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24重逢

藍飛璃 | 2021-08-09 19:30:02 | 巴幣 14 | 人氣 106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對了,蕾伊。」抱著我掉淚的艾莉亞,突然鬆開了手,擦過臉上的淚痕,認真的看著我說。
「長老們決定,要妳離開塔去學習。」
「離開塔?為什麼!」我一臉錯愕,難道我做錯什麼,然後要把我驅逐?而這只是提前把我趕出去的一種方式嗎?
慌忙地,我開口追問:「從來沒有利斯登的魔法師被這樣要求,不是嗎?為什麼我會……」
「冷靜點,蕾伊。」坐在我身旁另一側的凱伊洛,笑著輕拍了拍我的頭,我轉看向他,一臉不解,慌亂卻無法控制地在心底蔓延。
「確實,只有極少數的魔法師會被這樣要求,論賢者身分的人,妳還真的是第一個。」艾莉亞的話,更是激起了我內心的慌恐,看向她,只見她揚唇笑道:「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妳真的太年輕了,從小就成為賢者的弟子,長大之後又能力出色。截至目前為止的紀錄中,大多得到賢者之位的人,其實都已有一定經歷,但妳真的太少了,還需要磨練。」
「經驗……是什麼經驗,研究的東西,在出去的這幾年已經有累積了呀……我知道可能還不夠,可是……」我的話還沒說完,艾莉亞挑眉,直接截斷了我。
「妳該不會一直在想,利斯登要把妳給踢出去吧?」
「唔……」瞬間,我禁了聲,因為她說出了我真正在意的事情……
兩手握在一起,緊張的思緒使得交握的手加重力道,指節泛白。
拜託……不要趕我走啊……
「妳啊!」艾莉亞揚起嘴角,笑著伸手將我攬入懷,貼靠在她胸前,呼吸著她身上淡淡的玫瑰花香,她抱著我,笑說。
「妳可是尤里斯親選的弟子,又沒有犯錯,為什麼老擔心會被踢出去?雖說妳介入了一場王權爭奪的事件裡,但也只是擦到邊緣而已,因為你根本沒有正式參與,不過就是救個人罷了。」
「這一點,傑拉爾已經親自向長老們說明過了,所以是沒有問題的。」凱伊洛也加入說明,注視著我,他繼續說:「雖然利斯登很多規定很嚴格,但也不是說不通情達理,尤其是針對賢者的部分,妳也知道,要得到這個位置並非易事,得到了,也不見得是好事,但至少擁有的資源比其他魔法師來得多。
同樣要被指派外出,身為賢者的妳,相對要做的也就比一般人多上幾倍,這次,要妳出去學習,有個主要目的,就是前往坎伯蘭,協助該國的王儲們重建王國,當然,這些都是針對建設部分,妳無須參與任何政權,只要讓一切恢復正常,妳就可以離開了。」
「這……這是真的……?」聽到這樣的指令,心口多少因將再見到他而緊張著,而忙完之後,也就能順利離開,整體來說,這也算是一種解脫,至少……我不用一直待在他的身邊……
「當然是真的,畢竟戀愛也是一種學習嘛!」凱伊洛溫和的笑道。
「戀、戀愛!」心一顫,他……是什麼意思……
「妳不是喜歡坎伯蘭的大王子嗎?」艾莉亞低頭看了我一眼,鬆開摟著我的手,護住我的雙肩,與我對視。
「當時的妳因為受傷了,但我猜妳應該還是有聽到聲音。雖說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出,在他見到妳受傷時,那表情有多痛、多憤怒。出拳打傑拉爾那一下,力道也不小,還好傑拉爾也有武家的底子,不然可能不死也半條命了。」
艾莉亞的描述,我的思考瞬間一片空白,因為我受了傷,他竟會那麼生氣……
本來,他不希望我參與就是不樂見我受傷,可是就算我留在原地,卻還是受到傷害,只是那樣的過程,並非大家所能預想的……
「這一年裡,妳也照過鏡子,應該清楚那樣子真的很難讓人接受。」艾莉亞語帶著痛,伸起手,摸上我燒傷後,再次長出的短髮,「一頭漂亮的長髮也就這樣被燒掉了,雖然現在治療好了,頭髮也能夠再長回來,但那時候的樣子,我想,到死我都忘不掉的……對不起……」
她難過的低語,道歉的話再度從她的紅唇溢出,我張手回抱向她,緊緊的不肯鬆手。
因為這一年來,每次見到艾莉亞,她總是用她那血紅色的眼瞳,帶著強烈的悲傷看著我,只因為她是對我下手的人。
「長頭髮,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塗抹一下藥水就行了。」凱伊洛含笑的聲音穿插了進來,站起身直接走出了我的房間,片刻後,手中拿著一小罐黑色的藥水走了進來。
「因為這一年來,妳受傷的關係,為了照護方便,就沒有刻意讓妳的頭髮恢復原本的長度,不過,既然現在傷好得差不多,也是時候可以開始回到過往漂亮的生活了。」他走到眼前,將那罐藥水遞出,我鬆開抱著艾莉亞的手,伸手接下,他才再次說道。
「洗頭時用就可以了,倒一點在洗髮皂上面,搓揉洗過頭皮即可,三天後,保證妳過去紫色的漂亮長髮一定會長回來。」
「謝謝……」我愣愣著手中的藥水,抬頭,疑惑的問:「怎麼會有這種產物?我從來都不知道。」
「妳當然不知道,因為這是尤里斯在帶妳回來前,我和他一同研發的,雖說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但就好玩嘛!何況,人到了一定年紀,總有些需要。此外,這種民生用品,雖創於利斯登內部,但對世界並不會造成影響,所以說,其實這有在外銷,而且平價還很高呢。」
他停了一下,刻意以說悄悄話般的彎身,靠近我:「別看利斯登好像食古不化的老古板,論賺錢,我們還是很有一手的。」
聽著這如新消息般的資訊,我突然覺得,自己對這座古老的魔法塔,可以說是除了規章外,剩下的皆一無所知啊……
因為過往我除了追隨尤里斯,剩下就都死命地埋在工作中拼命研究嘛……
「當然,如果妳缺錢,我相信長老們不會介意妳把這東西拿去賣,賺點錢回來,不過,必須把一些賺得的利潤移轉給利斯登,他們肯定會樂得讓妳像尤里斯一樣多研發幾項出來,去造福人民的!」
他站直了身子,笑著凝視我,說出那些話的最後,還刻意加重了"去造福人民"的幾個字,可以想像,利斯登其實並非真的什麼技術都不出售,而是過於大型的技術項目,就不會像這罐小小生髮水一樣地輕易外傳。
「傷雖好了,妳還是需要休息,等那些傷巴變得更淡時,妳再前去坎伯蘭,這是為了避免那傢伙看到妳的傷會又突然暴怒。」凱伊洛對我提醒。
「好的。」我回應,卻也同時想到,「坎伯蘭這一年,應該也建設的差不多了吧?我就算去……應該意義也不大……」
一年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以他們國家強盛的程度來看,加上瓦倫娜帝國肯定也會出手相助,要恢復過往生活應該不難才對。
「重建並非易事,一年的時間是不足以把王國恢復成過往的榮景,別忘了他們的領地可是受到魔物摧殘,毀壞程度自然可想而知。」凱伊洛說。
「總之,就是繼續好好休息,藥膏記得按時塗抹,我和凱伊洛先去忙了,晚點結束時再帶點吃得來看妳。」艾莉亞站起身,和凱伊洛一前一後的離開了我的房間。
留下我一個人,繼續在房中發呆。
環視了房中的景物,運用魔力,伸指輕揮,一本書隨著我的意念朝我飄來,伸手接下,我開始翻閱了起來,然而,看沒幾行,我的思緒就開始飄遠了。
坎伯蘭……不知道他在這一年裡過得如何?
記得上次凱伊洛和艾莉亞說,七英雄的事情已經差不多告一個段落了,當初影響著斯泰布棲息地的主謀──博庫歐,也已經被傑拉爾剷除,現在那區域的魔物應該也已經銳減很多,而身為邊境守衛者的葛爾路克,想必是沒有必要再繼續鎮守在那邊了吧……
這場政變,國王哈魯爾德的死,一定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傷害,不過還好,他們都是國王一手栽培出來的優秀孩子,肯定是能順利將這被瓦解的王國再次整合起來的。
只是……國王的死,就必須要有人來繼承,他們三個人,最後會是由誰來接下王位?
嗯……這我還滿好奇的呢……
但是……算了,反正都被指派到坎伯蘭出差,到時候就知道啦!現在想再多也毫無意義。
聳聳肩,低下頭,拋開多餘的想法,我繼續看起了書來。
*****
時間轉眼間又過了幾個月,回到利斯登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年半的時間,我身上的傷痕也在藥物的作用下,恢復成過往的樣子,頭髮也因為那神奇的生髮藥水長回了原本的長度。
看著鏡中再次回復過往容貌的自己,忍不住於心底又一次的讚嘆起利斯登的魔法師們,如果不是他們的研究,今天的我,大概只能永遠關在塔中,哀嘆自己的恐怖外表,直到生命的盡頭。
只能說,他們真是太厲害了。
「蕾伊,準備好了嗎?」艾莉亞的叫喚,拉回了沉靜在思緒中的我。
轉頭看向開了門走進來的她。
「好了,只要在拿個背包就可以了。」我說。
同時走到桌邊拿了早已準備好的側背包,掛上肩,我掛步朝她走近,「走吧!傳送陣已經弄好了?」
「當然,開啟那東西又不用多久時間。」
「說的也是。」
「對了,利斯登的推薦信帶了嗎?」她提醒地說。
「帶了。」我回,轉頭望向她,走路的腳步未停,「真的要我去幫忙?還希望舉薦我去擔任一陣子的宮廷魔法師?只為增加經驗,想想就覺得好累喔……」
我的話語,惹來了她的白眼,她沒好氣的看著我:「一個可以工作到廢寢忘食的傢伙,竟然跟我說很累?妳的疲勞定義還真奇怪吶!」
「沒辦法……就從沒在固定的地方擔任過職務嘛……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這份工作……」
「別想那麼多,就只是從利斯登換到坎伯蘭而已,王儲們對於妳的前往可說是求之不得,所以不用擔心被約束的問題,別忘了,妳可是三賢者之一,能有妳的進駐,他們還敢跟妳多加要求?若妳一個不開心,隨時可以走人。」
「我才不要,這樣和那些表面很好,私底下卻鄙視其他人的魔法師有什麼不同啊……」這樣的提議,使我對她提出抗議。
「只是說說笑的,當然知道我可愛的蕾伊是不會做那種惹人厭的事囉!只不過啊,妳可能要注意自己,別因為過度投入工作而廢寢忘食,因為啊……」她刻意停頓,然後笑看向我,神情明顯的曖昧,「有人可是會捨不得妳那麼辛苦的。」
「別鬧了!才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清楚她說的是誰,羞澀頓時迎滿臉,沾上耳,瞪了她一眼,我害臊的看向別處。
「會不會發生,很難說哦!就像凱伊洛,如果我一個不注意,過了頭,他也是會來告訴我時間的,所以,哼哼~那個容易衝動的傢伙,可能不會像凱伊洛那樣用說的,應該會有什麼驚人之舉才對。」
「少囉嗦!我跟他才不是那種關係!」羞紅著臉,轉向她,我惱怒駁斥。
「蕾伊,」忽然間,在我的回應後,艾莉亞一改剛才的態度,認真開口。
「這件事,其實我聽凱伊洛提過,說真的,我不認為妳有何不如人的地方,如果說是出生背景,我真心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在乎的,因為那是妳天生不能選擇的條件。
但如今,妳已是利斯登的賢者,這世界不論王公貴族,或者是平民百姓,妳都是他們所景仰的人,哪怕妳的出生卑微,只要妳擁有這個頭銜,妳就是利斯登最耀眼的存在,沒有人敢對妳不敬。」
一路說著話,我們終於來到了傳送門前,看著閃爍著花圃庭院的魔力源,我嘆了聲,看向始終如母親般的艾莉亞,失落的開口。
「這我都知道,可是我還是沒有辦法……」視線轉落在傳送門上,我幽幽的說:「就算知道……他還是不應該……我是說,我們不應該有更多的牽扯,因為我和他是不一樣的存在,而且,他現在肯定是一國的王了,我更不可能和他有更進一步的往來,他需要的是能夠輔佐他的優秀貴族,不是我這個實驗室工作狂。」
聽到我的言詞,艾莉亞噗嗤笑出聲,然後好笑的看著我:「想這麼多,與其我對妳說,不如妳去看過就知道了,有時候啊,事情根本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子。」
她握住我的雙肩,輕推著我朝傳送門走去。
「妳就親眼自己去看看吧!凱伊洛已經先過去幫妳打聲招呼了。」說完,艾莉亞便把我推了進去。
我大步跨過傳送的魔力源,扭曲擠壓的感受僅只有瞬間,下一秒,我人已經站在充滿美麗花圃的走道上,眼前的花景使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五顏六色的花朵,隨著微風吹過而晃動飄逸。
這裡就是道格拉斯嗎?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
望著眼前的景色,印象中,瓦倫娜帝國的繁榮景象,也和眼前這樣的花景不謀而合,沒想到在一年半的期間,聽聞已被魔物大肆破壞的坎伯蘭,竟能有如此的發展,這太讓我驚訝了。
「蕾伊!這裡!」
凱伊洛的叫喚,使我收回目光,望過去,只見他正朝著我揮手,而他一旁的,則是我所熟悉的他,葛爾路克。
「沒想到身為國王的他竟然親自來迎接……這似乎有點太大動作了點……」我凝起眉,小聲地嘀咕,只是,我雖這麼想,但在看見他身邊一位護衛都沒有時,思緒中便開始產生了許多疑問。
我邁開步伐,小跑步的朝凱伊洛奔去,來到他們身邊,看向葛爾路克,恭敬的彎身行禮。
「見過葛爾路克殿下。」由於還不確定他此刻的身分,不知道是否應該要改稱呼,於是我還是以原本的稱謂去稱呼他。
然而他對於這樣的事情卻沒有回應,好奇地,我抬頭,迎向的是他嚴肅的神情,但他墨黑色的眼瞳卻緊緊盯著我,那明顯探索的眼眸,清楚的告訴我,他想確認我的狀況。
「那麼,剩下的交給你了,以後蕾伊的事就拜託了。」凱伊洛說完,便轉向我,伸手摸了摸我的頭,溫和地說:「加油哦!」
「好的。」望著他走往傳送門的身影,進入後,很快便消失,而傳送門也跟著關閉,留下我和葛爾路克兩人,在這諾大的花園中獨處。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