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22七英雄

藍飛璃 | 2021-08-07 19:30:02 | 巴幣 10 | 人氣 115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那聲音,到底是誰,為什麼總會時不時的出現,好像非常清楚我到底在想什麼。
「你是誰?到底在哪裡?為什麼一直要我去追求力量?」
我不懂,雖然有些東西擁有力量就能處理,但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因此得到解脫,因為過度的力量,更多時候造成的就是負面效果,只因人們會害怕,就如同千年前的七英雄一樣。
『妳難道不是一直在懊悔嗎?因為能力不夠,因為力量的不足,只要擁有強大的力量,那些不聽話的人,自然就會順從,安靜的任妳左右,只因為他們無法與妳抗衡。』
「鬼扯!這種偏頗的話,我才不會聽呢,何況這樣的方式,和千年前的七英雄有何不同?為了追求力量,最後把自己搞得裡外不是人!」我不悅的對著那看不見的聲音怒吼。
『那是因為人們總是害怕、嫉妒比自己強的強者,想想看小時候,妳不也是為了讓自己變強,才會緊追在尤里斯的身後?也因為力量的不夠,才導致妳無法扭轉被捨棄的命運?如今妳擁有了強大的能力與人人稱羨的頭銜,才讓妳能暢行無阻的穿梭在各處,沒有這些東西,其實妳什麼都不是……』
他的話語,宛如毒液般的侵入我的內心,佔據了我心底最黑暗的一角,不可否認的,他說的是事實,就是因為我害怕著自己又一次失去重要的東西,所以我才會緊緊抓住自己身上的僅有之物,魔力。
可是這也變成了我最大的弱點,因為一旦沒了力量,我就真的如他所說的,我的存在毫無價值可言……
那聲音如同魔咒般的拉扯著我,明知道不該,但我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想相信他的話。
不甘心自己的意志竟如此薄弱,咬牙,我以憤怒取代思考,對著無人的眼前大吼:「吵死了!這些事情輪不到你來評論!我已經長大了,那些不過都是過去的小事!不足掛齒!」
『呵呵──,現在,或許不足以證實力量的重要性,但,一旦碰到時,妳就會知道那東西的可貴,不過不要緊,因為我會一直看著妳,存在於妳的身邊,只要妳回心轉意,我隨時可以讓妳變得更強,且超越古代的七英雄,凌駕一切……』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一直要說服我!」瞪著四周,我期望能從周圍的環境找到那聲音的主人,然而,那聲音宛如夢境一般的消失,不再傳出。
我四處走動,雙眼緊盯著周圍的一切,希望能從中看出點什麼,但那聲音卻真的不再出現,但隱約間,我竟認為那聲音似乎在計畫著什麼,否則他不可能一直遊說著我,祈望我按照他想要的路線去走。
「可惡,他到底是誰,究竟在哪裡啊……」
想到他清楚我是誰,能和我對話,可是我卻對他一無所知,那種未知的恐懼,如無形的魔物緊緊抓著我,伺機緩慢地,準備將我拖進看那不見的黑暗陰影裡,然後將我撕碎啃咬。
下意識的,我打了一個冷顫,雙手緊抱住自己,想著這一連串的事件,我到底該怎麼面對才好……
*****
經過了數日,那聲音真的就像夢一般的從我身邊消失,不曾再出現過。
我瞪著眼前的藥水瓶,本想說近一步研究看能不能把魔石的使用更精簡化,只要拿起丟出去,或是運用某種連結就能夠使用,例如水魔石,只要撒一點水或沾染到一些液體就可以使用之類的。
可是那神祕的聲音,卻明顯的擾亂了我的思考,讓我根本無法專心,總會時不時地想他到底是誰。
「唉……真煩耶……」放下手中的瓶子,想著出兵到王都的他們,現在也有些時日了,不知道現在的進度如何,是否救出托馬殿下了。
就在我這麼想時,屋子的大門,從外頭被人叩響了。
我轉頭看了過去,窗外的夜色,明顯的告訴我時間已晚,沒想到我竟然默默的發呆到現在啊……
而對於此刻敲我家大門的人,打從心底感到費解,是誰會這麼晚,半夜時間來敲門找我?
叩叩!
就在我思考時,那敲門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來了!」
我稍微整了一下凌亂的桌子,才跨步朝大門走去,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令我驚訝到幾乎說不出話來的人。
「艾、艾、艾莉亞!」我錯愕瞪著眼前這突如其來的人,這意外的訪客,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唯一的念頭只有,為什麼她也來了?
艾莉亞,她是三賢者之一,同時也是黑魔法的專家,然而她的出現,著實嚇得我不知所措,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
「蕾伊,方便借一步說話嗎?」她看著我,漾出一抹淡笑,然而那笑容卻讓我隱隱感到慌恐,因為沒有笑意,只有冰冷。
困難的吞下口沫,我僵硬的點點頭,腦海忍不住的想著,到底是什麼大事,連第同為賢者的她也跟著離開塔。
此時,忽然一道畫面閃過,畫面中,一道火光襲向我,不久,一陣極短的刺痛感,硬生貫穿了我的胸口,麻痺了我的神經,使身子一僵,無法動彈。
「蕾伊?」轉身走掉的艾莉亞,瞥見我的動作,困惑的回身問:「怎麼了?妳還好嗎?臉色有點蒼白。」
清楚那是預知的能力,但眼下艾莉亞的事,使我沒有時間近一步去確認,於是我趕忙回答:「沒、沒事,我很好,只是因為今天研究站太久了,膝蓋有點痛,所以沒什麼事,稍微動一動,然後休息一下就好了。」
話雖這樣說,但我卻忍不住的思考著她來找我的原因。
凱伊洛出來已經讓我很驚訝了,但他似乎只是來找我並告知我七英雄已經回來的事情,要我多加小心,可是連艾莉亞都來了,這……就真的太奇怪了……
一次要讓三位賢者離開塔的機率,會有多高……?
當艾莉亞走下樓梯,我才看見了其他人也出現在這裡,「傑拉爾,卡普托!」
見到他們的出現,我愣住,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不是去討伐七英雄了嗎?怎麼會回來?
「蕾伊,妳知道自己現在面臨了什麼問題嗎?」艾莉亞走到傑拉爾身邊,轉過身看向我。
注視著他們的動作與表情,我不清楚該不該跟隨上艾莉亞的腳步,因為他們的神態,似乎不是來找我這麼簡單,最後,我選擇停留在樓梯前,不安於心底翻騰的凝望著他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此刻的自己彷彿是隻待宰羔羊,因為他們的視線明顯是想將我處理掉……
下意識的,害怕的覆蓋了思緒,我往後退了一步,然而也在同時,一道黑色的影子瞬間纏繞住我,使我無法動彈。
內心一驚,這是艾莉亞的魔法!
下一秒,一道火紅色的光閃過,一隻火焰的鳥,咻地出現,且迅速的朝我飛來。
「啊──!」清楚那是火的魔法,我慌張的伸起雙手想阻擋,但無法運用魔力的我,根本不可能擋下眼前的攻擊,驚恐的閉上眼,等著焚燒自己的疼痛。
就在我以為自己死定時,突然間,一股溫暖的熱流圍繞著我,幾秒後便消失無蹤。
我提著一顆心,緩緩睜開眼,放下手,驚懼地看著他們,心臟急速跳動,呼吸因緊張而有些急促,望向雙手,所見之處完全沒看見任何燒傷痕跡。
剛才那是什麼魔法……
「呵!看樣子那魔法是沒什麼效果。」艾莉亞冷笑了聲,面向傑拉爾淡道:「那傢伙真的是干擾蕾伊魔力的元兇?」
她的問話使我錯愕看著他們,那是什麼意思?干擾我魔力的元兇?
「沒錯,靈魂的轉移,正常來說應該是從嬰孩時期下手,那樣才能完全以精神下去控制,但這傢伙一心追求力量,只要能夠提升力量的東西,他一定會追求下去,不論對方是人或是魔。」傑拉爾沉聲道,伸手,靈活的拔出腰上配劍,然後指向我。
「我知道你的靈魂在那孩子的身體裡,丹塔克!」
丹塔克!這不是七英雄之一的人嗎?看他的動作,劍指的是我?七英雄之一的靈魂在我的身體裡?什麼時候……
就在我困惑的想著時,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表情、身體,竟不受控制的自己動了起來,且開口發出的聲音也不是我原本的聲音,而是男性的聲線。
我扯動嘴角,漾出一抹冷笑,無情的直視著傑拉爾,『真討厭啊,皇帝陛下,沒想到您竟會發現我在這,而追到這裡來,是該嘉獎你嗎?』
「確實是該嘉獎,不過嘉獎的不是我,而是與你們同樣為七英雄的那對兄妹──洛克布凱和諾維爾。」傑拉爾瞇起眼,警告的瞪視著。
『嘖!那兩個傢伙果真叛變了。』丹塔克不悅的低喃,隨即冷凜一笑,『不過,那又如何?雖然原本的肉體被你破壞了,但無傷大雅,因為這女孩很快就會成為我的新容器,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時間無法倒流,不能先從小時候下手,可是她的心卻有許多漏洞可鑽。
只需要一點時間,在完全得到她之後,就能進一步使用融合術,讓這副強大的肉體變得更完美,只可惜她是個女孩,沒辦法完全達到我的期望值。』
「這傢伙明顯的是個噁心的變態啊……」艾莉亞皺了臉,一副嫌棄的樣子,隨即一嘆,淡道:「你會挑選蕾伊,是因為她是唯一在利斯登外的賢者,你打算透過她的身體到利斯登取得力量,我沒說錯吧?」
『很精準,毫無錯誤。』丹塔克伸起手,鼓勵的拍了幾下,愉悅開口:『記憶中這孩子和你們的關係很好,所以是挺安全的呢!』
他意有所指,然而艾莉亞則是嗤笑了聲:「就算很好,但也沒到下不了手的地步,別忘了,利斯登可是追尋知識頂點的魔法師聖地,必要時,為世界犧牲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到艾莉亞的話,心臟痛苦的一縮,望著她冰冷的表情,清楚面對敵人時不能心軟的原則,且必要的犧牲,也確實是利斯登的規則之一,只要是能夠為世界帶來福利的方式,即使犧牲性命,也是勢在必行的。
可是,我……
想到身邊的一切,心如被捅了一刀,刺痛著,或許,我的存在就和小時候一樣,根本沒有其必要性……
可能讓丹塔克取走,拿去用還比較有用一點,至少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力量,而我……根本沒有需要的……也沒有人需要我……
透過無法自己控制的雙眼,凝視著眼前的他們,於心底,此刻的我,只覺得疲憊,真的好累……
緩緩的,我閉上自己的雙眼,讓自己不再看見眼前的一切,只要看不見聽不到,就不會難過,不會痛苦了……
『沒錯,只要交給我,妳的一切就會得到完整,得到更強大的力量來掌控自己始終無法控制的一切。』
丹塔克的聲音,於我的耳邊響起,輕輕地,我勾起嘴角,扯出一抹苦澀的淡笑。
你真的以為力量就能控制一切嗎?別忘了,你就是因為力量過於強大,才會遭人畏懼,被送往另一個次元,你們如今有這樣的下場就是因為這樣子,不過也罷,你想要,就給你吧……反正最愛我的人早就已經不在了……
艾莉亞有凱伊洛,葛爾路克、蘇菲亞和托馬,他們是血濃於水,關係緊密的家人,傑拉爾是一個人人愛戴的瓦倫娜帝國的皇帝,卡普托,也有著許多人仰賴他的醫術,我呢……
什麼都沒有……
「蕾伊!聽得見我的聲音嗎?」突然,艾莉亞喚了我,就在我昏沉之際,她的聲音,響亮有力地傳來:「妳相信我嗎?」
相信?那問話,使我的思緒再度思考了起來,睜開眼,透過雙眼望向她,只見她神情堅定地凝視我,紅唇再次輕啟,一改剛才的堅毅語調,她溫和的說。
「我相信妳,相信妳也是相信我的,對吧?」
『呿!這是在玩什麼把戲?這女娃的意識早就沉到不知到哪裡去了,還在這玩什麼信不信任的遊戲,真可笑。』丹塔克不屑地哼了聲。
「這你就不懂了,那孩子很聽話,很乖,同時也很善良,喜歡她的人多的是,就連坎伯蘭的人民都喜歡她,還有王國的王儲們,也是中意她的。
因為她總是替他人設想,即使受到傷害,她還是會想辦法克服,替他人製造更多光明的機會,不像你們,不過一個失敗,就一心只想著復仇,而且還分崩離析的,有人想復仇,一個想統治世界,而你,則一心追求會吞噬自己的強大力量。」
艾莉亞揚起紅唇,嶄露自信的微笑,雙手舉起,黑紫的顏色圍繞在她的手掌上。
「蕾伊,聽好了,這魔法雖會很痛,但卻能夠幫妳擺脫束縛,那傢伙只剩下精神的意志,非常脆弱,因為他的主魂已經被傑拉爾破壞了,但妳不是,妳依舊還活著,那是妳的身體,妳的生命,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尤里斯一直是這麼告訴妳的,不是嗎!」
尤里斯……
艾莉亞的提醒,使我想起了那始終對我微笑的他,我的老師,我唯一的家人……
心口一陣酸澀,思念的心,讓他的模樣於心底浮現,逐漸清晰。
『……不然,就叫妳蕾伊娜芙吧!』
他那如陽光般的笑容,磁性和藹的聲音,輕輕地圍繞、擁抱了我。
『妳的名字就是蕾伊娜芙,記住了嗎?』
他幫我取的名字,同時也是重新賦予我生命的記號,他是讓我有機會再次活下來的恩人,沒有他給我的一切,就不會有今天的我……
如果繼承他的我半途而廢,那他所遺留下來的東西就將功虧一簣……
不行,我絕對不能讓他的努力白費!
意識隨著過往記憶回籠,我一定要繼續走下去,為了尤里斯。
「很好,看樣子是清醒了。」艾莉亞露出微笑,隨後冷下臉:「蕾伊,這東西真的會很難受,所以妳要忍耐一下了,靠妳的意志,別讓他給跑了!」
艾莉亞的話,我清楚精神意識的傳承,是需要消耗力量與媒介傳遞的,但丹塔克早就失去了這些東西,唯有靠我自己,緊抓住他,才能讓事情成功。
而且,在艾莉亞的束縛咒之下,即使丹塔克掌握了我的身體,他也無法擺脫定住這身體的魔法,只因為他的力量和我的魔力仍是相牴觸的狀態。
雖不清楚艾莉亞的計畫,不過既然她都那麼說了,那我也沒有理由懷疑。
『呵!是打算連這女娃一起殺了嗎?還真敢啊!』
「別小看利斯登的魔法師,我們可是被你們鄙視的下等人類中,最頂尖的菁英!」語畢,艾莉亞將手中的紫黑色魔法朝我射過來。
我緊盯著那魔法,清楚它可能會將我焚燒殆盡,但我相信艾莉亞早有準備,否則她絕對不會貿然出手。
眼角餘光,我忽地看見了一抹身影的移動,同時,我也清楚地感覺到,體內的丹塔克似乎因眼前的局勢而有所動搖,他在害怕了。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