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3

小光光 | 2021-08-07 20:00:39 | 巴幣 0 | 人氣 38


「阿,曉月你剛跑去哪了?我正想找你幫忙的」

露莉一說完一層又一層的商品慢慢坐落在他的手中。

「等!等等,太、太高了」

東西不是特別重,但是自己一樣高的數量還是讓人難以負擔,找不到重心!

「大男人的不要抱怨了」

在之後的返校途中,曉月雙手還掛上數十個袋子,背上還背著一大包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的背包。

抱著這一大堆東西,他本來還想抱怨。可是看到旁邊的路帕爾拿得更多,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沒資格發言。

等到他放下東西回到房間後,壓力得到釋放的瞬間,腰部立刻傳來劇烈的刺激。

「呃阿!痛阿!」

儘管他想靠著抬頭挺胸的正確姿勢來減緩刺激,不過一陣陣的刺麻感反而更加明顯。

「可惡阿...早知道就用道具欄了」

隨後在他細細的哀嚎聲中,難受的夜晚就此度過。

而在隔日他想要將一切拋諸腦後,好好享受這一天。

說到享受,那麼自然也只有一個答案,不過這份答案在他偷看了文茵桌上的信件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開什麼玩笑...」

看著信件上的內容,那麼悠然自得的面容轉瞬間以是被嚴肅與憤怒充斥。

「不論是魔女審判還是你的死亡,我都不會讓它發生的!」

氣憤的他邊罵邊離開庭園。

而在同一時間,校長室內的塔克剛想開窗透氣,一封由魔力逐漸凝聚而成的信封出現在手中。

「管理者嗎!」

信封口上形為短刃與黑色硬皮書相互倚靠的封蠟,正是管理者常用的標誌。

雖然來意必定不善,不過上位者的一事相求,塔克還沒有高傲到會無視。

「哈哈哈!沒想到阿!」

看了信內所寫的,塔克不由得大笑。

只要傷害夜蝶詛咒促使她的守護者便強大就能夠獲得報酬,如此簡單、如此愉快的要求,塔克還是第一次獲得。

「竟然讓星輿圖的我配合這種事情...太有趣了!沒問題,不過沒控制好把他們殺了我可不負責阿」

當塔克獨自呢喃到,信件上多出了「當然」兩個字。

「既然沒有問題,那麼管理者你可要準備好了,我想要的東西」

這時候的曉月為了面對信件中所寫的困境,可以說是拼盡一切了。

不管是從太陽穴旁流淌下來的無數鮮血已經超越負擔,還是時刻警惕自己,不斷顫抖的雙手。

這都沒能讓他停下此時的腳步。

「我絕對會改變一切的!」

彷彿在說來振奮自己一樣,敲擊心臟的他再度向著極限邁進。

隨著日夜的挪移,倉促的告知只讓他拿出毫無自信的準備,不過面臨著第一天的排位賽他立刻將恐懼的陰霾拋諸腦後只專注於眼前。

當比賽隊伍開始入場,聆聽開場宣誓時曉月鋒芒外露的樣子已經引起了隊友的注意。

「曉月你怎麼了?」

「什麼意思?不懂」

姆婭的提問讓他歪歪頭表示不解。

「感覺你不太一樣」

她不知道怎麼描述眼前的感覺,只是與平時的他有所不同。

「你的錯覺吧?就要比賽了,不要想太多」

「恩...」

說不出口的異樣讓她有些難以釋懷,不過就像曉月說的一樣,眼下的比賽更加重要。

「那麼等等上場順序就照原先計畫來」

在路帕爾向大家確認的時候,曉月舉手了。

「可以把我放第一個嗎?」

怎麼這麼突然?雖然路帕爾想這麼提問,不過看到那堅定的眼神,話就被吞了回去。

「我知道了」

「謝謝」

在更改了出場順序後,第一天的戰鬥三人都沒有上場的機會,全部都被一手包辦。

雖然第一組的6場比賽曉月都不是以實力差距碾壓敵人,不過蠶食鯨吞的戰鬥方式反而更令人感到可怕。

「曉月,你這樣行嗎?」

在他一下場,露莉立刻上前關心。

「敵人水平還好,雖然必須花點時間就是了」

「不是,我是說你這樣負擔不會太大?」

「小意思」

「雖然自信是好事不過還是請曉月先生先休息,已經獲得21分相當足夠了,今日剩下的比賽請交給我們」

曉月本還想反對路帕爾的,不過確實如他所言。

「我還可!不...你說的對,或許我該休息一下」

對於不知何時會在排位賽中出現的危機,現在逞強不過是最下策。

而在他們進行著對戰時,截然不同戰鬥方式讓曉月感覺到自己戰鬥的不足。

「喔!這種魔力使用的方式我可以嗎?」

看到十分不同的技術,曉月顯得有些興奮,那是不同於姆婭那樣消耗大量魔力的廣泛攻擊,也不是露莉那種憑藉魔力差距在近身戰取得優勢的方法,而是更為纖細的技術。

是只比敵人多一點點力量只比敵人流暢一點點那種恰到好處的技術,在尚未明白技術的名字前,曉月以『巧勁』先如此的稱呼到。

而在欣賞著美麗的技術時,場上的戰鬥已經在不知不覺結束了。

最後靠著路帕爾的力挽狂瀾,以一敵二才沒有輪到曉月上場。

而在比賽結束後,大家便各自解散要好好養精蓄銳準備隔日的比賽。

面對這樣的時間,曉月正好拿來嘗試那份巧勁,不同於看到的防禦,他希望的運用是攻擊方面,最好是刺針進行的遠程攻擊。

至於會選擇攻擊有很多原因,不過最根本來是時間不足。

要想達到那種程度的技術,一朝一夕的時間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攻擊就不一樣了。

尤其是建立在自身擅長的預判與誘導戰鬥狀況下,巧勁即便尚未成熟也能很大程度的獲得提升。

「...太難了吧!」

不嘗試還好,一試才明白,自己所想的全部建立於理論之上,光是使用『巧勁』這種技術就一時半刻就能夠模仿出來的。

「看來是無法強化刺針的威脅了」

原先他還想將巧勁的運用延伸,利用於遠程之上來提高威脅力。

儘管想法是如此美好,但是現實總是如此狠狠的甩人一巴掌,看著無法使用的巧勁他也識相的放棄,乖乖回去睡覺休息。

而在隔日的戰鬥,曉月顯得更加從容,不在是昨日那樣充滿威懾力與緊張感的狀態。

雖然跟平時那種充滿自信、無所畏懼的神情還是有所差別。

「沒想到阿,今天的第一戰會是可洛索你」

「我可是期待很久了!」

「是嗎,可惜我並不期待」

言語之間,鋒利的攻擊已經與可洛索的劍相擦出火花。

「這回我會好好拿下勝利的」

「夢話還是夢裡說!」

隨著互相的嘲諷結束,曉月也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而在下個呼吸的瞬間,可洛索便向他衝了過來。

一下又一下,快速飛舞的劍刃帶著勢如破竹的魄力朝他襲來。

然而每次攻擊的抵禦,曉月都能縮短一點兩人之間的安全距離。

隨著攻防的進行,兩人間的距離即將進入短兵器的優勢範圍,可洛索見狀硬是挨下傷害拉開兩人的距離。

「可以阿,竟然以小博大」

可洛索在最關鍵的時刻從攻擊轉換成防禦,這是他意料之外的,這也讓瞄準手臂肌腱的一擊揮空。

「雖然不是致命傷,不過手都這樣了,你打算怎麼辦呢」

曉月的言語攻擊只得到他冷冷的「哼」一聲。

面對這逞強的冷笑,他不留一絲機會,朝著可洛索受傷的右側發動進攻。

儘管可洛索改變身姿以左側御敵,不過身為敵人的曉月太過於詭譎,面對他那變化多端的攻擊時,自己的反擊都只能是飄渺浮雲,且每一次的攻防都能帶來新的傷口。

若是不防禦自己就會因為右手的劣勢不斷被他的攻勢與走位奪取地盤。

在這樣的攻防中他還是有看到一絲的機會,僅僅一次的機會,不過也正是因為他是如此的專注,自己在盤算著什麼早已經暴露給曉月明白了。

如果沒有關於隨時降臨的不確定性存在,曉月還很想跟可洛索進行一場揮汗淋漓的戰鬥,不過現在為了不久後的未來要做的就是盡力掩蓋自己的一切弱點。

為此,現在的他幾乎是毫無破綻,連貫又縝密讓可洛索找不到任何的破口,甚至讓他不快地脫口而出「可惡阿...」一詞。

不過那份機會到頭來還是讓他等到了。

決定勝敗的一擊,僅此一次唯一的機會!看準那個剎那,可洛索順應著他的動作也擊出了可能的一擊。

「該死...」

而在相互的攻擊中,曉月是成功擊倒了可洛索,不過自己的下場卻十分不理想。

為了抵擋那竭盡全力的一擊,抓住刀尖的右手已經是鮮血直流了。

「裁判我要棄—」

在話說到一半的時候一名穿著斗篷的女子抵住了他的嘴。

「不行喔,現在下場我就殺了你心心念念的那個女人」

當女人在耳邊如此細語,曉月不禁懷疑起自己的運氣。

---分隔線----
太累了,又忘記更新,所以拖更了。
我知道這藉口超爛的,但是事實有時候就是這麼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