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六章 公爵所擔心的事

珀璠 | 2021-08-09 12:00:04 | 巴幣 34 | 人氣 272


  
  不安的氣氛壟罩著克里斯提安公爵的書房,深褐色的長方形會議桌上架著一塊菱形的水晶立方體,此時水晶正懸浮離桌面幾公分的地方,以扇形投影出兩位國王的上半身。

  賽希爾家的兩位國王穿著輕便的常服,端坐於投影水晶前,由此可見他們是私下聯繫克里斯提安公爵的。

  不過顯然,這突如其來的訊息並不愉悅──對克里斯提安公爵來說。

  或許應該這麼說,身為克里斯提安家族的族長,接到國王或是攝政大臣的訊息都不會是多好的事情。

  克里斯提安公爵心裡七分憤怒兩分煩惱一分無奈,他緊緊蹙著眉頭,寬大的手掌相貼抵在眉心,靠在桌子上呈現沉思的模樣。女皇艾莉雅彷彿看穿了他的內心,但她並不打算施予任何同情,她金色的眼眸如鷹隼般緊緊盯著公爵,希望他現在給出一個確切的答覆。

  國王雅各則看了姊姊一眼,對著她輕輕搖了搖頭,看向公爵的眼神溫暖且溫柔。

  「……此事,還請公爵好好考慮,待令千金社交宴後再給答覆也不遲。」雅各溫文醇厚的嗓音迴盪在書房的每一處空氣裡,撫平了不安躁動的空氣,同時也撫平了公爵緊皺的眉頭。

  「──雅各!你……」艾莉雅倏地抓住雅各纖細的手臂,用美麗的杏眼瞪著他,低聲說著:「你瘋了,這樣會來不及,預言的時間……」

  艾莉雅的話即使已經壓低了聲音,卻依舊傳進了公爵的耳裡,刺痛著他的每一根神經。

  雅各反握著艾莉雅的手,安撫地拍拍她。

  「姊姊,預言不能改變,不需要逼著公爵做決定。」雅各此時的聲音一樣溫柔,但卻依舊無情地訴說著一個事實。

  即使女皇不逼他,但殘酷的命運之輪即將壓過來時,也會逼著他及早做出決定。

  但他還是想嘗試做最後的掙扎。

  「……尊敬的兩位陛下,古老的魔法並不只這麼一個方法可以阻止預言,請給臣幾天時間找尋其他可能性……」

  聽他這麼說,艾莉雅將背脊微微向前傾,彷彿就想穿過投影直接直視著公爵的雙眼,想看清楚這個古老又神秘的家族的族長是不是真的能找到其他方法,而非只為了讓他的寶貝兒女多活幾天給出的拖延戰術。

  「公爵,賽希爾一向尊敬克里斯提安,如今帝國面臨滅亡的災厄,公爵站在帝國的智慧之巔,艾莉雅相信您知道該怎麼做會最好。」

  克里斯提安公爵的臉色慘白,他巍顫顫地站起來,對著投影水晶行禮。

  「臣下多謝陛下的稱讚,社交宴會後,臣下會給陛下答覆的,請陛下安心,克里斯提安家族懂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

  「辛苦你了,克里斯提安公爵,願帝國的光輝與你同在。」雅各微笑著向他揮了揮手,兩位國王的身影便消失在空氣中,投影水晶緩緩落回架子中安放著。

  公爵無力地癱進柔軟厚實的座椅中,輕輕地閉著眼沉思著,調整自己的呼吸,希望心跳也可以好好地慢下來。

  許久許久以後,他才緩緩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大兒子奧斯頓擔憂的臉。

  「父親……」奧斯頓正遲疑著要不要開口,他知道偷聽這行為並非君子,但他聽見了父親與國王們私底下會議的全部內容。「陛下們說的是真的嗎?」

  內容著實震撼,即使通訊已結束了,他依然能感受到胸口那顆狂跳的心臟,不安地想衝破身軀的重重禁錮,卻又被牢牢困在胸腔內不得動彈的絕望。

  公爵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一般,慢而又慢地點了點頭,雙手撐住桌子,在椅子中坐直,並且請奧斯頓也坐下。

  他們倆父子今日需要好好談一談。

  隨著公爵一抬手,一本古老又破舊的書籍從書櫃裡飛了出來,安然地降落在奧斯頓面前,並自動翻開到公爵要給他看的那一頁。

  ——能快速獲得大量魔力的儀式。

  「……在日月交替時獻祭一到兩名神與魔法師結合的後代,便能獲得祭品身上的所有魔力,並可貯存於所有能貯存魔力的裝置裡……」

  奧斯頓艱難地讀完這一個章節,他覺得喉嚨彷彿有火在燒,再往下翻,附了一張插圖詳細說明了儀式執行的模樣,他不忍再看,直接把書本闔上。

  「……你母親的身分一直是王室不願承認的汙點,可偏偏她卻與我結婚,並生下了你們……」

  公爵的目光充滿懊悔,他心裡清楚明白地知道,他與妻子對王室都不足以構成威脅,但若是他倆有了孩子——擁有賽希爾家族的神性與克里斯提安家族魔力的孩子——那就足以對王權構成威脅了。

  而瑟菲薇雅,她是那麼聰明,那麼純真,又那麼剛好她的魔力特別強大……若是她的天分展露於世人面前……公爵痛苦的想著,他的寶貝女兒未來的生活決不會平安順遂了。

  奧斯頓頓時怒目圓睜,他紅著眼,手握拳頭重重捶了桌子一下。

  「我就說王都怎麼會如此好心,盛情相邀我們去參加社交宴會,打的竟然是這種骯髒的主意!」

  公爵默默不答話,他離開宮廷太久,並不知道舞會的邀約背後,到底是深深的算計,還是誤打誤撞的巧合。

  「也不知道是誰給兩位陛下吹的耳邊風,竟然給出這樣子的餿主意……那群壞了克里斯提安家名譽的黑巫師真該綁起來活活燒死!」奧斯頓又再次重捶了桌子,看著破爛書本的目光滿是厭惡,要不是這本書是父親的藏書,他估計早就把它撕個稀巴爛。「一群蠹蟲!連這種殘害家族子嗣的計策也敢說出來!垃圾——」

  在聽見越來越難聽的話語之前,公爵出聲制止了奧斯頓一連串的咒罵,並解救了他的書桌免於被捶爛的危險。

  「奧斯頓,你知道預言了,那麼你也該知道此去王都並不安全……」公爵深深嘆了口氣,緊緊握住大兒子的雙手,慎重地交代著:「一直以來都是你與班森代替為父執行任務,王都那邊對你們很熟悉,你們倆兄弟行事一定要謹慎,千萬別被人抓住把柄大作文章,知道嗎?」

  「父親,我明白的。」

  「……還有小薇,我知道這麼說對你們並不公平,可她將會是帝國的希望……奧斯頓,王都對她所知不多,只要保護好她,讓她的天分不被發現,女皇和皇帝就不會認為她是最大的威脅,就有足夠的時間找到破解預言的方法……」

  奧斯頓單膝跪下,像騎士受勳那樣,接受了他父親最沉重的囑託。

  「父親,您放心,我會和班森保護好小薇的。」

  公爵欣慰地笑了,並從自己手上褪下一枚藍寶石戒指交給奧斯頓,說著:「你一直是最懂事穩重的孩子,這枚戒指是你爺爺留給我的,只要裡面存有魔力,危急的時候,它便能為你展開一個保護的結界……奧斯頓,好好戴著它,你們兄妹三人要好好地回來。」

  奧斯頓看著手心上那枚藍寶石戒指,一個刻滿了符咒的鐵環上鑲嵌著一顆小而湛藍的寶石,這樣簡單到簡陋的外型很好,高傲的貴族們多數不會注意到這樣的小配件。

  感受著戒指上殘餘的體溫,奧斯頓感受到了父親的愛護,貴為開國元勳的三大家族之一的族長,如今為了保全自己的孩子,連自己保命用的物件都捨給了孩子。

  「父親,您給了我,那您自己……」

  「不用擔心我,你妹妹在城堡周圍都設下了結界,對城堡裡每一個雕像都下了魔咒,不用怕。」公爵慈祥地看著自己的大兒子,提醒了他這一件事,奧斯頓下意識地偏過頭去看架設在壁爐附近的那副盔甲,想起了八年前的那件事。

  十歲的瑟菲薇亞為了實驗自己的咒術,對公爵書房裡的一名騎士盔甲下了魔法命令,只要主家的人陷入危難,就要殺了當下最大的威脅者。

   當時大家都笑笑的以為這只是小孩子的小把戲,直到某天公爵在書房招待一名貴族時,沒有察覺到對方是黑魔法師派來的殺手,差點被暗算的時候,被下了咒語的盔甲就像一名真正的騎士一樣,舉起劍來三下五除二就用物理攻擊了結了正在念黑魔咒的巫師。

  也就是那時候開始,大家才發現瑟菲薇亞的天分。

  想起往事,奧斯頓莞爾一笑。

  「說的也是,小薇的法術一向沒有出錯過。」

  「所以不用擔心我,明天就要啟程去王都,你還是乖乖去盯著小薇把她的行李準備好,才不會耽誤了出發的時間吧。」

  「父親說的對,我立刻去!」說完,飛也似的離開了公爵的書房,直奔瑟菲薇亞的研究室。

  來到走廊,他才發現窗外的天色暗了下來,烏雲壓了厚厚的一層,雨水正滴滴答答的落下,估計很快就會變成傾盆大雨。

  這樣子的天氣,小薇不可能會待在半開放式的穹頂,雖然那裏有嚴密的防雨結界,但……小薇怕雷。

  喃喃地說著真是不祥的預兆等等,奧斯頓已經走到了瑟菲薇亞的房門口,正巧一旁的落地窗透著明亮的閃光,緊接著一聲驚雷轟隆隆地響徹了耳膜。

  房門裡傳出小薇的驚叫聲,奧斯頓趕緊推門而入,房裡被小薇下了光明術所以寬敞明亮,他清楚地看見小薇正把頭埋在一個陌生男子的胸口,而那名男子不是別人,就是五天前從王都跋山涉水而來的騎士,赫伯特。

  才剛與公爵深度談話的奧斯頓現在對於王都的一切非常敏感,眼看這樣的情景,他一個箭步上前拉開了瑟菲薇亞,將妹妹護在身後,對著赫伯特就是一通訓斥。

  「身為帝國的騎士,萊斯特公爵應該有好好教過你宮廷的禮儀,還未結婚的貴族千金小姐名譽何其重要,即使瑟菲薇亞邀約你,你也不該聽從她荒唐的要求,與她單獨在房間裡!」

  赫伯特紅著臉低著頭,順從地回答著:「奧斯頓大人教訓得對,此事是在下疏忽,任憑處罰。」

  瑟菲薇亞還在雷聲的驚恐中沒回過神,回神的時候只見奧斯頓擋在她的面前,正對著赫伯特長篇大論著自己的清白受到毀損如何云云,趕緊拉了拉他的衣袖。

  奧斯頓轉頭回來看著小妹,目光柔和了一點,砲火也少了一點,但該唸的還是會唸。

  「小薇,母親平時如何教妳禮儀的?雖然在家時並無人約束妳做妳喜歡做的事情,但赫伯特是客人,是一名騎士,他的名聲也很重要,身為克里斯提安家族的小姐,也要有貴族小姐的樣子才是。」

  瑟菲薇亞也低著頭,吶吶地回嘴:「哥哥也知道我怕雷聲嘛……我不是故意的……」

  奧斯頓彈了瑟菲薇亞的額頭一下,明確地表示:「哥哥我當然知道了,可是一個謹守禮儀的貴族小姐是不會邀請男士進入自己的房間的,妳知道妳自己錯在哪裡了嗎?」

  瑟菲薇亞摀著發疼的額頭,趕緊說道:「我知道了啦……不過大哥,你怎麼會忽然跑來找我呀?」

  奧斯頓這才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環視了一圈房裡的雜亂的模樣,衣櫥被打開,好幾件禮服被拎了出來散放在床上,梳妝台上隨意放著首飾,地上還東倒西歪擺著幾雙鞋子……

  看著奧斯頓似乎快比外面的烏雲還黑,瑟菲薇亞和赫伯特趕緊解釋。

  「是我請赫伯特來幫忙收拾行李的!」

  「在下是來幫公主收拾行李的!」

  這麼有默契的行為,饒是不通男女之情的奧斯頓也彷彿知道了些甚麼,他頓時感覺到有些頭痛。

  「……這種事,問母親大人不行嗎?問一名騎士會比較好?」

  瑟菲薇亞心裡叮鈴一聲,她當時的確只想到赫伯特從王都過來,應該會知道王都目前的流行趨勢,所以才請他幫忙看看要帶哪幾件禮服去王都會比較好,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可以去問母親。

  結果赫伯特來幫忙看的結果,不管瑟菲薇亞拿甚麼禮服配甚麼鞋子跟首飾,他都只會說:好看!公主穿甚麼都好看!

  所以,從結果論,瑟菲薇亞很心虛的低下了頭,支支吾吾地說:「我、我忘記母親曾經在王都的社交界待過了……」

  奧斯頓深深地嘆了口氣,讓兩張椅子飛到他的身邊,自己拉著赫伯特坐下。

  赫伯特原先還堅持他站著就好,奧斯頓瞪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被念得不夠嗎”的表情,他立刻就端正地坐下了。

  「父親說讓我來催促妳整理行李,以免耽誤了明天的起程時間。」奧斯頓笑著讓一只大皮箱飛過來,攤開在瑟菲薇亞面前。「現在有哥哥我和赫伯特大人一起給妳建議,想必一定可以很快整理好的,我只給妳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超過了時間,妳也不用去王都了。」

  奧斯頓說著,用魔法幻化出一個發光的金色沙漏,飄浮在空中。

  瑟菲薇亞原本還想為自己爭取一下,奧斯頓毫不留情地就轉動了沙漏,並說了:「開始。」

  赫伯特只能給她一個”公主、妳可以的、加油!”的表情和動作,瑟菲薇亞只好重新集中精神,開始認真審視自己到底要帶甚麼東西出門。

  實際上,她心裡還一直不斷重複撥放著:嗚嗚嗚,大哥真的好兇啊……

  但從結果論來說,有奧斯頓壓陣,瑟菲薇亞的效率真的快了很多……嗯……非常多。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