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創作】〈孩童–下〉(扭曲仙境同人,幼化男監)

詩音 | 2021-08-06 18:30:01 | 巴幣 0 | 人氣 145

  注意:有自設男監督生→ <--アズール
  注意:角色名字以日文呈現。


<以下正文>


  才剛踏入モストロ.ラウンジ,エース懷裡的孩子就吸引了オクタヴィネル副寮長的注意。
  「哎呀、這還真是……ハーツラビュル寮什麼時候多了兩位保母,我都不知道呢。」
  「ジェイド先輩、你應該早就知道アサヤ的狀況了吧?請你不要裝傻了啦。」
  「當然、早就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一時沒忍住自己的戲弄之心。」ジェイド微微俯身,靠近小アサヤ。
  「沒想到アサヤさん會變成這副模樣,真想知道アズール看到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呵呵……
  「ジェイド!」小アサヤ笑容滿面的喊著對方的名字,朗聲笑道,「不要太過戲弄アズール了哦!」
  ジェイド愣了一秒,接著垂下雙眉、笑了起來,「非常抱歉,沒想到アサヤさん和平時無異。是我鬆懈了呢。」
  「ジェイド──不要工作到一半就不見了嘛、這邊可是……?」另一人不滿的抱怨著一邊走近,一看到エース抱著的小孩就立刻掃去煩躁的表情。
  「哇──オルカくん怎麼變得那麼小隻呀?這個大小的話就會輕鬆被吃掉了耶、啊哈──」フロイド一把撈起小アサヤ、用雙手高高舉起,引來了モストロ.ラウンジ多數顧客的注意。
  「好了、好了,フロイド,可不能將アサヤさん吃掉喔。接下來才是有趣的地方呢。」
  「喂、エース,把アサヤ帶到這裡真的沒事嗎?不會在學園長回來之前アサヤ就被他們怎麼樣了嘛?」グリム看著正在和フロイド玩鬧的小アサヤ,腦中又浮出曾被雙子壓榨的經驗,不禁打了個冷顫。
  「別擔心那麼多啦、就算變小了也還是那個アサヤ耶?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嘛。」エース事不關己的笑道。
  「ジェイド,關於下周菜單的成本調整……這是怎麼了?各位怎麼都聚集在這裡?」
  才剛從VIP室出來的アズール先是疑惑的看了眼顧客們有些奇怪的反應,才又將詢問的眼神丟向雙子。
  「アズール、你看你看!」フロイド將孩子舉到他面前,「小小的オルカくん!很可愛吧──
  「你說這是ア、アサヤさん……?」
  小アサヤ直視アズール錯愕的表情,淺淺的漾起笑容。
  「大哥哥、好漂亮!」
  「咦──オルカくん不記得アズール了嗎?裡面也變成小朋友了?不管啦、アズール給你!我去做給オルカくん吃的點心哦──
  「等、フロイド,不要把小孩塞給我!又擅自做決定……」アズール把フロイド塞過來的孩子放下,發現他還抓著自己的褲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小アサヤ看著アズール有些煩悶的樣子,快速的放開了抓著他褲管的手,不安地低下頭、又抬頭向他開口。
  「我不會吵鬧、我會乖乖的……可不可以待在大哥哥身邊?」
  「這……
  如果是平常,他早就果決的拒絕アサヤ了,可是今天面對一個孩子的哀求,就算是他也還是不太忍心。
  「有什麼不好呢?只要看顧到學園長回來就好,在那之後還能向學園長索求一筆看顧酬勞,怎麼想都是有利的喔。」ジェイド從旁煽動著,眼神在小アサヤ和アズール之間來回審視。
  酬勞!
  「說得也是,就把アサヤさん交給我們吧!」アズール立刻蹲下身抱起孩子,「老師們那邊就由我們聯絡。幾位不如就在モストロ.ラウンジ坐坐、順便享受本月的優惠套餐如何呢?」
  「啊──我們再不回去就要被寮長罵了。」エース隨口扯了個藉口,匆忙地拉過デュース和グリム。
  「哎?為什麼連本大爺也要──
  「別問了、走啦!」
  「アサヤ就拜託アズール先輩了!」
  不過一眨眼,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モストロ.ラウンジ的出入口。
  「跑得真快呢。」アズール毫不在意的轉身,低頭看向孩子的眼中都冒出金光。
  「來、アサヤさん,外面太吵雜了,我們去VIP室休息吧!」
  面對アサヤ對他露出得逞的感謝笑容,ジェイド只是輕笑了幾聲。
  「這次又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呢?我很期待喔、アサヤさん。」

  坐在VIP室的沙發,アズール一邊假裝整理著文件實則用手機查育兒資料、一邊偷偷觀察著過於安分的孩子。
  撇除酬勞、冷靜想想,剛才和フロイド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明明還笑得和珊瑚一樣,他出現沒多久卻變成現在安靜的樣子。
  哼、平常說什麼喜歡他,果然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吧,沒了對人魚的探究之心,根本就不會想靠近他!
  「那個、大哥哥……
  「怎麼了?」
  聽到アズール有些冷淡的語調,小アサヤ不由自主輕顫了一下,「可不可以告訴我,大哥哥的名字?」
  「名字……?」他疑惑的抬起頭,意識到對方變成小孩的同時也沒了有關他們的記憶,口氣稍微放緩了一些,「請叫我アズール就好,你平常都是這樣叫的。」
  「嗯、アズール葛格。」孩子輕聲喊道,低頭抿著微笑,好像能得知他的名字就已經很滿足。
  算了、就當作他慈悲心深厚吧。
  アズール闔上文件,走到孩子身旁坐下,「アサヤさん,待在這裡不無聊嗎?」
  「不會!」小アサヤ朗聲否定,發覺自己的情緒過於高漲,又微微低下頭,「可以待在這裡,很開心。」
  他皺了皺眉,心裡有些不舒坦。
  ……他到底在顧慮些什麼啊?明明只是個孩子,卻不願直接的表現想法嗎?還是說因為處在陌生環境?
  剛才臨時找的資料裡面說,肢體接觸和溫柔的話可以拉近和孩子之間的距離……對吧?
  不管了,試試看吧。
  アズール輕咳了一聲,有點掙扎的將手掌放到孩子的頭上。
  「不用那麼拘束沒關係,說話也不用敬語。」
  隔著手套也能感受得到幼孩的體溫……暖暖的、和冰冷的海水不同,是人類的溫度。
  「你只要照自己的意願待著就好、不需要顧慮誰。」他撫過孩子的頭髮,原本掛在臉上的營業用笑容也漸漸淡去,「想一直待在這裡也沒關係。這裡不會有人傷害你或討厭你。」
  「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到底有多笨拙,才會向什麼都不懂的孩子說這些被他定義為「溫柔」的話呢?還是說、這其實是想說給自己聽的話?
  「……アズール葛格。」他抬頭看著那雙淺灘海浪獨有的水藍色,接著起身站在沙發上,向前抱住アズール,「嗯!我最喜歡アズール葛格了!」
  沒想到他會有這種反應的アズール驚訝的睜大了雙眼,又輕笑出聲,「好了、向我撒嬌我也不會白白給你什麼的喔。」
  看來小孩子也沒有他想像得那麼棘手嘛。

  ……才怪。
  「アズール,學園長連絡說明天早上才會回來。而調和魔法藥需要的材料正好沒了,要等到明天才能夠取得。」ジェイド強忍笑意,看著小アサヤ趴在アズール的腿上熟睡。
  維持這個姿勢持續半個小時,アズール的雙腿已經沒有知覺,只要孩子每移動一下就會麻得他臉上糾結。
  「那就讓アサヤさん在オクタヴィネル寮的空……不行,這麼小的孩子還是隨時看顧著比較安全。沒有辦法,就讓他暫時睡在我的房間吧。」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先叫醒アサヤさん吧,下午到這裡之後就只吃了フロイド做的鬆餅,也不曉得肚子會不會餓。」
  「アサヤさん、該起來了,請醒醒。」アズール輕聲喚著,手才剛碰到孩子的臉頰、就感覺到異常的溫度,他迅速的脫下手套,將手背貼在孩子額頭上。
  「體溫怎麼這麼高……是發燒了嗎?ジェイド!」
  「我立刻和クルーウェル老師聯絡。アズール請先替アサヤさん保暖。」
  ジェイド才剛走出去,フロイド就一臉問號的晃進VIP室。
  「咦、オルカくん發燒了?人類小孩真的很脆弱耶──
  「フロイド、別說風涼話了,快幫忙把アサヤさん帶到我的房間!」
  「好──アズール不要慌慌張張的在半路跌倒喔。」
  「才不會!」

  確認過小アサヤ的低燒不會造成問題後,アズール也終於安心了一些,服裝和頭髮都在忙亂之下顯得有些狼狽。
  「關店後的事務還沒……ジェイド,アサヤさん能暫時交給你照顧嗎?處理完店裡的事之後我就會馬上回來。」
  「這當然沒有問題。」ジェイド輕輕點頭,檢視了一下對方的儀態,「アズール,這樣子出現在人前可會被取笑儀容不整的哦。」
  アズール愣了一下,隨後深吸一口氣,重新戴上帽子、拉齊衣襬和領子,走出房門前轉頭,嘴角已經掛上オクタヴィネル寮長的微笑。
  「我很快回來。」
  目送著アズール離開以後,ジェイド走到床邊看著臉色潮紅的孩子。
  看起來不像是裝病呢,就算是アサヤさん也不可能輕易的提高體溫假裝發燒吧。
  「我沒有裝病喔……ジェイド。」他微微睜開眼睛,迎向他正大光明打量自己的視線,「突然發燒是真的預想之外。」
  「日安、アサヤさん,先喝點水吧。」自己的心聲被輕易識破,ジェイド也沒有太多動搖,面帶微笑地拿起桌上的溫水和吸管。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アサヤ吃力地想抬手,但無奈孩子的身體還是承受不了發燒伴隨的無力,沒辦法自由行動,「我從小就容易發燒,沒想到因為魔法而變小之後也還是一樣……
  「請不用在意,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投資呢。」他將吸管水杯湊到孩子嘴邊,「您的劇場還要持續多久呢?先不說遲鈍的アズール,フロイド也差不多要發現了呢。」
  「持續到『有趣的事情』發生為止吧?アズール第一次願意主動觸碰我哦,再讓我利用一下小孩的身分,對你們也沒有損失、不是嗎?」
  「您說得沒錯。」ジェイド忍不住低笑了幾聲,「那樣為了一個小孩子而慌慌張張的アズール的確罕見得有趣。彷彿忘了您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沒有脆弱到容易死亡呢。」
  「並不是這樣喔。」アサヤ有氣無力地笑了幾聲,「我現在的確很容易死掉,只要ジェイド單手握住我的脖子,不用幾分鐘我就會直接斷氣。想試試看嗎?」
  「……不、恕我回絕您的邀請。請好好休息,アサヤさん。」ジェイド微笑著,徐步走出房間。
  離去前,他輕瞥了一眼房門。
  「真是位瘋狂的人物呢。」

  好不容易處理完店內的事務,アズール回到房間看見臉色已經好轉許多的小アサヤ,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下。
  「人類的小孩,是這麼弱不禁風的啊……」アズール在床邊坐下,看著他熟睡的臉孔,想起他曾開玩笑一般的和自己說道。

  「我小時候曾經因為感冒發燒之類的問題差點死掉好幾次喔。無論是什麼生物,幼子都是最容易死去的時期呢。啊、アズール又逞強熬夜了對吧?對身體不好喔。」

  那時候雖然順著アサヤさん的話就被輕描淡寫的帶過去了,但就算是人魚的他也知道,多數人類小孩並沒有那麼容易因為發燒而瀕死,アサヤさん卻似乎不是在那「多數」之中。
  他不願意深入了解アサヤ的過去,他總覺得只要多踏入一步,就會落入無盡深淵,再也無法收手。
  「稍微把今天的上課筆記整理好再……?」アズール正想起身,就發現孩子的小手不知何時拉住自己的衣角。
  「アズール葛格……?歡迎回來……
  孩子帶著睡意的聲音比平時更加軟糯,微微綻開的笑容也恢復了些元氣。
  「我回來了。」アズール的表情不自覺變得柔和,向他露出微笑,「似乎是退燒了。還會不舒服嗎?」
  「不會……アズール葛格在身邊就沒事了。」小アサヤ無邪的笑了,蠕動了幾下、更靠近他一些,「アズール葛格要睡覺了嗎?」
  「我還有魔法史的筆記必須先整理。不用在意我,你繼續睡……
  「嗚、好……」他沮喪的緩緩放開手,把小臉埋進被子裡,「アズール葛格加油……
  成長時期的孩子,最需要的就是陪伴──
  育兒資料上的標題在這時衝入アズール的腦海,他猶豫了一秒,接著頭也不回地起身走進衣帽間,迅速的換上輕便舒適的睡衣,再走到床邊掀開被子,看著滿臉失落的孩子。
  「アズール葛格……?」
  「真是拿你沒辦法。畢竟都已經說好要照顧アサヤさん了,半吊子的服務可不是我的作風。」他輕咳了一聲,躺進自己的床鋪,「好了、快睡吧。」
  小アサヤ驚喜的笑了起來,開心的點點頭。
  「嗯!晚安、アズール葛格!」

  「……
  當對方熟睡的呼吸聲從頭頂傳來,アサヤ才睜開眼睛,看著蜷縮成一團的アズール,無聲的輕笑了幾下。
  雖然是小孩子的模樣,但也太沒戒心了吧?
  他伸手撫過アズール的臉龐、髮絲,試圖將這些撫觸刻印在自己的腦海中。
  平常的話、早就被拍開手了。
  只有這種時候才能好好看著他的模樣、感受他的溫度。
  アサヤ輕柔的在他的眼角印下一吻,輕道。
  「辛苦了、アズール。」
  「唔……」他皺了皺眉,翻過身又繼續熟睡。
  以為自己吵醒アズール的アサヤ確認他沒有醒來的跡象,才又鬆了一口氣,翻身背向他準備入睡。

  他不會告訴他的,絕對。
  絕對不會說自己其實還醒著但只是在裝睡。
  也絕對不會告訴他其實自己非常想直接跳起來揪著他的領子逼問他假裝小孩的理由但臉紅到不敢立刻和他面對面。
  搞什麼東西啊那傢伙!看著別人為他忙東忙西、擔心這裡擔心那裡很有趣嗎?!認真擔心他的自己簡直就和無故被海豚衝撞的水母一樣蠢!
  啊啊、真是虧大了!
  等學園長回來一定要用力敲他一筆!


後話:

  「アサヤくん把拔回來了──!」
  伴隨著用力打開門的聲音,學園長期待的衝入辦公室準備迎接孩子親暱的招呼──
  「啊、學園長,歡迎回來。」少年微微笑道,手中還拿著一份契約書。
  「什麼嘛已經變回來了就說一聲啊害人家那麼期待……」學園長收起興奮的情緒,接過黃金契約書,「反正アーシェングロットくん這次一定又會毫不留情的獅子大開口吧嗯、我明白的……
  「您突然變得很低落耶、怎麼了嗎?」アサヤ明知故問的湊近學園長,「把拔──
  「我才不是你的把拔!那個小小軟軟的アサヤくん到底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個アサヤくん的呢、真是不可思議!」
  「不要拐著彎說我長大之後不可愛嘛,我也是會受傷的喔、學園長。」他笑得更加開心。
  「頂多也只是擦傷而已對吧?啊啊……你對アーシェングロットくん做了什麼嗎?這次的要求竟然比之前過分……
  「咦?沒有啊。」アサヤ無辜地搖搖頭,接著又燦爛一笑,「夜襲了アズール而已。」
  「啊啊啊啊啊──!你這孩子就不能為爸爸著想嗎?!」
  「好、下次會注意的喔,把拔──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