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8 人生不只一二三(三) 寫不下去了 之後看看

星鴞 | 2021-08-05 01:20:19 | 巴幣 14 | 人氣 102



  我醒來,床上有股陌生的香味,對了,我在和奈家裡,背後有點溫暖,轉頭看,和奈正抱著我睡著,陪我忙了一晚上也該累了。

  小心離開床,剛移動一點和奈就醒來,揉著眼睛看著我,毫無防備的樣子令人愛憐,伸手摸了她的頭。

  「學長?餓了嘛?」

  「餓了,晚餐我會嘗試做一下,現在先隨便弄點東西給我吃好嗎?」

  「好!」

  和奈立刻衝了出去,我等和奈出門後離開房間,客廳有三個女孩在工作,其中一個正在確認著工作狀況,應該是群體的領導,但我很意外沒看到松本小姐。

  這時領導的人看了我一眼,走上來仔細打量著我,穿著是相當輕便上衣加上牛仔褲。

  「喂喂,跟我們可愛的小奈到幾壘了啊?」

  傳說中的女變態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完全就是一副性騷擾的態度,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我該怎麼回答?

  「妳可以問和奈。」

  「那你喜歡小奈嗎?」

  「無可奉告。」

  「難道說是因為可怕的富家女,所以沒辦法公開的禁忌之戀嘛!因為權力過大,所以沒辦法直接開口分手嗎?好浪漫啊!靈感湧現啊!」

  我看了一眼聲音的來源,一個人的手快速在畫板上游移,還不時發出嘿嘿嘿的聲音,有點可怕。

  「那個是山崎,說的話可以不用管,小林繼續妳的性騷擾,我滿好奇結果的。」

  「啊?我講的話是性騷擾嗎?」

  「都是。」

  「耶!妳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不是想知道小奈的事嗎?」

  「可是我不想性騷擾。」

  「叛徒啦!你這樣也算共犯結構中的一員!」

  「那我選擇轉成汙點證人,並主動跟老闆會報。」

  看著兩人的對話,有點像是相聲,這樣的工作環境也不錯,雖然有可能被性騷擾,但整體上相當輕鬆,人也很好相處。

  客廳已經整理乾淨,雖然沒有潔癖,但對於整齊很敏感,不過也有看起來很亂但覺得很整齊的那種倉庫就是了,對了,如果沒搞這個說不定會去做甚麼高級倉管之類的。

  「所以你喜歡我們家小奈嗎?」

  我深呼吸,思考許久後搖頭,不是不喜歡,而是不想喜歡,現在我最不需要的就是戀情,而且估計也躲不了多久,瑤一定會找上門。

  最後我的選擇,會不會有三都不知道,還是這樣回答比較穩妥吧?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吧。」

  「我懂了!喜歡更色情點的女孩子,畢竟我們小奈是可愛類型的,你說對吧?」

  「小林你又性騷擾了。」

  「好!決定了,我們等等做餅乾,增加女子力如何?」

  「不要隨便增加我的工作內容。」

  「妳現在卡住了對吧?不知道怎麼剪對吧?妳願意加入的話,我等等讓山崎幫妳喔。」

  看著她們的對話,有點羨慕,我沒有這樣交心的朋友,我跟健司也在畢業之後很少聯繫,很少有這種團體行動,和奈走上了跟我完全不同的道路,有點欣慰。

  她沒有因為我停下人生的腳步,但幸有、瑤也有,這是我想要的嗎?不是,我很確定不是,幸跟瑤沒有遇到我的話,或許能成為更偉大的人也說不定。

  不知不覺坐到沙發上,閉上眼睛思考一些我無法改變的事情,一段時間後。

  「耀壹?」

  我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是瑤,我不想面對她,但現在沒地方逃,於是我閉上眼睛。

  「他需要靜一靜,妳還不懂嗎?」和奈的聲音在後面,看來是她放人進來的。

  「這就是他出現在另一個女人家裡的原因?妳是不是太小看我了一點?」

  她們幾乎無法溝通,兩個人的在乎的地方根本沒有平衡點,我嘆氣,張開眼睛。

  「瑤,我們保持點距離吧。」

  「怎麼了?我做錯了甚麼惹你生氣了嗎?為什麼突然感覺變冷淡了?」  

  我搖頭,正是她這樣的態度,我才會疲憊,我不想再變成任何人的負擔,我可以做好自己的生活,至少康復後是這樣。

  一瞬間,瑤的眼神變得非常可怕,雖然臉上依舊掛著微笑,但眼神中沒有任何生命,一片死寂。

  「好了!好了!既然男人都開口了,不要太勉強才不會被封鎖在人生之外喔。」
  
  「妳懂甚麼?妳又是甚麼東西?」

  「凝雨!」我看著她,喊著她的舊名,她的眼神恢復原狀,眼淚潰堤。

  「我又做錯了甚麼!三年前也是,三年後也是,為什麼這個女人總會擋在我們之間!」

  「對不起,現在的我很亂,我們保持點距離比較好,工作的事情我會處理,不用再麻煩妳了,謝謝妳一直陪著我。」

  看著她強忍著淚水,離開屋子,我起身,打算也離開,回家躲起來可能比較好,至少隔絕外界一段時間。

  「學長?你又想去哪?又把自己的心封閉起來?」

  「我不知道!」

  和奈抓著我的領子,直接給了我一拳,我愣在原地,雖然不痛,這點力量對我不會有甚麼影響,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夠了吧?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逼到死路?」



  現在的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宅女會說放不下學長,他很容易陷入思考陷阱,鬼打牆後找不出答案,所以才需要自虐嗎?跟白癡一樣。

  「我真的……」

  「真的怎樣?真的累了?你一個傷病躲在家裡消失好幾天,又要跟之前一樣把身體搞壞?」

  我為什麼會打他?想把他打醒嗎?這樣有用嗎?我的拳頭對他來說也造成不了甚麼傷害,估計震撼大於傷害吧,他一直呆滯看著我,沒有反應過來,這樣也好,能讓他冷靜點。

  「冷靜點了嗎?」

  「抱歉,冷靜了,妳能從我身上下來嗎?」

  「喔。」

  我老實坐到他旁邊,其他人回到工作中,我們就這樣沒有說話,沉默了一段時間,我從窗戶看到自己的臉,很紅,眼眶中都是眼淚。

  「為什麼總是要傷害自己?」



  身高關係讓和奈必須抬著頭才能看著我,此刻她的臉非常紅,楚楚可憐,非常可愛,很難想像她剛剛為了讓我冷靜下來而揍了我。

  我到底在幹嘛?我只會讓女孩子哭嗎?

  伸手摸著和奈的頭,同時想辦法用右手幫她擦眼淚,結果整個動作變得很奇怪,她噗一聲大笑,看著她這樣我安心不少。

  「傷患在幹嘛啦!」

  「我也不知道,只是不想讓妳哭而已。」

  「喂喂,好了喔,要知道我們這邊都是單身女性。」

  氣氛正好的時候,小林開口,把我們拉回了現實,但這樣也好,或許,我們還是保持著那段距離會比較好,因為我已經知道拉近距離對於我來說不會是好事。

  我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沉靜,該怎麼選擇,讓心平靜下來才能好好面對新的戀情,或許,我還太幼稚了,父親才會那麼生氣。

  「要準備了。」

  「學長先這樣,我要先開直播了,如果有人問我該怎麼回答?」

  「受傷就好了,有看到幸已經幫我準備好說詞了。」

  「OK!」

  和奈進入房間,其他三個人也打開遊戲,這三個人也有玩凱爾特?正種情況也太稀奇了,看了一下遊戲ID,全部都是那幾個常看到的。

  「為了配合和奈所以玩遊戲。」

  「沒有,是我們都有在玩,只是小奈配合我們,畢竟補真的很少人玩,這遊戲對補根本就是笑話。」

  「老闆很厲害,不要太誇張都OK。」

  「而且而且!老闆她都會找盾語來幫忙!他超強的!甚麼東西只要他在都跟吃飯一樣簡單!」

  我靠近小林,小聲在她耳邊問了幾句。

  「她沒注意到我嗎?」

  「山崎她除了小奈的實況以外都沒注意,所以應該也沒看過你的樣子才對。」

  聽別人這樣評價自己滿害羞的,雖然很清楚副本在幹嘛了,但實際上最常造成我困擾的還是和奈,操作越細就越能感覺到和奈再鬧。

  我拿起手機看著和奈的實況,可以邊玩遊戲邊回答觀眾的問題其實滿厲害的,看畫面正在打滿難的副本,稍微恍神可能就會滅團的那種。

  『所以昨天為什麼直播到一半就結束了啊?聽後面的聲音是跑去找盾語了嗎?』

  這時有個觀眾斗內問了這個問題,實況中的角色突然停住,前面都應對得很好,怎麼在這邊突然停住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