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零五章 匆匆告別

草士 | 2021-08-05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40


第三百零五章 匆匆告別

圓如師太的話,對小琉璃而言,當如萬里晴空猛有雲翳罩頂,晴天霹靂般,令她整個人驚愕失色,傻愣原地,久久難言。她想道:「不是袁昊和都爭先,那是誰殺了爹爹和娘?爹娘這一輩子庸庸碌碌,根本不識得甚麼江湖武者,更別說招惹了人家。」

她目光凝前,和袁昊四目相交。奈何此時她心中所思所想,惟是關於父母的殺人真凶究竟是誰。過得片刻,才察覺他又氣又苦的神情,想到三個月來的相處,又瞧他手腳有不少擦傷,心頭一軟,腦袋漸漸冷靜下來,想道:「我、我真的錯怪他們?」

圓容師太盯著手中唯識珠,眼看珠心至始至終都在閃爍綠光,心想唯識珠不會訛詐騙人,是真便是真,是假便是假,乃是千真萬確,不會出錯。她沉著臉,問道:「昊兒、先兒,師伯知道人不是你們害的,但你們好好說清楚,飯館內究竟發生什麼事?」

袁昊眼珠子一轉,摸著自己抽了疼的臉頰,齜牙咧嘴,正琢磨該如何回答。

圓如師太瞧見他模樣,以為他又想搞怪,邊歎氣邊道:「阿彌陀佛,昊兒,你好好回答,不得盡說些有的沒的。冤有頭債有主,本來一切果都有因,然而此事不能解決,只怕對璃兒往後的道心會大有影響。」

袁昊心中一愣,想道:「我又沒打算說謊騙人,師父怎麼說我要⋯⋯啊,是了!就算咱們確實無罪,她老人家無非還是怪咱們惹出禍端,令峨嵋派聲譽有損。」當下自嘲道:「師太,妳老人家也曉得我說話顛三倒四,有如拉屎拉尿扯個沒完,還是別問我得好。」

二位師太眉間微跳,都爭先忙搶道:「不如由晚輩代為應答,二位師太意下如何?二位師太有甚麼問題,但問無妨,晚輩定會如實回答。」

圓容師太凝望都爭先片刻,不知想些什麼,才道:「好,你說說當時情況。」

都爭先老實點頭,將三人闖入飯館的情狀,詳盡描述,其中不乏偷偷摻入自己的看法,大罵那殺害江大叔夫婦的兇手泯滅人性云云,邊替自己和袁昊脫罪,邊觀察二位師太神態有無異樣。

直到都爭先說完話,二位師太都未插口一句,兩雙目光緊緊盯著他,似乎在審度一般。

小琉璃在旁細細聽著,她平時知性聰慧,只是父母血仇令一時她失了冷靜,當她見得唯識珠頻頻閃爍綠光,心緒漸穩,愈想愈覺都爭先的話有理,將她心底本存的種種疑竇,盡數解開。聽及都爭先提及自己父母,胸口又痛,悲從中來,不覺悲愴,眼眶漸漸又紅,但她強忍著淚水,道:「都⋯⋯都師弟,袁師弟,若是我錯怪你們,我、我對你們不住,可……可我爹娘,他們、他們究竟是被何方歹人所害?」

二位師太見都爭先面有難色,知他也是不知,均是歎了口氣,臉上微頹,看了看袁昊,齊聲道:「阿彌陀佛,可惜,可惜。」

都爭先道:「師姐,妳知道不是咱們做的,那便足矣。我和姓袁的都不會怪妳,不過這是我最後叫妳一聲師姐。」

小琉璃詫異,抹了淚水,只覺心中輕鬆不少,愣愣問道:「為、為什麼?」

她揉著紅眼,暗暗慶倖自己沒有真正下殺手,否則定然後悔一生,當下沒好氣笑道:「你們兩個壞師弟,沒安好心,這麼快就想怪師姐我的不對,是不是?好,這回是我不對,師姐我就認了。」

都爭先搖搖頭,道:「不對。」

小琉璃疑道:「怎麼不對?」

袁昊笑嘻嘻答道:「咱們是留不得啦,一張嘴巴可鬥不過一百張嘴巴,況且這一百張嘴有好有壞,咱們只怕是要成了萬惡大賊。」

小琉璃匆忙道:「師弟,這事情既然不是你們做的,老實說出來就好,事實在前,又怎麼會有人為難你們?」

還不等都爭先、袁昊開口回答,圓如師太忽然起身,走近袁昊二人。袁昊二人跟著起身,各各臉上懷著不安好心的笑意。圓如師太先是看過都爭先,繼而看過袁昊,慈懷臉上難得流露苦色,道:「阿彌陀佛,昊兒,先兒,你們會不會怪為師?」

都爭先抱拳道:「掌門人哪兒的話,做弟子的怎能怪罪於師?」

圓如師太微微苦笑,點點頭道:「好,好,你能這麼想,足見你心性何如。你倆聽好,為師要將你們二人逐出門派。從今爾後,你們不再是咱們峨嵋派弟子。先兒、昊兒,你倆性子胡鬧,往後行事要多多注意,千萬要小心。」

小琉璃聞言,吃驚難當,嘴中忍不住「啊」的一聲嬌呼,跳身起來,慌亂道:「掌門師叔,師弟他們沒有錯,為什麼要將他們逐出門派?」

可是這話好似碰著圓如師太痛楚,只見她臉上苦色更甚,聲音堅定道:「璃兒,木已成舟,便是覆水難收,此事就這麼說定。」

小琉璃更慌,看向圓容師太,急得都要哭出來,道:「師父!妳老人家快來勸勸掌門師叔。」

圓容師太只搖頭,道:「若僅是流言蜚語,江湖道上見怪不怪,咱們大可不去管它,可如今確確實實鬧出人命,咱們派中要是不給出個說法……唉,難以服眾!」她說著說著,臉上流露憐憫之色,道:「只怕是苦了先兒、昊兒。」

只聽撲通撲通兩聲,袁昊、都爭先二人雙膝跪地,神色恭敬,咚咚咚連磕了三個頭,磕得頭上紅通通一片,絲毫沒有半句怨言。

都爭先道:「弟子二人行事違悖俗禮,不守派規,理應遭罰,其後令峨嵋派上下蒙羞,晚輩在此謝過二位師太不殺大恩,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就去也!」起身拉著袁昊,就欲離開庵屋。

圓如師太看著二人快步行出庵屋,道:「阿彌陀佛,二位⋯⋯二位少俠請留步。」她話到嘴邊,差點兒又要「昊兒、先兒」叫道,總算忍了住,沒有說溜口。

都爭先停步下來,道:「敢問師太還有什麼事?」

圓如師太躊躇片刻,道:「二位少俠若想渡舟向北,不如從後山小道下山,那倒便利一些。師姐,能否勞妳走一遭?」

眼看圓容師太就要答允,袁昊忙笑道:「多謝師⋯⋯師太好意,不過山下還有人在等咱們,就不麻煩圓容師太。」他說出這話,全然不猶疑他,不覺有異。

圓容師太聽到「山下有人」四字,臉上頓了一會,漸漸慎重起來,接著才問:「山下那人,你們二人可認識?」

看到袁昊搖搖頭,圓容師太吁了口長氣,低聲道:「好險,好險!」

都爭先聽出對方話中有話,假意蠻不在乎的模樣,淡淡道:「師太,不知這後山小道兇險如何,會不會有猛禽飛鳥,又或是險峻濕滑的山路?」

圓如師太臉上流露苦笑,道:「阿彌陀佛,都少俠,大自然之妙,一切盡有定數,恕貧尼也無法說清,誰能曉得有無猛禽棲息,盼你們⋯⋯多加小心!」

都爭先哈哈一笑,直讓袁昊射來古怪目光,他右手一拉,不顧二位高尼略顯責備的目光,將李若虛擁入懷中。

小琉璃還沉浸傷感當中,此時一見都爭先舉動,啊的一聲,臉上霎時又紅,別過頭不敢多看。

都爭先呢喃道:「若虛,我走了。妳要保重,好好等我。」惹得李若虛平復下來的情緒起了牽動,有如決提般,抽噎一聲,紅了眼眶。

他話說完,抓了袁昊,頭也不回往庵外而去。

小琉璃回神,忙追出去,道:「師弟,師弟,別走,你們別走!是師姐錯怪你們,你們別生氣出走,師姐請你們吃好飯好菜,快回來好不好?」她前半話說得又急又快,後半話說著說著,語氣卻充斥一片哭腔。

袁昊笑嘻嘻喊道:「小琉璃師姐,這也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喚妳。妳爹娘的大仇,咱們也會想盡辦法替找出兇手,咱們後會有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