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的達人們,真的很棒(32)

一真-咪啪我婆 | 2021-08-05 20:49:25 | 巴幣 1016 | 人氣 129


本集字數:2500

  「跟政一在一起,開心嗎?」
  
  「咦!那個──絕對不開心!超討厭的!他對我來說就像是地上的泥巴水,跟猴子沒兩樣的存在!」
  
  嗚哇……好強的攻擊性。連我這個提問者都快忍不住落下淚了,再怎麼說他也是我男朋友欸……
  
  身為事主的政一更是宛如下腹抽筋般的痛苦表情,冷汗直直地流。
  
  但我剛才其實是因為心煩意亂而不小心說錯了,我想問的是──
  
  「我覺得他的味道就像是臭豆腐店的半乾抹布,噁心得令人想吐──」
  
  「……好了好了,別再說了。」
  
  妳要是再說下去,政一的心一定會碎到無法挽回的地步,這樣我會很困擾,以後會沒人照顧我。
  
  我按著額頭細細思索,在腦中轉換詞與的構成,將原本傳達的心意脫口而出。
  
  「跟我們在一起,開心嗎?」
  
  「……咦?」
  
  白金之星──是這個名字嗎?JOJO裡似乎有個能暫停時間的能力,咪太郎此時就像中了這個招式似的。
  
  她的嘴唇微微顫抖,但她迅速輕咬下唇掩飾。肩膀縮了起來,又隨即用呼吸來調整。
  
  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她細微的動作全都是在掩飾緊張──她並不像政一說的,永遠帶著堅不可摧的完美面具。
  
  她也是個人,在剛才與政一的爭吵中,已經將武裝自己的心力用盡了。
  
  就算沒有用盡,我也相信──她口中的話語沒有虛假。
  
  「……開心。」
  
  「那跟小青梅在一起的時候呢?」
  
  聽到我的問題,咪太郎難以置信地望向政一,像是慘遭背叛的老實人。
  
  「政一當然都跟我說了,畢竟我……也算在這場風暴內吧?」
  
  硬要說的話,咪太郎刪掉帳號的原因跟我脫不了關係。
  
  她與我不同,在得知小青梅的事蹟後,曾經選擇繼續與她保持表面上的交流,奉陪小青梅的扮家家酒遊戲。
  
  那是她的堅強,我半點都學不來。
  
  她總是被「過去」狠狠拋下,從前的朋友不會再連絡,辦同學會時也不會找她──因此,她選擇活在「現在」。
  
  得知小青梅的真實身分,導致她難以切割「現在」與「過去」。
  
  「刪除帳號會引發什麼結果,妳知道嗎?」
  
  「嗯……讀者會難過?」咪太郎若有所思地回答。
  
  「這是以他人為出發點的思考方式吧?」
  
  見到她這種為人著想的笨拙模樣,讓我忍不住發笑。我決定再提示她一點:
  
  「想想自己的事吧──以『空調咪太郎』的身份去思考。」
  
  「空調……咪太郎……」
  
  她默默重複我的話,像是在確認自己對這個名字是否有印象。
  
  那是她最熟悉的形象、最熟悉的角色、最熟悉的一張面具。
  
  這張面具的材質晶銀剔透,是最透明、最能體現出「現在的她」的面具。
  
  而她把這張面具破壞掉,是因為──
  
  「當時的妳,是想把當下捨棄,邁入未來吧?」
  
  我一語道破,喚醒她藏在內心深處、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潛意識。
  
  「妳認為只要進入下一個階段,無論歡笑或流淚,過去的事情都能一刀兩斷──因此,妳把帳號刪除了。」
  
  「我……」
  
  她欲言又止,似乎是在解析自己的內心,卻得不出正確答案。
  
  選擇我們是一個答案,選擇小青梅是一個答案,兩者都不選也是一個答案。
  
  「那麼問題來了,在刪除帳號後,出現在妳眼前的未來──是什麼呢?」
  
  我上前一步,對她露出笑容。
  
  咪太郎看了看我,又轉頭望向政一。書架上有著她最喜歡的JOJO漫畫,牆上有「優格泡芙」年輕時的畫作──
  
  眼球反覆擷取這些資訊後,不出幾秒的時間,她的眼眶盈上濕潤的色彩。
  
  她的雙唇微微顫抖,眼皮忍不住眨了一下,淚水順著通紅的臉頰滑下。
  
  她倔強地抹掉眼淚,仍保持著沉默。
  
  ──但是,有些話就算不說,身為朋友的我們,也應該察覺到。
  
  「妳以為自己沒辦法在我們跟他之間做選擇,但事實上──妳的行為已經替妳做出選擇了。」
  
  「優、優芙……大人……」
  
  「刪除帳號後,妳的未來就不會有小青梅的身影了;但是,我跟政一卻不會消失喔。」
  
  這種像是電影台詞的話從自己口中說出來,真的超級害羞,好像什麼自我意識過剩的不受歡迎女。
  
  刪除帳號的咪太郎已經把生米煮成熟飯,是既成事實了。
  
  然而,這並非結束──
  
  「妳說過,網路世界不存在結束,願意留在巴哈姆特的人,會永遠留下吧?」
  
  「那是……」
  
  她露出驚慌的表情。雖然她只跟政一說過,但很可惜,我家男友在我面前是管不住嘴的。
  
  就算她主動結束網路活動──
  
  「我跟政一不只是巴哈姆特的達人──也是妳現實中的朋友喔。」
  
  說到這裡,咪太郎的淚水終於潰堤。
  
  「可、可是我……很彆扭……就算在你們面前……也掛著一副面具……從沒跟你們坦承一切……」
  
  「不一定要坦誠一切才能做朋友,我跟政一之間也會有秘密。」
  
  「但是……我沒為你們付出過什麼……反而更常幫系上的同學處理感情問題……政一幫我跟偶像見面……優芙大人也說過……要幫我畫圖……」
  
  「妳不是有送我鹹光餅嗎?」
  
  「那種廉價的食物……根本比不上優芙大人的圖呀……」
  
  「現實與小說不同,想得到幸福,不一定要等價交換。」
  
  真是的,她平常明明總是遷就著他人的想法,在自己的真心面前,卻變成一個徹頭徹尾地否定者。
  
  「更何況,回頭看看從以前到現在付出的努力,妳還認為自己沒有獲得幸福的資格嗎?」
  
  我無奈地苦笑,用右手拇指抹了抹咪太郎被淚水沾濕的臉龐。
  
  她雙腿一軟,直接倒向我的懷中,沉重的情感撞進我的胸口。
  
  「嗚、嗚嗚……我一直……都好寂寞……沒有人真的把我放在心底……畢業後就再也不連絡了……只有空調咪太郎……空調咪太郎不會被大家遺忘……」
  
  「把彆扭的個性改一改,再去相信一次友情吧……徐書妍。」
  
  「妳……會忘記我嗎……會把我丟下嗎……嗚……」
  
  「不管是徐書妍,還是空調咪太郎,我都不會忘記。」
  
  「優芙大人……」
  
  「如果我把妳忘了,妳就把我言而無信的醜態丟到巴哈上,讓我身敗名裂吧。」
  
  「但是……我想繼續看優芙大人的圖啊……嗚嗚嗚……」
  
  「唉……真是個麻煩的傢伙……話說妳差不多該把『大人』這個稱呼拿掉了吧?」
  
  「一開始明明是優芙大人要我這樣叫的……」
  
  呃、好像也是。
  
  但妳別在這種時候說出來啊,政一的表情看起來超不屑的。
  
  我當著男朋友的面摟著可愛又香噴噴,穿著睡衣的美少女,直到她漸漸停止哭泣,狼狽地掛回屬於徐書妍的面具。
  
  「優芙大人,謝謝妳。」
  
  「還是叫我大人啊……」
  
  我開始有點後悔當初跟這個彆扭的孩子鬧脾氣了,感覺在繼續增進感情前,我跟她之間還有一道難以推倒、上對下的高牆。
  
  我清了清喉嚨,扶著咪太郎的肩膀,讓她從我的懷中離開。
  
  接著,我從她身旁經過,走向政一的書櫃。
  
  「我不敢說選擇我們是正確的,但既然被妳選中了……」
  
  我將手伸向浩瀚的書籍,伸向這片屬於「空調咪太郎」的世界──
  
  「我跟政一,會努力回應妳的選擇。」
  
  抽回手後,我轉頭望向咪太郎,以及政一。
  
  「優芙大人……」
  
  「優芙、妳──」
  
  這個晚上,我們徹夜未眠。
  
  當然,在我們的世界線,不會展開沒羞沒臊的激情事件。
  
  我們只是,花了整夜的時間──觀看一套名為《JOJO的奇妙冒險》──這樣的作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