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可可

安迪勞斯基 | 2021-08-04 22:57:52 | 巴幣 1218 | 人氣 133

散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十九歲的高粱


〈可可〉

第一次搭訕大概也是最後一次。

高二的段考前,我和小唐平時多混,就會在補習班待到多晚。

自習室桌位緊鄰,桌子之間只隔一片薄薄的隔板,幾乎聽得見隔壁轉筆的聲響。那晚我和唐一左一右,抱緊了佛腳。自習室的空氣一貫凝重,隔壁卻不時傳來咳嗽聲,而聲音的源頭,女孩,從口罩露出一對大眼睛──專注掃著鉛字。我的注意力,在書上,卻也在抵擋那雙眼睛的誘惑。

怕視線驚擾到人家,所以就算在意,也死命盯緊書桌上的參考書,努力假裝專心。咳嗽聲變越來越頻繁,很難再無視了。

我鼓起勇氣,下樓買飲料,順手帶了罐熱可可。和小唐兩人走在寒風颼颼的博愛路,掌心的鐵罐燙得嚇人,我向唐描述心中撞成一團的小鹿,他卻一副看笑話的模樣敷衍,很難怪他,因為我要是他,肯定也是負責看笑話的。

回到自習室,女孩仍坐在我旁邊的座位。一入座,唐的眼睛就在給我打著暗號,明明他平時也是個孬種。

眼角餘光在可可和女孩間游移,時間不停流過,小小的一只罐子,變得越來越大、越笨重,過了好久,儼然已成一座堡壘,安靜的鎮在參考書上,我對做不成愚公的自己失望透頂,又瞪了好久,才把手握回鐵罐。

可可流逝了大半溫度,但在我的手心裡頭,還是好燙。要很小心,才能忍住不去想她,又看向她。撕下便條紙的我,撇下幾個彆扭的字,連同可可一起遞給了女孩:「感冒喝點熱的會比較好。」

後來想想,都忍不住吐槽自己,除非月經來,否則熱可可也沒什麼好或不好吧,但當時就是這麼寫,伸出手、又縮回,最後終於還是點了點她的肩膀,在四目相交下,把紙條和熱可可都遞給了她。

「謝謝。」她輕聲細語。那天我才知道,女孩子的眼睛是會笑的,口罩下的表情似乎也不為難,她向我點了點頭,伸手接過紙條和可可。

我看呆了,過好一陣子才從石化的狀態解除。

目睹整場鬧劇的唐,此時還抱著肚子憋笑,他像個白癡一樣,打從那天起,看到她就朝我可可、可可的喊。

我常會在自習室遇上可可,高二時她不是在讀書就是在畫畫。擠滿人的自習室容不下一句閑談,我很在意,一不注意就看向她的位置。有時視線交會,她會隔幾張桌子朝著我笑,我的魂又被吸走,只要我們用眼神打過了招呼,桌面上的參考書,就勢必維持一晚的靜止;無法打上招呼的晚上,我會為順利讀書鬆了口氣,但面對期待撲了個空,又難免感到落寞。

盯著書,想著一場談不到的感情,心不在焉貫穿我的高二。

高三,面對大考我剃了光頭,有一點誓師意味。剃度那天,我宣稱斷開俗世紛擾,當然包括漫長的單相思在內。剛開始還以為自己這樣很帥,但走在路上,調笑的目光還是讓我選擇戴起了帽子。我的光頭醜是很醜,卻也讓我對成績之外的,都不抱多餘的期待。偶爾還能在自習室遇上可可,但我開始會把臉壓得很低,離書本更近,或許只是不想被她看到。

十月氣溫開始轉涼,離模擬考沒剩幾天時間,就算小唐沒空,我一個人也天天到自習室報到。那晚坐我斜對角的可可,依舊留到最後。

九點我書讀到一個段落,爬上三樓問助教問題。當再次推開玻璃門,她的書包已經不在椅墊上了。

沒有期待,但當注意到偌大的自習室只剩自己,還是感到寂寞。我走回座位,桌面卻出現了一張紙條,是橫線筆記本撕下的一角,上頭用鉛筆畫有Q版的我,頂著一頭光頭,戴板帽、粗框眼鏡,很呆很呆,卻很是可愛。紙條還工整寫著兩三行鼓勵的話,我猜得到是誰寫的,但當下不太敢置信。

紙條裡寫,我在這一段時間有多認真,要我不用緊張,兩天後的考試不會有問題……

那天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孤軍奮戰,沒想到她卻默默在關注我。那天之後,一直到正式走進考場,只要感到迷惘,我就會拿出紙條,把筆跡的餘溫握在掌心之中,不安的感覺,似乎都為之驅散了。

在狹窄肅靜的自習室,我們沒有約好,但每天都不約而同的留到最後,最先來,也最後走。

見對方來時,我們會用眼神打過招呼。和她養成一種默契,不製造多餘的聲響,打破自習室的規矩;但在對方離座的片刻,偷偷放一張紙條在桌上。

第一天那張,後來有第二張、第三張,再後來已經沒有計算的必要了。

在紙條裡關心對方讀書,偶爾也放上一塊森永牛奶糖,始終不知是慰問,還是諂媚。我們也會言不及義的談及生活,想講的太多,但總沒真正講好過,講她家養的狐狸狗、我家的哈士奇,講今天和小唐吵架的內容,她媽因為工作冷落了她……

越晚,自習室空下的座位越多,而我們總是留到最後,總覺得和她之間,也悄悄在拉近著距離。因為想激勵她,我拚了命想在模考擠進全國百名,面對成績單也開始患得患失,甚至會為了排名和小唐起口角。每天前往自習室,漸漸變得既揪心又身負起使命感。

由涼轉冷的十二月,有過一小段插曲。雖說是插曲,但也只是我腦內上演的小劇場罷了。

那時候從北車回板橋的捷運,每天都擠滿了人,那是第一年還第二年的耶誕城,慕名而來的閒人、情侶不絕。每天我讀完了書,疲勞轟炸過的身體,竟還得忍受滿車廂的閃光,牽手是常態,有些甚至直接在車廂間的走廊抱在一起,當我回到家,常常是處在肉體精神雙重枯竭的狀態。

除了詛咒前往耶誕城的情侶分手,我也開始幻想,和她兩人的約會,讀完書,和她牽手離開肅殺的自習室,有說有笑的,走入一片斑斕的燈飾海。寒冬中包成雪人的我們把身體逐漸挨近,不踰矩,但看著聖誕樹閃七彩的燈,看得出神,就任由應考的時間緩緩流走。

幻想外的我們,永遠隔著一兩張桌椅的間隔,好幾次和她對上視線,她回以我無邪的笑,我都會為腦中擅自杜撰的情節感到罪惡……。考試日程逐漸逼近,那些情節也變得越來越遠,想到一考完試,在自習室秘密傳信的日子也將結束,我恨不得考一輩子的大學。

我那時候總以為,自己像熱血漫畫的主角一樣,認真追逐的模樣最有魅力。而在到達終點之前邀約,都顯得太急躁、輕浮,說不定,她會因此認定我的努力是偽裝出來的?為了要接近她。

「或許可以約定考完試後出去?」約會的場景不斷浮現,走出校園的她,會穿甚麼衣服出來呢?每個輾轉難眠的夜,我都在胡思亂想,一想到失眠了,再抱著罪惡感走下床,乖乖背起英單。

我用整個十二月在胡思亂想,怎麼想都想不到的是:一迎來寒假,我們都將離開熟悉的自習室。

轉折總是來得促不及防。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故事,都很難有完整的起承轉合的,是吧?

在最後幾張紙條,她告訴我衝刺班決定要去松山班上,松山班既離家近,也更靠近她的學校。我直到最後,還在為班主任對她的不諒解安慰她;她則要我好好跟小唐相處,她告訴我,每一段友情都得來不易,考差了,學校還能將就,緣分一旦錯過了,就真的錯過了。

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小唐要我一起轉到板橋班。

我們家都住板橋,板橋的自習教室又開得晚。寒假以後,我們人到那邊,大概能火力全開吧,小唐對我曉之以利,我猶豫,最後答應了。轉到板橋後的生活,完全驗證了他的想像,每天早七晚十一的讀,披星戴月,很明顯,故事進展到新的篇章,而那個交換紙條的女孩,則悄悄走下了舞台。

唐和我考取了自己的第一志願,九月一到,便要將簽滿名字的制服換下,用新身分迎接嶄新的生活。

可可呢?我不知道。到最後,記憶只剩我們不約而同的從自習室消失。

從東走到西,從南走到北,我總以為會像漫畫演的那樣,各自會把世界繞完一圈,在原處相逢,驚訝於緣分的巧妙,然後談論起各自的見聞;沒想到淪為談資的,最後只是越來越遠的彼此。

她到松山,而我到板橋。離開前,手中還緊握著紙條,是幾乎揉爛的力道,心裡還想著:「要用這段時間證明給她看,然後……」

不管當初那個「然後」後面,接的是什麼,它大概都沒有兌現,但離開的當下我仍抱著執念。在最後,我在她慣用的抽屜放入最後一張紙條,走出了我們熟悉的自習室。

---
修改完重新上傳的版本>"<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謝謝分享
2021-08-04 23:00:59
安迪勞斯基
感謝感謝
2021-08-05 19:26:52
yona
有點小遺憾,感覺這女孩真的很可愛。
少年的愛戀、青春
內心的掙扎和幻想 這般心情實在太可愛了
2021-08-05 11:49:04
安迪勞斯基
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好可愛>"<
2021-08-05 19:26:46
yona
但,淺綠色的字體有點難讀,如果不是因為你寫得很引人入勝,我應該會跳出這個網頁
2021-08-05 11:50:30
安迪勞斯基
改這樣有比較清楚ㄇ
2021-08-05 19:26:30
yona
好像...更不清楚了XD
2021-08-05 20:31:42
Sake香噴噴希希
通常綽號叫做可可的女生都很漂亮,不知道為什麼
2021-08-08 16:38: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