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來自絕境 From the Edge 第五章:一些事情

春捲^_^ | 2021-08-09 22:08:14 | 巴幣 1012 | 人氣 60


       「爸爸,小心傷口......」對比狄恩的冷靜,雷克利斯顯得十分慌張,在滑溜的雪地上摔了一跤
  
       狄恩不發一語的拖著受傷身體,大步走回木屋,用力推開前門,然後開始翻箱倒櫃,從置物架拿出烈酒、藥草和作為繃帶使用的白色亞麻布料。

       「雷,幫我裝水過來,越多越好。」他冷靜地吩咐少年。

       「好,好的。」

       趁著雷克利斯不在,狄恩咬牙將烈酒倒上側腹的傷口,灼熱刺痛的感覺立即爆發,讓平時剛毅如鐵的他也忍不住面露痛苦,哀號出聲。他不想讓少年再承受更多不必要的煩惱,因為那小傢伙還得面對其他重要的事情……

       血水自傷口滴下,酒精和血腥味混合在屋內空氣中。狄恩坐在椅子上整理思緒,思考著等等該如何有條有理的向少年說明一切事情始末。

       黑衣刺客、世界樹的抹殺令、雷克利斯的特殊體質和他的母親。

       「水來了。」木製地板傳來咚咚聲響,雷克利斯提著水桶,氣喘吁吁的趕到狄恩身旁。

       「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是關於那個入侵者嗎?」雷克利斯將水桶放到狄恩腳邊。

       「沒錯。黑衣人的事,我跟你說過多少?」狄恩一邊用水洗淨傷口,一邊問道。

       「你說他們殺死了我的父母,而且正在追殺我。」

       黑衣人多年以來的迫害與窮追不捨,正是狄恩和雷克利斯被迫遠離人群,躲藏在格爾莫比的原因。

       「正確。他們和你的母親一樣,是來自西大陸精靈王國的高等精靈。」

       精靈王國,遠在海峽另一端,神秘而古老的國度,因為地理隔閡加上長期鎖國,東大陸這裡鮮少聽聞關於那個國家的訊息。據說,精靈王國的國土中央有著一棵高聳入雲、有如一把綠色大傘覆蓋王國國土的世界樹。這棵世界樹似乎具有自我意識,是精靈王國實質上的最高統治者。

       「那他們為麼要殺我呢?」雷克利斯從有印象以來,就和狄恩住在格爾莫比,因此對之前的事情沒什麼記憶。

       「你的母親,具備一種特殊體質,身上沒有一絲魔力,同時也無法被魔法影響。」
       「精靈們稱之為『抗魔體質』。簡單來說,她是被魔法拒絕的存在。」

       狄恩將燒傷較重的一隻手泡進水裡,一邊用單手把藥草敷到傷口上,一邊瞥向雷克利斯,發現他果然一臉茫然。

       「所以說,他們之所以對我進行追殺,是因為......?」

       「因為你繼承了你母親的抗魔體質。出於某種理由,世界樹懼怕這種能力,所以下達了抹殺令,派出刺客來暗殺你們。」

       「原來我有那種體質啊......怪不得我明明是半精靈,卻沒辦法使用魔法。」

       無法使用魔法,同時也不被魔法影響,像是上天的恩賜,又彷彿是詛咒一般揮之不去。抗魔體質就是這樣的存在。被魔法世界拒絕,澈底排除在外,究竟是禍是福?

       「沒錯。原諒我一直沒告訴你。」

       來自世界樹的敵意、精靈王國最精銳的法師們,這就是雷克利斯必須面對的敵人。敷完藥草後,狄恩有些艱難的用一隻手纏繞繃帶,試著將白色亞麻布固定在身上。

       「我來幫你吧。」雷克利斯見狀,想要上去幫忙狄恩,但立刻被後者拒絕了。

       「謝謝你的好意,但你太笨拙了,我不想再傷得更重。」為了性命著想,狄恩直白拒絕了少年的好意。

       「這也太過分了吧……」雷克利斯生氣的鼓起臉頰,雙手抱在胸前。

       狄恩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但隨即收起意外表露出的情緒,繼續鎮定而嚴肅的說道:

       「如今刺客們已經找到格爾莫比了,這片一直庇護著我們的森林不再安全,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這樣啊……我會想念這個家的。」
       「不過這麼一來,我就能夠和狄恩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了。」

       雷克利斯先是在狄恩的凝視之下若有所思的說道,接著綻放笑顏,回應養父的注視。對他來說,只要能和狄恩在一起,就沒什麼好怕的了。狄恩在哪裡,他的家就在哪裡。

       沒錯,沒什麼好怕的。

       「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狄恩忽然沉下臉來,用他深邃銳利的眼神貫穿雷克利斯。用不著說明,少年已經從狄恩陰鬱落寞的表情裡看出端倪。

       「我不會跟你一起離開。我會留在這裡,幫你引開那些刺客。」

創作回應

朝祈
ㄐㄐ
2021-08-29 22:52: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