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六章Cradle①

| 2021-08-04 08:00:09 | 巴幣 506 | 人氣 187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第十六章 Cradle


  「你說月影?」

  「是的。」

  費利爾站在他的辦公桌旁,他原本背對前來報告的執行部主任,閱覽著手頭的文件。卻在聽到「月影」兩個字,訝異地回頭,彷彿想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然後呢?」

  「後來由警察接手了。不過聽說天海千世失去記憶,我認為所長現階段不用擔心會被指控。」

  「喪失記憶?確定沒有錯嗎?」

  「這是病例報告。」

  主任遞出手上那份非法取得的文件。

  費利爾接過病歷,確認的確是喪失記憶後,悄悄鬆了一口氣。主任見費利爾已經確認完畢,再度開口:

  「警察雖然想立案調查,卻在天海夫妻強烈的要求下作罷了。」

  「我想也是。畢竟千封就在這裡,他們既不想接他回家,也不願給世人辱罵他們賣兒子的機會。但真虧他們說服得了警察。」

  「他們不斷強調女兒已經身心受創,以不希望讓她想起任何痛苦的回憶為由,要求他們罷手。說穿了,就是情緒勒索吧。」主任推了推眼鏡。「況且願意為市井小民調查真相的警察,也全是最低階的基層員警,高層為了幫派的事,已經一個頭兩個大,沒人管得了這種『不起眼的小事』。」

  「那月影呢?」

  「當初找到天海千世的人雖然是他們,卻沒有搜查權。而且他們在這次的火拚折損許多戰鬥員,就算有心想管,短時間內也很難。加上關鍵證人失憶,也查不出什麼所以然。因此我認為短時間內不會出亂子。」

  費利爾聽了冷笑一聲,把病例還給主任。

  「那唯一的問題,就是天海千世會不會恢復記憶了。」

  「是的。」主任點了點頭,繼續說:「所長,您說⋯⋯是不是應該再把人帶回來?」

  「別自找麻煩了。上次還可以說天海千世是自己走進來的,要是我們主動動手,誰知道那對夫妻會不會狗急跳牆。畢竟契約書在他們手上。我對那女孩的興趣還沒有大到要冒這種風險。」

  「是⋯⋯」

  「不過以防萬一,記得派人監視她。要是她恢復記憶,跟警察或月影控訴我,那也很麻煩。」

  「知道了。」

  「要是演變成最壞的情況⋯⋯你們都知道該怎麼做吧?」

  「奪取契約書,然後滅口。」

  聽見這個令人滿意的回答,費利爾留下一抹笑容,並抬起手示意主任可以離開。主任見狀,點頭致意後,就這麼走出費利爾的辦公室。

  在沒有其他人的辦公室內,費利爾低著頭,一手撐著桌子,一手蓋在臉上,隨後——

  「呵⋯⋯哈哈哈哈哈!」

  大聲笑了。彷彿嘲笑著因緣是如此滑稽。

  「喪失記憶,加上幫派在找的擁有治癒能力的人⋯⋯看來神還沒放棄我。」



  ※



  聽人家說,幼時的記憶會被逐漸遺忘。

  正式名稱是「童年失憶症」,指的是成年後無法提取幼時記憶的現象。

  因此說到二至四歲,甚至七、八歲時的記憶,多數人都是一片模糊。

  但天夜對當時發生的事,卻有著極為鮮明的印象。

  他記憶的起點,是父親用力抓著他的雙肩,對他說:「天夜,你是兵器。是為了殺死拉比尼斯而生的優秀兵器。這就是你的價值。」

  所以他開始參加父親的實驗,並培養戰鬥技能,然後等待有一天能履行自己的價值。

  他一直以為這就是世界的全部。

  後來天海千封進入設施,天夜覺得他是「世界」的入侵者,同時嫉妒他奪走父親的目光。最後因為千封造反,天夜和他在設施大打出手,成功阻止他繼續破壞研究所。

  那次事件後,千封受到更森嚴的「管理」。設施裡的人也不會再跟他客氣。天夜好幾次親眼看見,為了實驗,他們可以毫不猶豫打斷千封的骨頭。可以割開他的血管,放任血一直流。可以掐著他的脖子,讓他差點窒息。可以將人關進冰庫。可以投入各種毒藥。

  據父親所說,只要沒有性命之憂,或是造成無可挽回的殘缺,要試什麼方法都可以。

  就這樣,在半年之中,千封的叛逆輕而易舉變成了求饒。

  那讓天夜不禁覺得父親很可怕。父親臉上的表情,每天都因為歡愉扭曲。

  回想起來,自從天海千封出現後,父親就變了。

  這是天海千封害的嗎?

  天夜如此自問。

  但他不知道答案。

  他只知道,有了惹火父親的前車之鑑,他不能再衝動行事。

  儘管他的內心因為千封的吶喊躁動,他依舊停止了思考,選擇不去質疑,不去理會。

  他喜歡施打營養針。

  因為每當注射完畢,胸口那份像烏雲一般盤旋的鬱悶心情便會一掃而空。

  他不會再感到害怕,不會再徬徨。他會忘卻那些自己不希望擁有的情緒,忘卻對父親的疑慮。

  日復一日,當天夜回過神來,時間又過了半年。轉眼間,天海千封來到設施已經一年多了。

  天夜記得當時是十一月。

  那年的十一月很冷。

  有個女孩死掉了。

  是個年紀比他大很多的大姊姊。

  天夜當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依稀聽見女孩的慘叫,以及千封聲嘶力竭求饒的聲音。

  這兩道聲音持續了很久。

  真的很久。

  後來過了幾天,當天夜見到千封時,發現他已經眼神空洞,看起來就像個人偶,再也不會求饒了。

  當下天夜立刻明白——

  他變成父親心目中完美的兵器了。

  變成一個沒有「心」的兵器。

  時間就這麼流逝,來到天夜六歲的冬天。

  前陣子,一直很照顧天夜的醫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自從之前天夜被費利爾關進懲戒室出來後,那名醫生不只囉嗦地要天夜把頭髮擦乾,還教會他許多生活常識。

  ——最近才覺得很久沒被他碎唸了,原來是不在嗎?

  天夜淡淡地想道。

  這時候,他聽見一旁的人悄聲討論:

  「月影的人?來這裡幹嘛?」

  「誰知道。執行部剛才通知各單位了,如果有事要去行政棟,千萬不能露出馬腳。」

  「他們不會來到這裡參觀吧?」

  「不至於吧。所長應該會找理由擋下來。」

  「警察跟一些不知情的政府單位是偶爾會來找碴,月影倒是第一次。他們什麼時候管到這裡來啦?」

  面對這道疑問,對方聳了聳肩,就這麼離開。

  「月影⋯⋯?」

  天夜懵懂地咀嚼這兩個字,左右各張望一回後,離開了醫務室——然後來到會客室。

  他蹲低了身子,輕輕地、緩緩地把門打開一個小縫,往裡面窺探。

  室內除了父親、一名執行部的成員,還有三個沒見過的男人。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面對費利爾。其餘兩個人則是站在他的身後。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有一頭烏黑的頭髮,以及雪灰色的眼睛。他的輪廓很深,左眼下貼著貼布,看起來有些嚴肅。

  後面兩個男人其中一個人也是黑髮,看起來像是華族。至於另一個人,則是銀髮,身材是三個人中最魁梧的,看起來有點可怕。

  他們三個人都穿著胸前印有弦月圖樣的深藍色大衣。天夜看得出來,他們的大衣底下都配戴著槍枝。



【待續】


後記:
大家好久不見,我是上個月工作順利告一個段落的阿悠。
第十六章開始了,這次的標題Cradle是「搖籃」。會著重在天夜的視角說故事。
上面中後段有簡略說到在一個很冷的十一月,研究所有個女孩子死掉。
這件事就是日後造成千封每年冬天身體出狀況的主因。(第四章Select③有微微帶過)
過程總覺得黑到有點踩線邊緣,所以不會寫出來。《過去篇》結尾時,也只會讓角色口頭帶過,想說現在先在後記稍微提一下。

另外下週會更新閃光番外篇,因為不小心超過五千字,以及兩張認真的圖跟兩張隨便的圖(?),正在考慮要不要拆成星期五、星期六發布,可以的話,請大家給我一點意見,不然就隨便我惹XD
故事可能不能說有趣,但我已經用力塞閃光了,希望大家喜歡~

那就下週見了!


創作回應

viiv
酷,越來越好奇了 ><
2021-08-04 10:10:54
謝謝支持~
自己覺得劇情有點拖,接下來會盡量以不突兀的方式趕火車,用二~三章趕快寫完XD
2021-08-04 11:57:19
十鳶
千封好可憐的一集0A0
費利爾越來越像大魔王了XD
2021-08-04 14:21:25
我自以為已經消毒很多了,結果還是很可憐嗎XDDDD
沒關係,他現在很幸福⋯⋯大概吧。
2021-08-04 14:45:50
字不夠
終於要迎來完結了嗎?!哇~
2021-08-04 15:47:55
還沒,我的腦洞還沒這麼快結束XDDD
我的意思是《過去篇》即將結束
我也覺得我當初腦洞開太大了,嘖嘖
2021-08-04 16:53: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