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札克線幕間插曲】無罪者,繼承者,是惡魔,是天使

Oldchild | 2021-08-08 00:39:24 | 巴幣 12 | 人氣 61


嬰兒明亮有活力的哭聲迴盪著整個室內,無法言語的他們只能用使勁全力大哭這種方法來表達自己的不適。

因為妻子忙不開手而趕來的男人即時幫她換好尿濕的尿布,隨後輕輕搖著襁褓中的嬰兒安撫她的情緒,但還是不夠,還要加上鬼臉才能讓她停止哭泣隨後沉沉睡去。說來奇怪,這孩子只有在黑暗中和尿布髒了才會哭鬧,其餘時光都很乖巧和安靜,不是東看西看,就是呼呼大睡。

然後……

「我果然很討厭這個嬰兒」

面對乖巧好帶的嬰兒,男人這麼低語著,一邊扶著嬰兒還脆弱的後頸將她輕輕放回床上。

嬰兒是名女嬰,皮膚白的就像透明一樣,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真的存在。這孩子完美繼承她母親像雪一樣的頭髮,頭髮就像天上的雲朵一樣輕柔。她大大的眼睛圓潤水亮很可愛,眼睛的眼色則有如最高貴的海藍寶石深邃。如果長大之後肯定是個可愛的美少女。

然而看著那雙眼睛讓男人內心複雜,也可以說心煩,因為會從她身上回想起一年前孩子的母親懷上她同時發生的惡夢。

她並不是這個男人的孩子,可又是男人的結髮妻子所生。是妻子被強暴後,不被期待降生的生命。

而男人正是今年15歲的「修雷特.托拉.比楊德.芭絲特」。

*

雖然因為她頭上晃動的柔軟貓耳和自己頭上的貓耳一樣感到鬆了口氣,但我還是很討厭這個孩子。

早上高光的環境裡,我們貓人的瞳孔會本能地縮成一直線,這孩子比她的母親更深邃的海藍色雙眼當然也會;但到了光線不再明亮的夜晚,這
孩子的瞳孔並不會像我們一樣擴張到最大,也可能因為這樣,她到了黑壓壓一片的晚上總會害怕而夜啼。

她身上流著那另一半的血,是給我、安娜、姊姊、哥哥帶來莫大痛苦的那個「惡魔」。

我雖然沒有親眼看過那個惡魔,也沒有問過安娜他的長相,因為這對她來說太殘忍了。只知道,是自己的哥哥「札克.比楊德」親手除掉了這個禍害。

看著她熟睡的臉,雙手不自覺就伸向女嬰的脖子,然後思緒漸漸回到了過去。


在跟札克離別後,修雷特帶著一個可能是「札克忘記帶走,看起來很重要的東西」和「一些想法」回到了新的村子。

以為可以拋棄過去的陰影,跟安娜手牽手重新人生再開的。

結果卻是在幾周後注意到安娜吃完東西開始嘔吐的噩耗。

再被收養前曾經是醫生世家的姊姊曾跟自己分享過,懷孕初期時會有所謂孕吐的徵兆,代表肚子裡孕育了一個新生命;但修雷特那時面如死灰,完全開心不起來。

他根本就沒與安娜進行過所謂的「雙人運動」,最親密的接觸頂多就是牽牽小手。

如果說牽手會懷孕的話,那自己的姐姐經常牽著札克和自己到處跑,家裡不就一下都是小孩了嗎?只可能是自己擔心的那個事情。

果不其然,隨著安娜的小腹漸漸隆起,也應證了他的設想,安娜懷孕了,懷著一半是惡魔的東西。

那時的安娜處境十分艱苦,雙親在那次事件中被殺死,然後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

為了保護安娜的名聲以及讓她振作,修雷特就這麼鼓起勇氣向安娜求婚,理所當然在安娜喜極而泣的眼淚下點頭同意了。沒有聲勢浩大的迎娶、華麗的婚禮,漂亮的婚紗,就只是向全村宣告修雷特與安娜成婚而已,喔,還有可愛的新娘而已。

雖然說修雷特還知道能用一些藥草達到人工流產的目的,但風險實在太高,常發生後續不孕的狀況,也很常發生一屍兩命的慘況。

經過幾個月的漫長等待下,安娜經歷一番痛苦的分娩產下了一名看起來還算是健康的女嬰。一半人類,一半貓人的雜種,沒有缺胳膊少腿已經是奇蹟,也有多出一些功能重複的器官,像兩對耳朵那樣。第一眼看來,整體來說還算是偏向貓人。

很奇怪,聽說孩子一出生都會大哭才對,但不適用在這孩子出生時的情景。

她剛出生時絕對稱不上可愛。

皺著眉頭的表情十分悲傷,但沒有哭泣、少了洪亮的哭聲,甚至覺得它湛藍的眼神十分空洞,像剛經歷了什麼生理死別的大事。

這——大概就是惡魔血統作祟吧?

修雷特對此不自覺的感到全身發寒。


「還給我,修雷特!」

要不是安娜的阻攔,本來是計畫在妻子平安的將她生下來後,就立刻把這詭異的孩子丟到森林裡裡放她自生自滅的。

安娜緊緊的將她擁在懷中,堅定著保護她。

「不行,再怎麼說孩子是無辜的,不應該讓這個孩子背負著我們的仇恨。」

「可是,她是那個……」

安娜瞪著她:「我喜歡的是那個善良的修雷特,哼~」隨後生氣地轉頭不再正視修雷特。

修雷特還是很不爽。

平常都很信賴自己的安娜竟然為了這個東西對自己生氣,差點就變成家庭革命。

而且那東西正睜大湛藍的雙眼看著這邊,微微張著嘴,看起來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在驚訝,隨後她突然對著修雷特伸出嬰兒肥肥的手咯咯笑著。

「哼,別以為裝可愛就能改變我對妳的評價。」修雷特抱著胸,瞇起眼小聲不悅的說。

注意到懷中的動靜,安娜看了一眼懷中開心的孩子,埋怨修雷特的心情一掃而空。

「她好像很喜歡修雷特呢。」

「……」

雖然本能的排斥,但看著她可愛的笑容緊繃的眉頭還是鬆了下來。輕輕伸過去的手指被她嬌小的手掌抓住。

「幫她取個名字吧。」

「隨便妳,我到現在還很煩躁,頭腦轉不過來……唉!」

安娜鼓起臉頰表達對修雷特的不滿,修雷特也覺得剛剛的態度不是很好,覺得慚愧地轉頭不敢面對安娜。

「真過分——我想想,希望不受祝福而誕生的她能得到幸福,今後的人生在黑暗中也能像星辰、后與妃們(只這裡的月亮們)閃閃發亮,甚至為困在黑夜的迷途旅人指引明路,伊歐、伊歐(Io)……叫艾(Iah)好了。嗯~~~然後中間的祝福名……」

「就用諾莉不就好了,今天剛好是這個星座初昇的日子。然後也是那個人……」

「用神祇的名字?真大膽呢,不過不壞呢……給予祈禱者祝福的神明。」

一般來說,就算是不常用於稱呼的祝福名也鮮少使用神祇的名字。

「那就決定她的名字就叫做『艾.諾莉.比楊德.芭斯特』。」

「這樣好嗎?用上這個姓氏不就代表……」

修雷特輕輕嘆息:「沒關係,這個姓氏的用意也許就應該是這樣。但要記得,我沒有很喜歡她,不要讓她叫我爸爸,很噁心。」手抱著胸口,一臉嫌棄。

「是是是……」她看向懷中嬌小的生命,對著她輕輕說著:「聽好囉,妳的名字叫做『艾.諾莉.比楊德』喔。」

「答~~~~~」

艾好像是聽得懂話語一樣,開心的笑著,發出嬰兒尖銳的叫聲。

「修雷特,快看,她好像很喜歡這個名字。」

安娜興奮地轉頭看向修雷特,想像修雷特分享這份驚喜。此刻,兩母女的表情幾乎同步,安娜如此欣喜的表情在發生那件事之後就沒有看過。

「她應該聽不懂吧……」

算了,要是安娜因為這個孩子而重獲笑容,好像也不是那麼壞。


回憶終了,他長舒一口氣,也恢復了理智的情緒。

「把氣出在一個無辜的孩子上,我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啊?殺死這個孩子就能不痛苦了嗎?我想只會讓內心更痛苦而已。」

朝著她脖子前進雙手突然轉向,一根巨大的手指輕輕戳著她圓滾滾的臉頰。

比想像中的更加細嫩有彈性,只要手指一移開又會立刻恢復原狀。

熟睡的她眼睛微微張開,稍微有點起床氣的怒瞪著修雷特一下。還以為會因為被吵醒而大哭一場,沒想到,她又對著修雷特笑著,隨後又乖巧地睡著。

就好像宣示可以讓自己肆意玩弄,修雷特驚喜後一不小心就玩上癮了。

憎恨的表情馬上煙消雲散,整個人變得慈祥起來。

「呵~可愛的小天使,跟媽媽一樣可愛呢。」

突然感到後面有個視線刺向後頸,修雷特本能的快速轉頭國去。

門虛掩著,門縫後一雙水藍色的眼睛悄悄窺視著裡面,得意的偷笑著。那雙微微瞇起的眼睛和為微挑起的眉毛像說「說了那麼多還不是淪陷了」。

修雷特無所適從,也找不到任何藉口狡辯自己對這個小孩開始有好感的事實,也就只能抓抓頭屈服了。

「唉,輸了啊……沒辦法,誰叫艾這麼可愛,啊哈哈……」

「啊啊~」

她發出沒意義的狀聲詞,像是在說「是阿。」

修雷特忍不住撫摸她天真無邪的睡臉。

「哼,臭屁的小可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