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32──電梯(慕容蘭:真是土包子,連轆轤都沒見過

火火 | 2021-08-04 21:09:38 | 巴幣 0 | 人氣 30



  32.轆轤
  慕容蘭:真是土包子,連轆轤都沒見過

  慕容蘭走到櫃台,隨意按了下鈴,過不久就有個壯碩的莫雪男人衝了過來,他的神色原本很臭,但看清來人後立刻滿臉堆笑:「哎,慕容公子,久違久違,上等的房間照樣給您預留好了。」
  他搓著手,一臉生意人的諂媚:「慕容公子此次停留多久?」
  「看完聖克伐大典再走。」慕容蘭說,「目前賠率多少?」
  「哎,慕容公子也要參與賭盤嗎?」那人笑容更大了,「不瞞公子,現今的賠率……」
  對方滔滔不絕說了一堆,李舟在一邊聽得頭昏腦脹,他本來對數字就不怎麼敏感,何況還攙雜著一些賭博術語。
  師父說賭博是毒,廢物玄卿果真除了錢以外不學無術。
  他轉頭正要跟馬凡說話,就見馬哥哥凝神細聽,似乎也頗感興趣的樣子。
  他默默將頭轉回來。
  其實馬凡對賭博興致不大,他只是好奇,這一切對他而言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很是新奇。
  等慕容蘭交待完,櫃台才將視線投向他們:「慕容公子,這是新的隨從嗎?瞧著面生呢。」
  李舟跳起,這回馬凡按不住了,他指著慕容蘭凶神惡煞道:「隨從?嗄?誰他媽是這混蛋的隨從兒?」
  慕容蘭微微一笑,改用莫雪語對櫃台說:「年紀小,還沒調教好。」
  「你這王八蛋說了些什麼兒?」
  眼看李舟就要衝上去揍人,馬凡無法,只得從背後勒住他的胳膊,耐心在他耳邊勸道:「李舟,別鬧了,平白給人看笑話……最重要的是,我們不知道要怎麼去大秦,而且你不是還想去東昇堂學醫嗎?」
  「這麼點小虧都吃不得,是從不了醫的。」馬凡想了想他原先世界的醫療糾紛,覺得自己也沒說錯,一堆病人為了省醫療費騙保險,常常鬧得醫院不得安寧。
  李舟悻悻然放下了拳頭。
  慕容蘭見狀更滿意了,雖然他不知道馬凡跟李舟說了些什麼,但是管用就行,仗著語言不通,他開始天花亂墜地說他們在楓圓的遭遇,只不過大殺四方的換成了鮑里斯,他跟李舟還有謝君憐是被救的小可憐,為了感謝他才跟著他。
  「我瞧著不像呀?」櫃台看了看李舟氣呼呼的樣子,狐疑道。
  「因為我沒能救下他的心上人,鬧著脾氣呢。」慕容蘭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
  馬凡在一旁神色古怪,謝君憐沒有表情。
  慕容蘭又暢談了當時是怎麼命懸一線、鮑里斯又是怎麼英勇犧牲,直到他發現馬凡的神色越來越奇怪。
  ……總不至於聽得懂他的胡說八道?
  這個世界,會一門外語已經算是人中龍鳳,他自己是因為家中生意遍及天下,父親有意栽培才會了莫雪、楓圓跟十二星語,他們一個個都是從福丸島出來的土包子,連船都沒見過,去哪兒學外語?
  說服了自己的慕容蘭又開始跟櫃台話家常,多要了一間房,慕容藍本想著要一人一間來彰顯一下自己的財力,但是因為聖克伐大典相近,不少人已經入住這裡,只剩下一間房了。
  反正有得住就行,慕容蘭想著,把謝君憐、馬凡跟李舟打包扔給了過來帶路的跑堂就不管了。
  「慕容公子,往後還是不要仗著語言隔閡胡說八道為好。」在分開前,馬凡沒忍住去慕容蘭身邊低低地說,「這樣不太好。」
  慕容蘭神色僵硬,眨眼看跑堂的將三人領走。
  怎麼會?
  馬凡為什麼聽得懂?
  他是去哪裡學的?
  能夠學習外語的非富即貴,除非是大戶人家養的食客,但是馬凡怎麼看都不像是這兩種啊。
  慕容蘭咬了咬唇,看來他得重新評估這三人的價值,謝君憐跟馬凡不好套話,但是李舟年紀小,雖然氣人,但是單純,騙一騙應該能夠得到更多消息。
  「等一下!」他叫住了他們,「我想了一下,三人一間房太擠了,不如李舟跟我一間。」
  「誰他媽要跟你一間!」李舟立刻炸了。
  「我跟謝公子身形都比較佔地方,肯定是要分開的。」慕容蘭低頭瞧李舟,又去看馬凡,「或是小吳我們一間房。」
  馬凡無所謂,李舟卻不答應了:「你休想跟馬哥哥一間房!」他哇哇叫著。
  在他心中,最佳的分配方式是他跟馬凡睡一起,那兩個只有個頭的睡一間,但如果馬凡去跟慕容蘭睡,他就得跟謝君憐睡了!
  他才不要,謝君憐神神叨叨的,還是個打不過的,慕容蘭雖然也很討厭但起碼打得贏。
  李舟十分憋屈地同意了跟慕容蘭睡一間。
  這家商店就像馬凡本來世界的大賣場混雜住宿旅館的業務,分了好幾層,又好幾棟,外觀是幾座平房中混了塔堡,中間靠橋樑相連,他們就住在塔的下層。慕容蘭在上層。
  馬凡在走的時候略感奇怪,慕容蘭一個貴公子,怎麼能忍受爬這麼多樓梯?
  跑堂的哈哈大笑:「果然沒見識,有電梯呀。」
  「電梯?」馬凡瞪大眼,十分吃驚。
  他一直以為這裡是沒有電器的古文明世界,哪裡來的現代文明利器電梯?
  「用獸類拉人上去的一種裝置。」謝君憐冷淡道,「獸走了多遠,梯子就有多高,大秦殿也是採用這種方式。」
  「原來如此。」馬凡點頭表示了解。
  是他無知誤會了。
  跟著慕容蘭一起來搭『電梯』的李舟瞠目結舌:「這、這是什麼玩意兒?」
  見李舟一副被嚇傻的模樣,慕容蘭心中優越:「這是給人專用的轆轤(ㄌㄨˋㄌㄨˊ),外圍是實心紅木,防火、防水、防撞,叫做轢(ㄌ一ˋ)。」
  「這箱子沒問題嗎?根本看不見外面。」李舟大驚小怪,「而且這門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為了避免意外讓人飛出來啊。」慕容蘭說,「別一副土包子樣子了,進去吧。」
  「我才不要!」李舟警戒地說,他的老家多是平房,頂多二樓,是真沒見過這麼高的建築,更沒見過什麼轆轤跟轢,「你先說清楚,這玩意兒到底怎麼運作的?」
  慕容蘭卡殼。
  他哪裡知道原理是什麼,反正能用不就行了嗎。
  兩人對峙了許久,慕容蘭無奈道:「你不想搭就算了,我讓人領你走到房間去。」
  李舟哼了聲。
  那什麼轢的箱子很大,可以裝大約八個成年男人,但是他才不要冒險呢。
  慕容蘭跟跑堂的交待完後,就逕自進入那個轢後將門關上,接著這轢就開始慢慢懸空,接著就在他眼前不見了。
  什麼鬼啊?
  李舟嚇得半死,趕緊問旁邊的人:「他怎麼就不見了呢?」
  跑堂忍笑道:「他沒有不見,他就是搭轢上樓了而已。」
  「真不危險嗎?」李舟撇嘴。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嗎?」跑堂哈哈大笑,「小公子,這裡可是有十三層樓高,慕容公子的房間在最上層,光是用走的就走死人了,大家在這裡都是搭轢的。」
  跑堂旁邊沈默不語的另外一個消瘦男人冷冷道:「到了。」
  「知道啦。」跑堂看李舟,「小公子,你真不搭嗎?慕容公子已經抵達所在樓層,若你堅持要用走的……我可沒辦法一口氣爬十三層,得慢慢走。」
  李舟抿嘴,他要是繼續堅持不搭,豈不是會被慕容蘭嘲笑膽小?
  不行,男人就該爭一口氣!
  李舟視死如歸地踏進那對他來說尚且寬敞的轢。
  「不用那麼緊張。」跑堂的說,跟著進去後順手將門給關上。
  一陣失重感襲來,還不待李舟發作就消失了,過不久,那個消瘦男人道:「到了。」
  「嗄?」李舟沒反應過來。
  「到了。」跑堂的氣定神閒將門給打開,映入眼簾的是另外一扇敞開的門,「中間有縫隙,小心腳下。」
  李舟雲裡霧裡地跟著出來了,跑堂將他領到某個房間後就又走了回去,搭著轢消失了,走廊上的門也被人闔上了。
  「你搭轢上來的?」慕容蘭見李舟跟在自己後面沒多久就出現,合理推斷道。
  李舟沒理他,衝到房間的窗戶往外一看,嚇,居然這麼高?
  若是要用走樓梯的得花多少時間啊,這個轢好厲害!
  「那個在跑堂旁邊的是誰?」
  「那是操蟲師,負責即時的情報傳遞,」
  「馬哥哥他們住哪一層?」李舟興奮道。
  「……五樓。」
  「我去告訴馬哥哥!」李舟蹦起就要往下衝,一點也不管慕容蘭準備好好展示一下他房間位置的景觀──
  不遠處有一座巨大的廣場,三角屋頂上還有一座圓頂高塔,旁邊有兩座對稱的三角小塔,塔頂上都有三叉戟的裝飾,而最前面的三角塔頂上則有倒山羊角的純金象徵。
  那是舉辦聖克伐大典的活動賽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