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創作(無題-3)

挖哩雞閃到腰 | 2021-08-06 11:39:25 | 巴幣 0 | 人氣 38

連載中小說
資料夾簡介

寫到一半的時候發現我自己對於帝國跟王國的用詞有點隨意,為了怕混淆,之後就一律用王國了,甚麼皇帝皇室之類的都會改成國王跟王室,不過先前已經放上去的就懶得去改了,之後會固定。
還是期望自己能花點時間繼續寫下去,幾乎沒有回頭修用語,所以寫得很不順的地方還請見諒。
---

憶芙
    夜幕低垂,天上降起白白細雪,夜晚的前夕城蒙上一層薄紗,帶有些許寒意。然而這澆不熄晚市的熱情,作為全大陸商業最為發達的城市,人們自然不放過夜晚賺錢的機會,更不用提某些特殊被限制於深夜開店的行業。
    大街上餐廳、酒館林立,裡頭座無虛席,其他如服飾及日常用品店等等,儘管店內只點著微光,店主也希望人們在飯席後路過瞧上一眼而光顧,往商業大道的一隅鑽進小巷內,更加閃耀的店舖比比皆是,這條隱藏在城市角落的小巷由數十間旅舍似的建築組成,打扮暴露的各種族女性站立於一邊互相閒聊著,不時向路過的男人暗送秋波,這裡是由城主設立並管理的紅燈區,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職業,娼女在前夕城是合法受保障的職業,又因為全大陸的商人在此貿易,此地自然有種類最為繁多且品質優良的服務。
    商業大道不到午夜前不會閉店,而紅燈區更是徹夜未眠,前夕城的夜晚便是如此熱絡,大量的金錢在此流通,人們在此看到機會與希望,這裡便是地圖東南方角落的愛爾絲特邦聯盟主國。
    而城市正中心矗立一座高塔,它足足有二三十層樓高,塔頂懸掛著一顆發出藍色光芒的巨大寶石,它微弱的光芒彷彿能流露到城市各處,而塔頂之下,即是前夕城城主,憶芙的房間。
    黑髮長及至腰的年幼少女跨坐於窗邊,絲毫不害怕腳底下涼颼颼的空蕩感,她有著陶瓷娃娃般晶瑩剔透的臉蛋及肌膚,身形嬌小、四肢修長,身著露背的薄紗,一對黑色為底、白色參差其中的翅膀清晰可見,翼人憶芙,達斯克與奧若拉之女,此時正興致盎然地觀察著自己的子民。
    整個城市以高塔為中心向外分別是行政區、住宅區及商業區,此時的行政區除了守望的衛兵之外可說是一片死寂,而住宅區則是家家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最遠的商業區燈火通明,感官能力比一般人類還要敏銳的憶芙仔細聆聽的話還可以聽見酒館的吆喝聲,她好奇著酒館為何對一般男人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憶芙今年準備邁入出生以來第十個年頭,在她懂事以來就被父親告知自己繼承了前夕城的所有權,父親會持續擔任代理城主直到憶芙十歲,在這之前她必須成為有資格治理這座繁榮都市的領導人。
    憶芙曾經問過父親為何要把前夕城交給她,卻只得到淡淡的回答:「物歸原主而已。」依照史籍記載,這座城池的名字是為了紀念古神前夕,前夕是遠古神話戰爭時陣亡的古神之一,也是父親與母親奧若拉服侍的主人,而當憶芙出世時,他們感受到強大的靈魂寄宿在懷中的翼人嬰孩上,他們深信古神已轉世,並對外聲稱這個消息,於是憶芙又被稱作現人神。
    她轉過身離開窗邊,回到燭光照明下的書桌前,上面堆積著自己尚未閱讀完的典藏,按照傳說,前夕神掌握操控萬物記憶的力量,而這股力量也是終結神話戰爭的原因之一,前夕神與其他古神重新塑造了當初因為戰爭而邁入毀滅的世界,她則因為力量耗盡而破散。
    憶芙望向一邊自己作為紀錄的筆記本,上頭記載著自己使用前夕神力量的紀錄,的確,她曾經做過實驗,憶芙偷偷對路人惡作劇更改了對方的記憶,可見自己與所謂的前夕神一定有什麼關聯,但她實在無法想像自己是曾經在遠古時代進行戰爭的神明之一,畢竟她完全沒有任何前世的記憶,更不用提父母親曾是自己的僕人。
    憶芙決定拋開多餘的念頭,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把書桌上這幾本無趣的山靈信仰史閱讀完才是正事,不過當她正打算繼續閱讀前,門外的氣息引起更大的注意,外頭有人。
「憶芙大人。」熟悉的人聲流入室內,她鬆了口氣。
「進來。」憶芙應道,門扇隨即敞開,步入的女子脫下兜帽,露出面容,她有著蒼白且冷酷的臉龐,除了瀏海之外,銀髮全數盤在腦後,給人一副幹練的樣子,女子正打算開口時,注意力被髒亂的房內吸引,她的眼神在一瞬間流洩出鄙視的感情,隨即又恢復面無表情,憶芙沒有錯過這短暫的表情變化,她尷尬地撇過頭。
「瑪麗大人與徹斯特大人進入索爾國境後,由第一王女威庫赫護送至城內,隨後汀香結束任務返回愛絲托爾。」名為汀香的女子一邊口頭報告,一邊收拾起房內亂丟的垃圾。使用名字稱呼自己的女子是憶芙的貼身侍女,負責照料憶芙日常起居,因為身手不凡,憶芙常常會命令她執行一些私人的任務。
「這樣啊,妳一定累了,先去休息吧。」
「汀香的報告還沒結束!」「噫!」憶芙不自覺繃緊身軀站好。
「索爾的情勢如同達斯克大人預料。」汀香停下動作,正眼直視憶芙。
「也就是說……」憶芙迅速在腦海搜尋前幾天與父親的對話,然後慢慢吐出關鍵字:「王位戰爭。」
汀香不再開口,專心做起這幾天耽擱下的打掃工作,此時的憶芙已經陷入沉思,就算汀香說話也傳不入她耳中吧。只見憶芙匆忙拿起筆記本,從第一頁開始不斷快速地翻動,口中念念有詞,最終她闔上書本,將翅膀張開後把自己全身包覆起來倒在一旁的床上。
「憶芙大人,憶芙大人。」汀香急促呼喊陷入沮喪的憶芙。
「我很好,不用安慰我。」憶芙的聲音因為翅膀的包覆而顯得低沉。
「妳擋到汀香整理床鋪了。」
「……」憶芙無言得露出臉來,她起身坐在書桌前讓出床鋪的位置,重新整理起索爾王位戰爭的情報。
王位戰爭,泛指中央之國索爾於國王即將交接時進行的一場傳統儀式,目的是選出適合這個王國的領導人。這場儀式沒有任何規定,擁有繼承權的王族皆有資格參加,並由國王及議會成員擔任見證者,最終推舉勝出者登上王位。
儀式目的雖然單純,但毫無限制的規定及索爾好鬥爭的傳統,使得王位戰爭成為名副其實的內戰。索爾歷任國王皆產下眾多子嗣,能從這場儀式中全身而退的王子公主卻是少之又少,除非漂流至異鄉,或者新任國王慈悲為懷,大多數繼承人死於非命,就算他們宣言放棄繼承權,仍會被視為威脅而遭暗殺。
憶芙翻出記載著現任索爾國王年輕時參與鬥爭過程的書本,庫尼格王並非起初最有勢力的子嗣,他也不熱衷於追求王位。然而不少貴族看重庫尼格從青年時便展現出的個人魅力及戰爭功勳,便慫恿他競爭王位,庫尼格並沒有妥協。最後真正導致他參與戰事的原因,有人說是其愛人遭受競爭者的殺害,也有人說庫尼格一直等待到時機成熟才發起挑戰,無論如何,最終庫尼格與成為守誓者的親弟弟徹斯特聯手贏得王位,擁有繼承權的兄弟姊妹中,五人遭到殺害,三人與外國聯姻,一人逃離至不知名的荒地。
「死了一半的人。」憶芙默默做出結論。綜觀歷史紀錄,索爾的王位戰爭至少要死去一半的競爭者,更古老以前甚至有無人倖免的紀錄,最後還得找國外擁有王族血統的後代繼承王位,這種讓手足相殘的傳統居然能維持好幾百年,還導致成數次的內戰,憶芙實在無法想像索爾人的思考模式。
「瑪麗大人能夠成為活著的那一半嗎?」汀香此時已經把原先雜亂不堪的臥室打掃得一塵不染,她手持木盆,裡頭裝滿了梳洗用的清水。
憶芙見狀,毫不害躁得褪下薄紗,赤裸的身軀一覽無遺,她順從得任由汀香替自己擦澡,並開口:「當初庫尼格王將瑪麗送到這,應該就是為了要保護她遠離繼承一事才對,這次召喚回國又同時進行王位戰爭的儀式,簡直就是有人在幫她鋪好路一樣。」通往地獄的路嗎?憶芙心裡不禁吐槽。
「從現有的情報來看,庫尼格王的子嗣之間應該不至於產生多激烈的衝突,畢竟現在就有一位呼聲極高的繼承人。」她繼續陳述腦海中整理好的資料:「第一王子約旦,幼時就被王后報予厚望,他也表現不凡,於內政及軍事上都展現出絕佳的能力,自己的領地治理得有聲有色,深得貴族們的青睞。」多方面獲得的情報都指出約旦是名深知貴族義務的王子,又具有內政及戰事的實績。
「有能力的人不代表其性格良善。」汀香點出事實,她結束擦澡,協助憶芙穿上薄紗,開始梳理起主人的秀髮。
「妳說的沒錯,我就是擔心這點,不過聽瑪麗談起往事,她的大哥是非常溫柔的人才對。」
「瑪麗大人搬到鄉間居住時才五歲,那時候的記憶或許不值得信任。」
「我是不懷疑她的記憶會出現謬誤,十六歲的約旦或許很溫柔,然而現在的第一王子可是在外征戰了數年。」天知道約旦是否能不受連年的戰事影響,瑪麗皺起眉頭,她想起瑪麗其他幾位手足。
「畢斯尼斯家族的雙胞胎跟小兒子聽說整天只會炫耀財富,而比瑪麗還小的伊妮絲早就放棄繼承權投身宗教,大姊威庫赫也是受世人肯定的正直騎士,這些人應該都不至於對瑪麗造成影響,唯一比較難控制的就是艾弗瑞斯了。」憶芙扳著手指邊說邊計算著庫尼格的子嗣們,最後停在八。
「貪欲的艾弗瑞斯。」汀香念出瑪麗二哥的名號,眼神中透露一絲厭惡。索爾王國第二王子的惡名家喻戶曉,傳言他暴虐無道,仗著自己王族的身分視人命為無物,毫無理由得奪去他人性命,擁有大批奴隸。
「這次的王位戰爭恐怕就是約旦與艾弗瑞斯的較量,就看其他人要如何選邊站,或者是否會被波及。」憶芙做出總結,她還是沒有得到答案,怎麼分析都無法保證瑪麗能從這場鬥爭中全身而退,當庫尼格王的召喚命令下達之時,瑪麗就已經被捲入這場紛爭之中而不得脫身。
「只希望瑪麗這兩年在這裡的學習沒有白費。」憶芙走到擺滿厚重書籍的櫃子旁,回想起瑪麗過去陪同她一起讀書的時光,那時她們形影不離如同親生姊妹,而瑪麗對於知識的獲取與理解更是使憶芙驚訝,當瑪麗花上一週時間便完全掌握全大陸貿易據點的特色之時,她已經有能力成為前夕城任何一個商會的顧問,更別提憶芙到現在還是常常搞不清楚便宜的亞麻應該跟哪裡來的商人購買才物美價廉。
「願月神祝福。」汀香望著窗外的月亮,將右手的拇指與食指做出捏著東西的手勢,抬到額頭前低聲禱告。
「願月神祝福。」憶芙照做,向自己前世的其中一位兄弟姊妹送上祝詞。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