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嗆辣巫女 05交易的條件

藍飛璃 | 2021-08-04 19:30:14 | 巴幣 40 | 人氣 89


「真葉大人。」見到夜鳹,並未發現是誰的巫女實習生對他恭敬欠了身。
「免禮。」他回,朝休息室的腳步並沒有停止,「巫女大人的狀況如何?」
「回大人,巫女大人目前出現高燒的情況,我們正努力讓體溫降下,但卻一直沒有效用,目前祭司大人正在向龍神大人祈禱,如果龍神大人聽到的話,不知是否能出手幫助巫女大人度過難關。」
「知道了。」來到休息室的門口,伸手放在門板,他平靜吩咐:「都先退下,如有需要我會叫喚你們。」
「是。」彎身行禮,巫女實習生恭敬的退開,夜鳹聽著她離去的腳步聲,做了深呼吸後,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中的某張床上,躺著身穿儀式服的她,他緩緩靠近,來到床邊,看著臉色微紅的她,她輕喘著,神情痛苦。
凝視著她的眼盈滿痛苦,皺眉,伸手輕撫上她的臉,輕柔緩慢的輕觸,熱燙的體溫,從他的指尖傳來,那溫度從他的手淌入他的心,手掌緩緩覆上她的臉,張口,他低聲輕喚。
「芸雪......」聲音輕顫,心被擰痛,他該怎麼幫助此刻的她才好。
「嗯......」突然,她嚶嚀了聲,緊閉的眼睫搧了搧,緩緩睜開。
「芸......巫女大人......」見她醒來,他輕喚,只見她迷茫的眼環視了四周,最後凝視在自己身上,無聲的,她朝他伸出手,摸上他的臉,似是在做確認。
不明白她此刻動作的意義,唇微啟,想詢問,他的話還未出口,她卻露出了微笑,眼神鎖著他,那注視,讓他的背脊一陣涼,彷彿當獵物盯上的感覺。
「你就是那個雙胞胎?」她說,笑得有些邪媚,「長得真俊,而且......還很深情,只是彼此都不知道,雖然可惜,不過......正合我意。」
「妳......是......王后?」他一愣,沒想到她真的被附身了。
「呵呵!什麼王后不王后的,我早沒那個身分了。」她坐起身,摸了摸身體,滿意的微笑,「這身體還滿不錯的,感覺很清淨,不愧是被龍神選上的巫女。」
「......妳......為什麼要附在她身上?」
「為什麼?」她挑眉,柔媚的撥了長髮,笑了笑,「當然是要實現願望啊!這女人說了吧!我應該要放下的,確實,那個垃圾為什麼我要掛心呢?這女人的身體剛好適合我,暫時先借來用用。」
「不行。」她準備下床,他粗聲喝止,她抬頭,扯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這女人的能力和歷代的巫女真的有些落差,以前的巫女都非常溫柔婉約,在施展結界或是淨化之術後,就會體力透支,可這女人,在施展結界之後,還可以同時淨化那些和我一同行動的靈魂,不只如此,還能無動於衷的跟我對談,雖然當下我是沒有意識到什麼,不過進入她的身體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了。」她視線落在自己的手上,伸手摸了摸臉、脖子,抬眼,看向他。
「這女人的來歷可真不小,她的家族歷代都是侍奉神的祭司,同時,在她的世界,又是個行善積德的大夫,更不可思議的是,她竟然擁有治癒她人的特殊能力,只是這能力似乎有些缺陷,會讓她容易疲憊,不過她本身習武,多少也就補足了這一點。」盯著他,她笑問,「你叫什麼名字?是真葉?還是夜鳹?」
她的提問,讓他心一突,抿唇,他選擇了沉默。
「這女人很在意你們,尤其是那個叫夜鳹的,似乎......是有些情意在。」她冷哼,嘲諷道:「年輕真好啊!如果當時的我不是政治聯姻,我一定也能愛上某一個人,而不是那個混帳。」
夜鳹始終沉默,沒有回應,他其實很在意她現在的狀況,因為他看過被附身的祭司,她們都有出現靈力耗盡的情況,輕者,在靈體退去後昏睡幾天,重者,可能永遠不會醒來甚至是死亡,而這個揚言要毀掉襄陽國的靈魂,一定會對芸雪的身體造成重大的傷害,該怎樣,他才能讓她盡早離開她的身體?
「說吧!你到底是哪個?是真葉?還是夜鳹?」她直視著他,等待他的答案。
沉默了幾秒,他才緩緩開口:「真葉,我是真葉。」
聞言,她挑眉,「哦!是那個愛哭小鬼。」她輕笑,隨即站起身,打算離開。
「慢著,您要去哪裡?」他阻擋她,質問。
「當然是自我放風,去玩啊!難得可以離宮呢!」她冷笑,不在意他有些含怒的視線,邁步就要往外走。
「等等!」再次阻擋,他沉聲道,「我知道您有未完的願望,請您告訴我,您的願望是什麼?」
他的話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只見她停留,抬頭看著自己,他繼續道:「我知道您想透過巫女大人得到某些東西,但您應該清楚,死人是不應該存在的,雖然您現在附在被龍神選上的巫女大人身上,但這是在傷害她,我希望您能對此網開一面,放過巫女大人,如有何需要,請讓我來代替完成。」
「代替完成?」她輕笑了聲,隨即一嘆,「可以!只要你成為我的男人,我就答應你。」
「成為......妳的男人?」他一愣,思考不過三秒,點頭答應,「好,我答應妳。」
他的回應讓她微笑,眼神同時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我指的是,當我的願望完成,離開時,你也得跟我一起走,就是必須死,你也同意?」
她的回應讓他頓住,但他依舊沒有多加思考,直接答應,「好,只要妳願意放過巫女大人,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呵呵!好一個忠誠的守衛。」她輕笑出聲,邁步,朝外走去,「既然都答應了,那就別浪費時間,走吧!」
她的離去,他趕緊跟上,提著一顆心,擔憂她的安全,此刻他只能以真葉的身分,陪同她,完成她的願望。
他們一前一後的走出神殿,一路上,他保持沉默,不敢多言,深怕惹怒了王后而傷了芸雪。想到傷害她的可能性,心口一緊,他不想再傷害她,更不想再見到她受傷了,他緊緊的尾隨在後,一路就這麼暢行無阻的來到宮外,他們經過一條又一條的街道,來到襄陽城裡最繁榮的市集。
她一路專心的悠哉閒逛,但看在夜鳹的眼裡,是心驚膽顫,深怕她有什麼萬一,因為她身穿儀式服,雪白的薄紗,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道上非常顯眼。
於是,他趕緊找了個賣布的攤位,挑選了一條與她身高適度的粉藍色棉布,購買後,快步來到她身邊,替她披上。
「您這身打扮太過顯眼,遮掩一下比較妥當。」他說,拉攏了棉布,遮掩住她一身明顯的白衣,他的行為讓她揚眉,不著痕跡的笑了聲,順了他的意,裹著這塊棉布,繼續逛著市集。
當他們走過一個又一個攤位,晃過一間又一間店家,時間早已接近傍晚,很快的,燭火開始點燃,接近晚間的熱鬧才剛要開始。
夜鳹一路陪著她東走西瞧,他們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他不懂她此刻的用意,更不懂身為王后的她,應有盡有,為何會對這些東西感興趣。
直到接近午夜,人們早已返回家中休憩,清淨的街道上,只剩下他和她,月光的照射,讓兩人的影子出現在他們正腳下。
一路陪著她,他完全搞不懂她的願望究竟為何。
突然,走在前方的她停下腳步,轉身,她對他說道:「喂!帶我去你最喜歡的地方吧!這裡我逛膩了。」
她的問話讓他一頓,他最喜歡的地方......
只有那裡,那是個非常隱密的地點,而且還有些危險,沈思片刻,他開口:「如果帶您去,就能完成您的願望了嗎?」
「這個嘛......」她猶豫,直視著他,她的沈默,讓他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呵了聲,她笑道:「也許那裡是我最後的願望,如果能去,我想我一定會心滿意足。」
她的回答,讓他疑惑,但為了她身體的狀況,他無法多想,只能答應了。
「好,我帶妳去。」說完,他走上前頭,帶著她,朝他最喜歡的地方走去,殊不知身後的她,正帶著一抹算計的鋭光,跟在他身後。
*****
他們毫無停留的走著,直到靠近城邊界處的一代古遺跡區域,轉身,他主動伸手牽住她,平靜道:「這一帶較危險,猛獸也多,牽著比較安全,跟好。」
她跟在身後,因為步伐不同,他放慢了腳步,讓她跟上。
跟隨著他,牽握的手傳來他手心的熱度,心莫名的狂跳,臉也開始有些發熱。
感受著這些情緒,揚唇,她露出一抹笑容,輕柔且溫暖的,但僅一瞬間,她便感到錯愕,因為她開始有些分不清,這感覺是她自己還是這身體主人的。
回憶起他這些時間的表現,他總小心翼翼,護著她,不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即使他清楚這女人有一定的功夫底子,他依舊保護的非常周全,她能看出這個女人對他的重要性,只是這個女人是異界者,是龍神選上的巫女,她是不可能留在這個世界的,每一代巫女都是如此,如果要說她們能從龍神身上得到什麼,那就是得到強大的靈力這點是不會改變的。
當他們逐漸朝遺跡的深處走去,緩緩地,他們走到一處古祭壇的位置,那裡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人使用了,但仔細一看,又看得出有些被修整過的樣子。
祭壇的周圍,有著破碎的石牆圍繞,明顯呈現出過去的部分樣貌,上頭的天花板早已殘破不堪,損毀的地方成了一個大洞,月光直接從那地方透了進來,照耀在那古祭壇上,銀白色的月光替這早已被遺棄的地方添上了幾分神秘感。
她目不轉睛的看著,黑夜的寧靜,銀白色月光的照射,完全呈現出一個完美的幽靜環境,她走到祭壇邊,看著早已破裂毀壞的石塊,伸手輕撫。
「這地方,真該帶夜鳹一起來的,他喜歡這裡。」她說。
她的話讓他一震,難道她醒了?被她發現了嗎?
「沒想到你也喜歡這裡,真葉。」她微笑,抬頭看向他,她的話語讓他有些混亂,心隱隱顫抖著,他不懂現在的她,到底是誰。
因為,過去她曾來過這裡一次,也是他帶她來的,只是當時還有真葉一起,所以,她知道這是他最喜歡的地方,當然真葉也喜歡這,只是程度不如他而已。
「為何要一直站在黑暗中呢?」她說著,上前拉住他,將他帶往祭壇旁,進入月光下。
抬頭,她看向月亮,緩緩說道:「你有聽說過,在月光照耀的祭壇上,和相愛之人接吻,許下誓言,願望會真的實現嗎?」她說完,收起所有思緒,目光直視著他。
他看著她,搖搖頭,心隱隱抽顫著,她,到底想做什麼?
「呵!這就是我的願望,怎樣,敢與我許下誓言嗎?反正等我的願望實現了,你也一樣會跟我走,不如就在這,認真的許下約定,至少走了之後才比較不會有遺憾。」
她的話語讓他有些摸不著頭緒,但擔心她的思緒,讓他沒辦法多加思考,僅幾秒鐘,他直接點頭答應了。
「不後悔?你要許下跟我永生永世的真情相待,然後我就會離開這裡,帶著你,一起走。」她再次確認,直視著他,刻意說。
「......不後悔......」他沒有猶豫,直接回答,朝她靠更近,伸手,摸上她的臉,輕輕觸碰,隱約間帶著不捨,「只要她平安無事,要我怎麼樣都行,因為有人......能夠代替我......」
他說著,低下頭,「我願......愛妳一生一世......直到永遠......」白芸雪......
他隱去了最後的聲音,覆上她的唇,帶著別離之情,溫柔、珍視的親吻她,宣誓出他內心的誓言。
退開後,他凝視著她的眼,帶著憂傷,不捨的撫著她的臉、唇,想放開,卻很困難,再次,他吻上她,告訴自己,再一次,是最後的,不再有下一次,張嘴,他吮允著她的唇瓣,一次又一次,貪婪地想要更多,心緊緊的,疼痛著,直到她有些無法喘息,張了口,他依舊無法退開,只是伸舌,再一次,更深入的,吻著她。
心跳逐漸攀升,心痛扯動著他的思緒,他壓不住,也不想再壓抑,因為他已經無法再次擁抱、親吻她,這是他第二次,也是他的最後一次。
被他火熱的吻纏綿,她的身體變得虛弱癱軟,張手,他擁抱她,緊緊地,不願鬆手,她的手同樣拉住他的衣,需要支撐,她輕喘,氣息混亂,依靠著他,柔軟的雙峰緊貼著他的胸膛。
早已壓抑不住的情感,在這一刻全數爆發,他想要她,他不想就這樣離去,雖然真葉可以代替他,但他的心不肯,他放不下,她是那麼的美好,為什麼他必須把她讓給別人?
大掌來回緩慢的在她身上游移,包裹她的棉布掉落,他情不自禁,順著她的身軀摸上她的渾圓,隔著薄紗,輕輕揉捏著她的乳尖,想得到她的慾望完全展露。
「唔嗯......」他的愛撫帶著魅惑,點燃她體內的慾望,輕吟了聲,她不自禁的靠近他,雙手環抱著他,同時在他的身上點燃一簇簇的火苗。
雙唇退開,唾液帶出絲線,她神情迷濛,輕輕地她低喚了聲:「夜鳹......」
瞬間,他如雷轟頂,強壯的身體一僵,瞬間,內心慾望被硬生澆熄,但身體的慾望卻依存,他喘著氣,與她拉開距離,焦躁與慌亂爬滿他的身心,臉上更是明顯充滿自責。
現在的他可是真葉,為什麼她叫的是他的名字......
「你......怎麼了......」她神情迷濛,困惑的望著他,被些微褪去的衣物,讓她此刻的模樣有些凌亂、性感。
「已經......夠了......」他聲音粗嗄,想著剛才的決定,已經夠了,他是該捨棄一切,和她一起離開了。
「什麼......?」她困惑的問,彷彿剛才的事根本不存在一般。
「您該離開女巫大人的身體還她自由,我願意跟您離開。」他態度堅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