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此身為樂》第十七章 在平均律之外

牧葵 | 2021-08-04 14:50:02 | 巴幣 10 | 人氣 73


  1.
  ──膽小鬼。
 
  那些無意識間加諸於他的期待、由內而外的無力感,煽動著他的悲觀、糾結在一起。承受的壓力不知不覺間超出臨界值,潰堤以前,劉治穎從未察覺自己快要崩潰,他才發現他和他的家人一樣擅長粉飾太平。
 
  那天他沒和謝孟聲一起吃飯,晚上想傳訊息給對方。腳還好嗎?吃了什麼……所有話都是輸入一半便被刪除,最後送出了句「對不起」,等睡前再看手機,那人已讀不回。
 
  他失眠了。看著漆黑的天花板,感覺像整個空間朝自己壓下來,緩慢地碾碎他。這片暗色的天空是他從小生長的家、是他的愛情、和他的生活。
 
  好像天都塌下來了,然而時間依然在過。
 
  就像沒發生任何事。人只要打定主意裝傻,可以把自己都騙過去。
 
  「練唱時專心點。」
 
  兩人這幾天的互動和之前沒有兩樣,他和謝孟聲一同吃飯、接送他回家,對方也依然花時間教他聲樂。他在琴房裡算不清第幾次練習音階,這天已經到了周五。
 
  「很好,繼續往上唱。」
 
  在國術館被扭的那一下並非毫無幫助,謝孟聲的右腳隔天便消了腫,現在甚至能正常地踩踏板。他將音階往上彈,治穎今天的聲音卻略嫌乏力,他沒能唱到平時的最高音,嗓子先啞了。
 
  謝孟聲停下來,想說點什麼、又在話說出口前打住。他嘆氣,劉治穎便感到胸口被刺了下。
 
  「今天就這樣吧。回去多練練。」
 
 
  「抱歉。」
 
  「我去一下系辦,你到樓下等我。」
 
  ──看來也不完全和平常一樣。啪!謝孟聲走出琴房時,完全能從他關琴蓋
的動作看出他的焦躁。劉治穎沉默地站了一會兒,才收起自己的背包,他差點誤把別人的琴譜放進去。
 
  走廊上,聽見這座建築裡充斥著這麼多不相干的音樂,他希望他們剛剛的聲音有被掩蓋住。
 
  他來到音樂系館外等,不知道謝孟聲去辦什麼事,等了好幾分鐘仍不見人影。
 
  和換主修有關嗎?想到這種可能劉治穎便僵住了,他不自覺地在系館門口握起拳頭,而這時候,有人朝他走了過來。
 
  「喂,那個外系的!」
 
  是不認識的面孔。一個男生走到劉治穎面前,狐疑地打量他、又往他身後張望了一圈。
 
  「你是那個老跟孟聲在一起的傢伙吧?他人呢?」
 
  劉治穎才反應過來,這人是那天在合奏教室拉住謝孟聲的學生──也是那人常提到的林樂樂。他的喉嚨一時有些緊,說話的聲音便顯得乾癟:
 
  「他去系辦處理事情。」
 
  「是嗎?」
 
  林樂樂也不是真心想知道謝孟聲去了哪,他盯住劉治穎,毫無預警地問了:
 
  「你們是什麼關係啊?」
 
  他疑惑的理由也很簡單,謝孟聲的朋友一向沒幾個。劉治穎是外系的學生,最近卻總和他走在一起。樂樂那天無意間還看見劉治穎蹲在地上,抓著謝孟聲的腳踝,不知道在幹什麼──
 
  但他本來還沒往戀愛的層面聯想,是此刻猛然看見劉治穎刷紅的耳朵,他才驚訝地發覺到不尋常。
 
  「等等,你們……哎!」
 
  他張大嘴巴,劉治穎第一時間紅了耳朵,隨後臉上卻轉為蒼白。林樂樂啞住了半天,等到謝孟聲從系館出來,他也沒講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們在幹嘛?」
 
  「啊!孟聲,我剛剛遇到你朋友──呃,不、不是!我也要問你……」
 
  「媽的,能不能好好講話?」
 
  謝孟聲往林樂樂腿上踹了一腳,他痛得跳起來,抱著自己的腿開始哭天搶地。罪魁禍首冷哼了聲,扭頭就走,任憑樂樂在他身後喊著,他也通通裝作沒聽見。
 
  劉治穎慢了幾秒鐘追上來,謝孟聲看也不看他,徑直盯著後門的方向。
 
  「他發現了?」
 
  沒有回答。謝孟聲心裡更覺得煩。劉治穎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然而耳邊的聲音讓他無法思考,它不停迴盪著那句:
 
  ──膽小鬼。
 
  「這周日,要不要再來一趟國術館?」
 
  內心有著反駁那句嘲弄的渴望,但最後說出來的話似乎仍無關痛癢。這竟是他鼓起勇氣後才做得到的事,他只能最低限度地希望自己能為對方的夢想貢獻一點點支持。
 
  「可以啊。不過約周六吧?我在你們營業的時間去。」
 
  「……好。」
 
 
  是因為怕尷尬嗎?他對謝孟聲感到抱歉,連那人答應讓他幫忙、都使劉治穎覺得對不起他。
 
  
 
  2.
  劉治穎通常安排周六晚上的時間健身,今天和謝孟聲有約,他趁上午先去了。試著透過平常的活動讓心情保持正常,或許消耗了些體力,比較不容易胡思亂想。
 
  可就結果來看,幫助似乎不大。當他協助父親推拿完前一個病人,走出簾子、看見謝孟聲坐在等候區時,心裡還是沉了沉。
 
  「等很久了嗎?你坐公車來的?」
 
  「嗯,剛到而已。」
 
  不曉得他的腳疼不疼。因為是假日,劉治穎也不好特意去載他。他讓謝孟聲再等了會兒,將推拿床消毒後,才領對方進來。今天他們用的是和上次同一張床,劉壬宗和預約的病患在另一邊。
 
  先檢查了謝孟聲的右腳,確定已經沒事,那人趴在床上,像要避免前次的狀況重演般,兩人都不大說話。
 
  劉治穎強迫自己專心,只留意肌肉與骨頭的位置。按摩緊繃的部位,偶爾扳動謝孟聲的腿、試著讓關節歸正。中間骨骼發出了「喀」的聲響,那人緊抓著扶手板、仍避免不了地繃住身體,但這次他只是皺緊眉頭而未出聲。
 
  那一頭,劉壬宗和女病人在聊她的小兒子,話題漫無目的,他們也心不在焉地聽。
 
  「我拿精油來給你塗一點,好嗎?」
 
  「嗯。」
 
  劉治穎打破沉默,暫時走出簾子。謝孟聲看了眼手機,原以為已經過了很久,實際上從他進來到現在也不過二十分鐘,是僵硬的氣氛使時間感覺格外漫長。
 
  他不喜歡心裡留疙瘩,一直記著要和治穎說清楚上次的事,可時機怎麼都不對。現在趴在這兒等那個人回來,他腦海裡也不停地想:該用什麼語氣開口,才能讓他們冷靜地溝通?
 
  叮鈴。
 
  他聽見外面推門的聲響,國術館有病人來,他自然也不以為意。可沒過幾秒忽然有個女生的聲音響起,既開朗又甜美,令人錯愕得熟悉。
 
  「哈囉,學弟我來了。」
 
  劉治穎剛拿了精油,見到那個女生、差點把精油瓶摔在地上。游慧君笑著和他揮手,聽見動靜的劉壬宗也探出頭,見到是治穎認識的人,意味不明地「哦」了聲,又鑽回簾子。
 
  「呃,妳要看什麼?可能得等一下──」
 
  「沒關係呀。我腳稍微拐到了,不是大事。」
 
  游慧君沒告訴過他要來,劉治穎一時慌了手腳。他記得廖千瑞和她提過國術館的事……可為什麼偏偏在今天?
 
  「剛才我有看到便利商店,想去買瓶飲料。你要不要喝?」
 
  「不用了。」
 
  游慧君看出他表情有異,卻不知道具體原因。她歪著頭看他,很快又用爽朗的口吻問:
 
  「對了,我跟朋友們約好了下周末唱歌,你要不要來?」
 
  旁邊的簾子「刷」地拉開,他們同時嚇到。謝孟聲一手插在口袋內,冷冷地看著他們,視線從游慧君腳上的娃娃鞋、移動到她塗了指甲油的手,最後停留在她圓圓的臉上,他皮笑肉不笑地哼了聲:
 
  「是妳啊。」
 
  游慧君貌似也認出了他,睜大雙眼,指著他正要開口。劉治穎忽然擋到了他們之間,下一秒又被謝孟聲推開。他低著聲音,冷冷地問道:
 
  「纏著別人的男友做什麼呢?」
 
  劉治穎感覺腦袋瞬間炸開,游慧君是他系上的學姊──而他爸媽都在這裡!他第一次對謝孟聲感到生氣,腦子尚未轉過來,帶著指責意味的喊聲已經衝口而出:
 
  「謝孟聲!」
 
  「幹嘛?我是跟這女的講的吧?」
 
  「你……」
 
  劉壬宗走出來察看,治穎頓住聲音,胸口忽地被謝孟聲捶了一拳。他火大地走到門前,出去時朝劉治穎和游慧君各瞪了一眼。摔上門,劉壬宗不解地看了過來:
 
  「治穎,你同學怎麼了?」
 
  他答不上。先他一步回過神的游慧君在背後焦急地戳他,他仍說不出半個字。慧君眼看沒辦法,自己故意發出了很大的聲音,笑道:
 
  「……哈哈哈,你到底按得有多痛,這樣我都不敢試了。」
 
  「嗤。」
 
  劉壬宗笑了聲,他的病人也在問他「怎麼了」。他被糊弄過去,回簾子和病患講到自己兒子和同學的事情。這邊的游慧君驚魂甫定地看向劉治穎,後者用力地閉了下眼,才低頭面對她。
 
  「抱歉。」
 
  「啊。剛剛那個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音樂系男生──我都不知道,你們是情侶。」
 
  「……不,不是。」
 
  劉治穎反射地否認,卻換來游慧君不諒解的眼神。她沉默地端詳了他一會兒,輕輕說道:
 
  「如果不是,他剛剛是什麼意思?」
 
  最糟的情況終究無法避免,半晌無言,治穎以為她下一秒會說出「奇怪」、「噁心」之類的話。可游慧君抿了幾次唇,講的卻是:
 
  「我要是他,應該也會很生氣。」
 
  她繞過劉治穎,自己跑出國術館。那個唱歌的男生尚未走遠,站在巷口的地方,瞥見她,扭頭打算離開。
 
  「喂!不要為難腳受傷的人了,你等一下。」
 
  「妳有什麼毛病?」
 
  「什麼啊?你這人性格很差耶!」
 
  謝孟聲對她只覺得厭煩,想到劉治穎的反應,更是火冒三丈。他才不管治穎認識多少女生,但為什麼偏得是這個女的?搞得之前他和他說降五度的故事,好像成了笑話。
 
  游慧君跑到面前,這段時間她比他印象中來得更會打扮、懂得發揮自己討旁人喜歡的優勢了。他看她便覺得心情惡劣,口氣自然更差:
 
  「妳跟我上過同一堂課,我個性如何妳還不知道?」
 
  「真的是。枉費你有這麼好的聲音,一定要這麼講話嗎?」
 
  好的聲音?謝孟聲冷笑。游慧君雙手叉腰,看來想站在路邊和他理論。待會要是說不過,這女的會哭嗎?謝孟聲想,搞不好她打算把她的護花使者叫來,這一切又要成為一場鬧劇。
 
  他習慣把事情想得很可笑。有時現實亦會如他所想地發展──但不是這一次。游慧君看他沒作聲,出人意料地、她說道:
 
  「當初拖累了你,我道歉。」
 
  怎麼也沒想過會從她口中聽到抱歉,其實謝孟聲當然知道游慧君不曾做錯什麼。只是他會想,有的人可能當主角當慣了,先得了便宜、還要搞什麼和解──
 
  「對不起,我先說了。你也為你放鴿子的事道歉,我們就讓這件事過去吧。」
 
  「……妳到底追過來幹嘛?」
 
  謝孟聲搞不懂這女的。她被他提醒,「啊」地叫了一聲。
 
  「我不想隨便被誤會。我是劉治穎的學姊,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別的關係。」
 
  「哦,只是偶爾讓別人陪襯妳去唱歌的關係?」
 
  「聽不懂你在講什麼,你想唱的話就一起來啊。」
 
  靠。謝孟聲差點笑出來,她竟然連諷刺都聽不懂。蠢成這樣,他稍微可以原諒她了。他忍不住想再挖苦她兩句,游慧君忽然往國術館的方向招手。
 
  「總算出來了!喂,你別跑啊?你們把話好好講清楚。」
 
  孟聲一見劉治穎就想扭頭離開,被慧君拉住,他的臉頰抽了抽。遠處那人用跑的跑了過來,確定謝孟聲放棄走掉的想法,游慧君才放開他。
 
  「我改天會再聯絡他的。我只是他系上的學姊!你們把事情解決好之後都得跟我道歉,知道嗎?」
 
  「妳還是快走吧。」
 
  游慧君不滿地皺起眉頭,見劉治穎來到身旁。她碎碎念地說了句「好吧」,向他們揮了揮手。也沒管治穎還想喊住她,她頭也不回地走掉、只說下次再給他傳訊息。
 
  剩下謝孟聲和他兩個人。治穎額上帶著一層汗,看起來有種狼狽感。
 
  「……能談談嗎?」
 
  根本沒有把話說清楚的最好時機。謝孟聲看他避開自己的眼睛,過了幾秒,放棄般地說道:
 
  「找個地方坐著說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