝?」
  「要。」
  馬凡很習慣謝君憐當句點王,自己就接下去了:「所以跪拜在這裡不是表達尊敬嗎──」
  「流於形式,能有幾分真心?」
  在他們說話的當兒,那顯然重到無比的天鵝總算被推到了場地不同的定位點。
  而選手都集中在一處,這意味著等下一旦宣佈比賽開始,找準目標用最快的速度抵達擊殺非常重要。
  「預備──GO!」司儀吼道。
  馬凡覺得自己的翻譯外掛又升級了,居然還可以自動翻成英文的?
  「那原本就是你會的語言吧。」謝君憐說。
  馬凡抓抓腦袋。
  別人的異稟都很酷炫,他只有一副眼鏡跟外掛翻譯,要不是身手不錯可以用上預知,他都不知道這異稟能用來幹麻。
  不過慕容蘭說了外語不是一般人家學得起的東西,或許他之後去大秦可以找個家教什麼的,總之不能再靠慕容蘭了。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