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零六章 五位老者

草士 | 2021-08-06 19:00:14 | 巴幣 2 | 人氣 80


第三百零六章 五位老者

袁昊、都爭先二人了結心頭一件大事,總算解開小琉璃的誤會,心底寬慰許多,連是走起路來,都覺輕盈自在,健步如飛。他倆自峨嵋山道而下,行到牛心寺附近,目光一掃,只見方才團團飆升的黑煙已然不見蹤影,只剩一縷縷的薄煙向天邊飄去。二人互看一眼,加快腳步下山。其時,二人耳中一動,忽聽得山下傳來一陣大笑聲,笑聲極為狂傲,乍聽之下,莫名有種不可一世之感。

但聽那人笑畢,朗聲道:「說起來咱們相識也算久,今日難得一見,一、二、三……哈哈,足足五位老朋友為老子而來,原來你們如此看得起老子。」

袁昊認出那是蕭矮漢的聲音,道:「是那位前輩!」

都爭先點點頭,臉色凝重幾分,道:「咱們小心靠過去。」

二人放低呼吸,悄聲躡足而去,到了山道轉角處,聽眾人吆喝怒駡聲愈發清晰,知過了這轉角處,一路向下就到了眾人所在。停步不動,左右找了一圈,見一旁小崖邊長滿藤蔓,試著扯動幾回,確認無礙,便緩緩爬將下去,來到山道下那塊大平地。他們藏身叢木之間,偷偷打量出去。

只見諾大平地黑壓壓站著許多人,少說也有一、二百人,身上穿著無一不是五花八門的門派袍子,為首在前的五位年邁長者,滿臉花白,應是各派掌門人。略略一算,確實是五個門派不錯。各派人馬各自站守一處,將一人圍在垓下,那人正是一身黃袍黃巾的蕭矮漢。古怪的事,各派人馬站住所有位置,卻屬向著袁昊二人所在之處沒有站人。袁昊、都爭先眼神一對,都想蕭矮漢苦苦等候,非要想辦法讓他注意到二人才是,當下極為小心前行,靠得眾人更近。

袁昊仔細看去,這才發覺蕭矮漢手上拿著一柄帶著血光的長劍,隨處都有倒地不動的弟子,門派袍子早被鮮血染紅一片。眾人雖是將蕭矮漢圍於垓下,彼此卻有十步以上距離,誰都不敢貿然靠近。蕭矮漢自左而右,一一打量過去,每當他目中精光射到一處,就有弟子嚇得臉色大變,縮起身子,躲入人陣。

蕭矮漢歎了口氣,搖搖頭,頗是無趣道:「哼,現下的年輕武者都成甚麼德行,老子不過砍倒幾人,你們就怕得似個甚麼樣?罷了,你們若不想受無冤之傷,就快快退開。」

那些弟子聞得這話,各各面面相覷,目光紛紛投向自家掌門,見五位白須長者通通面色可怖,目中嚴峻,卻也不開口說話,僅是冷眼盯著蕭矮漢。其實各派弟子和蕭矮漢過了幾招,就知對方武功高深,他們就算一塊攻上,也絕非敵手,心底早萌生退卻之意,只不過礙於掌門之令,那是一片有苦說不盡。此時讓蕭矮漢一提點,眾弟子自然又萌生退意。

但見有幾名鼓起勇氣弟子,正欲上前幾步,哪知那五位長者渾身猛地散發驚人氣勢,氣勢化為陣陣勁風,向周遭四散,那些弟子均是被氣勢逼退幾步,臉上惶恐,更不知該如何啟齒才是。

蕭矮漢見此情狀,嘿嘿笑了起來,道:「五個老傢伙就是一塊兒上,也決計打不過老子,你們明知如此,還想逼自家子弟出來送死?」

那五位老者還是不答,周身散發更強烈的氣勢。五道氣勢自五個方位而來,有的弟子承受不住五道氣勢壓迫,咬緊牙根,拿起兵刃又沖向蕭矮漢。一人如斯,二人、三人,而至眾人皆動,五派弟子通通逼將過去。

蕭矮漢臉上微有無奈,他本不願再對年輕武者下重手,但退也不是,進也不是,無奈之下,只好應招,道:「老子已經勸過你們,不是老子想殺你們,而是你們的掌門狠心要將你們推入死地。」說罷,劍光湧動,連連三閃,劍上隱隱有悶雷之勢,呼呼大響,所及之處,弟子非死即傷,毫無抵禦辦法,當是哀號遍野,慘絕人寰一片。

蕭矮漢一劍揮去,五、六人當即倒地,這一連三劍,少說倒了十五人左右。他三劍施畢,心中略有不快,心想:「這五個老傢伙從以前就不是甚麼好東西,居於五霸之下,忠心耿耿,專門替五霸收拾爛攤子,八成就是五霸讓他們拖延老子時間。唉,那兩個小子怎地這麼久?這要是再打下去,難保五個老傢伙的弟子都要死於老子劍下。這要是傳了出去,人人都說老子蕭何易以殺他人弟子為樂,那可多難聽?」

哪知心念剛轉,當覺背後有人靠近,氣息微弱,顯是境界稍低的武者。他歎了一聲,回身又是一劍,但長劍過處,居然無砍中實物的手感,一愣之間,目光瞥去,見一矮影縮在自己腳邊,假意受了傷,朝自己一笑。他臉上大喜,心思一動,哈哈朗笑了起來。

眾人不知蕭何易為何發笑,瞧他渾身上下都是鮮血,豪邁笑容透著一絲猙獰,那些弟子恐懼早已紮根於心,咬牙不住格格打顫,臉色數變,齊想:「莫非這魔頭又想做甚麼不成?」

蕭何易一手將那矮小身影抱在腰間,朗笑道:「罷了,這回就算老子栽了,你們五個瘋傢伙當真不是東西。他日有緣,江湖上或許還能一見,告辭!」說罷,仗起身法,縱身高躍,就欲逃離人群。

那五名老者見蕭何易要走,手上還捉著一名弟子,其中一名削瘦老者歎息一聲,道:「蕭兄弟既然來了,何必走得如此急?在下還有些話想和蕭兄弟長談。」

蕭何易聞得這話之際,只感腦後生風,勁風強勁,左手長劍一甩,只聽當的好大一聲,打落的原來是一柄長劍,但劍上之勁勢,已讓他失了平穩,只好翻身而落。只見他笑駡道:「好你個火老兒,人都踏入半個棺材,想不到幾年不見,功力倒是長進不少。」

那削瘦老者臉上微微露笑,道:「不敢當,蕭兄才是,幾年不見,已然成了仁教響噹噹的大人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