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21過去的記憶(下)

藍飛璃 | 2021-08-05 19:30:09 | 巴幣 20 | 人氣 75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已經沒事了,傷也都好了,妳動動看。』
他的鼓勵,使我眨眨眼,無法理解的抬頭,看向他,與他那溫柔如暖陽般的琥珀色雙眼對視,感覺自己就像看見了希望之光,溫暖的被包圍著。
我爬起身,收起原本痛得無法移動的雙腳,看著已無傷痕的小腿,也看著自己的雙手,剛才本應沉重且疼痛的身體,此時竟輕盈了起來,對於方才短暫發生的事情,我的心底是充滿著疑惑。
『這是治癒的魔法。』他說,同時伸手,將我拖住,打算將我抱起。
他的觸碰,使我嚇得身子一縮,驚恐的想逃離,然而那溫柔的聲線,卻也同時傳了過來:『別怕,沒事的。』
他的手,穩穩地攬抱退縮的我,當確定抱住我後,他緩緩站起身,溫柔的繼續說:『妳知道妳身上有很強的魔力嗎?』
魔力?我沒有回答,只是無法理解的歪頭看著他。
他並沒有因為我的無知而露出不悅之色,反而是笑了笑道:『沒關係,以後妳慢慢會知道的,只是現在眼前要先做的,就是帶妳去吃點東西,因為妳太瘦了。』
他說著,同時邁出穩健的步伐,開始將我帶往村鎮的方向。
沿途上,他說了許多事情,有魔法、有食物,還有許多的人事物,就在我懵懵懂懂地聽得有些昏昏欲睡時,他突然問道:『對了,我叫尤里斯,妳呢?妳叫什麼名字?』
名字……
凝視著他,我沒有開口,因為在記憶中,我不曾被叫過名字,唯一聽到的都只有一些奇怪的字眼。
輕輕地,我低下頭,以沉默回應了他。
『……不然,就叫妳蕾伊娜芙吧!』他發現到我的反應,也不追問,只是帶著那如陽光般的溫柔神情,賦予了我始終沒有得到的東西。
『妳的名字就是蕾伊娜芙,記住了嗎?』他漾起開懷的微笑,彷彿那名字是神賜予的一個很棒的禮物。
我依舊沒有回答,只是凝望著他一會兒後,才緩緩點頭。
『太好了,蕾伊,妳有喜歡的東西嗎?想吃什麼?想要什麼?需要的都可以說喔!』
他開心的,宛如得到寶藏一般,不停的說著、問著許多事情。
我則是聽著,從一開始的沉默不答,慢慢到以簡單的點頭動作回應,我就這樣開始跟隨著他,四處旅行,但那也才幾個月的時間而已。
因為尤里斯,當時只是在返回那世界名聞遐邇的魔法師之地──利斯登,而我,則是他恰巧返回的路上,順便撿回家了一個女孩,那年,我五歲,也是我首次進入利斯登。
我帶著不安的心思進入塔裡,每天總活在被遺棄的恐懼中,深怕有一天會像過去那樣被賣往另一個人手中。
可是,在我進入塔後不久,尤里斯便開始教我許多有關魔法的事情,也開始讓我大量的閱讀魔法相關書籍,並且教我如何運用自身的力量。
從書籍中,我慢慢發現到,外表呈現的顏色,在魔法師的世界裡是極具意義的,其中又以黑和白為最強的存在,僅次的才是如黃金色或是琥珀色,更後面的則是紫色。
我的母親是深紫色的頭髮,看不太出來,但從塔中的書籍中可以得知,她或許其實也有魔法之力,只是較為微弱,而我身上擁有的預知能力,很可能就是從她身上傳承下來,只不過在我身上可能出現基因上的轉變,因此突顯了我的頭髮成了明顯的紫羅蘭色,以及我的魔法能力。
在了解這些過程後,以及尤里斯的照顧下,我多少對遺棄自己的母親有些釋懷,因為想來,她可能小時候也因魔力的關係,而曾受過諸多的傷害,才導致她個性怯懦。
只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離開那裡,在這座嚴厲之塔,利斯登,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天地。
話說如此,於心底,我永遠無法忘記自己被輕易捨棄的那一刻,即使尤里斯給了我滿滿的愛,對我小心翼翼的細心照料著,但我仍無法擺脫那陰影。
無時無刻都在害怕失去這唯一的棲身之所,所以我不停努力的向尤里斯學習,不敢怠慢,雖然他也總對我說別太過頭,可是,我仍是不自主地想要更加往前,只因我無法遺忘被丟棄的恐懼。
隨著時間流逝,縱使不安還在,但於這過程中,我也逐一認識了利斯登的三賢者,艾莉亞、凱伊洛,以及將我救回來的尤里斯。
在知道他是如此偉大的存在前,我一直緊追著他的腳步,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樣,什麼都懂、什麼都會,還能專研於許多不同的魔法道具。
然而在得知他竟是三賢者之一的琥珀賢者時,我才發現自己竟在追逐著如此厲害的人,且這樣的消息,一度讓我陷入不安與挫敗之中,甚至還想放棄,因為他可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敬畏的強大之人啊。
得知這消息後,我消沉了好久,因為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追上他的腳步,他也清楚我心中的想法,可他卻沒有表現出不耐,反而更有耐心的教導我並引領我走往跟上他步伐的道路。
花了很長的時間,我才將小時候被遺棄的陰霾深深壓制心底,並開始正視他所給予的一切,但,命運卻總會創造出奇不易的痛苦,使人無法反抗,只能認命的接受眼前的事實。
就在我以為自己已經跟上他的步伐時,那消息,幾乎如同世界毀滅般的襲向我,震攝了我的身心。
因為……他死了……
那樣的消息,嚴重的打擊了我。
原來,尤里斯遇見我的那一次,是他這一生最後的一次旅行,他的外出,除了是魔法道具的實驗與研究外,另一個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尋能夠接續他一切的弟子。
利斯登的賢者們除了本身的能力強大外,他們的誕生,並不是全靠魔法塔的長老們篩選,因為他們是絕對的存在,遠比長老們更具有影響力。
因此,若在知道自己的壽命即將終結時,他們便會開始尋找繼承人,如果沒有尋獲他們所期望的人,才會由利斯登的長老們進行塔中的選拔,讓有能力的人接任繼位。
在我明白這一切的事由後,我最後把自己關在房中哭了好久,甚至無法再進行任何魔法相關工作,因為他是我的導師,更是我唯一親近的人,如今失去了他,如同失去了燈塔的光,我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前進。
我荒廢掉一切,不肯接受長老們打算交接給我的賢者之位,就這樣一拖再拖,在尤里斯過世時,我才十六歲,他陪伴了我十一年的時間,是我所有精神與希望上的寄託。
然而,他卻離開了,雖然是正常的生老病死,但我卻無法接受,因為沒有他,我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一切。
我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半年,最後才在艾莉亞、凱伊洛以及長老們的勸說安撫下,拖了很長的時間,到我的情緒穩定後,才真正接受了賢者之位,且以我的眼色和髮色,成了紫晶賢者,但那已是一年後的事,而我,也已經十七歲了。
可是,那只是暫定的,因為就算我想,於心底,我仍無法接受因尤里斯的死而得來的權力。
在完全接下賢者之職前,我便開始日以繼夜的不斷鑽研著尤里斯的東西,顧名思義是為了完成他的遺願,但實質上是,我無法在沒有他的世界裡活著,所以我拚了命的不斷研發許多東西,直到艾莉亞與凱伊洛,他們對我說,身為賢者不能只是一味的待在塔中,必須要更精進自己而到塔外闖蕩。
被他們連日的疲勞轟炸,加上長老們的鼓吹善誘,最後,我才迫於無奈下正式的接下了賢者之位,並隱藏著身分的離開塔,到處旅行。
那年,我已滿十八歲了……
我把尤里斯的目標當作自己的,不停的努力尋找出能讓世界的人們有更好發展的方法。
縱使礙於塔中規定,我不能將多數於塔中研究出來的東西帶出來,但並不代表我不能用尤里斯在塔外所研發的產物繼續延伸。
後來,我四處旅行,到處尋找著魔法素材進行研究,並且不停的找人實驗研究,只為得到更多數據,以及……讓自己擺脫失去尤里斯的痛苦……
之後,我輾轉來到了坎伯蘭,為避免讓自己因為適應人群,之後分開時而痛苦,我總是選擇居住在村鎮以外的區域,只要時間一到,我離開了,不會有人記得我,而我也不會因為分別而難受痛哭。
可是,就在我抱著這樣的想法走下去時,無意間,我遇上了他,應該說是發現了他,坎伯蘭的王子──葛爾路克。
對他一開始的印象,我是恐懼的,因為他的表情讓我想起小時候被傷害的過程,只不過不同的是,他不會有那嚴肅以外的表情,這雖讓我感到安心,卻也因此對他產生了好奇心,忍不住的想知道,為什麼他那嚴肅的樣子,卻能深受其他人的愛戴。
原本在不知他真實身分的情況下,只是隨著時間靜靜觀察著他的一切,直到我了解他在做什麼時,無意間認識了卡普托,更藉由他,我才更進一步了解葛爾路克這個人。
此時我才明白,原來外表的樣子並不是一個人的全部,但仔細想想,小時候的我,除了在家中被當受氣包打以外,我還真沒有接觸過其他人。
也可能因為這樣,在我人生中出現的人,除了毆打我的父親和哥哥、對我漠不關心的母親,以及救了我的尤里斯和利斯登的魔法師們,我並不曾真正的認識並了解過其他人。
在知道葛爾路克也和尤里斯一樣,是一個溫和的人,只是方式不同時,當下我就對他產生的濃厚的興趣,漸漸的,我也在這些日子中慢慢地喜歡上了他,因為我能從他身上看到一些尤里斯的影子。
因此,於坎伯蘭,我一待,就是三年,一切不只是因為斯泰布棲息地有許多珍貴的魔法素材,更是因為,我希望能為了多看他幾眼,而刻意待久一點。
想來,一開始是覺得他像尤里斯,可是久了,其實也慢慢發現他們根本一點都不像,除了對人溫柔以外。
因為尤里斯對我很好,總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就好像我是他難得的珍貴寶藏一樣,深怕我受到一絲傷害,雖然在他的照顧之下,我開始轉變,變得有情緒、自我,甚或樂觀開朗,且也不再對人有太多防備,但心底的沒自信,卻仍如影隨形的跟隨著我。
所以當我知道葛爾路克是坎伯蘭的王子時,當下的打擊真的難以形容,原本明面的喜歡,漸漸地被我隱藏在心底,默默收著。
可是也因為一些意外插曲,讓我與他,王國的王子葛爾路克,有了更深一步的接觸。
待在房中,想著自己的過去和一切,我知道如凱伊洛說的,如今的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現在,我是個擁有高強實力,與眾人稱羨頭銜的人,可是,說是這樣說,我還是沒辦法真正的去進一步的接近他。
只因他始終是王國的王儲,而我,則是一個幸運受到利斯登賢者培養的貧民女孩……
稍早他的話語再次閃入腦海,那否定的字句,雖知道他是在擔心,是關心我的,可是我仍無法輕易的釋懷,因為我是那麼努力想追上尤里斯的腳步,如今,我卻因為一時的疏失,讓原本可以證明自己的機會流失了。
待在房中,我不停想著大大小小的事情,中途累了,就睡著,醒了,又繼續煩惱著內心那揮之不去的痛苦。
『只要接受我,妳就能夠獲得更大的力量,去幫助他了。』
「是誰!」在我又一次於朦朧的昏睡之際,那抹帶著冷笑的聲音又出現在我的腦海,提起精神,我警戒的看著四周,但卻只看見我房中的景物,什麼人也沒有。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喃喃自語,對這種情況感到不解,這種聽見如惡魔般誘惑的聲音,連續發生兩次的機會是有多少?
難道是因為我太過在意自己的魔力消失而幫不上忙,以及葛爾路克所說的話,才導致我產生這樣的幻聽嗎?
不對,不可能,我就算再怎樣,都不可能會悲觀到這種地步,因為真正讓我痛苦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啊……
想著一連串的問題,那謎樣的聲音是讓我百思不解的謎團,完全想不透怎麼回事。
於床上輾轉難眠,不知翻了多久,才又沉沉睡去,直到醒來時才發現,自己竟睡得如此深沉,當清醒時已經是下午了,而且葛爾路克他們也早已經動身,出發前往王都──道格拉斯。
就在我起床,漫步來到客廳,準備弄點吃的東西時,門外傳來了緊急的敲門聲,我前去開門,只見萊斯的姊姊見到我,便鬆了口氣。
「還好妳還在,蕾伊,這個給妳。」她遞出幾封信,勉強扯出一抹笑,憂傷地說:「這是萊斯寫的,一直沒有機會給妳。」
「給我?」伸手接下,瞥見上頭有一些歪七扭八的文字,這看起來是努力練習寫出來的字,即使仍看起來有些不工整,但仍能看出寫者的用心。
「是啊。」她笑了下,淚水無法控制的流了下來,哽咽了下,才緩緩開口:「他一直喜歡著妳,可是因為妳是很有學識的魔法師,而他卻是個連字都不認識的粗工,沒有戀愛過的他,也不懂得如何把愛表達出來,所以總用朋友的方式和妳相處。
為了能更接近妳,在妳每次和卡普托一起幫我們這些貧窮人會診,並教我們讀書寫字時,他是非常的認真與努力的學著,每天只要有空,他就一定會練習寫,這些,就是他寫下的東西。」
她擦掉臉上的淚,道歉再次出口:「很抱歉,我那個沒用的弟弟就只能想到這種方來表示自己,別看他對妳,總和對我一樣的摟摟抱抱,其實他真的很在意妳,即使問過我有關戀愛的事,他依舊選擇這種方式表現他的心,只因為他清楚自己配不上妳。」
聽著她一字一句的真誠話語,我的心臟如同被無形的利刃劃過,淌著血,疼痛著,握著信的手,忍不住收緊,因為我很清楚這種感受,就跟我看著身為王子的他一樣……
「在整理他的東西時,才發現原來他有帶出來,不過看樣子是只有搶救到一些,因為當時的火勢真的來的又急又快,魔物群的攻擊,讓我們不得不盡快逃離,且來到這裡後不久,又發生那種事情……」克萊雅原本忍下的淚水,再次無法控制的潰堤,她抽噎的,無法再說出話來。
「克萊雅……」我低喚,上前伸手攬抱住她,柔聲安撫:「哭吧,哭出來會好一點。」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只能以動作來表示對她的安慰。
短時間內就發生兩起嗜血的殺戮,她在短短幾天內就失去了深愛的丈夫,與最親的弟弟,這種最親的人消失的痛,我非常能夠體會。
沉重閉上眼,緊擁著她,任由她在我的肩上哭泣,沉默陪伴著她。
在她終於停止哭泣後,我對她說了些安慰的話,等克萊雅的情緒穩定,與她再閒聊了下,她才離開,望著她走回營地的背影,那畫面令我感到鼻酸。
收回目光,望向手中的信,這裡不過是暫時讓大家躲藏的地方,只要等這場王權爭奪戰結束,一切就又會回歸正常了。
拿著信件走回屋中,看著上頭的文字,我根本不敢打開,因為我還沒辦法去面對他的死亡……
找了個盒子,將這些信小心收藏,等待哪天我釋懷了再看吧……
憶起那一夜,發生的一切真的很突然,而且更糟的是,那竟然是自己人所為,如果我一開始就表明了身分,結果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
『只要獲得更多力量,一切都會被自己掌控,完全不需要在意他人。』
那如惡魔般的聲音,此時竟又一次的無中生有,再次於我腦海中出現。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