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莉婭 第三章 那名怪盜,孤獨

懵夢 | 2021-08-05 08:00:06 | 巴幣 128 | 人氣 84






  • 想都不想不用考慮
 
  「真是難以置信,竟然拒絕了莉婭大人,直覺雖然好但是眼光倒不麼樣……」

  莉婭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吃著旅館準備的早餐飯糰。

  本以為自己提出的要求對方肯定會接受,沒想到卻直接被一口回絕。不過畢竟自己一直以來都是隻身一人,與其說是失落或者是寂寞,更多的是不理解,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自信在別人眼中等同是有勇無謀。

  記得當時見到那名怪盜的新聞,在她十二歲的幼小心靈中有不小的震撼。心中響起「就是這個!」的聲音,她看見了自己能夠發光發熱的舞台。

  就在前方,或許遙不可及,但卻明確的就在那裏。她不知道怪盜是什麼樣的職業,但從報紙上所見,那身華麗深深吸引了她。

  默默認了師傅,沒有人教就自己去學。扒手的技巧、小偷的技巧,七年為了填飽肚子的歲月讓她不得不學習、不得不精通。

  單純去偷東西,就是普通的小偷,但莉婭所追求的應該要更加華麗才對。

  偶然之間她見到了名為「魔術」的技術。

  無中生有,空無一物的雙手宛如藏有大千世界,隨手就能變出各式各樣的東西,無論是花牌、旗子甚至連活著的鴿子都不是問題,華麗炫目帶著五彩繽紛的色彩,在莉婭的眼中閃閃發亮著。

  舉手投足間都帶著無法言喻的華麗,那無論是在何種舞台都不會褪色的表演,令她深深著迷。

  如果她也能學會並且將之運用在偷東西的技術上,是不是就表示自己,也能夠發光發熱?
 

  做任何事情始於觀察,一開始不知道如何當扒手,就觀察同行的行為。同理,不知道如何變戲法,只要不停地看就行了。

  看過一次不會就看第二次,第二次不會就看第三次。不斷的觀察學習,沒多久便學會了皮毛。

  漸漸的一名魔術師的手法已經無法滿足,莉婭尋求著更高境界。為此她尋找了不少管道,也以練習的名義與街上的小孩子互動。原本只需要依靠扒手技巧便能唬得一愣一愣的小孩子,成了最好也是最佳的觀眾。

  有扒手技巧的根基,學習速度並不算慢,說到底都是一種手法的呈現。加上與生俱來的天賦,莉婭很習慣的就會去追尋人們的注意力會集中於何處,很快便覺得自己能夠幹出一番大事業。

  當然有技術並不夠,為了明白稱職的「怪盜」要做甚麼,莉婭為此蒐集了不少故事書,從中鑽研。看過一本就拿去交換另一本,無限循環。

  許多的資訊在書中炸開,有好的也有壞的,最終終於找到了與小偷最關鍵的不同。

  於是,她寄出了一封預告信。
 

  第一次犯案,莉婭穿上之前生日偷到的那套衣服,戴上偷來的面具、披上偷來的斗篷,進行犯案。
在老闆的面前,華麗的透過戲法將所有寶物在眨眼間全數變不見,如憑空消失一般,宛如一開始便不存在。

  這就是亞森‧莉婭第一次犯案的事蹟。
 

  華麗的手法、極為出采的外型。瞬間引來了不小的熱議。
 

  為了讓自己的演出更加閃耀動人,莉婭加倍努力精進,除了模仿也多了不少自己研究的手法。為了達到自己的理想、自己期望的演出,不斷拓展自己學習的技能,到後來連道具都由自己親手製作。

  為了登場的震撼,製作了加入少量火藥的煙霧筒;為了能從高空離開,發明了能飛簷走壁的鉤爪;為了替代鴿子等活物,學會了木雕以及機關操偶等技術。

  覺得需要便去學,學會了就不斷精通。對於莉婭來說就是輕鬆一句話便可帶過的簡單。
 
  這次應該也是如此……

  在這座城市的最後一天夜晚,莉婭出動了。穿上黑色的披風、戴上自製的黑色面具。

  在黑暗中極速奔馳著,快速在房子間來回穿梭,筆直的朝著目的地前進。

  縱然使用天賦能省略諸多麻煩,但那麼做毫無樂趣可言。簡單不代表能掉以輕心,莉婭大人仍然做足了萬全的準備。

  從去的路線到撤退的路線,無不花費一整天的時間親自跑過,選出個最佳的路線,甚至還預備了三種逃跑方案。

  只要一得手,便能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城市。

  經過不算遠的路程,人已經站在目標前方。確認時間,差不多該到預告信指定的時間。

  「是時候該華麗登場啦!」

  默默倒數,然後,給裏頭待著的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一進到裏頭,注意力先是注意到四周閃耀著光輝的寶物。緊接著便注意到已經有人等著,是個微胖、看起來很了不起的大人物。

  莉婭的華麗登場沒有引起多大的震驚,顯然已經有備而來,又或者是對於她的登場方式了無新意。

  亞森‧莉婭原先以為是後者,下意識地想要老實道歉,但很快就意識到竟然是前者。

  腳下所站的位置突然下陷,雙腳就這麼被銬上枷鎖;四周的牆壁啟動了機關,鐵製的金屬取代了原先脆弱的牆壁。

  「想憑著這點就困住莉婭大人嗎?未免太天真了。」

  無畏的勾起笑容,覺得有趣。真以為這樣的牢籠就能困誅一隻展翅高飛的雀鳥?她可不會乖巧聽話的做一隻籠中鳥。

  至少,不會做一隻孤獨的籠中鳥。
 

  霎那間,原本以為自己捉住這隻調皮小偷的微胖大叔臉上的笑容瞬間僵掉,他眼中映照出的景象,是百鳥展翅的壯闊場面。各式各樣有著鮮豔羽毛的雀鳥在空中飛舞,以莉婭為中心如同擁立帝王般給人百鳥朝鳳的莊嚴感。

  或許莉婭沒有羽毛,也沒有翅膀。但在百鳥擁立之下,她的身上早已被色彩鮮艷的羽毛妝點著。

  「甚麼……?」

  驚呼聲沒被拍翅聲蓋過,莉婭滿意的沐浴在對方的震驚之下。在對方的注視下緩緩抬起了手,一個清脆的響指響起。
 

  小小的身軀砰的一聲炸裂開來,裏頭的火藥經過燃燒綻放出絢爛的煙火。

  七彩的煙火在不同地方綻放出色彩,在狹窄的室內有著致命迷人的危險。

  混雜在煙火之中,是巨大的爆炸聲響。

  煙霧壟罩了視野,煙火綻放掩蓋了所有聲音。濃煙嗆得不停發出咳嗽的聲音,外頭埋伏的人聽聞裏頭的異樣紛紛衝了進來。

  照理說該成為牢籠的房間,進出卻變得如此簡單。原來莉婭透過戲法變出的雀鳥之中,有些是暗藏煙火沒錯但也有埋藏了大量火藥的小型炸彈,以自我犧牲的方式炸出了一個大洞。

  當湧入攜帶各式武裝的人進來時,早就見不到大肆肆虐的那名女怪盜,只留下一片狼藉。
 

  這次的落荒而逃,對於莉婭來說有些懊惱。沒有想到自己會落入這般田地,那是盡可能蒐集她所有資料,研究透徹才能規劃出來,完全針對她而設計的陷阱。

  習慣如何登場、習慣站在甚麼位置。這些都是莉婭不會刻意注意去做調整的部分,而這點也正落入對方下懷。幸好她是莉婭大人,做好的萬全準備目前為止還足以應付。

  妨礙行動的腳鐐已經解開,揹著巨大的白色布袋。天賦已經發動,進入無人能察覺的境界,在某戶人家的屋頂間迅速穿梭。

  忽然間天空緩緩降下了白色的雪花,明明還不到下雪的季節,無法解釋的天氣就算是莉婭都感覺到一絲不對勁。但是她仍然沒有停下腳步,因為耳朵還是能聽見有人追上來的聲音,她的天賦雖然還在發動著但卻對他們無效,仍然緊追不捨。

  抬起頭,感受著雪花緩緩飄落,呼出的氣體瞬間凝結成白色。

  沉浸在這片不合季節的難得美景之中,後知後覺的注意到有名男子檔在了她的去路。莉婭發覺後立刻停下腳步,因為積雪雙腳在地上滑行了一小段距離。

  對方與自己一樣身穿著披風戴著面具,莉婭一開始還不敢相信的瞇起眼睛,但很快她就深信自己不會看錯的忍不住瞪大了雙眼,在她的眼前不就是──

  她永遠不會忘記,小時候第一次見到報紙上對方的畫像,她永遠不會忘記解鎖憧憬的人長什麼樣子。

  對方故作神秘的微微一笑,然後向旁邊跳開,輕輕一躍已經橫跨了整個街道,到了對面的屋頂上頭。莉婭見狀顧不上自己的戰利品,隨手扔去旁邊,然後也追了上去。

  寶物隨時都可以偷,但人可不一樣,此時沒有追上去的話,未來就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再見到了。

  當她靈巧的跳了出去,她的彈跳力沒辦法跳到對面,所以立刻拋出了鉤爪作為支點彌補跳躍力的不足。

  原本固定好的鉤爪卻因為一層薄薄的積雪不是很牢固,莉婭在空中擺盪的中途突然滑動,整個人就這麼在空中失去了重心整個人天旋地轉。

  直覺的收回鉤爪再重新拋出,緊急所做出的動作並不準確,雖然成功勾住卻不牢固,最終仍然連同人順從著地心引力向下墜落。

  仰望著天空,後知後覺的發覺自己墜落的事實。

  「這就是莉婭大人的結局嗎?」

  喃喃說著,看著眼前閃過過往的走馬燈,覺得有些好笑。

  她,果然永遠也追尋不到那顆耀眼的星星,就如同她永遠也無法成為那棵受到眾人矚目的星星一樣。
 

  然後人重重摔到了地面,積雪吸收了墜落的聲音,痛苦因為瞬間的發生而完全沒有感覺,眼前的景色變得恍惚,意識宛如仍在不斷墜落似的,墜入了那無盡的深淵之中。
 

  恍惚之間,見到的,是打在臉頰上的白雪。

  以及清晨微微探出頭的徐徐陽光。

  她緩緩閉上眼睛,死在了朝雪之中。
 

  少年帶著自己的妻子走在雪花飄落的清晨之中,剛剛去辦了點事花了點時間,現在才終於能去尋找莉婭的身影。

  雖然按照她的計畫應該已經離開了城市,三天的時間已到,但他卻有十足的自信人還沒有離開。

  而且可能已經……

  一個小巷子裡,透過妻子的指引少年才找到莉婭的遺體,那是埋藏在雪中,已經失去血色的屍體。
沒有任何警訊,宛如天要讓她亡似的,靜靜地死去。
 

  一輩子試圖綻放著光彩、比誰都還要活躍於自己舞台的人,迎來的結局,卻如此平淡無奇。

  這樣的結局,突兀卻有如命中注定。
 

  少年的妻子跪坐在對方的遺體前方,緩緩閉上眼睛送上了最後的送別。
 
 
※End A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