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2.受到啟發之人

佐渡遼歌 | 2021-08-07 20:00:04 | 巴幣 112 | 人氣 48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因為這個意料之外的理由忍不住坐挺身子。
 
  楊千帆、張定緯原本稍微放緩的神經再度繃緊到極限,蕩出真氣纏繞在兵器刃部。
 
  一時之間殺氣瀰漫。
 
  「──除了在場八名瞭望塔的成員,沒有第九個人知道那項情報。妳究竟從何處得知?」秦樓月的眼瞳也閃現海藍色異芒,凜起俏臉質問。
 
  「銀鑰能夠做出準確的未來預測乃是基於千百年來收集累積的無數知識、情報、故事、逸聞與隱藏在真正歷史當中的真實,並且在熟讀之後融會貫通,以過去推算出未來。倘若沒有這些知識作為根基,那樣就不是預測,而是空口白話的臆測了。」夏羽身處殺氣中心,卻是不為所動地微笑回應。
 
  「都說了不要閃爍其詞!」燕子厲聲逼問。
 
  「我知道樓月學姊與豐億集團莊奕徹公子的婚約;知道世明老師與秦胤軍之間的約定;知道定緯學長就讀醫學系的理由;知道誠學長利用遊戲賺到的金錢償還了父親的欠債;知道燕子學姊參加遊戲的理由已經永遠無法達成了;也知道千帆學姊位於後背的那道傷疤由來。因此,我知道學長擁有『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也不是過於難以置信的事情吧。」夏羽聳肩說。
 
  那個瞬間,交誼廳氣氛陷入前所未見的緊繃狀態。
 
  所有人都因為被夏羽輕描淡寫地道破內心秘密、過往回憶,難掩動搖神色。
 
  「你與大哥有做過什麼約定嗎……」秦樓月不禁看向梁世明。
 
  「等會兒再跟妳解釋清楚。」梁世明搖頭說。
 
  「為什麼妳會知道父親欠債的事情?我只跟樓月提過啊。」林誠詫異地問。
 
  「妳真的知道我去讀醫學系的理由嗎?」張定緯懷疑地瞪視。
 
  「各位學長姊似乎對銀鑰有不少誤解。我是尤格‧索托斯的信徒……我們銀鑰的所有成員都是尤格‧索托斯的信徒,渴求世間所有知識、渴求任何疑問的解答、渴求解釋萬物的真理、渴望邁入如同『萬物歸一者』無所不知的奧妙殿堂。想要知曉所有的一切,因此知道這些情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夏羽微笑說著似乎不成解釋的解釋。
 
  「──妳這傢伙不要擺出一副什麼都知道的囂張態度。」燕子猛然衝上前,伸手揪住夏羽的衣領,咬牙切齒地罵。
 
  「我確實知道不少事情。殲滅軍與蒼藍黎明靠著通關高難度遊戲的實績;情報機關靠著販售準確情報的生意;黑虎與雙頭鷲靠著派遣實力高強的傭兵;廷達洛斯靠著幾乎不會失手的暗殺技術;盜日團靠著變賣大量贓物的金錢,放眼全球規模的大型知名隊伍都有獨自的強大之處,因此才能夠雄據一方,得到其他玩家的憧憬、敬意與畏懼……在這方面,銀鑰則是倚靠精準度極高的未來預測。這樣講或許有些倒果為因,不過預測越是準確,自然表示我們知道的事情越多。」夏羽任憑衣領被揪著,平靜地說。
 
  「妳管那種侵犯隱私、擅自撥開內心瘡痂的行為叫作未來預測?」燕子的眼瞳閃現翠綠異芒,身子卻在下一秒向左邊輕微顫了顫,不過依然強忍住刺骨疼痛繼續提氣瞪視。
 
  「方才那段關於各位學長姊的內容並非未來預測,只是單純說出過去已經發生的事實。另外,請燕子學姊不要動手動腳的,新制服的衣領會被拉鬆,我今天才第一次穿呢。」夏羽的眼瞳跟著閃起淡金異芒,平靜地說。
 
  「學、學姊,請先冷靜下來吧。內傷會加重的。」李少鋒急忙上前抓住燕子的肩膀,想要將她往後拉開。
 
  「妳這傢伙敢再提一次那件事情就死定了。」燕子狠狠警告完,扭動肩膀甩開李少鋒的手,大步離開交誼廳。
 
  「少鋒,現在先讓她一個人靜靜吧。接下來的談話當中,身為『受到啟發之人』的你必須在場。」秦樓月半舉起手阻止想要追過去的李少鋒,淡然說。
 
  「嗯……我知道了。」李少鋒望了一眼走廊深處,默默坐回沙發。
 
  「夏羽,如果妳希望加入瞭望塔,必須知道我們將所有夥伴視為等同家人的親密存在,像是方才那樣具有挑釁意味的刺激性言詞請不要再說第二次了。」秦樓月慍怒地微微瞇眼,語氣平靜地提出警告。
 
  「如果是重要的家人,不是更應該說出事實嗎?即使內容一針見血,也好過虛偽的敷衍詞語吧。」夏羽停止運氣,毫不退讓地反問。
 
  「妳可以說出事實,然而必須顧慮到聽者的心情,使用婉轉的詞彙或尋找合適的時機,否則就只是單方面的發洩,不管妳講的內容是什麼都會造成不快,甚至傷害到對方。」秦樓月說。
 
  「唔……好吧,我會去向燕子學姊道歉。」夏羽一楞,低頭說。
 
  瞭望塔的其他成員沒料到她會如此坦率地道歉,同樣有些怔住。
 
  林誠和張定緯互相交換一個疑惑視線。楊千帆則是壓根不相信她真心這麼想地握緊酒紅氣息纏刃的黑紋短刀,沒有絲毫鬆懈。
 
  話雖如此,緊繃氣氛倒也因此略為舒緩。
 
  「麻煩妳繼續說明吧。」秦樓月端正坐姿地說。
 
  「好的。」夏羽停頓片刻整理好心情,再度開口:「各位學長姊應該知道,玩家在載上戒指之後的第一晚會歷經『最初夢境』的精神考驗,倘若順利度過就會得到第一個稱號,不出『初學者』、『迷途者』與『傳承者』三者其一,然而有極少數的玩家會得到『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珍稀稱號。」
 
  「獲得『受到啟發之人』的條件是什麼?」秦樓月追問。
 
  「在克蘇魯的悠久歷史當中,『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也出現過數次,根據銀鑰的推測,只要在最初那場夢境當中見到舊日支配者、舊神與外神等層級的至高存在,撐住祂們所帶來的精神衝擊沒有崩潰的玩家就會得到這個稱號。」夏羽說。
 
  此話一出,在場其他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地訝然轉向李少鋒。
 
  「抱歉,之前也提過很多次了,我沒有關於最初那場夢境的記憶。」李少鋒半攤開手,苦笑著說。
 
  「外神統帥、三柱神和四王等級的存在嗎?」梁世明難以置信地搖頭。
 
  「如果真看見了那些至高存在,確實可以理解大腦會基於自我保護的潛意識,自行封閉記憶,否則肯定會發瘋。」林誠說。
 
  「無論修為多麼高深的玩家,一旦與那些至高存在有所牽扯都是發瘋、發狂收場,無一例外……尤其這邊的『有所牽扯』大多都只是間接接觸,發現至高存在的殘留痕跡、踏入正在舉辦祭祀的主要神殿、意外得知那些人類不應該知曉的資訊,光是這樣就會徹底發瘋,降低的精神狀態再也無法恢復。如果真的親眼見到過舊日支配者、舊神與外神,即使在夢中也會當場發瘋吧。」張定緯抱持懷疑態度,凝重地說。
 
  「精神層面的強韌度無關修為。確實有所影響,但非絕對。」夏羽說。
 
  「妳肯定少鋒見過那些至高存在?」楊千帆追問。
 
  「我相信銀鑰的紀錄無誤,因此在這件事情上面持肯定意見。」夏羽說。
 
  「千帆,妳的遊戲經驗是在場最為豐富的,怎麼看?」秦樓月問。
 
  「如同定緯哥所言,至高存在確實只要稍微有所牽扯就會發瘋、發狂,然而除了魔神之首、三柱神、四王以外,也有一些精神影響相較更低的舊日支配者,像是『蟾之神』薩托古亞、『蜘蛛之神』阿特拉克‧納克雅、『行走的死亡』伊塔庫亞、『光輝追跡者』伊歐多、『相伴黑暗來臨之物』巴古=夏斯,在某些參加建議等級超過Lv.60的遊戲也偶爾會見到祂們的存在痕跡。」楊千帆說。
 
  「所以並非絕無可能嗎……」秦樓月沉思著說。
 
  「並非只要稍微接觸就會發瘋,否則建議等級較高的遊戲就不可能破關了。只是瘋掉發狂的玩家佔了絕大多數。」梁世明說。
 
  「各位學長姊應該清楚結果就是一切。既然學長擁有『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而且這段時間面對諸多震撼精神層面的場景也不為所動,沒有出現發瘋發狂的跡象,我的解釋就是對的。無論乍聽之下多麼離奇,依然是對的。」夏羽補充說。
 
  「如果少鋒真的曾經見過那些至高存在,倒是可以解釋為何在『詭譎叫聲』的時候始終將精神狀態維持在良好以上,幾乎不曾降低,否則對於參加第一場遊戲的迷途者而言,服務員被殘忍分屍以及初次看見拜亞基都應該是相當震撼的衝擊。」梁世明說。
 
  「在蒼瓖誠的時候,少鋒的精神狀態也同樣都沒有低於良好。不僅僅是親眼見到殲滅軍攤販被虐殺展示的頭顱,在那之後的各種情況也都保持著理智。當時城內處處是戰場,長時間保持住精神狀態的平靜可比短時間撐過衝擊更加困難。」秦樓月回想著說。
 
  「這樣也是有點道理。」林誠同意地說。
 
  這個時候,雙手插在短褲口袋的燕子突然踏入交誼廳,逕自繞到旁邊的廚房區域,打開冰箱低頭看了好一會兒才拿出一罐橘子汽水,繃著俏臉坐回剛才的高腳椅,小口喝著。
 
  眾人都相當明智地沒有向燕子開口搭話,生怕碰了軟釘子挨罵又害得她再度離席,甚至連視線都刻意沒有瞟過去,卻也不好繼續方才未完的話題,紛紛陷入沉默。
 
  談話因此中斷,尷尬氣氛緩緩飄蕩。
 
  李少鋒只也瞄了一眼就急忙轉開,暗忖雖然尚未得到秦樓月的許可,然而從目前的話題走勢判斷,夏羽加入瞭望塔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接下來是摸清底子、達成共識的交涉環節,如果燕子又離席,自己陪她離開應該也沒關係。
 
  話又說回來,夏羽的目標是自己,燕子願意在被氣走之後這麼快又回來交誼廳,多少也是因為關心自己吧。李少鋒一想到此,內心頓時湧現莫名感動,加強了一起離席的決意。
 
  「──我對於各位學長姊不帶惡意。」夏羽清了清喉嚨,打破沉默地說:「我承認自己加入瞭望塔的主因是學長,然而在成為隊伍一員之後也會在不違反銀鑰規定的情況下給予支援。實力方面,達到塵閃境界的修為足以作為即時戰力,提升通關遊戲的存活率;情報方面,只要判斷不會造成嚴重影響就會告知各位,相信可以避開不少麻煩。」
 
  「這樣比起加入隊伍,更像是締結契約的傭兵啊。」梁世明說。
 
  「傭兵和新成員的差異很大耶。」林誠說。
 
  「所以說了如果沒有發生玉閣祭那齣突發情況,我只要等到下學期開學再假裝成一位迷途者的神祕學妹就行了。到時候各種死纏爛打,遲早可以獲准加入瞭望塔,屆時就可以隱藏實力、暗中保護好學長,不用像現在這樣一開始坦白這麼多重要情報……」夏羽鼓起臉頰,無奈低聲抱怨。
 
  李少鋒在腦海想像那種情況,不禁同意確實很有可能發生。這麼看來,在玉閣祭誤打誤撞地遇見夏羽倒也不一定是壞事,否則難保事後被她騙得更久。
 
  「總而言之,我希望待在學長身旁,保護他的安全並且記錄各項情報,這個就是我所接到的命令。為了順利達成此項任務、履行職責,希望樓月工房長能夠給予加入瞭望塔的許可。」夏羽再次重複。
 
  「瞭望塔是一個如同家庭的隊伍。如果加入就是新成員,沒有傭兵這個選項,因此妳必須將我們當成家人對待,請問可以辦到嗎?」秦樓月淡然詢問。
 
  「家人……嗎?」夏羽微微一怔,打從踏入交誼廳以來首次沒有立刻回應。
 
  「在妳考慮的時候,先說說現階段能夠提供何種情報吧。」秦樓月首次在交涉中佔據優勢,不禁勾起嘴角,微笑追問。
 
  話雖如此,這份優勢立刻被夏羽的下一句話扭轉回來。
 
  「我知道治療燕子學姊內傷的方法,也知道關於十書的實際情報,只要同意讓我加入瞭望塔,這兩項情報的內容立刻悉數奉上,鉅細靡遺、絕無遺漏。」夏羽正色說。
 
 
 
 



創作回應

Darkwolf
夏羽還真的一秒賣身耶....
2021-08-08 01:57:10
露米諾斯 Luminous
樓上好像搞錯了什麼?
2021-08-08 07:43:50
佐渡遼歌
嗯嗯??XDDDD
2021-08-08 11:22:25
白昼夢
這邊沒有更新QAQ
2021-08-10 20:02:51
佐渡遼歌
應該是網站LAG XDD
雖然都預設晚上八點,不過好像會有兩、三分鐘的時差XD
2021-08-10 20:09:59
罡風
所以奈亞是算三柱神還是四王還是兩邊一起?
身兼多職,不愧是奈亞
2021-08-11 08:49:12
佐渡遼歌
奈亞是兩邊一起,身為三柱神又兼地之王
真的不愧是千種面貌的神祇XDDD
2021-08-11 11:23: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