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零三章 血劍

草士 | 2021-08-03 19:00:14 | 巴幣 0 | 人氣 50


第三百零三章 血劍

都爭先見小琉璃神情複雜,低頭不語,久久沒有動作,心中微微寬慰,低聲道:「小琉璃師姐,咱們好好談一談。妳且好好聽我說,此事絕非村內他人胡言那般,江大叔和江大娘不是咱們殺的。師姐,妳好好想想,江大叔和咱倆關係頗淺,咱們相處融洽,全是因為有師姐妳。每次師姐妳要懲罰咱倆,哪一回咱倆不是跑到江大叔飯館,向他大吐苦水,說說師姐妳的笑……呸,好話,怎麼可能狠心殺他?」

小琉璃似感艱難地抬起頭,扁了扁嘴,道:「那你說,是誰……是誰害我爹娘?」提及爹娘,她心中又痛,目中擒著淚花,如細珠般滾滾落下,哭花了的臉上疑色甚深。

都爭先歎了口氣,道:「師姐,這我真的不曉得,當時咱們一進店面,就,就為時已晚。但我可以向妳保證,江大叔和江大娘的仇,我和姓袁的就是想破腦兒,也要替他們報仇。」

小琉璃突然臉色惡色更增,叱道:「胡說八道!那好,你們房中那、那柄劍又該怎麼說?那不是鐵證,甚麼才是鐵證?」

都爭先一愣,低聲道:「甚麼劍?」心中則想:甚麼鐵證?

小琉璃淚水不停淌落,嗚嗚噎噎,她邊吁氣邊道:「你,你們還想裝蒜?好,我就告訴你,自我爹娘噩耗傳來派中,有弟子自你們房內尋到一柄帶血長劍,那劍由一塊絹布、一塊粗布裹了起來,藏在床頭底下。我仔仔細細看過一回,那劍刃上缺了一口,劍身上血漬成黑,分明就是我爹娘的……他們的……」說到此處,她面色苦楚,顯又想起傷心事,再也說不下去。

一旁趙元佑眼看二人不再以命相搏,而是交頭接耳說起話來,唯恐二人這般下去就要和解,他倚著孫翠兒肩子,緩步上前,不顧蒼白臉色,朗聲道:「不錯,江姑娘,別忘了妳爹娘的仇,這無恥小賊只是想讓妳分神,千萬別中計。妳爹娘就是這惡賊害的!那是千真萬確的事,我趙元佑敢以閣中名譽,向妳掛保證。」

都爭先正吃驚不已,還未從小琉璃的話中緩過神,聽到趙元佑又在搧風點火,大感惱火,回頭怒道:「住嘴!現下說到重要關頭,關你有何屁事?」

趙元佑冷冷笑道:「怎麼,自己犯下滔天大罪,卻容不得別人說嘴?都爭先,我看你就是做賊心虛,站不住腳。」說罷,向旁使了眼色,王、孫二女便跟著附和起來。

「是呀,江姑娘,這惡賊當初在撫仙給咱們閣中惹出多大事情,沒事有事招惹撫仙的地頭蛇,霍家一族。幸是我察覺得早,特意傳書央求柜主,柜主才特意走一遭,由他出手趕跑二人。想不到冤孽未了,這惡賊竟是殺了無辜老百姓,哼!簡直是咱們武者輩之恥。」王芫兒最是厭惡都爭先、袁昊二人,她記恨金玉樓的事情,說起話來更是毫不留情,處處針鋒相對。

「江姑娘,他們二人平時乍看不好又不壞,可是一但出了甚麼事情,十有八九,都會是這二人的作為。咱們閣中所有弟子,無人沒收拾過他們惹出的爛攤子,江姑娘,妳當真不要信了他們的讒言。」相較之下,儘管孫翠兒沒有那般憎惡二人,可是作為閣中弟子,還是因他們吃過不少苦頭,兀自存有怨氣。

都爭先大翻白眼,先後瞪著趙元佑、王芫兒、孫翠兒三女,暗暗將三人罵得裡外不成人,恨不得開口怒駡回去。換作平時,他絕不會將他人的冷嘲熱諷放在心底,聽過即忘,或反過來抓對方語病,嘲弄對方。只不過這回事情牽扯到小琉璃一家,江大叔、江大娘始終待自己和袁昊如座上賓客,真情相待,而小琉璃是他倆在派中的師姐,同樣和二人親密無間。事情發展至此,亂局幌眼就成,完全是出乎都爭先預料之外。

不管如何,江大叔夫婦的仇人未明,血海深仇未報,都爭先和袁昊就斷然放不下心。

都爭先哼了一聲,咽下這口惡氣,不理睬趙元佑,細細思量片刻,向小琉璃道:「師姐,妳再想想,我平時除了練你們練劍,絕不會帶劍於身,而姓袁的不管走到哪兒,都是那柄雪白長劍不離身,咱們幹甚麼要特意拿了一柄不相干的長劍,殺了人又扔再家裡?那豈不是要刻意惹人嫌疑?」

小琉璃聞言,抽了一口氣,梨花帶雨的眸子微微睜大,此點她確實從未想過,想了想,噘嘴道:「可,可能你們殺了人,自覺羞愧,又不願大方承認,所以用這等迂回法子,想讓人揭發你們罪狀。」

都爭先臉露無奈苦笑,搖頭道:「師姐若不信,那大可讓二位師太拿出唯識珠,再來定奪咱們有無罪過。」

趙元佑義正嚴詞道:「江姑娘,不可以聽信這惡賊說的話,那都是為了矇騙妳的把戲,快快一劍殺了他,為江伯伯江伯母報仇雪恨,伯伯和伯母在天之靈,定會以妳為榮。」

都爭先大怒,再也忍受不住,正欲開口怒駡。這時,忽聞不遠處傳來聲響:「師父,師……師太,師太!外頭著了火,火勢洶洶,黑煙漫天,那白雲都成了黑雲,我瞧峨眉山都快被燒了半面山,二位師太趕緊出來救火。唉喲,師太,要是再慢會,人人往後都說堂堂『震旦第一山』的美名,都要成了『光禿禿第一山』啦!」

在場所有人聞得此話,無不感好笑,下意識往旁一看,見群林蔥蔥,分明好端端的,何來火勢黑煙之說?簡直胡鬧之極,他們登時就猜到這話是誰說的。他們接著循聲看去,只見有一矮小人影佇候庵屋前,咚咚咚的敲著門,又叫又跳,好不窘迫。此人除了袁昊之外還會是誰?

小琉璃臉色一變,大叫不好,道:「袁昊,不許你胡來!」她這一窘急,竟是把爹娘的問題拋之腦後,發足向袁昊奔去。

原來不久前一接獲噩耗,峨眉山上亂作一團。少年大會創立至今,從未發生過如此駭人慘案。各派人馬人心惶惶,叫囔不休,幸虧道盟五霸處理妥當,很快壓下聲浪。圓如圓容二位師太篤定袁昊、都爭先二人會闖上山,眾人心想山上各方高手雲集,任只蜉蝣也決計溜不進來,那二人武功低微,怎地可能孤身闖山?他們雖是不信,卻也沒有明言出口。於是小琉璃自告奮勇,要替師父師叔把手門外,絕不讓二名歹人接近庵屋一步,想不到一恍神之間,袁昊趁此偷溜而去。

都爭先大喜,尚未起身,就見王、孫二女又有動作,率一步拿出銀錐射向二人,道:「若虛,快擋住師姐!」

他聲音才剛落下,只見李若虛已然來到小琉璃面前,手中拿出三根銀針,道:「還請留步,江姑娘。」

小琉璃急道:「少柜主,失禮了!」手中長劍運勁,嗤的一聲,就要急刺過去。

就在這時,只聽庵屋內傳來一聲重重歎息,道:「此地是峨眉之巔,當屬清寧幽地,別派他人就罷了,璃兒、昊兒、先兒,怎麼你們三人都忘了派規,大聲胡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