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9-2 木槿言的來訪(2)

珀璠 | 2021-08-05 23:34:09 | 巴幣 24 | 人氣 92


[bgcolor=var(--text-highlight)]#四國之北
[bgcolor=var(--text-highlight)]#皇后的品德  9-2 木槿言的來訪(2)
原名:[bgcolor=var(--text-highlight)]#鳳臨於淵

  申時三刻,太陽西斜,仰德殿點起部分宮燈,花廳裡也點起暖爐,迎接主人的到來。

  木槿言身穿著棗紅色的宮裝,梳著垂雲髻,兩綹垂在頰邊的頭髮遮去了她三分之一的面龐,長長的墨髮飄逸在身後,用一只木槿花紋樣的金環箍住,整體看來端莊又高貴。

  而且很顯然不是來挑釁的,因為她的頭上並沒有太多金銀配件,只簡單插了幾支不輕不重的翠玉簪子,比起上次見到珠翠環繞的鄭妃,木槿言簡直是小家碧玉型的。

  嬤嬤說,後宮的女人最重打扮,許多心事探查不到,在儀容上總看得出端倪,要她睜大眼睛仔細看清,免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向來不在意穿著打扮的黎爾只能在心中暗自苦笑,表面上還是恭敬的說著:「嬤嬤好厲害的眼光。」

  嬤嬤靦腆的笑了笑,帶著黎爾從正殿的小路走到花廳去。

  黎爾到花廳的時候,正聽見裏頭傳來木槿言說話的聲音。

  「……這栗子糕甜膩,咬下去卻有杏仁的鹹香中和,不僅口感好,也不膩味。此等新奇的糕點,也就只有黎娘娘這兒有了。」

  「是,娘娘喜歡就多吃些,廚房還有。」橙萱端著茶水,又給木槿言滿上一杯,便退至一旁待命。

  黎爾聽見這些,一邊心想原來木妃還是個吃貨,一邊徐徐移步到木槿言面前,款款地行了嬪對妃的見面禮,嚇得木槿言趕緊把她扶了起來,嘴上連連念著:「使不得、使不得呀!」

  黎爾順從的被扶了起來,近距離觀察木槿言後會發現,她的柔美透著一股剛毅,卻不是女子的那種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反而更像男子;眉毛描了個柳葉眉,可天生的眉骨卻十分寬且長,黎爾不禁注意了她的肩膀和髖部。

  這一看,黎爾更加確定了木槿言的真實性別。

  肩膀平且寬,髖骨則因為被大大的外袍罩著,暫時看不出骨盆是方是圓,但再從木槿言扶她的手來看,食指細長且分明,手背處的毛髮較明顯,雖然保養得很好,依舊看得出這是一雙男子的手。

  可是為什麼,一個男子的聲音這麼像女人?就連喉結也不見了?

  一個大膽的想法震驚了黎爾。

  難不成,木槿言其實是……閹人?

  「黎妹妹怎麼這般望著本宮,莫非是本宮哪裡不妥當?」

  季黎爾連忙從自己的思緒中抽身,雙眼重新聚焦在木槿言的鼻尖上,回答道:「是妹妹失禮了,面對姊姊如此……姣好的容顏,一時看出了神。」

  木槿言微微的一笑,心知她說的應是客套話,但也謝過了黎爾的稱讚。

  她對於自己有幾斤兩重,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說實話,以女子的標準來說,木槿言的容貌只能算是還能看;但若是以男子的標準來說,絕對排的上少女心目中最想嫁的排行榜。

  如果說,這時代有如同現代那般出神入化的化妝技術的話,木槿言也能好好地當個偽娘來掰彎烏紹這個直男了。

  重新在主位上落座,丹菊在她手裡塞了個暖呼呼的手爐,丹楓端來一杯濃厚的青茶放在小桌子上,黎爾便讓她倆去內務府催催玉面具的進度。

  「……這面具,妹妹是想在太妃的生辰宴上配戴嗎?」

  「自然不是了,我素來與太妃不睦,想來太妃大好日子也不會想見我。」

  木槿言聽她這麼說,只微微地點了點頭,黎爾見她的反應,想必當初黎玥與太妃的事情定是鬧得滿宮皆知,故而大家提到這件事情就也不避諱了。

  「既如此,妹妹需要這玉面具做甚麼?」

  本來兩人交情不深,木槿言問這句話算涉及隱私,黎爾是可以選擇不答的,不過黎爾沒想這麼多,只覺得這事兒也沒甚麼不可告人的,就直說了。

  「我有一名陪嫁,當初元春宮封宮的時候,曾起過一場大火,她為了救我,左半臉被祝融毀傷無法見人……」說到此處,黎爾只恨自己功力不夠,流不出淚來,只能重重地嘆氣,臉上一臉哀戚。「可憐這樣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如今面容有損,未來又如何能覓得一個好夫君呢?我也是不忍心她在宮裡處處遭人白眼,才命內務府趕工做出這面具,也算是對她忠心護主的一番嘉勉。」

  木槿言聽了大為動容,感慨道:「沒想到經歷了九死一生,妹妹的性子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如今這個樣子,甚好、甚好。」

  接著她姿態端莊地端起茶來呷了一口,當碗盞輕輕敲碰了桌子發出清脆的聲音後,她才說出了來意。

  「其實……槿言今日來,是有事想拜託娘娘……」

  然而,卻不等她說完,黎爾就打斷了她的話。

  「只怕妳所求之事,妹妹也無可奈何。若此事急迫,不妨直接去求見皇上?」
  
  木槿言緊緊咬著下唇,低眉垂首,姿態甚是可憐,接著便委屈的說道:「陛下早已厭棄臣妾多時,在潛邸時如此,入宮後即使給了妃的位份,那也是看在臣妾父親的面子上才給的,況且父親近日為了保護賑災物資而受了重傷,臣妾想回娘家探望,無奈陛下更是多番拒見,臣妾也是迫於無奈,這才找了妹妹幫忙說個情……」

  說完,便掩面嚶嚶哭了起來,木槿言的婢女名叫青芽的,走到她身邊安慰著。

  黎爾覺得十分為難,一來她倆無甚交情、二來木家根基雄厚,木妃的背景擺在那兒,烏紹再不喜歡她也得禮讓三分,再說多一個朋友不如少一個敵人……

  她也低著頭,偷偷的瞧著容慈嬤嬤,嬤嬤輕輕搖了搖頭。

  想想看,一個不過荳蔻之年的少女,就因為烏紹需要木老將軍的助力而娶了她,沒想到卻不受待見,雖身居高位,過的日子卻和一個高階宮女差不多。

  少女的青春歲月,就這麼生生耗在這座皇宮裡。

  不過黎爾也不是傻子,要是這時犯了聖母病,答應下木槿言的請求,就算能成,估計她都要脫層皮。

  「姐姐此番孝心,妹妹也深受感動,只是出宮探望這請求……姐姐也知道,妹妹我雖手持信物,鳳印卻仍在鄭妃那兒管著,對此事說不上話的。陛下也講究規矩,即使心疼姐姐,也不好壞了祖宗訂下的宮規,我看不如這樣,讓將軍夫人進宮一趟吧?也好寬慰姊姊。」

  木槿言聽了,張著一雙哭紅的眼,厥著嘴還想說甚麼,青芽趕緊輕拉她的衣袖。

  這大概是最好不過的結果了。

  「槿言,在此謝過娘娘。」

  木妃哽咽著對著黎爾磕了頭,她也不攔,只淡淡地嗯了一聲。

  這時,常生拿了個食盒過來,在黎爾的眼神示意下交給了青芽。

  「姐姐難得來,小廚房來不及做些好吃好喝的,這些給姐姐帶回去,就當補償了。」

  木槿言露出不知是哭是笑的猙獰表情,幽幽地謝過,便帶著青芽回宮了。

  容慈媽媽的臉色溫溫的,像是知道黎爾心裡不好過,走過來緊緊握了握她的手,粗糙的觸感在手背上摩娑,黎爾卻覺得那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碰觸。

  「娘娘不要內疚,這一入宮門深似海,大戶人家的女眷們輕易不能出門,更別說皇宮裡的女子了。這樣的結果,也是木妃娘娘當初自個兒選的,如今可怨不得旁人。」

  聽著嬤嬤帶著滄桑卻及溫暖的寬慰,黎爾嘆了口長氣,望向窗外的朝霞,像是極認命地說了:「是呀……」

  忽然之間,一陣冰涼從背脊直竄到頭頂,黎爾意識到今天木槿言來見她的最大問題。

  賑災糧草被劫、木將軍受傷這件事情不過兩天,何況烏紹是連夜秘召大臣入宮商議的,位階不夠的臣子還不知道這件事呢,怎麼一個久居深宮的木槿言就知道了?

  莫非是九華宮裡有內間?

  想通以後,黎爾發揮了她話劇社般的演技,用纖纖素指輕壓著頭,眉頭緊蹙,一副頭痛欲裂的樣子,對著嬤嬤說:「……嬤嬤,我頭疼。」

  容慈嬤嬤一臉擔憂,趕緊打發了橙萱去請太醫、丹菊丹楓去燒熱水,橙芷留下來收拾花廳,她自己則扶著腳步虛浮的黎爾進了內寢殿。

  一進內殿,讓黎爾好好坐在榻上以後,嬤嬤便關緊了門窗,準備接著動手幫她鬆髮及按摩,黎爾趕緊讓嬤嬤停下,表示自己只是裝痛而已。

  但其實也是有點頭疼,只是還可以忍受罷了。

  嬤嬤看著她糾結的表情,知道她是在思考著自己是否是忠誠可信之人,於是撲通一聲跪在了她面前。

  「奴婢原先是純安惠妃的奶娘,若非純安惠妃囑託奴婢照料當時的陛下與五皇子,奴婢早就追隨著娘娘的腳步而去,怎會於世上獨活!」說罷,容慈嬤嬤抬起臉來,決絕的目光直視著黎爾,又說:「在這宮裡,娘娘可以不信所有人,但不能不信奴婢對陛下及娘娘的忠心!」

  說完,可能是想起了故去的主子,默默地擦起眼淚。

  黎爾被她毅然決然的眼神說服了,她知道依著嬤嬤的硬脾氣,若是純安惠妃當時沒有託孤,估計她真的會選擇殉主而去。

  古代人相信人死後孤獨,即使沒有真人殉葬,也要捏幾個陶土人來充數,更何況若是主子生前善良、待人寬厚,忠心的奴僕不忍主子在黃泉路上孤單無人陪伴,選擇殉主的也是常事。

  但自願殉主通常需兩個條件構成,一是主子善良或曾對其有恩,二是選擇殉主的奴僕沒有家累。正好嬤嬤兩點都具備了,所以黎爾便相信了嬤嬤所說的。

  她趕緊把容慈嬤嬤扶了起來,接著由衷對自己懷疑嬤嬤的忠誠而道歉。

  「嬤嬤快快起來,是黎玥不好,好端端卻惹得嬤嬤傷心了。」黎玥把她扶到一旁的小圓墩上坐好,又親自遞了手絹過去給嬤嬤擦淚,笨拙地安慰著。「純安惠妃娘娘視嬤嬤如親人,一定希望嬤嬤能好好活下去,代替她看著陛下成長、抱抱無緣見面的孫子,看著陛下的血脈繁榮昌盛……嬤嬤還有大好年華,所以……」

  不等她說完,嬤嬤閃著淚光的眼角笑了笑,看向黎爾的目光又柔和不少。

  「好孩子,以前是奴婢這老婆子錯怪了妳,如今卻變得這樣懂事……」說著,她搖了搖頭,佈滿皺紋的臉上浮現一絲無奈。「也不能怪娘娘疑心奴婢,這是奴婢自找的……娘娘有甚麼話盡問吧,老婆子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就謝謝嬤嬤了。」黎爾道過謝以後,首先問了木槿言的來歷,嬤嬤瞇眼沉吟了一會兒,便娓娓道來當年身為宜平王的烏紹迎木將軍之女木槿言為妾的故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