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89章 子夜

知閒言炎 | 2021-08-06 08:00:02 | 巴幣 1012 | 人氣 126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附近鄰庄來了數十位仕紳們齊聚保安宮廟口,在他們的呼籲下,多數鄉親們先行散去,回家休息;稍晚他們再回廟裡,討論該如何幫不幸身亡的囝仔討公道!

保安宮前殿裡,仕紳們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此起彼落的議論著;大家的目標都很一致,就是在採取何種手段有嚴重分歧!

大致分為兩派。一派以"蘇一郎"為首,由退役台籍日本兵、年輕人為主體,主張武裝起事的"鷹派"。另一派以"廟公"為首,由商人、文人、耆老為主體,主張先向行政長官遞交陳情書,採和平、理性提出抗議的"鴿派"。兩個小時過去,兩派人馬是你來我往,各執己見,爭論不休!

浩克來到糧行探視阿丁,她人已甦醒,後腦腫了一個包,經包紮後已無大礙,只是有些腦震盪引起的反胃感到不適。外婆頻頻向浩克致歉,她滿心愧咎,懊悔自己貪圖方便,沒把私貨藏好,讓人搜了出來;更令她痛心的是,害無辜的金萊中槍!此時婆孫倆尚不知金萊已過世的消息,因為沒人敢告訴她們!

稍晚,金富、金貴兄弟倆交代完金萊的身後事後,也相繼來到廟裡。

聽完鴿派與鷹派的論述後,阿貴選擇支持鷹派。
去年他在鐵道部受盡憋屈,知道本省人與外省人無法站在對等的水平線上講道理,文弱手段只會換來更輕蔑的歧視!但金富卻顯得猶豫不決,畢竟不久前才從獄中獲釋,如今還心有餘悸。他試著在心裡揣摹林海川的思維模式,心想:『若換做是海川,他又會如何選擇?』

一刻鐘後,廟口停了一輛牛車,一位後腦結著辮子的耆老從車上讓人給扶了下來;他是來自海山庄的前清秀才,已年過八旬,於板橋一帶頗有名望。通常這個時間點,"老秀才"早已入睡,但晚餐後得知江仔嘴有囝仔遭執法人員開槍擊斃,他就料到必有大事發生,便立刻趕了過來,只是住得遠,來得晚。

"老秀才"一到,原本還爭得面紅耳赤的兩派人馬很快靜了下來。等他聽完兩派的主張後,用力朝地板敲了兩拐杖,對鷹派怒斥一聲:「"烏白來"(胡鬧)!」

"老秀才"說:「講什麼欲呷尹車拼,若真正拼落去是會死人恁敢攏毋知影?國民黨安怎嘸道理,敢會比日本人閣咔嘸講理!咱攏是炎黃子孫,攏拜同一個祖公祖嬷,袂使"凊凊採採"(隨隨便便)就喊欲兵戈相戰!」

其實'老秀才"並非完全反對鷹派的主張,而是他認為即便要起事討公道,也該先禮後兵才符合傳統禮義。在他的倡議下,兩派終於達成共識,決定先採鴿派的主張,起草一份聯名陳情書,明日率團走一趟"行政長官公署",遞書抗議!

見塵埃落定後,金富立刻趕回家去,他要徹夜寫一篇新聞稿,趕在明天早報刊登。他擔心單靠陳情書恐效果不大,必須得擴大事端,讓全台各地激起民憤,這才能挾眾怒聲勢在外省人面前搶得話語權!

老瓦從昏迷中醒來,發現手腳已遭人綑綁,不得動彈!而他就躺在一間鐵殼艙間的床板上;艙裡搖搖晃晃,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重油味,他判斷自己正在一艘船上!不知過了多久,艙門突然打開,一男子探頭進來查看後隨即再把門關上。「醒了醒了,他醒了!」門外傳來呼喚聲。

過了一會兒,曹天鉞走了進來,說:「"秀真"你可總算醒啦!」

老瓦一臉錯愕,問道:「果然是妳!妳怎麼會在這裡?何時來得台灣?」

「咱們早就見過面啦。」天鉞詭異的笑了笑,接著說:「你忘啦,五天前在淡水港,你的人還跟蹤我們,一路追到了教堂呢!」

「"老鐵"妳怎麼能......!」老瓦緊張地坐了起來,長嘆一聲後,慎重再問:「妳怎麼能是"地下黨"!」

「我是不是地下黨這不重要。」天鉞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你是不是當真相信"未來人"一事?」

見老瓦點頭默認,換天鉞長嘆一口氣,再問:「所以,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沒等她把話說完,老瓦立刻回道:「不錯,我是有打算阻止一場歷史悲劇發生!」

「唉~我說"邢秀真",你呀你......。」天鉞滿臉愁容,語重心長的感慨:「你這是"魏延踢翻了七星燈",事情全都讓你給"攪黃"(搞砸)了!」她向老瓦透露,今晚本該有位婦人於"天馬茶房"門外販菸,可她的人在店門外徘徊許久,都未見有人販菸,於是她才前往查看!

「出乎我意料的是,這販菸婦沒盼到,反倒把你給盼了出來!」天鉞沒好氣的說。

「我出來了又咋地?妳又何必”扯活”(逃跑)呢?」老瓦問。

「那是因為當時即將有大事發生,想把你帶離開那裡!」天鉞話剛說到這,艙門又開了,是稍早和老瓦一起跑酷的"步兵"!他走進來與天鉞交頭接耳,說完悄悄話後再轉身離去。

天鉞臉色一沉,無奈的說:「我有一隊人讓"楊廣元"給逮了!好傢伙,這下雙保險全讓你們哥倆給攪黃了!」她神色凝重,再長嘆一口氣後,嘴裡嘀咕:「時間線”偏移”了!」

老瓦聽得滿臉困惑,頻頻問道:「"老鐵"妳說啥呢?"廣元"逮了妳什麼人?還有什麼"時間線偏移"?妳說這些都啥意思呀?」他心裡還琢磨著:『這該不會是哪個地方的黑話?』

「我聽人說,如果時間線發生偏移,在臨界範圍內尚能自行修復!」天鉞沒有搭理老瓦的提問,而是自顧自的說著:「如果明天沒出大事,就表示舊的時間線發生崩塌,我們開啟了新的"平行宇宙"!」

此時的老瓦,早已放棄去理解天鉞到底在說些什麼了,他只求能儘快鬆綁,然後放他離開這裡!

「按規矩,我必須清了你!但念在你我同儕一場的份上,姑且留你一命!」天鉞起身,出艙前再補充道:「委屈你了"秀真",暫時在船上待個幾天吧!」

稍後,艙外傳來她與別人的對話聲:「你們好生看著他,手腳務必捆緊,一刻也不得鬆懈!裡頭那”主兒”(傢伙),可是能從"76號"逃出來的”腕兒”(能人)!」

創作回應

Reineke
來不及了,歷史已經注定了
2021-08-06 11:51:50
知閒言炎
那倒未必。穿越故事百百種,是各有各的千秋,但萬法不離其宗;總之是七分真、三分假(或七分假,三分真),站在史實的架構上進行藝術加工,移花接木、加油添醋;故事能不能寫得精彩、自恰,就全憑本事了。

自91章開始進入收尾,此前所埋的釦、挖的坑,後面會一一解開或填滿,還不能吃書。只是寫到最後,我倒給自己挖了後續兩本的坑。(敬請期待)^_^
2021-08-06 12:15: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