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零四章 不是他們

草士 | 2021-08-04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8


第三百零四章 不是他們

小琉璃聽到這聲音,臉色頓僵,似乎想明白甚麼,跪倒在地,垂頭道:「師父,弟子、是弟子錯了。」

那聲音又歎了好大一口氣,甚是疲倦,續道:「昊兒,先兒,你們二個野孩子卻又如何?」仔細聽來,卻是圓容師太的聲音。

袁昊、都爭先二人互看一眼,皆從彼此眼中看出無奈和矛盾,山下黃灣村鬧出此等風波,人人都對他們存有疑心,如今真凶未明,恐怕是無法繼續留在峨嵋派。他倆躊躇片刻,念及短暫的師徒恩情,當下隨著小琉璃跪地,連磕三個頭。

只聽圓容師太道:「你們三個都進來吧。至於絕千閣諸位,貧尼心底有句話,不知能否代為捎話給柜主。」王、孫二女聽小琉璃說了聲「師父」,又見袁昊二人跟著跪地,神態恭敬,知屋內說話之人必是圓容師太,萬萬不敢失了禮貌。

趙元佑臉色大為陰沉,雙拳握得用力,本來就蒼白的臉上更是白了一片,他很清楚,既然峨嵋派高尼出聲,那今日之事只怕是要沒望。

王芫兒拱手道:「師太金言,弟子定會如實轉達給柜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這話乍聽大事誇張,但她絲毫不覺誇大之感,只因峨嵋派二位高尼素來惜字如金,甚少明言,如今就算是捎個話,對峨嵋派以外的人而言,那都是至關重要的大事。

圓容師太沉默一會兒,才道:「柜主好意,貧尼二人心領,只不過這屬家醜外揚,不可再多勞煩柜主。」

王、孫二女聽到「家醜」二字,不禁瞟了袁昊、都爭先二人一眼,嘴角一勾,本欲嘲笑,然而一想到適才雙方過招,袁昊施展那詭異步法躲過小琉璃的劍招,都爭先則能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便笑不出口,只想:「這二廝短時間不見,武功進展神速,實屬不可思議。倘若這回再放二人離去,那就真是縱虎歸山,假以時日,待他們豐羽足了,天曉得會不會轉過頭,對絕千閣刀刃相向?」

二女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她們不知袁昊二人就是瀛海島民,島民有「逍遙定心訣」的相助,修練境界事半功倍,格外神速。尋常武者僅是打坐修煉,視情況不同,入定的深淺有別,而島民隨時都能以定心訣中的坐忘之法,達到同樣深處的入定;尋常武者要想提升境界,時常要伴隨心境的蛻變成長,瀛海島民的定心訣有心齋之法,遭逢困頓能迅速穩住心態,對心境提升亦是大有成效。

這三個月來,瀛海島二人拜入峨嵋派,度過難得可貴的平和日子,靜心修練的成效,自然是境界飛越般的提升。

王芫兒想了想,瞪著袁都二人,還是頗有不甘,忍不住道:「師太,恕晚輩多有無禮,這袁昊、都爭先二人天性頑劣,乖覺難料,心思為惡,二位師太雖說慈悲為懷,但還請莫要寬恕了他們。」

只聽屋內圓容師太笑了一聲,聲音淡淡道:「用不著擔心,此事貧尼自有打算,柜主氣度寬厚,貧尼猜想不會為此怪罪諸位。」

王芫兒咬咬牙,她當是聽出圓容師太前半段的話是回絕她意,後半段的話是隱晦地下了逐客令,不敢多留,低頭又施禮,道:「多謝師太關心,晚輩等人這就告辭。」說罷,忙回到趙元佑身側,一手扶他胸口,另一手撐著後背,就欲要走。

當她經過李若虛身旁,愣了一愣,問道:「小姐,妳要和咱們一塊走,還是……」話未說完。

只聽屋內又有人道:「少柜主還請留步,不知能否借一步說話?」這聲音和圓容師太的聲音略有不同,聲音略低且慈和溫柔,當是圓如師太的聲音。

小琉璃好是詫異,王芫兒等人更是驚愕,三人面有淡淡冷意,再也不管李若虛,轉頭便走。

袁昊四人入得庵屋,只見屋內矮木桌前,圓如、圓容二位師太並肩盤坐,閉目養神,一句話都不說,氣氛甚是凝重。四人沒得許可,更不敢擅自就坐,只好佇候原地,彼此眨了眨眼,妳看我我瞧妳,好不尷尬。

不知過去多久,但聽有人重重歎息一聲,四人循聲看去,見二位師太已睜眼望了過來。她道:「璃兒,妳怎麼這麼糊塗,為師可曾說過要妳動武?」聲音之中,透著微微慍怒。

小琉璃從未見過師父似這般發怒,當下極是害怕,嘴唇發抖,急得都要哭出來,淚水直打轉眼眶,道:「師父,我,我……」

圓容師太見小琉璃模樣,終究心有不忍,接著看向袁昊二人,眉宇皺得更深,道:「你們兩個也是,璃兒深受喪親之痛,一時難辨對錯,你們做師弟的,怎麼不懂得溫言相勸,解開誤會,而是跟著拔刀相向?昊兒,你最是胡鬧,甚麼火燒半面峨眉山,要是真燒了,那可得了?你師伯我豈會不知?你大可曉之以情,唉!胡鬧,胡鬧。」

袁昊、都爭先自知有愧,紛紛低頭,也不說話。

一旁圓如師太開口道:「昊兒,先兒,為師問你們,江氏夫婦,是不是你們殺害?」

袁昊正眼看著二位師太,朗聲道:「不是。咱們到了飯館,才發現江大叔和江大娘已經……」臉上勘勘有惋惜之色。

小琉璃忍之不住,怒叱道:「你胡說,爹爹和娘分明是你們害死的!」

袁昊無奈道:「師姐,真不是咱們幹的。」

小琉璃姣好面容糾結一團,不知是悲還是怒,連連喘氣,道:「不是你們做的,那是誰?是誰!你們房內那帶血劍刃又是如何而來?黃灣村人人都說見著你們闖入飯館,這有證有據,處處指著害死爹娘的就是你們,你們還想著瞞天過海?」

袁昊被她連連責問,也不知解釋了第幾回,只覺大是委屈,心頭頓時來氣,不快道:「不是就不是,甚麼狗屁血劍,龜爺爺的,天曉得會有哪個傻子殺了人還將凶刃放在房內?嘿嘿,這人要不是蠢,便是腦袋一時抽了風。」

小琉璃更怒,腦袋一熱,纖手不由高高揚起,見袁昊直勾勾盯來,想落卻不敢落下。袁昊哈哈一笑,道:「師姐,妳想打我一掌,是不是?」話落,忽聽啪的一聲亮響,袁昊竟是自打了一巴掌,但見他右頰腫了一片,足見這掌力道施得不輕。

他接著笑道:「師姐,這樣妳心底有沒有快活了點?」小琉璃驚愕不答。

都爭先幫腔道:「師姐,妳要是真不信,就請二位師太拿了唯識珠,便知咱們有沒有說謊騙妳。」

李若虛忙也道:「是啊,好姐姐,妳們師姐弟相處過來,應該也曉得,先哥和昊弟雖然喜愛添亂,卻絕不會做出那等傷天害理的事。」

圓如、圓容二人聽到都爭先稱她們為「師太」,目中微微有異,但很快平復如常。圓容師太取出唯識珠,見對準袁昊二人的湛然珠心始終閃爍綠光,吁了重氣,道:「師妹,果真是如此。」

圓如師太點點頭,道:「璃兒妳也見到了,妳爹娘不是昊兒他們害死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