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10:艾可(2/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8-08 01:34:25 | 巴幣 32 | 人氣 316


這次終於難得達成一週一更了(最好


順便跟大家分享今天的仰望星空晚餐,蝦子擺成這樣莫名喜感~


再次放上BGM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

    「這裡快塌了!」亞歷克斯對吉米大喊。

    「她能走動嗎?」吉米瞧了剛從鬼魂恢復人形的塔緹雅娜一眼,接著瞄向天花板,其中一角有個通往實驗室底部的巨大通風口,或許那就是他們返回地面的唯一機會。

    「她還很虛弱!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碎石墜落腳邊讓亞歷克斯差點摔倒,來自地底的機械轟隆聲距離克拉肯聖殿越來越近。「這樣下去我們會被活埋!」

    「抱緊你的未婚妻,史克爾格魯伯教授,回地面的路程可能有點顛簸。」屁普從吉米的掌心流出。

    「你這是要……哇喔──」亞歷克斯被吞進黏液時只能淒厲尖叫。

    「喔對,我得把德‧拉以克一併帶出去,所以請忍著點吧。」他順手捲起亞伯拉罕的屍體爬上岩壁。

    「別把我們跟屍體包一起!啊啊!救命!」

    「別叫了,教授,你這樣會被屁普給嗆死。」

    「去你的!」

    「不客氣。」

    重生之門發出最後一道低吼便崩裂傾倒,但吉米隱約察覺有東西從圓拱殘骸裡爬了出來。

    他們最好快點離開這鬼地方。

    從圓拱殘骸爬出的物體對鑽進通風口的屁普發出咆哮。

    一隻青銅大手破土而出。

    從圓拱殘骸爬出的物體發現青銅大手時微微顫抖起來,在更多佈滿鏽蝕的軀幹浮出地表時迅速爬向從沉睡中甦醒的塔羅斯。

    「命令是戰鬥?抑或征服?」塔羅斯張口發出隆隆巨響。

    「我們不再需要命令。

    那物體的聲音在塔羅斯體內響起。

~*~

    第一隻爬上颶風號的海妖伸長脖子張開血盆大口,驚天動地的尖叫讓裡頭眾人全數跪倒。

    「那什麼鬼東西?!」帖木兒摀住耳朵起身,發現有半船的人被尖叫聲給震暈了。「該死!給我醒來!」他抱起失去意識的理查大罵。

    「海妖!」比利痛苦地開口。

    「啥?」

    「海妖!塞壬!希臘神話裡那群唱歌誘惑人的怪物!」

    「牠們現在一點也不像在唱歌!」

    「海妖肯定被颶風號給吸引到海面上了!牠們是亞特蘭提斯人的手下敗將,隨時在找機會報仇!」比利衝向儀表板試圖尋找任何能展開反擊的按鈕。

    「……我們該如何對付海妖?」潘蜜拉搖搖晃晃地起身。

    「子彈就能解決,但牠們數量實在太多了!」他瞪視幾乎佔據整個儀表板的光點。

    颶風號大門傳來敲擊悶響。

    「牠們要闖進來了!」帖木兒不快地舉槍,數把斧頭從艙門中央鑿了進來。

    「在這裡!防護電網!」比利大吼著敲下按鈕。強光瞬間包覆颶風號,手持武器的海妖們抽搐著摔回海裡,伴隨成串震耳欲聾的尖叫。「好像甩掉牠們了!」

    「但我們快要撞上阿卡特拉斯島了!」潘蜜拉指向儀表板上的警示燈。

    「幹──」比利在颶風號撞擊礁岩前拉下剎車,泡沫狀的緩衝物質從四處噴濺而出將船艙淹沒。「咳咳!大家還活著嗎?」

    「這是……怎麼回事?」翁肥呻吟著拖著露西鑽出泡沫,順便推開摔到他們身上的坎蒂和翹鬍子警官。

    「我們怎麼會泡在一堆臭泡泡裡?」坎蒂嫌惡地皺眉。

    「呃……海底版防撞氣囊?我們差點撞上整座島欸。」比利拍掉肩上的泡沫答腔。

    「好吧,挺先進的。」

    「噁心。」帖木兒掙扎著抓住理查撞上艙壁。「嘖!快醒醒啊小混蛋!」他輕拍金髮殺手的臉頰。

    「……帖木兒?」理查睜開眼睛。

    「你沒事吧?」

    「頭好暈……但我們剛才……」深藍色雙眼流露恐懼。

    「我們剛才被海妖纏上,比利在儀表上找到按鈕把牠們趕走了,但我不認為那群怪物會輕易罷手。」他擦拭理查臉上的泡沫說道。

    「海妖?」就在理查想繼續詢問時,稍早被海妖們狠狠蹂躪的颶風號艙門終於支撐不住而轟然倒下。「我們抵達阿卡特拉斯島了?」

    「沒錯。」他瞪視隱藏拉以克生技公司秘密實驗室的廢棄監獄。

    「等等!那是什麼?」比利發現一大團垃圾從遠處滾來。

    「那是……」理查在垃圾團扭動著撞上路燈時恍然大悟地怒吼。「屁普!」

    「該死!」帖木兒又舉起槍。

    「吉米?」

    翁肥瞪大眼睛。

~*~

    酒保摀著受傷的手臂滾進酒吧地窖。

    自從退伍後他就沒見過這麼多血。

    「警笛……我聽見警笛聲了……」老江艱難地抬頭。

    「別動!」他壓住人口販子滲血的上腹。「你最好別在條子趕來前掛掉!」

    「噢!你覺得那會是什麼?」老江瞇起眼睛。

    「什麼?」

    「那些怪物。」

    「看起來像之前新聞上的放屁飛天魚怪,但又能變成人形,天知道是什麼鬼東西。」酒保沮喪地搖頭。「還好能用子彈幹掉,不然就糟了。」

    「我搬來峽灣前……曾經遇過類似那些鬼東西的生物。」老江努力擠出句子。

    「別跟我說這和德‧拉以克家族有關。」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年輕時在亞伯拉罕底下做事。」

    「你當時見到什麼?」

    「亞伯拉罕說……世上有種叫海妖的海底生物,像是長了青蛙臉的大猴子,母的能用歌聲迷惑人,公的要是拿到樂器就能馬上演奏出好音樂,他一直很想要一隻,雖然聽他的形容根本和吃人妖怪沒兩樣……」老江咳嗽幾聲。「我們有次在東加真的遇到了。那天深夜我在甲板上抽菸,正想跟大副聊幾句時,一道畸形人影從船尾爬了過去。我敢對天發誓,那東西絕對不是人類。」

    酒保只能絕望地瞪著他,混亂腳步伴隨警笛聲從地窖上頭傳來。

    「大副先開了槍,十之八九打中那東西的要害,那東西發出可怕的尖叫聲在船上四處亂竄,等到亞伯拉罕趕來時已經被我們打成蜂窩了,連做成標本都無法,他告訴我們那就是海妖……至於大副在那件事情後似乎被海妖的尖叫聲搞到精神錯亂,沒多久就自殺死了。」

    「這實在……很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大副自殺前找我說的話。」老江抽搐著揪住酒保的衣領。「『海妖有天會找上我們!』那怪物就算死了還是陰魂不散!這或許就是海妖的復仇!我們都成了復仇對象!」

    「冷靜點啦!」酒保連忙把他推回地上,無法阻止年邁且失血過多的人口販子陷入休克。

    「有人在下面嗎?」一個警察對他們大喊。

    「有人受重傷了!」酒保吼了回去。

    「撐著點!我們馬上就來!」

    然而警察的聲音隨即被海妖尖叫掩蓋。

~*~

(亞特蘭提斯)

    阿芒德對眼前所見露出微笑。

    「陛下真認為那群人類能同時對付塔羅斯和海妖?」戰爭大臣不耐煩地指著颶風號的影像,殺手們正忙著朝渾身裹滿塵土和廢棄物的屁普開槍。

    「喚醒塔羅斯的儀式要是失敗,恐怕連亞特蘭提斯都會受到波及。」宰相焦慮地絞著手指。

    「我對他們有信心。」他向眾臣解釋。

    「不,陛下,千年會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如果甦醒的是克拉肯而非艾可,我們可能會因此損失不少……」戰爭大臣衝向他怒吼。

    「千年會?」他的笑容讓戰爭大臣驚駭地張大嘴巴。「我可不記得有跟各位提過千年會啊。」

    「我……這……」

    「我真不敢相信你會魯莽到這種程度,戰爭大臣,還是奪權在望的薰陶感讓你失去了判斷能力?」阿芒德問道。

    「可惡!」戰爭大臣爆出咒罵。

    「我確實該在擊沉千年會的潛水艇那天湮滅所有證據,獨自面對人類意外藉由殘片獲得魔法的後果。」他示意侍衛們將戰爭大臣五花大綁。「但我錯了,不該突然良心大發任由撿破爛的海妖拖走潛水艇殘骸,牠們肯定從倖存的人類身上獲得不少資訊。而你,親愛的戰爭大臣,想必你就是在保留區聽見流傳於海妖之口的救世主謠言吧。」

    「不……陛下誤會了……事情不是陛下想的這樣!」

    「我們等著瞧。」他在戰爭大臣被拖走時這麼說。「抱歉,不該在這種時候把場面搞成鬧劇。」

    「難道陛下在懷疑戰爭大臣意圖勾結海妖造反?」宰相不敢置信地開口。

    「長老的追隨者仍在宮廷肆虐,不是只有海妖相信救世主這種極具吸引力的謠言。」阿芒德丟給他這句話。

    「陛下的意思是……」

    「你相信救世主嗎,宰相?」

~*~

(二十年前)

    「你相信救世主嗎?」牧師看著吉米。

    「我想是吧。」吉米放下聖經,不時瞄往倚在教堂門口一臉不耐煩的小陳。「我爸媽又跟你抱怨些什麼了?」

    「他們認為你最近總是心神不寧。」

    「這在快要畢業卻對人生迷惘的高中生身上似乎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所以你要更堅定自己的信念,吉米。」牧師握住他的手說道。

    「相信救世主?」

    「當然。」

    「與其相信上帝,不如相信牧師背著你爸和你媽偷情吧。」小陳在走回鴛鴦中菜館的路上不禁吐槽。

    「我總覺得這已經形成一種見光死的三角關係。」吉米翻了個白眼。

    「爛電影等級的三角關係。」

    「寫成劇本絕對得金酸莓獎。」

    「不過話說回來,你爸媽還沒回國嗎?」小陳在書店前停下腳步。

    「可能今晚或明天早上吧,想一起吃晚餐打電動嗎?」

    「樂意之至,不過先等我買個雜誌。」

    「好啊。」



~待續~



泡泡防撞氣囊有種Demolition Man的fuˊ艸ˋ

(翁肥:結果吉米滿身垃圾跑回來了QAQ)

(吉米:至少不是從馬桶裡鑽出來^V^)

(殺手好基友:噁)

(亞歷克斯:...help.)

只能說亞歷克斯不管在哪個故事裡都是衰尾道人啊orz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這個披薩真棒,希望接下來它的餅皮上不要有任何三色豆.jpg(X
2021-08-08 07:13:47
黃勤(金絲眼鏡)
三色豆太多出場機會了啦XD
2021-08-08 13:33:23
ilwiKAMINA
醒的到底是克拉肯還是艾可,取決於你不想要的是哪一個XD不然就不叫賽缺了XD
2021-08-09 02:23:53
黃勤(金絲眼鏡)
角色們最不想要的發展就是最適合他們的劇情(喂
2021-08-09 10:58:07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拿石頭砸你
2021-08-12 13:39:48
黃勤(金絲眼鏡)
[e35]
2021-08-12 13:40: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