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32 騙子

Nobody班導 | 2021-08-08 00:00:09 | 巴幣 1274 | 人氣 340

連載中《戀人未滿篇》
資料夾簡介
講述熱愛跑步的少年和行動不便的少女在醫院中偶然相遇,之後在學校和更多朋友所一起發生的青春故事。 希望這篇故事可以讓你/妳感受到其中的溫柔。 縮圖已經過原繪師同意

32
騙子


  步關在房間一整晚,直至清醒時已是清晨四點。


  他彎起身,紅腫的眼睛花了幾秒才得以睜開,因為哭著哭著就累得睡去,連洗澡都忘了,於是他到浴室簡單沖洗一下。


  沖洗完畢,他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即使洗過這張整晚伴著淚水入眠的臉,依舊是憔悴不已,但他也不管了。


  雖然時間還早,步仍換上校服,打算下樓等著時間到了後去上學,即使他現在的心情是一點都不想去上學。


  到了客廳,他發現桌上有紙條,紙條上寫「咖哩在冰箱,記得加熱吃哦,老爸留。」


  「咕嚕嚕……」


  將近快9個小時沒吃東西,步的肚子也到了臨界點,發出了抗議聲。於是默默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簡單處理早餐後就上學了。


  可是到了學校也是渾渾噩噩地過了一天,今天的心跟身一樣都是彷彿被綁上鐵塊一下沉重。


  「誠貴同學。」


  步小愣一下,然後拙劣地擠出樂在表面苦在心頭的笑容轉身。


  「前輩呀......要放學回家了嗎?」


  紬看起來和平時比起格外冷靜,有點冷靜到像是故意裝作冷靜的。


  「是啊,一起回家吧。」


  「抱歉,我還有社團活動呢......」


  「那我等你好了,順便欣賞你跑步的樣子。」紬笑出來,可依舊無法改變步的想法。


  「會很久的哦,前輩應該要把時間拿來複習吧?」


  「才剛考完試唸什麼書啊......」


  「那畫畫呢?應該──」


  「誠貴同學。」


  步愣住,直視對方的雙眸只有一秒就移開。


  「可以......私下談談嗎?」


※     ※     ※


  「就是這裡嗎?」


  步人穿著簡便黑外套與黑長褲,還戴個口罩、墨鏡與帽子,搞得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來到Feu Café的店前仰望該招牌。


  他手上拿著步的筆記本,是趁步昨晚睡著時偷偷拿走的,而他現在站在這裡就是為了要把這本交給伊凡娜,會知道伊凡娜在這間店,也是從筆記本上知道的。


  他知道,步大概是因為某些原因,導致和紬的關係發生改變,而生為父親力所能及的事情,除了聽兒子發洩、引導兒子之外,只有這種事可以做了。


  不過,他遲遲不敢進去的原因就是怕伊凡娜會認出自己,即使他都全身包緊緊的了。


  「……唉呀!管他的!豁出去了!」他猛地推開門,這反而讓廳內所有客人都看向他,由於步人的打扮過於可疑,所以大家臉上都掛著擔心的神情,讓他不禁後悔「該死,我幹嘛推這麼大力呀……」


  他默默走到櫃檯,很慶幸伊凡娜好像不在店裡,向店員遞出筆記本,刻意壓低音量說:「那個……請幫我轉交給你們店內的伊凡娜.波魯霍維克小姐好嗎?」


  「波魯……霍……呃,這位先生,您是指七瀨伊凡娜吧?那您是?」店員因唸不太出那個姓氏而苦笑回應。


  「啊……我是……她女兒的朋友的爸爸,總而言之,請交──」


  「先生要找伊凡娜的話他就在後面哦,伊凡娜──有人找妳唷──」


  步人全身的毛都嚇得豎起,趕緊對著轉身對後方喊人的店員低吼說:「不用了!我放在這裡,我馬上就──」


  「來了!誰呀?」


  伊凡娜一邊用圍裙擦擦濕手一邊走出來,與偽裝的步人對上眼,隨後便露出疑惑的表情。


  就當她要開口詢問前,步人就把筆記本丟到桌上,轉身拉開門逃跑了。


  「好奇怪的人啊……這個是剛剛那位先生要給妳的,他說他是紬的朋友的爸爸。」


  伊凡娜一邊拿起筆記本,聽到同事說到「紬的朋友的爸爸」這句後,便立刻撐大雙眼、倒抽口氣,原先平靜的心弦被狠狠她胡亂撥弄。


  不顧同事呼喊的她衝出店外,急忙看看左右兩邊的人行道,但都找不到人。


  「……」伊凡娜緊緊擰著胸口,彷彿正有種強烈的情感正在她心中澎湃的脈動,都快要衝出胸口了。


  她瞧著手中的厚厚又皺皺的筆記本,翻開來看看,發現內容全是步所紀錄的,關於紬的各種大小事、各種輪椅人士、PTSD的資料以及步自己的心情紀錄。


  從潦草但依然可懂的文字中,伊凡娜深切感受到步的細心,因此眼神變得舒緩又欣慰地笑了。


  與此同時她想起之前紬哭泣的樣子,還有和步談完火災的事情後,對方那張僵硬的假笑。


  以這兩個事情,再加上送來給自己的這本筆記來推測事情全貌,伊凡娜闔上筆記本,眉頭緊緊蹙起,堅毅地握拳。


  「好!」


※     ※     ※


  步和紬到了比較無人的銀杏樹下,地上的淺綠色銀杏樹葉一片片多到像是撲了一層綠地毯,讓人心曠神怡。


  但對此刻都心煩意亂的兩人來說,這種景色並無所用處。


  「我......做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事嗎?」紬率先提問。


  「沒有......」


  「那為什麼?最近都離我離得遠遠的?」


  步始終不直視紬,眼神飄移不定,在思索著讓自己可以趕緊逃避這個狀況的句子。


  「前輩什麼也沒錯......只是......只是我……」


  紬重重用鼻子嘆了一次息,眉頭稍稍不悅地蹙起問:「是因為石原吧?」


  這下,步總算是正面注視了紬,但這回換紬沒有直視步,而是不悅地看向旁邊的樹叢。


  「......他昨天向我告白了,也跟我說了,你都說了些什麼......所以我早就知道你疏遠我的理由,只是......」


  紬越說心情越是激動,雙手抓緊裙子抓到都變得皺皺的了,淚逐漸矇上眼前,忍耐許久的怒氣從喉間爆發,用那雙顫抖的雙唇表達出來。


  「只是!我沒有想到你這麼膽小又自以為是!」


  「......」


  「喜歡也不說,討厭也不說......你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表示!難道你認為這樣刻意疏遠我,就對我比較好嗎?」


  憤怒的爆發,代表著過往所隱忍的苦也將一併被發洩出。說到這裡,紬的精巧小臉上已然多了兩行淚痕,斗大的淚珠一顆顆從下巴滴落至手背與裙子上。


  紬啜泣到說不出話來,低著頭緊咬顫抖的下唇、緊閉雙眼,打算強行忍住如雨滴落下的淚水與哭意,但此舉也只不過是亡羊補牢。


  步也沉默了許久,直到紬說出令兩人都心疼不已的話語。


  「你對我來說......已經是很重要的人了不是嗎?所以......不要這樣對我啊......」


  可是強隱忍住淚水的步繼續丟出各種逃避的話:「前輩因為我而成績退步,還遲到了好多次......這樣一點不像學生會長吧?」


  「那又怎麼樣啊!?」


  「呃!」紬突然抬頭吼道,用那張哭花的小臉怒瞪著步,讓步有些嚇到。


  「『直樹跟前輩比較般配』!?因為直樹和我一樣喜歡看書又懂畫畫!共通話題很多!頭腦都很好!你就認為我就應該跟他在一起嗎!?那我自己的感受怎麼辦!?」


  雙肩早已失去了自制力瘋狂顫抖,眼睛如同洩了洪的水壩,不停流露出一顆顆飽含著紬真心的淚珠。


  紬從未在別人面前露出這般真實的模樣,甚至都沒有在最親的伊凡娜面前,如此真情地流露,她因此深感丟臉地摀住此刻的哭相,發出痛切心骨,卻又不敢放聲的低吟。


  「不要......擅自決定我喜歡的人呀......」


  紬的字字句句都喊到了步內心,只是被一面牆給擋住,無法讓步的內心完全接收。


  「我喜歡前輩!」這簡單的五個字,同樣也被這面牆給擋著,怎麼樣也說不出來。


  滴答、滴答,兩道極為細小的水滴落地聲,無人聽聞地默默墜地。


  「......前輩跟我在一起,會惹人嫌話的。」


  紬霎然放下雙手,握拳重重槌打著大腿,迅速吸一口氣後再緊閉雙眼,大喝一聲:「我喜歡你啦!還聽不懂嗎!?大笨蛋!」


  她睜開哭得紅腫的雙眼繼續說。


  「要是變得優秀的代價,是無法喜歡自己喜歡的人......這樣的話!我不需要那麼優秀!」


  紬說完這句自私的話後,本來是用滿溢決心的淚眸怒瞠著步,但她被對方此刻的模樣給愕然地屏住呼吸。


  「......」臉上同樣多了兩行淚痕的步,一句話也說不出,表情已經變得麻木、無奈又憔悴,就好像已經放棄了掙扎,並準備好單方面繼續承受紬所囤積的所有負面情緒。


  紬的語氣頓時變得溫柔……甚至有些膽怯地問:「跟我在一起......很麻煩嗎?」


  「......是啊,我要是跟前輩在一起的話,前輩容易被人說閒話的,所以……所以還是離我遠一點吧……而且,『知道我做過什麼事之後,你就不會喜歡我了......』」


  對步徹底絕望的紬吸了鼻水後,面露失望又痛心的哭臉推動輪椅的把手,從步的身邊掠過。


  ──我是絕對不會做出傷害前輩的事情的,所以……前輩可以相信我嗎?


  「騙子……」


  當紬與步離得最近的瞬間,步很想伸手抓住對方,但當自己採取行動時,對方就像風一樣,抓也抓不住。


  步後悔又無奈地崩潰哭泣,心徹徹底底地少了一塊重要的部分,滴落在土地上的淚水像雨點一樣繁多。


  而紬,一路上低著頭,為的只是不要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醜態,但是綁起馬尾的她不管低得多低,都還是會引人側目。


  於是她憤而將綁在馬尾的紅線扯掉,隨地丟棄,讓銀色的長髮垂落遮掩住自己的真面目,再也不想讓人瞧見了。


To be continued


我看我寫完這章後,我應該暫時架設一座保護步的城牆……

可能大家會覺得很奇怪,紬都已經告白了,步為什麼還不肯接受?那當然是因為這樣寫才可以加長進度……

我是說,這世界上是真的有人笨到因為自己種種條件配不上對方,所以就將最愛的人拱手讓人的男女,他們都有自己的理由。

當然各位還是想狠狠k步的腦袋還是隨意啦owo但請不要罵得太過分哦w身為原作者我看到太過分的話也會受傷了W



創作回應

deadking
步:絕對不能讓紬知道,我因為發現我爸和他爸有一腿,放火把他爸給燒死的事情(喂)
2021-08-08 11:10:41
Nobody班導
等等wwww這個劇情好暴走ww
2021-08-10 00:55:52
YJ喝可樂
看完這話 想揍男主 這是正常的嗎
2021-08-08 13:35:57
Nobody班導
新、新讀者ㄇ!?
沒錯www是正常的www不想揍的都有聖母屬性ww
2021-08-10 00:56:39
艾德華尤里
竹馬去尋竹馬←聽歌時突然聽到的,直樹追學姊是假的,追步是真的(拇指)
騷操作:直樹對著步說:「我追學姊就是要讓你傷心,這樣我才有機會阿!笨蛋!」
2021-08-09 20:13:29
Nobody班導
這個劇情也好暴走啊xdddddd
2021-08-10 00:56:52
河合艾梅莉
看來伊凡娜和步人果然曾經有過不尋常的關係哦,嘿嘿嘿,難道是特殊交友關係嗎~

至於紬和步,雖然這種發展是顯而易見的,不過看的還是相當讓人難過啊
看了上面幾乎都是罵步的留言我也稍微消氣就不罵他了

不過生氣和哭泣的紬也好可愛哦///
2021-08-15 20:27:12
Nobody班導
關係將在之後揭曉OWO

真的~~~~我其實最喜歡的橋段就是想像&描寫紬哭泣生氣的模樣
2021-08-16 02:09:2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伊凡娜和步人之間的菇線很定和那場大火肯定有關諾,只是步人躲她的行為有點萌ww

步太自卑了,明明紬都已經這麼明說了卻還是那樣....
但看看樓上後,我想我也和艾梅莉一樣就不罵他了,於是我去開俯衝轟炸機(等等wwww

https://img.kurocore.com/pi/088/878/88878427_0.jpg
2021-08-15 21:40:56
Nobody班導
畢竟誠貴家跟七瀨家的關係不淺啊WWWW

那個轟炸機圖笑死WWWWW
2021-08-16 01:26:3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