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札克18】大罪人之兆

Oldchild | 2021-08-04 22:14:49 | 巴幣 2 | 人氣 26


一個身著克羅斯衛兵制服的男人捏著鼻子,皺著眉頭進入一間位於布爾登郊區的穀倉;從正門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打在他的後背上,地板上的影子長長延伸著。在影子的彼端,一種高頻的聲音鼓躁著,是無數拍著翅膀的蒼蠅漫天飛舞所造成,牠們圍繞著房間中央的牢籠飛行,裡面是一具正開始腐爛的人類屍體。

這具屍體是名男性,赤裸的身體有多處瘀青,手腳筋都被利刃挑斷,十根手指散落在地板各處,指夾縫都深深插著針。然後身中數十刀,但沒有一處是會立即致命的傷口,好像是兇手刻意為之,

「簡直是為了看到這個人死前扭曲痛苦的神情。」他是這麼想的。

「嗚啊,又來了,這到底是第幾起了?」

「是這個月第六起,從前兩個月算起,到今天這就是第二十二名受害者了。」

隨後進門的另一名衛兵翻閱著紀錄案件資料的書本補充著。

「應該不會是組織犯罪或模仿犯吧?」

「不排除,但從目擊報告來看,幾乎可以確定兇手都是同一人。」

另一個人將書本轉過來,讓他的同事看。

他輕輕地揮了揮手拒絕了,說:「不用了,早就已經看過不知道幾遍了,趕快把工作做一做,然後離開這臭死人的地方。」

上面是根據目擊者對犯人描述的想像畫。三角形的獸耳、棕色短髮、金色的雙瞳,身上蔓延著奇怪的條紋圖案。隔壁一頁是兇手的犯案紀錄:首案被斷定為入室搶劫殺人案,地點是奴隸經銷商店內,錢財全部損失,死者為奴隸經銷商的店主與在場的所有員工。

他們用煙驅散了煩人的蒼蠅,隨後開始調查屍體。

連身分都還沒確定,他就直接猜……

「應該又是奴隸商,或是一些有錢人。」

「恩,這個人我認識,是昨天開始失蹤的奴隸商人。然後死因是『失血過多』,從對身體要害的掌握研判兇手有醫療背景或是審問官身分。」

「哈哈哈,猜對了。嘖,蛆跳上來了!」

一個人一邊忍著惡臭認真做著調查,另一個人不幫忙蹲在屍體旁邊大笑,所以蛆跳起來懲戒了他。

「還笑得出來喔?十天前他搞出來的奴隸解放事件造成的後果已經讓我們的破案壓力燒到屁股了。」

「哈哈哈……被懲處就被懲處吧,我有預感,這個案件已經不是我們能管的。」

他的心態已經趨於佛系。

另一個人眨了眨眼,雖然沒說話,但心裡已經同意了另一個人的觀點。

他們帶著調查資料回去駐紮所的路上途經主商業區,除了因為被幾個月前巨人大鬧後還沒復原的建築外,幾乎所有店面的大門緊鎖,很少有營業的店家,街道一片冷清,沒有來往的平民,只有行色匆匆的城市衛兵。

一推開城市駐防部隊駐紮所的大門,兩名衛兵立刻清楚處境,他們至今調查這件事已經上綱到國安問題的程度。

一名穿著白色長袍的金髮女性與他們國家最高軍事、執法、維安機構——憲兵隊隊長,位階是名騎士,以及他們的直屬長官,城市衛兵隊隊長對談。

三人表情嚴肅,特別是他們的直屬長官,臉上擠出的陰影一層又一層。

「不好意思打擾了。」

不小心介入了這嚴肅境地想說道歉完立刻轉身逃跑,可是長官注意到了兩名隊員(救命稻草)的歸來,瞬間喜容悅色,打了岔,將問題全丟到倒楣的他們身上:

「外出調查辛苦了,正好我們正在談論這個案子,把你們的發現全部說出來吧。」

真狡猾——

望向不知道比長官高多少級別的憲兵隊長,以及從衣服判斷大概是從別的國家來的外賓。壓力瞬間排山倒海而來,一個不注意就小小退縮了。

「我說你——」

那個女人突然開口,嚇得已經夠緊張的兩名衛兵立刻重新立正,面部的表情僵硬的抽搐。

「不要有壓力,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就好了。」

那名金髮白袍的女人看出衛兵們的緊張,笑容親切的說著;她的聲音有股奇妙的力量,聽著焦慮的心情便被撫平下來。

「……那就請各位大人傾聽在下的報告了。」

接下來他們詳細的敘述了他們今天的發現,以及之前所獲得的情報。

在聽完報告後,女人問道:「你們知道犯人具體的線索嗎?」

「還不能確……不,其實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了,請容在下大膽推測,這一切的主謀,是一名鳴叫『札克.比楊德』的貓人。」

「比楊德……貓人!?那個偉大的【天才】的子嗣嗎?」女人很是震驚。

「就是大人了解得那樣,但準確來說是養子。三個月前這裡曾經被外來者入侵過,後來從親自去追擊逃逸外敵的艾步納大人的敘述中得知,入
侵者正是弗萊特之子——札克.比楊德。然後請各位大人看一下這份報告,雖然第一號案件是在兩個月前發生,但在三個月前也就是這裡被入侵的那天也發生了一起案件——『梅森宅邸血案』,在場的傭人在還沒有注意到兇手的長相前就被擊暈,可能直接目睹兇案現場的被害者女兒到現在也仍處於精神錯亂的狀態,所以沒有關於兇手的目擊報告。但從手段如此兇殘、以讓被害者最大化痛苦的行為來看,這或許才是札克.比楊德真正的『第一起犯罪』。」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是為了錢財嗎?強盜打劫商隊在這裡還滿常見的,但直接入室搶劫也……」女人拖著下巴,面色凝重地再次問道。

「起初我們也是這麼認為,但有錢財損失的只有第一、第六起犯罪事件。從受害者的共同點進一步推斷,扣除掉殉職的保鑣,在下懷疑跟奴隸與強盜合……」

一旁都不發言的憲兵隊長與長官幾乎同時以「嗯哼」的咳嗽聲打斷衛兵的報告。

那是這個城鎮不好公開的秘密。

衛兵馬上意識到他現在正在說出不該說出的話,馬上閉緊嘴唇不再繼續說下去。女人則輕輕瞪了身旁的兩人,最後還是聳聳肩不再追究。

「嗯,基本上跟我們憲兵隊掌握的差不多,你們可以離開了。」

在衛兵離去之後。

「那麼,卡莉絲塔大人,關於那件事……」

「嗯,這才是我來到這裡的主要目的。上面批准了延長勇者夏普斯的"修業"期限,以展現我國與貴國的友好關係。」

「實在是太感謝了。事實上,這個邊境城鎮正遭受前所未見的危機,這要說到剛剛那個連續殺人案上。那個殺人犯太危險了,在所有受害者中不乏有僱傭退役騎士做為保鑣的人存在,但沒有用,他連強如身為上等聖騎士的艾布納大人都因為他身負重傷,憑一般的士兵是不可能抓住他的,但原本棲息於森林間的魔獸們突然向西大舉遷徙讓我們實在騰不出人手,勇者夏普斯能繼續留在這裡實在太好了。」

「請記住,夏普斯在修業結束返國前,只允許在布爾登與賽勒斯森林間活動,請遵守這個原則,這將直接影響我國與貴國之後的信賴關係。」這名名叫卡莉絲塔的女人眼神變得銳利。

「沒有問題。」

「基於同盟情誼,我會將這裡發生的事情上報回神聖中央帝國,視情況也許能為你們提供一些援助。」

「十分感謝您,卡莉絲塔大人。」

卡莉絲塔隨後離開,留下衛兵隊長與憲兵隊長兩人。

「今天發現的死者知道身份了嗎?」憲兵隊長說。

「他是布爾登領主大人跟強盜溝通的橋樑。」衛兵隊長說。

「照這樣看來,下一個受害者,大概就是布爾登大人了。」


鄰近邊境的森林深處,潛伏著一雙金色的雙瞳,緊緊盯著當地領主所居住的大宅。

他捏緊左拳,黑色的條紋瞬間蔓延上來。

「呵呵……真期待與你們相間的那天呢,混.帳.東.西,我是不會放過任何傷害姊姊的傢伙的,在那之前,我會一直看.著.你。」他冷笑的說。

幾天後,大宅門口收到了用當地文字撰寫的犯罪預告書,上面清楚的寫著時間,地點,受害者。矛頭指向了——東境領主,布爾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