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87章 走火

知閒言炎 | 2021-08-04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100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原本對峙的場面是有起一些口角,但稽查隊與大輪車雙方尚能保持理智,動口不動手;不料,萬猴這幫人一亂入,現場氣氛急轉直下!他的小弟們是接二連三、沒頭沒腦的瞎起鬨,不斷叫囂稽查員滾出廟口,還裝腔作勢要動手打人!

不知是誰出手推了傅員一把,害他一個踉蹌差點跌倒!自這一刻起,勢單力薄的稽查員開始與群眾發生推攘!混亂之際,傅員頻頻昂首東張西望;他想找警察,但沒找著,反倒莫名迎來一拳,將他打趴在地!

積怨已久的民憤,在傅員倒地的那一瞬間引爆了!群眾是前仆後繼、蜂擁而上,欲對稽查員們拳打腳踢,施以暴行!大輪車的人見情況失控,以肉身擋在鄉親與稽查員之間,並不停用閩南話呼籲大家"保持冷靜";但何奈架不住鄉親人多,幾分鐘過去,現場秩序仍不見好轉!

去派出所搖電話的葉員開著吉普車回來了,遠遠看到現場演成暴亂,他和隨行員警都看傻了眼!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葉員抓起車上一把步槍便趕了過去。原本是想拿長槍嚇唬嚇唬民眾,順便給自己壯壯膽;卻沒想到鄉親們一看到葉員抄來大傢伙,火氣更大了!

一些見過世面的鄉親,知道步槍是什麼玩意,開始有人幫著大輪車的人一起勸架;但萬猴與他的小弟們卻初生之犢不畏虎,一看到步槍出現,上去就想搶!逼得葉員不但沒法示槍逼和,還得想辦法護住步槍不讓人搶走!幾番爭奪後,葉員開始用槍托砸人,誰膽敢靠近他半步,就得吃上他一記托擊!

但葉員越想護槍,槍托就砸得越狠;槍托砸得越狠,小弟們就更想奪槍!如此來回爭奪好幾遍,最後葉員砸紅了眼,不管誰靠近他,就是一托子砸下去!不料,正想躲開衝突熱點的阿丁,一個不小心竟挨了葉員一托,正中後腦,人當場暈了過去!

看見阿丁遭葉員擊暈,浩克瞬間暴怒!呈奔牛之勢朝葉員衝了過去,電光火石間,一拳將葉員擊倒在地,還成功奪下他的步槍!奪槍那一瞬間,現場群眾歡聲雷動,響起陣陣掌聲與叫好聲!

此時,傅員掏出腰間配槍,「砰」的一聲,對空開了一槍!

一聽到槍響,群眾同一時間都蹲了下來,現場瞬間鴉雀無聲;傅員見鳴槍有效,又再對空打了一槍!

蹲在傅員身後的萬猴頓時感到自己很是憋屈,他心想:『廟口好歹是自己的地盤,平時規費也沒少收,現在卻蹲在地上像隻縮頭龜!』再想到剛才浩克成功奪槍後搏得滿堂彩,他竟也想如法炮製,當一回英雄過過癮!

就在傅員舉起右手,欲開第三槍時,萬猴一個箭步衝上去,立刻把傅員的右手按下,並試圖奪下他的手槍!萬萬沒想到,就在萬猴奪槍的瞬間,走火了,這一槍竟打中了在外圍看熱鬧的金萊!

金萊下腹中彈,瞬間倒地,子彈衝擊力太大,讓他當場昏了過去!站在他身旁的花子,頻頻用日語大聲呼救:「助けて!ここに誰か助けて!」(救命啊!這裡快來人救命啊!)

羅排認出花子的聲音,聞聲望去,只見花子就跪在金萊身旁,地上早已滲了一地血紅!

「俊泰,"阿萊"中槍啦!」羅排喊完,便和俊泰一起飛奔過去!

俊泰扯下自己兩臂的袖子,先壓住金萊的傷口止血;剛好這時,查理、阿貴、劉伯也到趕到現場,三人一看到金萊倒臥血泊之中,全都傻眼!劉伯一時間還難以置信,跪地用顫抖的雙手想抱起金萊,卻遭俊泰阻止!他說這樣會讓傷勢更嚴重,並喚人趕快找來擔架,不然床板或門板也行,得立刻將金萊抬去醫院急救!

有鄉親搬來一張長桌板,眾人合力將金萊挪到桌板上,浩克向鄰舖借來一輛輪板車,接著眾人再七手八腳地把桌板抬上輪板車。忙亂中,有位鄉親熱心提示,說他知道附近有位外科醫師,曾在日軍待過,懂得救治槍傷;於是眾人跟著他的腳步,推著輪板車朝醫師家奔去!

傅員得知開槍誤擊百姓後,趁亂撤回吉普車;而事發至此,同行的管區警察全都跑沒影,早就不知躲到哪去了!

有鄉親發現稽查員企圖逃逸,於是一大群人又圍了上來,欲阻攔他們離開!情急之下,傅員乾脆破罐子破摔,又對空鳴了兩槍;見鄉親們嚇得紛紛伏地尋找掩蔽時,趁機油門一踩,揚長而去!

路上,傅員嘴裡還不斷嘀咕:「媽的肏蛋,我總算明白......為何學長不讓人來這裡查,原來是他媽的會倒楣!」

傍晚,18點許,天色已漸昏暗,佈署在台北圓環附近的楊站,守了一整天都沒遇見什麼大動靜;倍感無趣之餘,"楊"悻悻然地離開窗邊,走回椅子坐下,然後再點了根菸。他心裡琢磨:『是不是該收隊了?但就這麼回去,費那麼大勁又勞師動眾的,卻啥事都沒搞發生,有點可惜!』思緒走到這,他想起了曹操殺楊修那段”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典故,竟不由自主的會心一笑!

小玲見楊站在一旁自顧自的抽著菸,還不經意地傻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壓力太大,精神耗弱!她心裡嘀咕:『還"神機百總"咧,我看是神經病吧!』

隨著楊站菸隱又犯,燻得小玲只好再來到窗前透透氣,順便看看街景。看著看著,她突然發現天馬茶房門口有名行跡可疑國軍步兵;只見他在店門前徘徊許久,東張西望好似在尋找什麼!這步兵同時也引起了老瓦的注意,雖說圓環一帶的休假士兵很多,但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你們瞅瞅門口那個兵,是不是有哪兒不對勁?」老瓦向同桌的幹員問道。

響馬仔細打量一番,評道:「嗯,穿著打扮都對,就是鞋子不對!」

老瓦再朝鞋子看去,一眼認出那是雙"二指忍者鞋"!這鞋在國軍部隊不常見,普通步兵更不會穿這種鞋!

老瓦起身,準備前去找那步兵盤道,與此同時,一名頭戴黑色紳士帽,一身黑衣黑褲的不明人士突然走到步兵身旁搭話!

此情此景,人在閣樓的小玲也看得一清二楚。瞧那黑衣人的步伐、身形、背影,她與老瓦同一時間,不同位置,兩人腦中卻同時閃過一人,曹天鉞!

黑衣人看見老瓦後,趕緊壓低帽檐,二話不說,偕步兵轉身往隔壁巷弄遁去!

老瓦見狀立刻追上去,後頭同桌幹員見"瓦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門而出,紛紛起身跟著追了過去!

小玲見狀,立刻回頭對楊站大喊:「樓下有狀況!」還回報說:「"邢主任"與他的人手全都跑進巷子裡追人去了!」

「把紅傘帶上。」楊站吩咐完後立馬衝下樓去!

小玲跟著追了下樓,一到街上,立即撐開紅傘,周圍埋伏的幹員見紅傘一開,全都聚了過來!

「神爺,啥情況?」燈子問。

「是這條巷子嗎?」楊站向小玲再次確認後,立即吩咐燈子:「你帶人進巷子,若遇見"邢主任",就聽他號令行事!」

「曉得咧。」燈子帶著自己的人手進巷子追了過去。

與此同時,圓環方向傳來吵架、起鬨的聲響,而且勢頭越來越大;不一會兒,開始有人群從圓環那頭往楊站這頭逃竄,於是"楊"再率隊前去一探究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