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勇者轉生 (偽) 1-02:什麼時候出發

古今變 | 2021-08-04 21:55:55 | 巴幣 454 | 人氣 137


勇者轉生 (偽) 1-02:什麼時候出發

  在某個冒險者公會之中,許多人正盯著貼滿各種委託的佈告欄,找尋適合自己,或是自己隊伍的任務。這是再平常不過的景象,畢竟承接委託、公告之後交付適當的人選,然後確認結果並結算報酬,就是冒險者公會的功能。
  但是其中有個格格不入的角色,吸引了眾人好奇、鄙夷,甚至訕笑的目光,因為他不但看起來年紀不大,而且身上沒有攜帶任何裝備或武器,怎麼看都像個普通人。當然,這很可能是因為他是個初出茅蘆的新手,可是他卻偏偏盯著佈告欄的最左側,那邊張貼是連最高階的團隊都感到棘手的任務。
  但是那人對身邊的質疑目光絲毫不以為意,他的視線流連在佈告欄上的幾張委託,上面畫著魔物的粗簡圖像。
  是的,魔物。
  這個世界雖然也有國家和種族的區別,但是大致上和平相處。而不管在宇宙的哪個角落,能讓人類如此團結的,絕對不是什麼大愛或崇高的理想,而是強大的共同敵人。
  在這個世界,魔物就是那個強大的共同敵人。舉世都在魔物的威脅之下,縱使有沃野千里,都必須有人驅逐災厄、定期巡守,才能確保一小塊可供耕牧漁獵的地盤,來獲取食物資材。原本各國也都常設武力來負責這項工作,但是魔物種類繁多,培訓、維持一支只能應付特定魔物的軍隊不但耗費甚鉅,而且遇到不同類型的魔物來襲往往束手無策。更何況強大的魔物輕鬆就能蕩平城池、橫掃千軍。
  最終各國都放棄了這項制度,而共同創設了超越國家層級的組織:冒險者公會。冒險者就是具備特殊能力,能夠替眾人冒險犯難去討伐魔物、解決魔物造成的災害,以及從牠們身上取得珍稀寶物素材的人物。
  當然,除了榮譽和名聲之外,這套制度靠的主要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成功的冒險者就能名利雙收。因此儘管死亡率非常高,但還是有無數的人前仆後繼的選擇這項事業。然而這也吸引了許多魚目混珠之輩,而真正在刀口討生活的冒險者,對這種貨色就十分輕視厭惡。
  因此有人忍不住問那少年:「小朋友,你是迷路了嗎?」
  隨著這聲提問,旁邊立刻就有不少人跟著嘲諷譏刺。那少年也不以為意,淡淡一笑之後走向櫃檯,對著一位正好有空的人員說:「我想請問那邊張貼的幾項委託。」
  早就把這少年的行為看在眼裡,櫃檯人員隨即回應:「呃……請先出示你的證件,待公會確認你的級別之後才能承接任務喔。」
  少年說:「我不是要接任務,而是要請問那幾項委託的內容。」
  他的回答引起來櫃檯人員的好奇心,趕緊問:「內容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原來公會事務繁忙,難免忙中有錯,過去就曾發生委託的酬金誤植,因為多寫了個零而使金額變成十倍;甚至還有過將銀幣誤寫成金幣的事件,結果引發糾紛還造成軒然大波,所以櫃檯人員才會這麼緊張,快步走過去將幾張委託取下來、回來少年面前仔細比對。
  可是他並沒有發現任何錯誤,所以再度抬起頭、狐疑的望向少年。少年這時才說:「我想請問的是,這幾隻魔物吃什麼東西、怎麼吃?」
  櫃檯人員這下愣住了,心想:「你這小鬼是在尋我開心嗎?」但是長期跟各類奇葩的冒險者打交道,讓他培養出極佳的耐心。當下把到了嘴邊的髒話忍住,深吸了口氣說:「這些都是吃人的魔物。」
  少年聽了之後說:「很好。」
  櫃檯人員心裡啐了一句:「好什麼好,吃人耶!」不過他只想快點把這莫名其妙的小鬼打發走,板著臉說:「這隻據說會把獵物切碎再……」
  少年打斷他說:「下一個。」
  櫃檯人員說:「這隻會吐出消化液將獵物溶……」
  少年再度打斷他說:「下一個。」
  櫃檯人員指向下一張委託說:「這隻會先把頭咬掉,然後再……」
  少年說:「不行,下一個。」
  隨著少年「下一個」接「下一個」,櫃檯人員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不過看到少年聽到各種可怕的「進食方式」卻全無懼色,心裡也有點好奇,於是依舊一張接一張的解說。
  終於他指到一張委託說:「這隻喜歡把人整個吞下,再慢慢的消化。」
  少年眼睛一亮,說:「很好,就是牠。」
  櫃檯人員原本只是機械式的進行說明,這時拿起委託書仔細一看,登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手上那幾份委託已經張貼許久,所以他對於內容早就耳熟能詳。這些委託只有極少數頂尖的冒險者嘗試承接,但是目前沒有人完成,因為它們的內容全都是討伐極端凶險的魔物。
  而他手上這張的討伐對象不但難纏,而且還有個麻煩的地方,於是他截釘截鐵的說:「你不能接這任務。」
  少年說:「我本來就不是來接任務的。」
  櫃檯人員的耐性有點逼近極限,咬著牙說:「那你到底來幹嘛?」
  少年說:「我來找個理想的獵物,然後殺了牠。」
  櫃檯人員基於職業習慣順口說出:「沒有正式承接委託,就沒有報酬喔。」話剛講完他就察覺不對,趕緊補上一句:「年輕人別送死,那不是你能對付的魔物!」
  少年自信一笑,轉身離去。櫃檯人員既不能擅離職守,而且已經看過太多不自量力、妄想一夜成名的年輕人,自知沒辦法勸服每一個人,所以只能眼睜睜任由少年離去。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決定用公會的力量傳訊給跟這件事密切相關的人員。
  少年出了公會,就到街邊找個了地方用餐,順便思考要怎麼去對付他的獵物,過不久就有人在他旁邊重重坐下,不客氣的問:「你想要討伐『鱗王』?」
  那人一坐下,周圍立刻投注過來許多崇拜的目光,以及粉絲般興奮的竊竊私語:「是『斬天』史奈登 (Schneiden) 耶,沒想到能見到他本人。」
  「你怎麼知道是他?」
  「你瞎了嗎?沒看到他背上那把劍嗎?那可是神器吶,當年他在公會出天價買下來的時候還造成轟動。你不認識人也該認識那把劍吧。」
  被譽為「斬天」的史奈登似乎對這種明星光環習以為常,完全不理會周遭的目光和閒話,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少年。
  少年沒好氣的回答:「是又如何?」
  史奈登說:「鱗王是我的,除了我誰也不准動牠!」
  從咬牙切齒、目露凶光的神態,少年看出史奈登的執著背後應該有什麼原因,不過他並不在乎,淡淡的說:「有本事你就先去殺了牠,否則就等著看本……本人的手段吧。」
  史奈登怒極反笑,不屑的說:「哈哈哈……就憑你?你可知道鱗王是最強不敗的六王之一,我曾經挑戰他三次,可是就連我背上的神劍也無法在牠的鱗片留下絲毫刻痕。」
  這乍聽之下並不是值得誇耀的戰跡,然而周圍的驚歎反而更加熱烈。六王塗炭生靈,更抹殺了無數強者。史奈登雖然失敗了三次,但是居然沒有丟掉性命,而且看起來身上也沒有什麼殘缺或傷痕,已經不愧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少年聳聳肩說:「我沒打算硬幹,只要殺得了牠就好。」
  史奈登說:「你回去練個一百年再來說大話吧。」
  少年說:「牠只是個開始,打倒牠之後,接著就是其他五王。」
  圍觀的群眾對這番狂言立刻嗤笑出聲,史奈登本來也想笑,但是看少年一派認真,所以他一字一字的問:「你.瘋.了.嗎?」
  少年說:「看你如此執著,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找鱗王,然後讓你先挑戰一次。如果你還是贏不了牠,就把背上的劍借我,看我怎麼料理牠。」
  史奈登瞇了瞇眼,少年接著說:「你也可以直接棄權,把劍借給我、看我表演。」
  面對少年這種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自信,史奈登忍不住問:「你……真的認為自己有任何的勝算?」
  少年說:「你如果答應我的提議,我可以先告訴你,我所想到的辦法。」
  史奈登說:「好,一言為定。不過你的辦法如果不像樣,我就對你不客氣……別指望你年紀小,我就會手下留情。」
  少年說:「我打算讓牠吃下不能吃的東西。」
  史奈登一愣,心想:「毒殺嗎?連神劍都難以突破的話,這或許是個辦法。但是真有任何毒物能對六王產生效果嗎?」
  史奈登知道少年曾經在公會打聽魔物的食性,因為他會來找少年的麻煩,就是那名對少年解說的櫃檯人員通知他「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算搶你的獵物」。這時他才明白少年原來是打算摸清魔物的底細,然後想辦法投毒。但是六王為禍已久,人類為了殺牠們可以說手段用盡,可以試的毒物也早就全試遍了,根本就不曾聽說有任何效果。
  少年大概看出他的懷疑,淡淡的說:「我敢保證牠吞下去的東西一定能殺了他。」
  史奈登心中天人交戰,鱗王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敵,也是他歷盡無數的犧牲、無數次允諾必殺的對象。可是三次的對戰,讓他徹底了解到這個敵人有多麼強悍,他心中開始隱隱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殺得了牠。
  但是他的仇恨、他的犧牲、他的承諾,不允許他有這樣的想法,所以他不斷堅稱鱗王是他志在必得的獵物,誰也不准對牠出手。也因此他才會對這個小小少年的戲言產生這麼大的反應,這是對所有人、特別是對他自己宣示信念的動作。
  但是這少年的方案、這少年的自信,讓他覺得說不定有一絲成功的可能。在百般掙扎之後,他最終還是咬著牙對少年說:「不、鱗王一定要由我來殺。」
  少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這會增加我不少的麻煩……好吧,我把鱗王的命讓給你,不過牠死了之後,身上的魂能歸我。」
  史奈登眉頭一皺,討伐魔物除了獲得功勳之外,還可以取得各種珍貴的資源,其中對冒險者本身最重要的就是魂能。吸收魂能可以提升各種能力,甚至習得特殊技能或魔法,所以活躍的冒險者要不斷討伐與自身能力相當的魔物,才能精益求精。史奈登的族人為了報血海深仇,決定犧牲生命把魂能灌注到他身上,才造就他今天超凡入聖的實力。
  但是相對於大仇得報,鱗王的魂能就只是小小的代價,於是史奈登說:「一旦接觸鱗王,我的能力只足以自保,顧不得你的安全……」
  少年說:「這沒問題,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前一篇  第一部目錄  總目綠  後一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