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56 好好休息吧

肥宅鯊J shark | 2021-08-08 10:00:21 | 巴幣 70 | 人氣 544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早知道就不要參與了啊!」又出現一個人的慘叫聲,不知道這到底是薩摩曼的惡趣味還是真實發生的。

  「你看看,又有一個人死掉了。」薩摩曼嘲諷地說著,他明白我的內心多少會產生動搖,著急的我試圖找到破口,但他很提防我的近身戰,沒有學習攻擊魔法的溫蒂在中遠距離又難以取得優勢。

  「哥哥你有什麼好主意嗎?」溫蒂面對火焰的高溫明顯受不了,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我猜測其他人的狀況都不太好,現在到底該怎麼做…

  「艾爾夫你盡可能利用我們的力量找尋到那些魔法陣。」霞觀看戰鬥許久後提出想法,「你之所以沒辦法好好使用眼睛看破幻覺是因為過於複雜,那麼不要去看那些幻覺,而是尋找那些魔法陣。」

  霞說的我馬上理解,一開始我就試圖要看破哪些是幻覺,然而我幾乎一個都看不穿,只確定火牆有真有假。

  既然有了計畫,現在就趕緊做破壞魔法陣這件事,「溫蒂我有想法了。」

  在溫蒂的防禦下我跟她講述霞的想法,我們一同思考該怎麼樣找到那些魔法陣,我們這邊有些微的優勢,就是我能夠看破幻覺。

  我第一個決定就是不要繼續待在同一個地方跟薩摩曼進行消耗戰,將水屬性的魔力纏繞於劍身後使出冰心流的招式。

  淡藍色的冰伴隨我的斬擊覆蓋住火焰出現一條道路,雖然只有一下下而已,但我趕緊帶著溫蒂離開,同時感應周圍是否有魔法陣以及查看哪些火牆是幻覺。

  薩摩曼發現我們的意圖後,燃起更強、更廣的火牆試圖阻擾我們,不只這樣,還一直使用火焰攻擊以及幻覺擾亂我們的方向感,不知不覺中又走回原地。

  「幻覺的干擾比想像中還要嚴重…」我感受著嘴巴內的口乾舌燥,時間越拖越久對我們越不好。

  在我們思考該怎麼辦的時候,整個地面開始搖晃,瞬間地面全部都發生變化,我馬上知道是泰拉意圖脫離這個空間。

  薩摩曼由於一直注視著我和溫蒂,對於這種大範圍的魔法一時間來不及用幻覺魔法改變我們的認知。

  而我透過地形變化除了看到一個此時最有可能幫助我的人,還發現一件特別的事情。

  「冰心流•寒風!」和人正在跟火焰構成的狗戰鬥中,利用冰心流的招式將眼前他們冰凍住,然而效果不是很好。

  我趕緊帶著溫蒂前往和人那裡,由於地形突然劇烈變化,薩摩曼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無暇顧及我們,讓我們得以順利前往和人身旁。

  我趕緊衝上前將狗群切開,狗被切半後就沒有重新組成,而和人對於我的出現感到訝異。

  「和人我需要你的幫忙!」我無視和人的訝異,趕緊拜託他幫忙我。

  「直接說吧。」和人意識到我一定有計畫,趁著空檔詢問我的計畫。

  我馬上將計畫內容告訴和人,希望他能夠使用魔法將大範圍的火焰熄滅,不管能夠熄滅多久都好。

  「沒問題。」和人信心滿滿地說道。

  和人身上湧出水屬性魔力,握緊著手中的刀面對前方,隨後開始編制魔法陣並詠唱咒文,薩摩曼察覺到不妙,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和人拉走,趕緊使用火焰攻擊。

  然而薩摩曼的火焰並未成功傷害到和人,而是被巨大的風牆擋住,不愧是溫蒂。

  「吹熄生命之火,讓大地見識死亡,『冰心流•冰河期!』」和人使用魔法的同時向前揮出水平斬,一瞬間大範圍的火焰都被冰覆蓋住,我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剛剛地形變化時發生特殊的事情,就是有某些地方完全沒有變化,明顯是受到保護才會那樣,薩摩曼一定沒想到自己設下的防護魔法居然反過來被利用,當然泰拉搞不好沒想那麼多。

  薩摩曼不可能讓我們對魔法陣進行攻擊或是改造,於是繼續使用魔法攻擊試圖阻擋我,而火焰熄滅的瞬間有許多人看見我們,馬上使用自己的魔法幫助我們,導致薩摩曼又得分心處理他們。

  我趕緊趁著這個時間去破壞那些魔法陣,而破壞的一瞬間,幻覺的效果減弱許多,地形開始逐漸變為正常,奇怪的感覺也消失無蹤,同時火牆減少一些,我們能夠放更多的心力在戰鬥上。

 「該讓表演結束了。」我面對薩摩曼忍不住想起他之前所說的,現在就讓這場沒有意義的表演結束吧。

~★~

  「幻覺是利用魔法干擾感官…」我不停思考該怎麼辦,普通的五感肯定是沒有作用,如果太依賴第六感還有可能被對方反過來利用,魔力感知也很困難,能感受的出來對方一直在干擾我。

  「算了,面對幻覺急也沒有用。」我命令大家開始休息,並開始編制魔法,如果這招可以成功的話就能夠無傷通過。

  ~★~

  薩摩曼了解自己的長處並不是幻覺魔法,無法像蘇帝魯一樣做到極度細微的控制,所以當幻覺沒有作用的時候,就是該使用火焰的時候了。

  薩摩曼放棄使用幻覺這件事情,地形開始轉為正常,薩摩曼將給予幻覺魔法的魔力給予火焰魔法,讓火焰燃燒得更為猛烈。

  「我不會讓這場表演結束的,你也休想活下去!」在薩摩曼那麼說的瞬間,他的脖子上突然出現一圈的鎖鏈圖案將他勒住,對於這種突發狀況我們不禁愣住。

  「放開我…」薩摩曼面露難色地開口說話,沒過多久那個圖案就消失了,他馬上輕撫自己的脖子放鬆下來。

  「看來是不能殺了你…」薩摩曼氣憤地說道。

  原來那是虛做的,想必是在跟他說不能殺了我,按照托蘿碧雅之前綁架我說的,他們甚至不能夠讓我受重傷。

  看來這場戰鬥會完全由我們取得優勢。

  薩摩曼再次控制火龍攻擊,我馬上組織小隊,分成基本的攻擊以及防守小隊,面對薩摩曼單方面的攻擊這個陣容就可以了。

  防守的隊伍魔法展開魔法陣防禦,火龍噴出來的火焰沒有效果,我們馬上嘗試進攻,但薩摩曼利用火牆的威懾力成功阻擋我們近身戰,一直熄滅火牆這個動作太浪費時間,要更直接的將火牆消去。

  而這個任務就交給和人以及泰拉他們,他們兩個肯定能有效破壞在地上的魔法陣,我則是繼續對付薩摩曼,這樣至少能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們就這樣一直保持著以我為首的攻擊、防禦薩摩曼攻擊的魔法以及和人泰拉組的破壞魔法陣。

  時間一長,薩摩曼漸漸地毫無還手之力,不只魔法接二連三地被破壞,又沒辦法用擅長的火屬性魔法打敗我們,在我們差一點就能夠制服他的時候,他脖子上鎖鏈的圖案再度出現,不只這點,還出現虛的聲音。

  「你果然只能夠當個棋子而已,真的是一點用也沒有。」虛一開口就直接否定薩摩曼的能力,隨後對我說話,「艾爾夫你難道不想看到完美的世界嗎?」

  「你所謂的完美世界不過是你為了個人而創造出來的個人世界,那對人類或是精靈而言才不是什麼完美的世界!精靈界變成現在這樣你都沒有愧疚感嗎!」我忍不住對著虛大喊。

  「是嗎?你遲早會懂的,畢竟憑你是不可能有辦法打倒我的。」虛說完話的同時,鎖鏈圖案開始發光,能看見薩摩曼痛苦的模樣,我趕忙上前想要幫助他,然而一切都來不及了。

  薩摩曼如同魔獸的屍體消失一般,身體化作光點漸漸消失,隨後飄向貫穿天際的光柱,這是強制把人體變成魔力的魔法。

  「為什麼…」我錯愕地看著那些光點飛向光柱,就算薩摩曼是敵人,我也沒想過他會死掉這件事。

  「想必是虛認為他沒有作用了吧,不如讓他直接成為魔力還比較有用。」在一旁的泰拉看著這副光景咬著嘴唇,明顯是不喜歡這種場景。

  許多人更是愣在原地,我只好指揮一部分的人進行偵查並選擇就地紮營。

  而紮營的時候,我數了數人數,有大約四分之一的人因為重傷或是死亡而無法繼續參與後續的戰鬥,只能夠再讓一部分的人帶著重傷的人回去,而至於屍體…最佳的考量下只能夠將他們棄置在這裡。

  如果可以我希望將他們帶回去,之後再好好替他們辦葬禮之類的,然而現在做不到。

  我們將一具具的屍體排列整齊,以我為首在大家面前對他們哀悼,我沒想到那麼快就出現死者,不只這點,敵人還突然在我面前死亡,一下子發生太多事情,我的情緒有點難平息下來。

  ~★~

  托蘿碧雅所使用的魔法是讓風不停地在周圍流動,這點被蘇帝魯發現,因為有這個魔法的關係,所以蘇帝魯不得不多做一個幻覺魔法影響托蘿碧雅。

  目前蘇帝魯使用的魔法有幾十個,全部都是特別針對托蘿碧雅。

  蘇帝魯混在人群中緩慢前行,手裡拿著一把匕首,準備給托蘿碧雅致命的一擊,然而這種事不能急,得要慢慢來,如果太急很有可能被發現。

  蘇帝魯細微地調整魔法,讓托蘿碧雅沒辦法發現他的存在,只是一直維持這種高精度的魔法很累人,對蘇帝魯來說,這是時間與自身的戰鬥,只要自己能夠撐住一定可以殺死托蘿碧雅。

  在最靠近托蘿碧雅的時候,蘇帝魯緩緩抬起手,準備給托蘿碧雅致命一擊的時候。

  「蘇帝魯停手吧,把幻覺解除。」托蘿碧雅一開口讓蘇帝魯的心臟彷彿漏半拍,趕緊穩住自己的心跳並且重新審視魔法有沒有問題。

  「我可不想動手,尤其你的體術那麼弱。」托蘿碧雅又再次開口,不明白她為什麼好像知道自己此刻在哪裡、準備做什麼。

  蘇帝魯在心中說服自己絕對沒有事情,在揮下武器的瞬間,托蘿碧雅抬起手抓住蘇帝魯的手腕,一個動作就將他摔出去。

  「為了在幻覺裡找你浪費我很多時間,馬上丟棄武器投降。」托蘿碧雅擺出架勢,然而在其他人眼中這就像是在對空氣戰鬥,然而周圍沒有人阻止她,而是相信著她。

  「妳是怎麼找到我的?」蘇帝魯忍不住發問,然而托蘿碧雅沒有回話,蘇帝魯才發覺她根本沒有脫離幻覺,為何能夠發現自己。

  蘇帝魯猜測很有可能是她釋放的魔法,然而那股魔法明明就只有控制風的流動而已,不理解的蘇帝魯只能夠繼續編制魔法試圖再次接近蘇帝魯,但這次托蘿碧雅沒有再給他機會,快速的動作後將蘇帝魯制服。

  「蘇帝魯解除魔法。」托蘿碧雅厲聲說道,「你也不用想欺騙我之類的,我已經找到方法能夠辨識幻覺。」

  「可惡…」當蘇帝魯還想找方法脫困的時候,脖子上出現鎖鏈圖案,像是真正的鎖鏈一般緊緊勒住蘇帝魯的脖子。

  「這是什麼…」蘇帝魯痛苦地掙扎著,而托蘿碧雅透過魔法發覺到蘇帝魯的異狀,沒過多久,幻覺消失了,但蘇帝魯同意消失不見。

  「看來虛是覺得你沒有用了。」托蘿碧雅遺憾地說道,看著崔朗厄被擊倒的時候沒有變成魔力,以為虛不會這樣做,現在看來崔朗厄當時不過是離中心點太遠,虛才沒有把他變成魔力。

  「危險結束了,繼續前進吧。」我指揮大家繼續向前,不去思考變成魔力這件事。

  為了讓自己分心,我開始思考破解幻覺這件事。

  我是透過風去感知別人的狀況,蘇帝魯太聰明這點反而讓他輸了,他十分精細的控制每個魔法陣且針對某樣感官,因為如此我才能夠去細細感應每個人的狀況,只有一個人一直不停靠近我,我判斷那就是蘇帝魯,當然也有可能是別人,但我只能夠賭一把,現在看來賭對了,賭上的卻是他的性命。

  ~★~

  「稍微冷靜下來了嗎?」在我離開屍體身旁後,泰拉拿著熱騰騰的食物給我並關心我。

  「嗯,謝謝。」我接過食物之後,緩慢地將食物吃下肚,這些東西是附近的房子搜出來的,比起我們的乾糧還要好許多。

  而我們讓有煮飯經驗的人幫忙,包含溫蒂,一開始她還想待在我身邊,是我讓她去幫忙,她才離開我身邊。

  我看著她煮飯的身影感覺心情愉悅許多,這樣的畫面能夠讓我暫時不要去思考生命這件事情。

  然而只不過是暫時的。

  晚上,我像昨晚一樣抱著溫蒂,只是這次不同,我將臉埋在她的胸口中貪婪地呼吸著,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而溫蒂只是溫柔地安撫著我。

  突然面對生命的消逝讓我理解自己身為領袖的責任,原本他們可以待在親友的身邊,現在卻因為我的關係而上戰場,等同他們將生命託付給我。

  抱著溫蒂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生命的溫暖以及重量,然而這點讓我害怕不已,我希望溫蒂一直待在我的身邊,永遠都不要離去。

  我明白自己的心態變得扭曲,尤其是突然面對這種狀況,就算如此我依然不打算放開溫蒂。

  我將溫蒂抱得更緊,而這樣的動作馬上引來她的不舒服。

  「有點難受…」溫蒂不太舒服地開口。

  「對不起。」我放開溫蒂,抬起身看著她的臉。

  「沒想到今天會發生那麼多事情,但是會變成這樣絕對不是哥哥的錯。」溫蒂指的是薩摩曼突然被化為魔力以及同伴們死去的事情。

  「是因為我…」

  「就算沒有哥哥,托蘿碧雅姐姐依然會帶著他們反抗虛,所以哥哥不用一直自我譴責,如果哥哥還是認為壓力很大不舒服的話,就發洩在我身上吧。」溫蒂打斷我說話,認真地看著我。

  「溫蒂妳在說什麼…」

  「哥哥覺得我在開玩笑嗎?」溫蒂拉開胸口的衣服,露出底下潔白無瑕的鎖骨,上頭沒有太多痕跡讓人好想玷污。

  我忍不住吻上去,這一吻讓溫蒂發出呻吟,但她沒有反抗,而是張開雙臂任我為所欲為。

  我馬上搖搖頭否決內心的想法,就算我們之間的關係再怎麼扭曲,我們還是兄妹。

  「哥哥不要想那麼多,好好放鬆一下吧。」溫蒂抓住我的領口,直接將兩人的距離拉近,隨後品嚐到的是酸甜的滋味,原來溫蒂的嘴唇是如此的柔軟。

  「不行…」我趕緊推開溫蒂,溫蒂只是笑了笑沒有繼續做什麼。

  「這樣子是不是放鬆許多了呢?」溫蒂帶著幾分魅惑的語氣開口。

  「與其說放鬆…根本就是對妳發洩。」我們做這樣的事情並沒有辦法真正地放鬆,不過是藉由快感一時間逃避壓力。

  「就算是發洩也沒有關係,哥哥無論什麼時候、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喔,代價就是要一輩子待在我的身旁。」溫蒂趴在我的胸口說道,而我只是將她抱入懷裡閉上眼準備進入夢鄉。

  居然不回答嗎?但我很清楚的,哥哥和我之間的關係已經難以斷開,但哥哥不可能會讓它斷開,我更是不可能,就讓這股扭曲的關係持續吧。

  ~★~

  「真慘。」我看著眼前的場景忍不住開口,虛居然把沒辦法當作棋子的同伴全化為魔力,證據就是眼前一大堆作為陷阱的魔法陣。

  這些魔法陣的魔力並不統一,而是雜亂無比,每一個魔法陣都是不同人做的,正常來說根本不會這樣做。

  虛本來就是實力至上主義的個性,他大概是趁機分辨誰是能長久幫助他的,誰是只能利用一次,想必前方會充滿許多陷阱。

  然而可不是只有陷阱那麼簡單,虛已經將沒用的人變成魔力,換句話說,接下來的敵人都會比前幾天更加難纏。

  「魔法師們跟我一起破解這些陷阱然後慢慢前進。」我開始著手破壞陷阱這件事情,看來前方是一條漫漫長路,不知道艾爾夫那邊如何。

  ~★~

  「小心點,這些魔法陣很複雜。」泰拉和溫蒂對魔法陣比較了解,他們兩個帶頭指揮魔法師們解除這些魔法。

  我們緩慢地解除這些魔法陣,其中有著各式各樣的,難以解除的我們只能夠躲得遠遠的然後用其他魔法逼迫魔法啟動。

  「這些魔法陣…」泰拉看了看以後好像想說些什麼,然而溫蒂馬上走到她身邊說了些什麼。

  「泰拉怎麼了嗎?」我好奇地詢問。

  「沒什麼,我只是要你們小心安全,這些魔法陣真的很複雜。」泰拉馬上回應我,並且再度提醒同伴們,我沒有多想什麼繼續處理這些魔法。

  「泰拉學姊謝謝妳。」溫蒂向泰拉道謝。

  「不用客氣,他已經背負太多壓力。」泰拉很清楚艾爾夫就算擁有強大的力量,他的心靈終究是個普通人,背負太多的壓力遲早會崩壞的。

  「妳自己也要注意,想要幫艾爾夫分擔壓力要小心,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泰拉忍不住提醒溫蒂,昨晚有注意到艾爾夫的異狀,相信事後艾爾夫一定會去找溫蒂做發洩的動作。

  「我一點也沒關係喔。」溫蒂只是溫柔地笑了笑,是真正的一點也不在意。

  「…這是你們的關係我不會多說什麼的,繼續處理魔法陣吧。」泰拉無奈地說完後繼續指揮大家破解魔法陣。

  ~★~

  「剩下三天…」我忍不住喃喃道,剩下三天就要阻止虛使用這股魔法,然而路途還那麼遙遠,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也不知道。

  生命二字壓在心頭上,明明是該好好睡覺休息的時候,自己卻沒辦法好好入眠。

  「哥哥又睡不著了嗎?」溫蒂感受到我的心跳加快,揉了揉惺忪的雙眼詢問我。

  「沒什麼,妳今天做了很多事情,趕緊睡覺吧。」我趕緊催促溫蒂睡覺,今天她和泰拉一直在破解魔法陣,想必很累。

  「不要,我要跟哥哥一起睡著。」溫蒂撒嬌地抱著我,我只是推開她。

  「我不太舒服,等等再睡。」我爬起身來,想要讓自己的狀況穩定下來,然而一起身就會看到那貫穿天際的光柱,它還在那裡,就代表和平還未到來。

  或許是我看太久,溫蒂直接抬起手將我的雙眼蓋住。

  「先不要注視著它。我知道這只是一種逃避,但是現在先逃避吧,等到明日太陽升起之時,我們再來一同好好面對。」

  「如果我辦不到呢…這個世界如果真的滅亡該怎麼辦…」

  「那也沒關係,因為哥哥不是獨自一人,身旁還有我們,就算這個世界真的因此滅亡,也不是哥哥一個人的責任,所以此時此刻,好好休息吧。」溫蒂拉著我緩緩坐下,隨後我伴隨她的動作進入她的懷裡,我不想再想其他的東西了,此時讓我好好休息吧。

  原本我應該是是個普通人,卻走上如此不平凡的道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