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23回家

藍飛璃 | 2021-08-08 19:30:02 | 巴幣 10 | 人氣 123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黑紫色的魔法瞬間飛射到我身上,如火一般的燒灼感,在我的皮膚上竄起,肌膚上的每一處,都如針刺般的痛著。
「嗚啊──!」焚燒的疼痛,使我痛苦的尖叫出聲。
『該死的!該死的!這些下等人類是瘋了嗎!竟然真的下手了!』丹塔克的聲音在我腦海中浮現。
同時我也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意識想要逃離,但不清楚這魔法的功能是什麼,只知道艾莉亞說這是能擺脫束縛的魔法,那麼即使再痛,我都會忍耐下去。
「對不起了,蕾伊!」傑拉爾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出現,穿刺的疼痛同時從胸口傳來,一把染血的利刃,硬生穿過我的胸口,顯現在我眼前,與此同時,皮膚上火燒灼熱感也隨之於體內散開,瞬間將我的意識燒成灰燼。
「啊──!」強烈的痛楚讓我無法再保持意識,渙散的思緒無法凝聚,我下意識的看向艾莉亞,只見她凜著臉,沒有任何情緒的冷眼看著我。
『可惡!該死的傑拉爾!』丹塔克的咒罵聲,暴戾的迴響在我的腦海,而我也同時感覺到某種正在逐漸力量消逝,以及一股熟悉的感覺緩慢回到身上。
是魔力……
腦海閃過剛才離開屋子前,所出現的預知畫面,那場景,原來是在指此刻發生的事……
然而,就算發現到了這些,我也已經無法再多加思考,全身的痛覺,也隨著消散的意識不再有感覺,下一秒,我閉上眼,墜入了黑暗的冰窖之中。
*****
碰乓──
眶啷──
一聲聲巨大聲響震攝著我的耳膜,想睜開眼看看發生什麼事,但眼皮卻沉重得像鉛塊,就算意識逐漸恢復,我依舊無法動彈,身體也同樣連根指頭都動不了,甚至……身上連絲毫的感覺都沒有……
「王八蛋!你竟然那樣對她!」葛爾路克暴怒的大吼,穿刺了我的耳朵,那聲音,明顯的想將對方碎屍萬段,就算我不能動,內心也因他的聲音而緊張害怕了起來。
「如果不那麼做,無法完全消滅丹塔克。」傑拉爾的聲音帶著無奈,東西移動的聲響也隨之傳來,看樣子,剛才的物品破壞聲,勢必是跟他有關了。
他……應該是被葛爾路克打了……
「這真的是別無選擇,因為如果不那樣做,根本無法把精神狀態的丹塔克處理掉。」艾莉亞的聲音也跟著響起,但那聽似解說的話,卻安撫不了已經盛怒狀態的葛爾路克。
「什麼叫沒有辦法!用那種完全不知名的術式,根本拿她的命做賭注!」
「哥,蕾伊因為丹塔克附著的魔物毒素,導致魔力被壓制無法使用,若要她偕同反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唯有用魔法將她體內那不明的毒素燒毀,再配合傑拉爾大人的力量才有辦法解決。」蘇菲亞的聲音也加入了安撫行列。
「就算不可能!也不該讓她傷成那樣子!」他又是一陣怒吼。
「我知道你疼惜她,不希望她受傷害,但那已經是我和紅晶賢者討論出最好的方式了,她釋出綑綁與燃燒精神的咒術,燒掉她體內的毒,而我則是將丹塔克的意識完全破壞掉,以保護蕾伊的靈魂安全。」傑拉爾無奈的解釋。
「殿下,請您先暫且放下私人情感,於治療傷口部分,身為白晶賢者的凱伊洛會全權照顧,加上蕾伊本身也有一些治療的藥方,整體來說是沒有問題的,她一定會好起來。」卡普托出聲安慰道。
「好起來?你跟我說傷成那樣可以好起來?整個人幾乎燒毀,全身沒有一處是正常的,現在還有一口氣在,根本只是運氣夠好!」
幾乎燒毀……
那樣的言詞令我心一顫,是的……我還記得那時候的魔法……那被焚燒的感覺……
可是我記得,那時候我應該死了,因為傑拉爾拿劍刺穿了我的心口……
「確實是傷的很重,這真的需要時間,所以我們必須將她帶回利斯登進行完整的療養,因為利斯登有足夠的治療技術讓她恢復正常。」凱伊洛語調無任何起伏,但卻出現了少見的嚴肅。
「雖知道你生氣有理,但請搞清楚,我們也不願意這樣傷害她,甚至不希望她死去,所以才想到使用了東方火之術士的魔法──朱雀之術,那魔法非常消耗魔力,一般的魔法師根本無法運用。
你該高興的是,我有在丹塔克不知道的情況下先對蕾伊施展那魔法,所以她才能起死回生,否則她真的會死,只不過因為黑魔法的效果太強,所以才演變成這種局面。」艾莉亞冷不防的說出實情,而這樣的話語也同樣再次激起葛爾路克的怒氣。
「妳這女人……」他幾乎是咬牙切齒,怒恨的想罵人。
「總之,你們的王國已經在凱伊洛的協助下奪回來,算是依照蕾伊的心願完成了。薩夫利托也已經順利的處決,剩下的就是傑拉爾的目標,只要結束最終的部分,你們也就能回歸正常生活了。」艾莉亞平靜的說,隨即變轉頭對凱伊洛道。
「看看蕾伊的意識恢復了沒有,如果恢復了,我們也差不多可以離開了。」
「離開?你們馬上就要回去?讓她帶著這樣的傷勢?」葛爾路克質疑的問,語氣明顯的不認同。
「移動上你倒是不用擔心,我們有能快速進出利斯登的方法,你以為我們什麼都沒有,就只是一座高塔立在那裡嗎?」艾莉亞沒好氣地回。
聽著他們的話語,一陣步伐緩慢平穩地從樓下走了上來,同時進入房中,並沒有開門的聲音,所以門一直是開著的,難怪剛才的聲響和他們的對話聲會那麼明顯。
「蕾伊,妳醒了對吧。」凱伊洛語氣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的說。
我無法動彈,也無法發出聲音,因為喉嚨就像被東西黏住一樣,很緊,無法運用,而凱伊洛也似乎清楚這件事,因此他沒有再多問,只是繼續說話下去。
「妳現在傷的很重,所以必須回到利斯登,不能再繼續留在外頭。」
凱伊洛說完,便一手托住我的背,一手則放在我的膝膕處,將我橫向抱起,動作輕柔,且小心翼翼,但說真的,可以感覺得出大動作的部分,但細微的,我卻一點感受都沒有,大概是因為嚴重燒傷的關係。
但就算如此,我還是能感覺和聞到一些,雖不清晰,卻隱約可以猜到,那是凱伊洛的魔法,有著疑似淡淡的花香。
聽著步伐走動的聲音,周圍聲音的變化,我猜我是被抱到了客廳,準備往外離去。
「她……真的沒事……?」葛爾路克擔心的聲音傳了過來。
「傷口這種東西,對利斯登來說是小事,我們所擁有的技術遠比你們想像的來得多,只要人不死,都有救回來的機會。」艾莉亞說完,移動的腳步聲響起,門被打了開來。
「你們打算怎麼回去利斯登?」蘇菲亞關心的聲音,對著艾莉亞和凱伊洛問。
「傳送。」艾莉亞回,停頓了下,她繼續說:「由於傳送時,凡是進入傳送陣的人都必須是清醒的,因為那魔力會扭曲空間,如果沒有意識下的傳送,高機率會使人喪命,所以才會說等她醒來就走,因為以她的傷勢,刻不容緩。」
隨著凱伊洛的移動,我知道自己已經離開了屋子,只因蟲鳴鳥叫的聲音變得清晰可見。
「哥哥!」一名男孩的聲音,興奮的喊,小腳奔跑的聲音由遠而近,然而,那興奮的腳步聲,似是在看見了眼前的一切,倏地停下,男孩震驚低喃:「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個人會傷得這麼重……」
「托馬,別看了。」蘇菲亞慌張的跑向那聲音的主人。
原來那是托馬殿下的聲音,那可愛清澈的嗓音,可以猜想著他的模樣與表情,從沒見過他,真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可惜的是,現在的我無法看見……
「那麼,有機會再相見了。」凱伊洛說,轟隆隆的聲響也隨之出現。
他抱著我,穿過傳送魔法陣,一股力量的扭轉、擠壓,下一瞬,感覺消失,我清楚,現在,我再次回到了利斯登魔法塔,且將準備進入長期的傷勢治療……
*****
一年之後
「終於……」
坐在床沿,我看著手上最後的一條纏布被凱伊洛拆下,露出些許醜陋疤痕的手臂,明顯的結痂脫落,僅剩下粉色的新生皮,忍不住的,我鬆了口氣。
「這一年來辛苦妳了。」他微笑著對我說。
「你才是,和艾莉亞一起,除了工作外,還要一直照顧我。」凝視著他開始檢查我身體的手,抱歉低語。
回想這一年來的經過,雖說因為魔力的關係,整體來說恢復的狀況非常好,何況利斯登什麼沒有,就技術最多,不論是魔法、醫療、科學、天文,等等,只要想得到的都應應具全。
在回到塔中的那一天,全塔上下可說是忙到翻,畢竟我身為三賢者之一,竟帶著如此重的傷回來,當然是會被隆重的對待一翻,當然,長老們的關切自然也是不間斷的出現。
「別用這種語調說話,弄得我都心痛了。」艾莉亞無奈的聲音,伴隨著她溫暖的手摸上我的頭,低頭,她溫柔的吻了我的髮側後,坐到我的身邊,難過的說:「蕾伊,對不起,讓妳傷成那樣子。」
我笑著搖搖頭,安撫道:「沒關係,那也是不得已的,如果要責怪,就只能怪我當時輕忽,被魔物所傷,才讓那傢伙得逞。」
清楚她其實也非常自責,畢竟在塔中,除了尤里斯,就屬他們兩個對我最好了,因為他們就像我的父母一樣,總會對我噓寒問暖,關心東、關心西的,很多時候在他們的羽翼下,我總會想,如果我的親生父母是他們,那該有多好?
她望向我,血紅色的眼一濕,眼淚直接落下,張手,她緊緊抱住我:「果然蕾伊好溫柔!嗚嗚……」
「別哭了啦……」我無奈笑著安慰,因為這樣的對話,這一年中已不知上演幾回了。
視線落向一旁已經結束診療的凱伊洛,他微笑著凝望著我,隨後也坐到我身邊,伸手摸了摸我的頭。
「當然,我們的蕾伊可是溫柔善良的小女孩。」
「就是說啊!如果有小孩,肯定要像她一樣!」艾莉亞抬頭,看向凱伊洛,激動的說,隨即又繼續將臉埋在我的肩頸處。
「我就像你們的孩子啊,所以沒有如果了。」我漾出一抹淡笑。
在這一年中,受到他們倆人無微不至的照顧,其中,我當然也因為艾莉亞憂傷的情緒,好奇的問了凱伊洛。
『為什麼艾莉亞那麼喜歡孩子,但你們倆人卻一直沒有生小孩呢?難道是因為年紀大的關係?』
這樣的提問,讓凱伊洛笑出聲,許久後,才平息笑意,然後告訴我:『之所以沒有辦法有子嗣,是因為艾莉亞的身體受到詛咒的關係,那詛咒,充其量不過是傷口容易恢復罷了。
但卻也造成生理上的結構出了問題,因為能快速恢復,也沒有了正常的生理機能。至於解咒的方法,今還沒辦法做到,或許因為是古時候那些人研究出來的。』
『如果跟古代人有關,那傑拉爾應該知道點什麼吧?』我好奇的想。
『我死都不要依靠那個王八蛋!』在我與凱伊洛對話的過程,艾莉亞也出現在房中,她憤恨不平的說:『那傢伙竟然要我做這種事,而且他還拿劍殺了妳,要不是我提出可以利用東方的火之術式解決這個問題,他是真的要把妳連同丹塔克一起處死,所以我是不會原諒那個混帳的!』
『但是那方法真的只能那樣呀……』我苦澀一笑,無奈道:『如果可以,我相信他也願意用其他方法的,畢竟誰也沒料想到,七英雄們竟然又研究出透過魔物的魔力來進行移動的方法,或許因為是新技術,才會沒辦法順利成功。』
『我不管!傷害妳的人我是絕對不會接受的!』她別過頭,不滿的抗議。
『艾莉亞……就當是為了我,為了凱伊洛,如果能有盡快解決這問題的方法,不要說擁有小孩,就算依舊沒有孩子,我還是希望能不再看到妳那種不要命的研究方式。』每次見到她把自己炸傷,甚或是烤成炭,我都真心無法接受,如同她珍視我一樣。
倘若真的可以,我期望她能把黑魔法的研究方法換一下,而不是每次都拿自己實驗,只因為自己是個擁有快速傷口恢復的身體。
她在我的哀求下,不悅的瞪著我,幾分鐘後,才吐出沉重的氣息,妥協道:『我知道了,我會找他幫忙的。』
她無奈的伸手摸過她那漆黑色的長髮,繼續說:『其實傑拉爾有意願要在七英雄的事情結束後退位,然後他打算隱居,地點卻挑了利斯登,只因為這裡是世界目前唯一的安居之所。』
『真的?』這樣的消息令我振奮,艾莉亞則看了我的表情,笑出來,然後再次開口。
『是真的,因為他當初為了妳的事情,才到利斯登找我的,其實他清楚,若要救妳,還是必須要仰賴利斯登的魔法技術,但三賢者的我們,一個代替妳去協助整救坎伯蘭的王儲,而妳自己又深陷困境之中,剩下的就只有我可以出手了,所以他才會來找我,而且是親自過來。』
『那妳還說妳討厭他!』這樣的答案讓我錯愕,沒想到傑拉爾是很有人情的人啊……
『我是討厭他傷了妳,我可沒說我討厭他是因為他來找我要救妳啊!』艾莉亞好笑的望著我,隨即再次道,『總之,他之後也會落居在這坐塔,到時候再好好向他討教那些古代技術吧!』
她微笑的擺擺手,好似這事情根本沒什麼。
聽見她的決定,我望向凱伊洛,只見他正凝視著艾莉亞,水藍色的眼透著深情且炙熱的情感。
他真的非常的愛她呢……
發現到我在看他,收起了對艾莉亞的凝望,轉對我露出溫和的微笑,對著我,他以無聲的嘴型對我說。
謝謝
緩緩的他笑彎了眼,那模樣,很溫暖,很放鬆,明顯得看出,他因為艾莉亞的話而放下多年來的心中大石,只因他也同樣希望著她的身體能夠恢復,不要再使用那種不要命的研究方法。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