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1.塵修者

佐渡遼歌 | 2021-08-05 20:00:03 | 巴幣 222 | 人氣 379


  「塵修、入世什麼的……使用這種詞彙,真以為自己高人一等嗎?難不成銀鑰的根據地位於仙境還是天堂?」燕子不屑冷哼。
 
  「銀鑰的成員們終其一生都會待在被稱為『象牙塔群』的根據地,廢寢忘食地研讀書籍、吸收知識,倘若沒有意外,自從踏入象牙塔群的大門之後就再也不會踏出一步了。我們乃是追隨『萬物歸一者』尤格‧索托斯的信徒,此生最大的目標就是理解世間萬物的所有知識,無奈那是窮盡一生時光也難以辦到的事情,承接任務就會相對削減吸收知識的時間,成員們因此認為此項任務是『進入塵世的艱辛修行』也在所難免。」夏羽正色解釋。
 
  「被列為關鍵人物的條件是什麼?」楊千帆平靜提問。
 
  「這點是高層做出的判斷,或許是締造驚人實績,或許是將修為練至巔峰境界,也或許是破關至今無人生還遊戲。我只是奉命行事,並不清楚細節。」夏羽說。
 
  什麼意思?所以自己是因為破關了『詭譎叫聲』才會被銀鑰盯上嗎?李少鋒愕然暗忖,然而又覺得這樣實在有些牽強,畢竟從蒼瓖城時候的反應判斷,夏羽完全不曉得『詭譎叫聲』的事情。
 
  「根據我所讀到的內部紀錄,莿桐派的少主吳世頡確實是一名天才。」夏羽頂著眾人的催促目光,繼續說明:「年紀輕輕就在武藝、氣息兩方面臻至大家境界,可惜從『極北之湖』這項遊戲破關歸來之後就陷入精神狀態遲遲無法恢復的創傷當中。」
 
  「……精神狀態不是只要等時間過去就會自然恢復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那是大部分的普通情況,然而有極為稀少的案例在陷入低落、危險的時候就再也無法恢復到普通狀態,整個人直接壞掉了,可以說是某種半永久性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沒有理由也無法探明理由,變成那樣的玩家當中也不乏修為高深之人。用著比較不符合科學的說法也可以稱之為『詛咒』吧。」夏羽淡然說完,若有所指地朝向秦樓月瞥了一眼。
 
  李少鋒注意到這個別有深意的眼神,礙於現場氣氛卻不好深究,急忙說:「感謝說明,請回到原本的話題吧。」
 
  「陷入詛咒的玩家理當連生活都無法自理,形同廢人,事事必須仰賴他人照料,然而吳世頡以高度的自制力克制住持續湧現的幻覺、幻聽與恐怖妄想,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繼續生活。這點也可以看出他的修為之高深。」夏羽說。
 
  「那樣確實是……非常厲害。」張定緯低聲感佩。
 
  「話雖如此,精神狀態始終處於低落、危險的事實依然沒有改變,在某天深夜,吳世頡終究無法壓下詛咒,夢境與現實之間的分界線淡化交錯,使得他將摯愛的家人與弟子視為外星生物,以霸道殘虐的方式盡數刺殺。這個即是莿桐慘案的真相。」夏羽平靜地說。
 
  「……請問那位吳世頡最後的下場如何?」秦樓月問。
 
  「根據銀鑰的內部紀錄,吳世頡在盡戮本宅的門人之後有短順的時間恢復神智,悲痛不絕,將所有人的屍體整齊排列在本宅廣場之後以火為葬,接著在破曉時分參加了遊戲。」夏羽說。
 
  「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李少鋒追問。
 
  「我並不清楚。吳世頡在屈服於詛咒之後就失去接觸的價值,不會對未來產生重大影響,因此該名塵修者返回銀鑰根據地,內部紀錄也停在這邊。」夏羽說。
 
  「好吧,假設這起事件的真相真的是這樣,妳又有什麼證據可以證實自己就是那個所謂的塵修者,呿,這個稱呼實在很令人不爽……妳要怎麼證明自己就是銀鑰派來的『紀錄者』?」燕子追問。
 
  「剛才說過就算現在拿出身分證明物品也會懷疑是贋品,提起這個事件只是順便解釋這項傳統,至於能夠讓各位學長姊信服的證明……幸好有一個極具可信度的中立隊伍會在不久之後販售相關情報,內容大抵是銀鑰派出使者之類的內容。」夏羽說。
 
  「情報機關嗎?」張定緯問。
 
  「是的,屆時各位學長姊應該就能夠相信我的身分了。」夏羽笑著說。
 
  「如果有情報機關的情報擔保當然是另外一回事,不過那樣的話,妳應該等到那之後再來拜訪吧?」梁世明問。
 
  「領先於情報機關告訴各位學長姊這些事情,我認為更有可信度。」夏羽說。
 
  「那麼在那之前的這段時間呢?」李少鋒問。
 
  「目前希望先用現有情報取得信任。即使不相信我的所屬隊伍是銀鑰,也希望能夠相信我是友方,以新成員的身分待在瞭望塔。」夏羽說。
 
  「……這點必須端視妳給出的情報而定,請說吧。」秦樓月說。
 
  「在蒼瓖城的時候,我承諾過會向學長坦白一切,現在的時機已經成熟了,瞭望塔的各位學長姊都可以旁聽,然而務必理解接下來我所說的每一件情報皆是至關重要、影響深遠,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請勿外傳。」夏羽緩緩依序掃視在場眾人,片刻才再度開口:「黎明將至,世界即將迎來劇烈轉變。」
 
  ──黎明將至。李少鋒頓時想起這句孫琰也曾經提過的句子,忍不住繃緊神經。
 
  「願聞其詳。」秦樓月催促說。
 
  「銀鑰乃是一支中正中立的隊伍。」夏羽以此作為開端,流暢地說:「我們期望能夠得到世間所有的知識,因此不參與也不介入其他隊伍的紛爭,只是靜靜待在根據地閱讀並且理解那些來自各處的文字、語句、情報、紀錄、文件、歷史、謠言、故事、軼事與傳說,同時為維持生計,我們以自身掌握的知識為根據,做出關於未來的預測進行販售……也有不少人將之稱為『預言』。」
 
  「在玉閣祭的時候,妳的所作所為實在難以稱為公正,甚至多次讓我們陷入危機。」楊千帆打斷說。
 
  「那個時候純屬意外。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預料到各位學長姊會參加那場祭典,在準備時間嚴重不足且禁止過度干涉其他隊伍的兩個條件之下,能夠做到的事情相當有限。」夏羽無奈地攤開雙手。
 
  「妳當時可是打算讓笨蛋學弟拿著一枚被視為蒼瓖派寶物的戒指去闖主城的地底密道。光是這句話就足夠表現出整體計畫的魯莽了,更別提教團的成員也在使用那條密道──」燕子難以置信地搖頭罵。
 
  「燕子。」秦樓月伸手示意停止,正色說:「暫且不論本意如何,妳在蒼瓖城內的所作所為實在無法讓我們給予信任,希望對此進行說明。」
 
  「本次,我接到的首要任務就是保護『李少鋒』的安全。為了達成這個任務,多少介入其他隊伍的紛爭當中也是在所難免,然而我依然必須盡可能地減少對於其他隊伍的影響。」夏羽正色說。
 
  「所以就是這種結果嗎?」燕子不屑冷哼。
 
  「待在城內的時間越久就越凶險,盡早離城可以避開『死於城內』這個最糟糕的結果。這一次,由於楚久樘提前趕往蒼瓖城打亂了教團聯合的計畫,否則根據銀鑰的預測,蒼瓖城內會在夏逸舟被斬首之後出現千位的死傷者,甚至有可能超過瑪格立特慘劇。」夏羽說。
 
  「西班牙隊伍『熊與野莓』所舉辦的那場祭典嗎……」林誠喃喃自語。
 
  「妳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楊千帆問。
 
  「這點已經重複過許多次了。在世界即將迎來劇烈轉變的此刻,我奉命擔任學長的『紀錄者』,接下來會待在學長身旁親眼見證他所經歷的一切,進行紀錄之後回報給銀鑰,讓他們藉由這些資料做出更加準確的未來預測……最容易進行觀測的場所就是他的所屬隊伍,因此希望加入瞭望塔。」夏羽說。
 
  「為什麼妳這麼執著於少鋒?如果按照銀鑰的標準,妳應該前往殲滅軍去接觸修為抵達重瞳境界的楚久樘,進行紀錄吧。」楊千帆再度追問。
 
  「總帥楚久樘身邊可能已經有銀鑰的紀錄者跟著,也有可能沒有。我並不清楚上層的每個決定,也無法知曉銀鑰其他成員的行蹤,只知道自己接到的任務就是擔任李少鋒的紀錄者。」夏羽重複說。
 
  「回答帆帆的問題,不要閃爍其詞。為什麼銀鑰會盯上笨蛋學弟?」燕子不耐煩地插話。
 
  「因為學長擁有『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呀。」夏羽乾脆地說。
 
 
 




創作回應

Ddpaul
少鋒:呦~羽兒~風清氣爽嘛~
夏羽:晨運對修煉內丹很有好處的。
少鋒:羽兒童顏鶴髮健步如飛,但吐納卻依然氣定神閒,修行已登峰造極,請問妳修了多少年啦?
夏羽:歲月不留人,轉眼都十多年啦!你呢學長?
少鋒:哎呀慚愧啊!我才修了不到一年!不如羽兒妳可以偷天換日!魚目混珠!我一眼就看出妳不是人!
少女大驚,原形畢露,化作白髮女妖,朝吾襲來,吾自知不敵,於是以布掩面遁走,然眾人已至,卻只見一無貌裸男奪門而出,而一白髮女妖緊隨其後⋯⋯
2021-08-05 21:12:50
露米諾斯 Luminous
樓上還好嗎xd

所以說,受到啟發指的是「受到萬物歸一者的啟發」對吧?
2021-08-05 22:11:02
佐渡遼歌
這邊就請等待夏羽學妹的後續解釋XD
2021-08-06 00:55:37
你艾希我吶兒
斷在這怎麼睡
2021-08-06 00:25:05
佐渡遼歌
一章字數爆到超過六千字上限,只好無奈切半了
還請期待後天的更新!!
2021-08-06 00:56:34
白昼夢
最近幾章也太拖劇情了吧⋯是因為隔日更才產生的錯覺嗎⋯每次都是斷在這種位置真的讓人喊救命⋯
2021-08-06 19:54:21
佐渡遼歌
應該是剛好夏羽在解釋很重要的部分和一些以前的伏筆
雙重影響之下XD

不過這點也算是追連載的樂趣(?),我會努力寫後續劇情寫得更精彩!!
還請期待更新!!
2021-08-06 19:59:13
oVo巴爾坦星人
支持~
2021-08-07 15:53:51
佐渡遼歌
感謝支持!!
2021-08-07 16:31: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