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之語:遺失的記憶【尖頂帽6】

惑言 | 2021-08-06 05:31:24 | 巴幣 10 | 人氣 69


  令我稍感意外的是這股感受並未持續太久,彷彿剛下過雨的早晨,只剩回憶的涓涓細流滲透進地底,悄然無聲。我想我應該要再更哀傷一點,或許會有淚流下?但我伸手擦了擦眼角,手指乾涸,不知怎地很難再次體會那股感受,失憶似乎並不能輕易解決。「好……」我低聲說,縱然那聽起來就像「我應該難過嗎?」。

  薩爾蘭斯凝重地嘆一口氣。「好啦,親情看來不能喚起一點回憶,我想我們的傳統路線失效了。」

  「我有想起一些。」我澄清。「只是……一點點的畫面。」

  「那應該不能幫到你什麼忙。回憶的畫面我也有,但你大概沒有對那些畫面的認知,足以令你判斷其價值。抱歉,哈莫娜,這只是我看妳當了九年『雷光』,對比妳現在坐在這裡所下的判斷。」他將玻璃罩取下放回桌上,揉著傷口處,那裏已變成一道淡淡粉紅色的瘡疤。「藥師,我大概差不多了。」

  瑪斯佳沒有回話。

  「藥師?」薩爾蘭斯轉頭。

  「沙萊德納……」瑪斯佳喃喃說道。「高等藥學院第五十七屆的第一名畢業生,畢業題以《飲食中烹調的藥用植物效果及應用》獲得醫療院長肯定,受邀進入醫療院中擔當護理長。我在知道她的名字的時候,她仍姓契安裘。但當她的名字傳遍康朵尼時,她已經是個無人不曉的藥師。」她聲音漸低,彷彿浸入回憶。

  「妳有多了解她?」我問。

  「有幾份她公開發表的食譜我讀了以後覺得很敬佩,便拿來參考了,但僅只於此,我沒有與她面對面交談。」瑪斯佳似乎並不熟稔那個被稱為我母親的人,我還以為她沉默是因為了解我母親呢。




  「哈莫娜要怎麼做才能恢復記憶?」洛芙尼問道。

  「好問題,操偶小女孩,我也想知道。」薩爾蘭斯轉向我,彷彿要從我這裡得到答案似的。我?而不是瑪斯佳?「別誤會,我不是要妳馬上告訴我妳能恢復記憶而且有絕妙好招,真是如此妳早就做了。我只是想問妳有沒有什麼想法或行動,是能讓妳了解更多妳自己的?」

  我伸手觸摸頭頂,彷彿伸向烏雲密布的黑夜,摸著不存在的寬闊帽緣。「當然有……我想……」我喃喃自語。



  感覺自己幾乎有一生都沒有回到阿森藹旅店了,但那不過是一天內的事。洛芙尼和我浸入衛浴間裡的褪色石製浴池內,先前衛浴間已被熱切的旅店老闆洗刷乾淨,頑強的水垢沙黃色磁磚之間消失無蹤,稍稍恢復了一點潔淨;石製浴缸也在長年水氣的陰霾下恢復了能見度,在熱霧中隱約能瞧見線條剛硬的獅子臉譜紋樣。

  即便如此在昏暗的燈光底下仍顯得整個衛浴間陳舊,給人一種沉睡的感覺。洛芙尼打著哈欠,一邊在自己的身上緩慢地塗抹香皂,彷彿毛躁的木材結構般的披散頭髮滿佈厚重的泡沫,應該已重複經搓泡泡很久了。濕氣與肥皂香味撲鼻而來,再加上熱水與外出的疲憊,幾乎要讓我倒進池中睡著。衛浴間數度在我眼皮底下消失,沉入深沉無邊的夢境……

  接著我意識到自己不能呼吸,猛一吸氣卻把熱水吸進鼻子,彷彿臉被滾燙的刀刺中,呼吸的空氣全被劇痛填滿。劇痛拍擊著我的臉部。我一邊我大力嗆咳,邊把吸進鼻子裡的水咳出浴池外。等我的呼吸順暢一點後,我捏著極度不舒服的鼻子望向四周,只見洛芙尼上半身趴在池外呼呼大睡,光滑的手臂驚險地懸在浴池邊緣,距離她滑入水中已經所剩無幾。

  「洛芙尼,醒醒。」我拍了拍她的頭,她咕嚕地喊著但沒有張開眼睛,我只好勉為其難抱著她的身軀爬出浴池,把她從水中拉出來。水花四濺連同嘩啦聲響,她溫熱細緻的身軀緊靠在我的身上,聞起來彷彿置身充滿暖意與溼氣的森林,稍稍舒緩了我的呼吸。

  「哈莫娜……厲害……」她突然發起囈語,我本來以為她醒了想放開她,接著小小的打呼聲再度響起,在衛浴間迴盪著,幾乎和她睡著時一樣快。我想她今天也累了,但要不是薩爾蘭斯的立場倒向我們這邊,而是與我們戰鬥到底,洛芙尼說不定會受到更嚴重的傷。念及至此,我更加想保護好她,決不能讓她年幼細緻、充滿好聞香氣的身軀受到半點擦傷。

  「我會保護好妳的。」我喃喃說道,一邊將睡著的洛芙尼擁入懷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