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88章 夜奔

知閒言炎 | 2021-08-05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129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臺北圓環來了一隊專賣局的稽查員正在查緝私貨,一小群攤商當場人贓俱獲!他們向稽查員苦苦哀求,望能網開一面,一旁還有不少圍觀群眾對著稽查員起鬨、叫囂,幫著攤商壯聲勢!

楊站朝圓環走去的路上,邊走邊嘀咕:「我肏,好你個『梁知誠』,收了我的金子,竟然沒履行承諾,黑吃黑這是!」隨後命幹員們上前去,先把圍觀群眾與攤商們拉開,並劃出警戒區以隔開閒雜人等。

楊站向稽查員表明完自己的身分後,先忿忿不平的質問:「你們是打哪冒出來的『把點』(稽查員)?難道沒人告訴你們,今天不來延平區當差嗎!」只見稽查員們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回應。

楊站從他們徬徨、疑惑的眼神中察覺到不對勁,於是再問:「怎麼,你們該不會連『梁隊長』都不認得吧?」

其中一稽查員略顯尷尬的回道:「長官,我們剛到台灣,還真不知道!」

楊站一聽這口音不對,怪腔怪調,既非「浙系」,也非「粵系」,於是再多問一句:「你們這都哪裡人?」

稽查員吱吱嗚嗚半晌沒答腔,楊站先後退三步,接著再打了個手勢,幹員們見手勢後立刻圍上前去,將稽查員一一制伏在地!

「哼,憋了一整天,總算輪到我開胡了!」楊站得意洋洋的說。

「他們是什麼人?這又是怎麼回事?」小玲問。

「偽軍啊!」楊站指了指那些被按在地上的稽查員們,同時喝令:「把這群冒充把點的『雁尾子』(詐騙團夥),全部帶走!」

追進巷子裡的老瓦,由於事前曾來探過路,對附近巷弄的佈局有些掌握。步兵與黑衣人是七彎八拐,不斷變換路徑,卻見老瓦仍棄而不捨、緊追在後,實在不得已,他們開始加快腳步,最後乾脆跑了起來!跟在老瓦後頭的三名幹員,由於對巷弄不熟,加上腳程沒有老瓦快,拐沒幾個彎就追丟了!在更後面的燈子就甭說了,他連要追的目標是誰都沒能見著。

步兵與黑衣人先往北逃竄,向西拐後再突然轉向南,老瓦就這麼一路追到了城隍廟口。那兩人藉廟口人多,在人潮掩護下趁機分道揚鑣,一個沒留神,便裝打扮的黑衣人直接隱沒在人群中,只剩穿著軍裝的步兵再度向北逃去!

老瓦繼續緊追步兵不放,離開熱鬧的街區後輾轉來到安靜的平房區,步兵一路逃竄,最後不慎拐進一處死巷子裡!那兵見前面沒路,突然腳踩矮牆蹬了兩下,雙手一撐,一躍而上,竟爬到人家屋頂上去!

老瓦見此狀,心想:『這回是遇上本家了!』只見他起腳往牆上磚縫一蹭,僅僅兩步的功夫便上了屋頂!翻過一戶人家後,嫌皮鞋礙事,聲響大又跑不快,索性把皮鞋褪去,而腳上早已套著一雙功夫鞋!

老瓦這人穿鞋不穿襪,僅穿著一雙功夫鞋在江湖上行走。戰後因應場合需要,就在功夫鞋外再套一雙皮鞋或軍靴,因此他鞋子的尺碼都比正常人大!正因為這種把功夫鞋當襪子穿的習慣,才導致他的腳看上去奇大無比!

換上功夫鞋後,老瓦的腳程變得更快了!夜裡的延平區,在月光照映下得見兩道人影,在樓房屋瓦間飛簷走壁、上上下下、又蹦又跳的疾行跑酷!

最後老瓦追到大稻埕碼頭旁的一棟倉庫裡,步兵終於停下腳步,不跑了,但老瓦這時也沒力氣再對他施以擒拿;東南西北的飛奔過十多條街,兩人皆氣喘吁吁,渾身是汗!

過了一會兒,步兵喘氣稍微緩一點後,先抱拳作了個揖,誇道:「佩服,『瓦上孔明』果然名不虛傳!」

因為老瓦年紀有一點了,人還在喘,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並肩子……你認得我,甩個蔓吧!」

步兵:「我是……。」話都還沒開始說,一隻手突然從老瓦的左後方伸了出來,並擒住他的脖子;同一時間,右後方再伸出一塊白手帕,捂住他的口鼻,一股刺鼻的杏仁味迎面撲來!

老瓦知道這啥玩意,趕緊閉氣,可為時已晚,沒幾秒,他人便昏了過去!

金萊被人用輪板車運到醫師家,鄰里街坊也都跟了過來。多虧醫師剛好在家,檢完傷後,趕緊命人把金萊抬進飯廳並清空飯桌;等醫師娘取來手術工具,就地執起外科手術!俊泰上前表明自己是醫務兵後,便待在醫師身旁協助手術進行。

醫師:「血流太多,要馬上『注血』(輸血),借問這個囝仔是什麼血型?」但現場沒人回答,就連劉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兒子是什麼血型!

見金萊躺在飯桌上不停抽搐,查理站了出來,伸出手臂,自告奮勇說:「我是O型血,醫師你看能不能先抽給他用?」十萬火急的當下,醫師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吩咐醫師娘取來器具後,針一扎下去,立即抽血。

但一個人的血不夠用,還得再多來幾人。「我也是O型!」浩克隨之挽起袖子,抽了第二人血。稍後,外頭有幾位退役的台籍日本兵也走了進來,他們知道自己是O型血,紛紛挽起袖子,進來捐血救人!

手術過程雖設備簡陋、環境克難,光線也不充足,但醫師仍競競業業,堅持不懈地操刀救治。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醫師家門外聚集的人潮也越來越多;附近鄰庄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都趕來關切,就連「蘇一郎」也出現在屋外,和眾人一樣,盼著更進一步的消息!

約莫一小時後,原本還微微顫抖的金萊,漸漸蕭停了,直到醫師確定沒了心跳,放下手術刀,氣餒的說:「真歹勢,我已經盡力,還是毋法度……。」話沒說完,劉伯當場昏了過去!

由於手術失敗,醫師分文不取,隨後大夥向醫師道謝完後,將劉伯父子抬了出來;在鄉親們的目送下,緩緩送回蔡家。

消息一傳開,圍觀群眾當場炸了鍋,紛紛矢言要替不幸往生的囝仔討公道!這一晚,整個江仔嘴聚來了無數義憤填膺的鄉親,眾怒難平,徹夜不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